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水是新的石油吗?(2)

在世界干旱地区,降雨量逐渐在下降。在文章的下篇,朱丽叶•乔伊特探究了当“生命之源”不足时的各种选择。

Article image

最终,缺水被视为和平的威胁。从达尔富尔的种族屠杀到印度和美国的州际纷争,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是曾针对发生更多的水资源法律纠纷和武装冲突而发出过警告的少数几位世界领袖之一。从直觉上判断,人们显然会为最宝贵的资源而争斗,但迄今为止很少爆发冲突。

2001年,“水战争”的提法引起了公众的关注。当时马克·德维利耶 的同名书在英国出版,不过作者不认同出版商选择这样一个书名。德维利耶承认,水常常是造成紧张关系的潜在原因,但是只确认在埃及和苏丹之间发生过一次水“战争”。他表示:“没有水可不行,因此当缺水严重的时候,国家之间一定会合作和妥协。”

但如果世界人口有半数生活在缺水国家,又怎么有如此多的地方——从亚洲的产粮区到干旱的美国西部中不断延伸的城市——不断地浇灌田地和敞着水龙头?

有一个原因是俗话所说的水向钱倒流。由此,石油资源丰富的科威特享受着昂贵的淡化海水,而巴勒斯坦人天天承受着缺水的煎熬;在安曼的游客可以随时打开水龙头,而城里最贫困地区的那些人每周只有几个小时能够获得供水。正如伦敦国王学院的托尼·艾伦所言:“缺水对汉普郡(英国的一个郡)园丁或者在加州有泳池的房主而言不会造成严重的问题。”

谜题的另一个答案被艾伦找到了。在1960年代,他开始感到奇怪,水资源危机越来越明显,为何没有丰富水源的中东国家没有受到困扰。他认识到,答案就是贸易:通过购买食品,贫水社会在“购买”其所谓之“虚拟水”。一旦补贴创造了大量的供应过剩,农民便把谷物倾销到世界市场,他们由此获得补救。“这种潜在的不幸继续发生,并打破了以成本价的一半(为世界市场)提供食品的美国人和欧洲人的平静,而食品中的水是他们不用去寻找的(水)。”

另外一个答案是世界各地区的人们曾被迫对江河湖泊及蓄水层进行开发——有时它们已存在数百万年之久,远远超出了它们能够自行补给的限度。在地上,湖泊在缩小,江河正缩小为可怜的溪流,或者完全干涸。在地下,由于数百万的水井深入到蓄水层中——仅孟加拉国就有400万,一个基本上看不见的危机正在形成。许多蓄水层是可以获得补给的,但不是所有的都如此,而且很多可以重新获得补给的水井并不能获得足够所需的雨水。有时,空洞完全垮塌,永远都无法再利用了。

莱斯特·布朗在他的新书《B模式 3.0》中罗列了种种后果。在中国、印度、美国、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沙特阿拉伯、也门、以色列和墨西哥的产粮区,地下水位在下降,有时候一年下降好几米。水泵往下钻一公里或更深以寻找水源,数千以上的水井完全干枯,农业产出在减少。布朗警告称,这些国家占世界半数以上的人口,生产世界上大部分的粮食。与此同时,在人类的缺水困扰中几乎遭到忽视的是对自然界造成的恐怖后果:联合国表示,在1970年到2000年期间,淡水鱼种群数量下降了一半

所有这些水坝、灌渠、水泵和管道使得数十亿人积累了庞大的全球水资源透支。让专家们感到担忧的是,尚无迹象显示人类在抽取更少的水。

两年前,国际水资源管理中心(IWMI)公布的一个由700名专家撰写的报告警告称,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在“忍受着某种形式的水短缺”。这是个设在斯里兰卡的组织,中心副主任大卫·莫尔登表示:“在我看来,水短缺就是女人们为水而操劳,(或者)你想分配更多却又做不到。”

莫尔登警告称,形势正在变得“有点儿更加危急”,原因在于食品需求持续上升生物燃料最近发展迅速以及气候变化。另外还有一个强烈的“需求”:大自然也需要水,这一点早该认识到,欧洲和其他国家已经制定了法律确保“最低环境流量”存在。

仅就食品而言,世界银行估计对水的需求到2030年将增加50% ,而且国际水资源管理中心担心到2050年会接近翻番。这些庄稼需要雨水还是灌溉,取决于庄稼种植在什么地方,以及雨量有多少。

如同支流汇成大江大河,水汇集了全球变暖的各种影响:降雨变数增大,水灾、旱灾更多,10亿人所依赖的形成夏季河流的冰川在融化,海平面上升不仅会淹没沿海地区,而且还会淹没淡水蓄水层、河流三角洲和湿地。

数据表明,气候变化应该是好消息。根据粗略计算,科学家们估计全球平均气温每上升1º C,降雨量将增加1%,因为更温暖的空气能吸收更多的水分。世界水总量不会发生变化,但是循环速度会加快,对世界农业多半造成影响,而农业依赖于雨量的多少和降雨的时机。

平衡考虑所有这些影响,雷丁大学沃克气候变化研究所所长奈杰尔·阿内尔经过计算得出:到2025年,生活在缺水流域地区的人数将从14亿上升至29-33亿,到2055年也许会上升至34-56亿。实际上,阿内尔模型中最大的影响因素来自人口增长,尤其是在中国和印度,从全球来看,气候变化实际上在减轻缺水状况。这对某些地区来说是个好消息,但是它掩盖了巨大的失调,因为在某些地区担心水太多的同时,数亿人开始缺水用。

不可能把某一个农场的困境或某一年的降雨量归因于气候变化。但是,如果气候是对天气的统计,那么今年萨米·阿尔努伊玛特在位于安曼西北部的农场的雨量计典型地代表了专家们的预测。多年来,阿尔努伊玛特注意到降雨量在逐渐减少,但是今年降雨量骤减,三月份根本就没下雨,而三月对夏收作物是一个关键时间段。 “我父亲告诉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年头。” 他说道。

阿尔努伊玛特还是农业部的一位灌溉工程师,他表示,这种超常现象给讨论约旦不稳定的水供应注入了紧迫性。“以前,当有水用时,没人担忧这个。”他说,“但是如今人们有了兴趣——从农民到规划人员再到政治家,人们在不同的层面上每晚谈论,每晚辩论。作为农民,我想看到抗旱作物;从一个土木工程师的角度来看,我们应该寻求大型项目;而且,如果你在考虑全球规划,应该接受人们从缺水地区迁到有水地区。”

同样的讨论在全球范围展开。富裕国家可以从国内效率获得巨大收获,但是世界上大多数人口没有淋浴喷头和游泳池,或者浪费大量的食品。而讨论的主要重点是减少农业用水,通过更有效的灌溉,通过改造种子,使之能够在更干旱和盐度更高的环境中种植,甚至作物轮作。国际水资源管理中心的莫尔登表示:“如果世界是我的农场,我会在不同的地方种植作物。”

然而,即使听起来有利的节水措施却常常不受欢迎。为增加效率而提高水价(或提高汲水能源价格)的举措遭遇普遍的阻力,转基因受到怀疑,农民为了养家糊口,不愿放弃耗水但有利可图的作物。“这是一个社会经济难题。” 阿尔努伊玛特表示,“你现在无法停下来:这是他们生命之源。”

面对公众的漠视乃至抵触,对策的重点放在了增加供应上。数十年来 ,人们雄心勃勃,如同进行一场全球工程大攀比:河流改道,水泵深入数公里直至化石蓄水层,规模较大的工厂进行循环利用或者海水淡化。而且,这种攀比没有减弱的迹象。由于短缺更加严重以及成本和能耗下降,国际水务情报局预计,到2015年海水淡化产能将增加一倍以上,同时,废水循环利用部分只占废水总量的2%,发展潜力巨大。

然而,巨大的成本、环境担忧和公众对饮用“废物”的厌恶,迫使一些社区重新考虑更为简单的传统办法。对于其中一些办法,最早期的农民料已想到:种树、砍掉耗水量大的非本地植物、用石墙阻止侵蚀、用简单的池塘和储水罐收集雨水。有些人还敦促回到更多的素食上来,素食的需水量最多只是一个典型美国肉食者的一半。英国北方食品集团前董事长、政府顾问哈斯金斯爵士认为,这是“最有道德和最负责任的举措”。

当国内所有选择都已用尽,各国还有另外一个选择:进口存在于食品甚至是工业品中的水。用补贴进行政策干预使得贸易成为一个有争议的“解决方案”,但是通过支持在水资源上有“竞争优势”的地区,这是行得通的。从全球来看,国际水资源管理中心估计,若没有贸易,灌溉需水量将增加11%,该机构引述一项预测称,到2025年进口能够使未来的灌溉再减少19-38%。沙特阿拉伯比多数国家走得更远,该国在二月宣布将在数年后停止所有的小麦生产,不过其他国家如今可能受到了食品价格上涨的阻碍。

最终,政府被迫立即采取几条途径:提高价格以反映水对人类和环境的真正价值,投资技术以改善效率和供应,更多地参与贸易,与能保持水或食品供应的邻国和解。不过,只有使人们脱贫,才能承担得起更高的价钱、资本支出和进口,这些才有可能。艾伦表示:“只有使经济多元化,才能解决问题。”

回顾人类为足够的水而奋斗的历史,经验表明,进取心使得人类得以定居、耕种和主宰地球,在此问题上也会提供很多的解决方案。不过,有时候我们也许不得不接受失败。

“一方面,你可以看到人类这种惊人的技术创造力,在史前时期和有史以来不断发明供水管理的新途径。”雷丁大学考古学家史蒂文·米森称,“另一方面,过去的经历告诉我们,有时候无论你的科技发明是多么的杰出,它们还是不够好,你会有遗弃土地的时候。我们不得不作好投资科技的准备,但是还得认识到,在世界的某些地方,会有一些地区我们将不得不说‘够了’。”

上篇:水是新的石油吗?

来源:http://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08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由suburbanblok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不仅仅是新的石油

我们可以找到很多种方法去发电,但在宇宙和生命中我们生存所必须的水却只有一种。
www.liquidassetdevelopment.com

more than the new oil

There are many ways to make electricity, there is only one water in the known universe and life as we know cannot exist without it.

www.liquidassetdevelopment.com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也许是新的石油

也许在很多年以后,水会变的像现在的石油那么稀少和珍贵。

Perhaps It Is the New Oil

After many years, water may become as scarce and precious as oil is today.
Comment translated by Clay Bay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