文章 Articles

直接行动的时候到了

在后京都协议谈判缓慢前行的同时,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大众动员正获得支持。我们都需要参与其中,并推动政治家们向前迈进,玛莉安•贝德写道。

Article image

在人类历史的伟大革命斗争中,直接行动(即强大的民众采取行动致使社会变革)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非暴力形式的直接行动,催发了社会发展进步所必需的那种建设性紧张。作为变革的催化剂,它开启了谈判之门。

1963年, 马丁·路德·金写下了雄辩的《从伯明翰监狱中发出的信》,为美国的民权斗争奠定了哲学基础。他在信中写道:“我们从事非暴力直接行动,不是制造紧张,纯粹是把业已存在的隐藏的紧张公开化。我们将其公开,让它可以看得见并得到处理。”

如今,全球、地区、国家和地方正在为种种理由(其中很多属于环保方面)进行着不计其数的斗争。有利益斗争就会爆发冲突。在全世界,人们面临着诸多同样的问题:为了增加电力供应,应该建设大型水坝、迁走整座城镇吗?对矿产、木材或牧场的需求,比古老文化的生存或自然环境的保护更重要吗?牺牲田园、空气质量和航道下居民的安宁,建造新的机场或跑道以刺激商业和旅游业的增长,这样做值得吗?应当建设新的燃煤电厂而不顾任何环境后果吗?在原始的荒野地区或未勘探的海域进行钻探活动,比放弃可能有利可图的油气田更可取吗?让鲸鱼、老虎、大象和其他动物脱离自然生活或用于制成各种产品,该不该这样做?

这些问题,以及其他的环境争议(其中最大争议是,如何应对与气候变化有关的不断增加的温室气体排放),应当如何解决?在筹备今年在丹麦哥本哈根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COP15)上(各国政府的目标是在会上就一份后京都协议达成一致意见),英国能源和气候变化大臣埃德·米利班德提出了一个建议。米利班德最近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有必要发起一场类似2005年“让贫穷成为历史”那样的全球性运动,推动各国政治家们朝着达成有效的新气候协议迈进,尽管存在对全球经济形势的担忧。“让贫穷成为历史”召集了全世界数百万个人和数百个组织,向20057在苏格兰开会的八国集团(G8)领导人施压,要求拨出500亿美元来帮助发展中国家(主要是非洲的发展中国家)消除贫困

在启程参加200812月波兰波兹南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COP14)前夕,米利班德表示:“当你想到所有的历史大运动,从主张妇女参政100多年前争取妇女投票权的运动)到反种族隔离,再到1960年代主张男女平等,所有大的政治运动都有大众动员。从一位政府官员嘴里说出这样的话,也许是件令人奇怪的事,然而我只是认为这是个真正的机会而且有其必要性。”

多年来,无数的组织一直在环境问题上进行坚持不懈的斗争,尤其是气候变化。如今,在关键的哥本哈根会议举行之前,运动的势头越来越大。《京都议定书》对工业化国家设定了减排目标,第一承诺期将在2012年到期。必须达成一个替代协议,即达成一个新的国际框架协议,以解决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所要求的严格减排

米利班德表示:“政治变革来自领导层和大众动员,二者缺一不可。”

大众动员”包括一系列的政治行动,包括集会和抗议游行。这是非严格术语“直接行动”的一种形式,包括非暴力反抗以及立法行动。“直接行动”的核心是个人(以及持相同意见者)为了自身而采取行动,而不是让他人(如政治家)为其采取行动——他们通过其自身的努力带来变革。当今世界,有很多动人的事例,人们挺身而出,有时公然与法律对抗。而且,他们的行动通常带有幽默感、有点儿恶作剧以及具有吸引媒体眼球的高招。

在波兹南气候会议召开之前,有11位绿色和平组织成员花了两天时间攀上波兰中部科宁帕特诺燃煤电厂高达150米的烟囱顶端。他们的目的是:彰显这种“肮脏”电厂对地球气候的影响。抗议者还在科宁的一个露天褐煤(低等级褐色煤)矿示威,并在波兰经济部长瓦尔德玛尔·帕夫拉克正在主持一个与气候有关的会议的时候,在举行会议的华沙酒店前倾倒了数吨的煤。他们表示,波兰过度依赖于煤炭。(和德国一样,波兰是欧盟的一个主要煤炭生产国,对煤炭的依赖达到其能源需求的90%以上世界煤炭协会将波兰和南非列为发电对煤炭依赖程度最大的国家。)

在帕特诺抗议的绿色和平全球气候项目主任加文·爱德华兹表示:“我坐在这个大烟囱上两天两夜,看着它在加速气候变化。没有任何东西比煤电对气候的危害更大。”

从烟囱上下来之后,活动人士赶赴波兹南,重启“气候拯救站”,敦促联合国气候谈判的代表们把气候变化“当回事”。(参见中国记者原玮键为“中外对话”采写的抗议报道。)

在英国,有两个与气候有关的重大环保冲突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反对金斯诺斯Kingsnorth)电厂(如今是英国把守最为严密的电厂)使用石油和煤炭发电,以及抗议在全世界最繁忙的伦敦希思罗机场建设三号跑道和六号航站楼。

在位于英国伦敦东南部肯特郡梅德韦河河口的金斯诺斯,能源公司易昂E.On)数十年来想用英国第一个新型燃煤发电设备取代旧的发电设备,生产“更清洁的”煤电。绿色和平活动人士本·斯图尔特指出:“新金斯诺斯电厂的排放量相当于30个污染最小国家的排放总和,将破坏我们劝说中国和印度停止建造煤电厂的任何机会。”二氧化碳(CO2)是地球大气中含量最多的温室气体之一。

20088月,至少有1,000位气候变化活动人士举行了“气候行动营”活动,在发电厂抗议了一个礼拜。一些人与警方发生冲突,试图中断发电,但是未能进入金斯诺斯。一位活动人士(只知道其名字叫马德琳)后来表示:“如果政府批准建设新的电厂,我们将回来予以阻止。这可不是一次象征性的抗议。”(也就是说,最具标志性的环保象征之一,即绿色和平的“彩虹勇士号”,于10月底在金斯诺斯停靠,为反对建设燃煤电厂的予以声援,跟随彩虹勇士号的还有一个由独木舟和充气船组成的小型船队

负责能源政策的米利班德有望在今年年初对电厂的兴建作出决定

金斯诺斯发生的另一次抗议事件是在200710月,结果是六名绿色和平活动人士遭到起诉(其中就有斯图尔特),被指控在该电厂造成刑事损害。活动人士承认,他们曾试图关闭电站,并在200高的烟囱上涂上“戈登”字样(他们原本想涂上“戈登,废了它”,向首相戈登·布朗发出讯息)。不过,他们辩称,他们的行动是合法的,因为他们在努力防止气候变化,而气候变化会在全球导致更大的财产损失。

检察官约翰·普莱斯声称,抗议者的行动是非法的,他说:“你们可以合法抗议,但是得画出一条界线。当被告导致烟囱受损时,他们便越界了。”

20089月,围绕着“合法理由”的辩论,经过八天的审判,陪审团宣判抗议者无罪。人们认为,这次罕见的成功辩护,以及判决带给政府的尴尬, 很可能促发进一步的直接行动,目标是造成大量温室气体排放的公司和行业。

埃米莉·霍尔是六位被告中的唯一女性,她说:“在被告席上的不只是我们,还有燃煤发电……到了首相介入并为英国开创一个清洁能源未来的时候了。”斯图尔特称,他们的无罪判决“代表英国普通民众的陪审员向政府建设新燃煤电厂的规划发出了有力的挑战,他们在听完证据之后,支持为了保护气候而采取直接行动的权利。”

马丁·戴是英国的一名环境法律师,他在绿色和平判决之后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他看到了一种模式正在出现。“公众越来越多地通过法庭表达意见,”他说,“这些案例是对公众情绪的良好引导,政治家们应该予以密切关注。它表明,社会非常关注环境所发生的一切,政府和企业宣称在负责地行事是可疑的。”

他接着说道:“我们着眼于一个比过去更加与环境协调的社会。政治家们和公司尚不了解如今大多数人都懂得这些问题。人们觉得,政府和主管部门未能引起足够的注意,法庭在恢复平衡。”

11月底,一位大胆的活动人士只身一人设法攀越金斯诺斯电厂的防护栏,并使一台正在满负荷运转的500兆瓦涡轮机停机。来自该电厂的所有供电中断了四个小时。肇事者未被确认或者逮捕。

《卫报》报道称,易昂发言人指责该行动高度危险,“把自己拴在设备上的另类抗议者,视发电站为冒险游乐场……我们对于公众抗议没有意见,但这次的做法是鲁莽的。无论是谁,都不应越过界线,发电站乃危险之地。”

上周政府通过了该计划的两天后,数百名抗议者117日来到飞机场。示威者发誓要“赢得政治战争”,而他们的行动必定是未来发生的很多抗议行动的开端。如果获得批准,希思罗机场扩建计划将使已是世界最繁忙机场的航班数量增加近40%——从当前的每年480,000架次增加到600,000架次以上。

支持扩建,它们在一份联合声明中声称,希思罗机场“对商业至关重要”,并接着说:“它提供了使我们的公司在全球获得成功的直接联系,随着印度和中国的经济增长而变得愈发重要。“支持扩建计划的还有首相布朗、建筑业,以及一些工会、工程师和航空专家。

然而,专家们表示,飞机的排放是英国增长最快的二氧化碳源,最终可能占英国几乎全部的允许碳排放。反对建设三号跑道的人指出,扩建与抗击气候变化背道而驰,将完全破坏英国到2050年减少温室气体排放80%的承诺。

跑道支持者声称,航空业的技术进步(包括更轻的新型材料和新的航空器及引擎设计)意味着燃料用量可以减少,排放能够得到控制,效率会提高。因此,他们说,环境将得以拯救,英国企业将保持竞争力,在航班目的地数量上,希思罗机场将能够匹敌(或超过)阿姆斯特丹、巴黎和法兰克福机场。

有关英国其他机场的类似争议,尽管规模较小,亦不绝于耳。处于反航空运动第一线的“愚蠢号飞机”是一个富有想象力的直接行动组织,该组织认为空中旅行是对地球气候唯一的最大威胁。“愚蠢号飞机”寻求通过结束低成本、短程航班、提高航空燃油税和停止机场扩张,把航空业“击落在地”

在去年12月,该组织使得伦敦东北部的斯坦斯特德机场交通陷入停顿,抗议者冲进机场,表达反对在英国第三繁忙机场建设二号跑道。在过去的几年里,“愚蠢号飞机”的支持者们参加了希思罗机场外的一个“气候行动营”活动;在该机场新建的五号航站楼举行抗议;在伦敦的第二个机场(格域机场)举行反对短程航班的示威提出“购买”该机场价值几十年的碳信用,并将其变为蝾螈保护区;在国会大厦屋顶抗议,并中断了曼彻斯特东米德兰机场的运营。

由于其他环保组织和著名支持者的声援,以及新的组织(包括在瑞典的一个组织)采取类似的直接行动策略,该组织的影响力在不断扩大。其他的呼声谴责抗议者的“噱头”并称他们是“自私号飞机”,因为他们给旅行者造成了不便。分析人士也担心,这种破坏性策略会蔓延,机场的注目程度和脆弱性使其成为做宣传的有效地点。

斯坦斯特德的抗议事件发生之后,记者兼伦理生活问题作者利奥·希克曼在《卫报》撰文称:“非暴力直接行动与大众意见发生摩擦,在利己、冷漠和日常杂事中获得注意。它脱胎于正常民主程序失灵、存在缺陷、或受到既得利益腐蚀下的绝望和挫折,尽管当前的途径显然是危险的或不正当的。”

说点发生在英国的轻松而正经的事情。穿着礼服打着领结的活动人士在石油巨头英国石油公司伦敦总部被赶了出来,他们试图向该公司颁发绿色和平的首个“绿宝石画笔”奖——因其“超出职责范围进行漂绿”。绿色和平称,计划每年把这个“奖”颁给那些在“误导性”广告后面隐瞒有害环境影响的公司。该环保组织表示,英国石油近年来标榜自己“超越石油”,却将200亿美元(相当于其2008年投资预算的93%)投入到油气开采。

也是在12月,绿色和平活动人士出现在日本政府和全球大使馆办公室,要求官员们“把我也抓起来”。他们宣称自己在两位绿色和平行动人员的行动中有同谋关系,属于“共同被告”。两位绿色和平成员试图结束日本在南冰洋以“科学考察”为名的年度捕鲸,于20086月遭到拘捕。从那以后,全球近5万人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因“保护鲸鱼罪”而接受拘捕。两位受到指控的行动人员铃木彻和佐藤润一曾“截获”一名船员的鲸鱼肉箱子,随后揭露日本纳税人资助的捕鲸计划出现私吞鲸鱼肉的现象,之后被拘捕。他们今年年初将面临审判,并可能面临10年刑期。

12月,在南极洲附近的冰冷海域中,美国环保者组织“海洋守护者协会”再次试图阻止日本人捕鲸,在危险的情况下追逐捕鲸船队,以便向一艘船投掷“臭弹”。

在四十年前的美国,正当民主党代表开会挑选1968年总统候选人的时候,警察与芝加哥街头的越战抗议者发生了激烈冲突,一个动人的口号(而且是有先见之明的警告)诞生了:“整个世界都在看。”打那以后,当重大事件发生时——革命、反战或反压制游行、全球化冲突、种族或宗教暴力,世界各地的人喊着芝加哥示威者的口号:“整个世界都在看。”

在12月的波兰,绿色和平的加文·爱德华兹在解释煤炭抗议者将其“气候拯救站”从科宁搬到波兹南的时候,想起了这一点:“政治家们……需要把防止危险的气候变化当回事……我们搬迁我们的营地……让他们知道世界在看着

随着气候变化的影响,随着全球即时沟通时代环境行动主义的增加,随着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临近,从前的抗议口号已成为确确实实的事实。气候变化不是一个地方的争端,它将影响我们所有人。整个世界都看,我们应该怎么办?

你对直接行动有何看法?应该有更多的人积极投入到环保示威游行中去吗?因为一个良好的理由而违法说得过去吗?那么暴力呢?在为了减缓气候变化而需要采取激进行动的问题上,社会总体上走在了政府和企业前面吗?

 

你的观点是什么?请在论坛中畅所欲言!

 

玛莉安·贝德:“中外对话”副主编

 

 首页图片Will Rose / GREENPEAC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坚持

这是个纪念马丁路德金的日子,我们不要忘记,梦想需要坚持。

Persevere

This is a day to commemorate Martin Luther King, so we mustn't forget that the pursuit of dreams requires perseveranc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鼓励环保“刁民”

在中国搞直接行动,这样的人会被称为“刁民”。但是我认为,环保“刁民”还是越多越好。

support enviromental protection"obstinate residents"

In China,the person who engages in direct action will be referred to as "obstinate residents." But I think, the mor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obstinate residents" the better.

Yuan Xiao translated.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中国的活动者

中国在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我个人认为中国需要更强大的公民社会,来保证人民的权利。目前,我们中国的活动者非常需要通过现代化的手段来开展活动。希望加入我们的请通过邮件与我联系[email protected]。谢谢!汤姆于中国
附:十分感谢伦敦的一位朋友向我推荐了这篇文章。

Chinese activists

China is at a crucial intersection.Personally, I believe China needs a much stronger civil society to secure the benefits of its people. Currently, we Chinese activists urgently need to modernize our campaigning tactics. Anybody who is willing to help us are welcome to contact me via [email protected] Thank you. Tom in China

PS: Many thanks to one of my friends in London who recommended this article to m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中国需要

中国需要更多像刘思宇一样的青年环保人士。
刘思宇担任了国内外多个组织的志愿者——云南省青年志愿者,中国十字会志愿者,中国扶贫基金会志愿者,绿色和平国际组织志愿者,绿石环境保护行动志愿者,中华环保联合会会员,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志愿者,IFAW 中国伴侣动物网(IFAW ARC)志愿者,国际救助儿童会(Save the Children)志愿者,爱德基金会志愿者,中国公益网会员、志愿者,香港地球之友的会员,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熊猫护照持有者,是1级参与者。作为云南青年志愿者的志愿服务时间超过350小时。

China needs

China needs more young environmentalists like Liu Siyu. Liu Siyu has volunteered at many international and domestic organizations—he was a volunteer at Yunnan’s Youth , a volunteer at the Chinese Red Cross, a volunteer at the China Foundation for Poverty Alleviation, an activist for the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Greenpeace, a volunteer for Green Stone environmental group, a member of China’s Ministry of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 a volunteer for the 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 a volunteer at China’s IFAW Animal Resource Center, a volunteer for Save the Children, an Amity Foundation volunteer, a China Public Network member, a Friends of the Earth Hong Kong member, a 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 panda passport holder, and is a top notch participant. His volunteering hours have exceeded 350 hours. (Translated by Michelle Deeter)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刘思宇

我同意楼上的观点。
刘思宇——刘思宇,1991年5月13日出生于西双版纳黎明农场,湖南祁东人,字墨以,号思忆翰轩,笔名:文心于,英文名:Merlin。2004年开始文学创作,文学创作为全国中学生作文水平最高等级——12级。代表作有中篇小说《逝雨》、《天岚梦》。
  刘思宇现为西双版纳州作家协会作家、中国小作家协会小作家、中国小记者协会小记者、21世纪少年文学院签约作家、盛大网络旗下“起点中文网”专栏作家。刘思宇是世界银行青年战略Youthink的中国成员、中英美奥林匹克教育NexusBridge中国成员、全球爱心人士在线社区ammado的中国成员。

获奖内容:
  2006年,《我爱大山》获得“第三届全国优秀小记者评选大赛”云南赛区一等奖,获得“全国百名明星小记者”称号。《我爱大山》一文还获得“五个一读书工程”二等奖、“2006中国名校作文大大赛”一等奖、“第五届少年之星作文大赛”银奖,同年,被评为“2006年度优秀华语作家”。
  2007年《人生列车》、《爱的支架》获得第十五届全国奥林匹克作文大赛三等奖。
  2007年6月,《再见,时光》获得“我的作文我做主”作文大赛中学组特等奖。
2008年,《昨夜星辰》获得“第七届全国少年之星创新作文大赛”金奖。
2009年,《忆天岚恋》获得“第八届全国少年之星创新作文大赛”特等奖。

2007年12月,代表中国参加亚洲银行举办的“湄公印象”摄影大赛,有4张照片入选“湄公印象”摄影集。并送至“第三届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领导人会议”参展,得到中国、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越南六国领导人赞赏。
  2008年4月,作为西双版纳州文艺工作者接受西双版纳州农工委、西双版纳州文联、西双版纳州报社的邀请,进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采风活动。
2008年度,被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授予“携手儿童青少年,携手抗击艾滋病”爱心大使(简称:青年爱心大使)称号。7月,代表云南到上海参加颁奖大会,接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组织的“参与式方法培训”。
  2008年11月,被提名为“2008绿色中国年度人物”。
2008年12月,获得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授予的“斯巴鲁生态小卫士奖”。

刘思宇作为一个环保宣传者,有他独特的影响力!

Liu Siyu

I agree with the comment above. Liu Siyu - Liu Siyu was born on 13 May 1991 at Liming Farm in Xishuangbanna. He is also known as Mo Yi, Siyi Hanxuan, goes by the pen name Wen Xinyu and the English name Merlin. In 2004 he started writing and his writing was at highest level given to middle students’ work nationally - level 12. The novellas ‘Passing Rain’ and ‘Misty Sky Dream’ are representative of his work.
Liu Siyu is now a writer with the Xishuangbanna Writers’ Association, a young writer of the China Young Writers’ Association, a young journalist of the China Young Journalists’ Association, a writer contracted to the 21st Century Youth Literature Institute and a columnist for Shanda’s qidian.com.
Liu Siyu is a Chinese member of the World Bank’s youth strategy Youthink, a member of the Sino-Anglo-American Olympic Education Nexus Bridge and a member of Ammado, the global online community of people who care.
Prizes: In 2006 ‘I Love the Mountains’ won 1st place in the Yunnan category of the 2nd National Competition for Outstanding Young Writers and the title of National 100 Young Stars Young Journalist. ‘I Love the Mountains’ also won 2nd prize in the ‘Wugeyi’ Award, 1st prize in the 2006 China Renowned Schools Writing Competition and silver in the 5th Young Stars Writing Competition. In the same year, Liu Siyu was named Outstanding Chinese Writer of the Year 2006. In 2007, ‘Life Train’ and ‘The Support of Love’ won 3rd prize in the 15th National Olympic Literary Competition. In June 2007 ‘Goodbye, Time’ won a special prize in the middle school category of the ‘My Writing, I’m the Master’ writing competition. In 2008 ‘Last Night’s Stars’ won gold at the 7th National Young Stars Creative Writing Competition. In 2009, ‘Remembered Days and Mist Traces’ won a special prize in the 8th National Young Stars Writing Competition.
In December 2007 he represented China in the ‘Impressions of the Mekong’ photo competition organised by the Asian Bank and 4 of his photographs were chosen for the ‘Impressions of the Mekong’ photo collection, which was admired by the leaders of China, Cambodia, Laos, Myanmar, Thailand and Vietnam.
In April 2008 as an arts and literature worker from Xishuangbanna, he received an invitation from the Xishuangbanna Agriculture Association, the Xishuangbanna Literary Federation and the Xishuangbanna Newspaper Office to take part in ‘building a socialist countryside’ folk song collection activities.
In 2008 he was given the title of Youth Ambassador for the United Nations Children’s Fund and UNAIDS ‘Unite for Children, Unite Against AIDS’ campaign. In July he represented Yunnan at an awards ceremony in Shanghai and he received ‘methods of participation training’ from the UN Children’s Fund. In November 2008 he was named ‘Green China Personality of the Year 2008.’ In December 2008 he won the Subaru Young Eco-Warrior Award, awarded by the China Wildlife Conservation Association.
As a spokesman for the environment, Liu Siyu has unique influenc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直接行动

作为气候行动营的一员,在2007年占领希思罗机场三号跑道的环保人士,今天在提到反对伦敦机场扩建问题时表示:“如果我们正在崩溃的经济和环境对我们有任何启示的话,那就是“我们能够通过持续发展来最终得到救赎”的梦想,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希思罗机场扩建计划本质上正是这一摇摇欲坠的梦想的组成部分。如果所谓的经济“进步”需要我们建设一些威胁生命本源的东西的话,那么现在就是用另一种眼光来看经济建设目的的大好时机。”(来源:2009年1月29号英国《卫报》刊登《跑道尽头》,作者:Paul Morozzo)——Matilda
(本评论由Zheng Shen翻译)

On direct action

A member of Climate Camp, the group that occupied the third runway site at Heathrow Airport in 2007, had this to say today in calling for direct action against the London airport expansion:
"If our collapsing economy and environment tell us anything, it is that the dream that we can grow our way to salvation is shaken to its foundations.Expansion plans for Heathrow are an intrinsic part of that discredited model. If economic 'progress' requires building things that threaten the basis of life, surely it's time to develop another idea of what the economy is for." (Source: "The end of the runway" by Paul Morozzo; The Guardian, 29 January 2009.)
-- Matilda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拒绝广告

这里是大家对文章发表意见的地方,不是给某个人做广告的地方,上面两个鼓吹刘思宇的评论让我恶心。而且,你们的存在浪费了翻译的时间,这时间本来可以用于更有意义的事务上。

Reject Advertisements

This is a place where everyone can express their opinions about articles, not a place where certain people can put up advertisements. The two comments advocating Liu Siyu below make me nauseous. Moreover, your existence wastes translation time. This time could have been used for more meaningful matters.
(Comment translated by Ellen Schliebitz)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荒谬

楼上的其实没有必要这么说,我认为只要一个人真心在为这个世界做出贡献,再大的宣传都不为过。我搜索了刘思宇这个人的资料,我认为他做得不错!

That's unfair.

The above commenter shouldn't have said that unfriendly things. I think personal advertisement won't do any harm as long as one is truly intent on doing things for others. I did some research on Liu Siyu and was impressed by his effort.
(translated by Yang bi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刻不容缓

马丁·路德·的《从伯明翰监狱中发出的信》是基于当时社会环境(人权等问题)提出的,如今我们生存的环境已经受到了严峻的挑战,世界范围内的环保人士应该直接行动起来……

Immediate action

Martin Luther King's "Letter from the Birmingham Jail" was based on the social situation of the time(such as human rights). Now our living environment is being exposed to severe challenges,so it's time for conservationists all around the world to take action without any delay...
translated by diaoshuhua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中国需要“刁民”

中国需要“刁民”。而且越多越好

China needs "trouble-makers"

China needs "trouble-makers," and the more the b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