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气候变化威胁越南穷人生计

越南洪水频发,使得很多人难以摆脱贫困,政府必须采取果断措施进行适应。詹姆斯•潘特报道。

Article image

国际发展组织乐施会Oxfam)发表的一份新报告强调,由于气候变化,越南变得极为脆弱,这将严重拖住该国扶贫计划的后腿。

人们认为,只有极少数的发展国家有希望实现新千年发展目标(至少是大部分目标),越南就是其中的一个。官方统计表明该国在消除贫困方面取得了令人羡慕的成就。

从1993年到2006年,越南人口中的贫困比例从58%锐减到18%,这意味着3,400万越南人脱离了贫困。

但是在这篇题为《越南:气候变化、适应与贫困人口》的报告中,乐施会指出,海平面上升、台风强度增加、气温升高和水旱灾害的频发有可能把千百万人拖回贫困的深渊。

乐施会并不是第一个关注越南脆弱性的国际组织。2007年11月的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特别强调了越南,洪水和更加频繁的风暴灾害有可能延缓人口密集地区的人类发展。

另外,世界银行2007年关于海平面上升(SLR)的报告《关于海平面上升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的比较研究》的结论指出,到本世纪末海平面上升1米的话,就会给越南的GDP以及超过10%的人口造成影响。

报告还指出,海平面上升1米,越南城市地区受到影响的比例比其他东亚国家都要大。另外,该国还有更多的湿地和耕地也将受害。

乐施会有一个特别的贡献,就是从两个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省份的贫困农民那里收集了许多证据。这两省一个是南部的槟知,位于低洼的湄公河三角洲;另一个是稍北一点的广治,这个沿海省份长期以来都是最易受洪水侵袭的地区。

槟知广治两省的人民对极端天气已经习以为常,但是所有接受调查的人一致认为过去二三十年中天气模式发生了变化,这让他们的生计变得更加艰难。

盛产水稻的湄公河三角洲让越南成为世界第二大稻米出口国,然而由于水的盐分太高(部分原因在于气候变化),一些农民已经无法耕作了。

台风强度更大,危害范围也向南扩展,以至于在本来没有台风的槟知成了家常便饭。2006年12月的台风“榴莲”造成18人死亡,700人受伤,经济损失高达2亿美元,相当于槟知省2001年到2005年出口总额的约三分之二。

在北边的广治省,变化无常的天气意味着农民们种田的时间减少了,种子也会被更大的暴雨冲走。越来越重的洪水淹死了牲畜,加剧的旱灾让农民们的生计日益艰难。

46岁的胡氏顺(音)是广治省的一位农民,他告诉乐施会研究人员:“20年前的农活极好干,因为天气可以预测。旱季很热,也没有这么多洪水。去年我们的头茬稻子因为提前到来的洪水而减产,统共才收了200公斤,而且还是秕的,只好用来喂猪。今年又太冷,稻秧都死了。”

越南政府和国际社会正在投入大量的时间、行动和专业力量来制定一项国家目标计划(NTP)。该计划指出,越南的气候已经发生了如下变化:

*从1931年到2000年,每十年温度上升0.1摄氏度;从1991年到2000年越南三大主要城市温度上升0.4到0.8度。

*降雨存在广泛的地区性差异,但年降雨量基本稳定。然而,局部降雨的强度和不可预测性增加,导致了更严重的洪水。

*近年来南部的干旱增多,持续时间增长。

*过去50年中,海平面每十年上升2.5到3.0厘米。

*过去40年中,台风的数量减少,但强度增加,危害范围南扩。

过去的18个月,越南遭受了一连串异常天气事件的袭击,包括暴风、洪水和干旱,导致数十万人受害。

2008年11月,一场25年来最严重的洪水导致80多人丧生。越南中部和北部的暴雨整整下了一个多星期,首都河内及其附近省份洪水严重泛滥。

其中河内的降雨超过500毫米,街上都可以跑船了。洪水冲倒10万多座房屋,还冲毁了2,400平方公里的稻田和菜地。

在2007-2008年主汛期,中部省份的洪水程度超过往年;胡志明市发生了48年未遇的高潮;越南北部则遇到了时间长度空前的寒潮,寒潮持续了38天,造成了3千万美元的作物和牲畜损失。

越南的气候学家表示,近来的极端天气证明厄尔尼诺/拉尼娜天气模式正在变得更加严重。他们50多年来一直在观察这个模式,大多数科学家认为全球变暖会让本世纪发生更加严重的厄尔尼诺/拉尼娜现象。

在本世纪已经过去的短短8年中,气候模式给越南带来的后果还不明显。但是,世界上已经形成了广泛的共识,如果不采取大的国际行动来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将会导致下列结果:

*到2050年,平均温度将上升1到2摄氏度;到2100年将上升2到3摄氏度。

*降雨模式存在地区差异,但降雨和干旱影响的程度和范围都将增加。降雨也会更加不可预测。

*台风的强度和不可预测性都将增加,危害范围也将继续南扩,对越南南部的影响加强。

*到2070年,越南的两条主要河流红河和湄公河的水量在汛期将增加7%到15%,从而使洪水更加严重。

越南在气候适应方面有很多优势。首先,越南有着与自然灾害斗争的悠久历史,特别是对于洪水和台风。无论是在全国、全省还是在社区层面,越南的传统经验都很丰富。其次,越南在很久之前就制定了全国气候减缓战略来减少灾害风险,比如修建海堤和洪水走廊。最后,越南的一党制政治体制也更容易制定长期规划。

但是,地方领导对于气候变化威胁的认识参差不齐,目前用于减少灾难、降低风险的预算也不充足。比如,修建海堤花费很高,而且可能并不是解决海平面上升问题的最好办法。

对越南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来说,缓解气候变化中的财政挑战是很巨大的。越南政府已经投入7.5亿美元用于2010年到2020年的海堤修筑,但是这个预算并没有把气候变化的影响考虑进去,而后者需要的资金要多得多。

乐施会的建议

乐施会认为越南亟需外部资金的援助,而这一适应资金的来源就是那些对气候变化责任最大的富国。

乐施会越南分会总监斯蒂文·普莱斯-托马斯说:“很清楚,气候变化已经在发生,而且把越南人民的生活搞得一团糟。越南以及全世界千百万穷人的未来,要靠波兹南会议做出的正确决断,这样我们才能对那些生活在气候变化前沿的人民进行支持(他们自身没有任何责任)。”

乐施会呼吁富国在联合国的后京都气候变化协议谈判中起到带头作用,它还希望能对全球排放减少至少80%,并且承诺设立大规模的国际基金,以帮助越南等国的贫困社区适应气候变化。

詹姆斯·潘特,气候变化和媒体方面的自由专栏作家兼顾问。他对乐施会的报告有所贡献。

首页图片由aoketto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政府应该关注穷人

显然,在各个国家里,穷人受到环境问题的影响是最大的,因为他们的经济状况使得他们在选择居住地和环境的时候没有太多自由。他们更依赖很多不由自身控制的因素,如政策。所以对于本文中提到的这些问题,政府应该给予更多关注。

Every government should concern itself with the poor

Clearly, it is the poor who suffer most from environmental problems in every country, as their financial position won't allow them to choose freely where to live and what to live on. They are more dependent on the factors beyond their control, such as the policies. Therefore, such topics deserve more attention from governments.(Yi Che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我有一个梦

想去越南,亲眼看一下越南农民的生活,不知道他们与中国广大农民的生活有何相似与不同,

A dream

I want to go to Vietnam,and sample the lives of farmers there. I don't know how much their lives differ from that of the vast amount of Chinese far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