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知识产权与低碳技术

本文是知识产权与低碳技术系列文章的第四篇。在本文中,伊恩•哈维指出中国应该帮助国际机构构建知识产权框架,促进低碳技术的发展和采用。

Article image

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中的重要性比它认为的还要大。这不仅因为中国是最大的二氧化碳(CO2)排放国,而且因为数千年的创造力重新勃发,新的低碳技术将从中国的高校和企业不断涌现。正像我在第一篇文章中提到的,中国在知识产权(IP)体系的发展上已经取得了巨大进步,其它国家却几乎没有注意到。对于知识产权(IPRs)在现代经济中的重要性,中国领导人的把握比大多数西方政治家都要深刻。随着中国成为低碳技术的主要利用者和创造者,它应该发挥显著的作用,帮助关键机构构建其知识产权框架和进程,为低碳技术的巨大发展和采用创造适宜的条件。

世界贸易组织(WTO)负责管理知识产权关键的国际条约——《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简称TRIPS),该协定于1995年1月1日生效。WTO在贸易产业问题以及更广泛的经济问题上都很积极,我们可以把其中的TRIPS委员会作为一个最好的论坛,建立一个知识产权工作小组,处理低碳技术知识产权问题。WTO还有用于解决冲突的程序,这些程序也应当成为有效的论坛,帮助解决争议、落实知识产权获取的有关协定。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是知识产权事务的领袖性机构。为了建立在法律上切实可行的全球性知识产权体系,该组织进行了许多行之有效的努力,但是它却不适合深入解决与知识产权相关的复杂贸易、经济和产业问题。在这一方面,WIPO既没经验也没人员,况且其纲领也不允许它拥有WTO那样的执行机制。

英国工业联合会(CBI)和国际商会(ICC)等工商业组织也表现出在气候变化和知识产权上的建设性思考。我们应该利用它们和类似的工商业组织,为潜在的问题和市场失灵寻求有效的解决办法。

创建一个国际知识产权工作小组是很明智的(如果目前还没有的话),这个小组将根据事实和数据,对能源革命和气候变化的特定问题进行分析,以便使问题得到讨论,并且寻求符合经济规律的解决办法。工作小组对知识产权实际情况的宣传是很有用的,这一系列文章的目的也是如此。根据笔者在与气候变化相关的知识产权讨论中的经验,只要举出真实的例子,说明知识产权的宗旨、利用方法以及它们为什么对解决问题如此重要,经常就能完全消除对知识产权的公开敌视。

中国有潜力在知识产权领域发挥关键作用,寻找通向低碳技术的结构性途径。我在第一篇文章中提到过,与一般的看法相反,中国在以知识产权为基础的经济建设方面相当先进。在过去几年我与中国官员和产业界人士的讨论中,有一点非常清楚:他们把知识产权看作建设创新型社会的一个关键部分。

然而,世人对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的成就还不太了解,这些成就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许多能体现中国在知识产权上成就的数据都存在于“公有领域”。然而,由于官方报告并未着眼于关键事实,这个信息被大大掩盖了。众所周知,全世界的知识产权官员和专家们都缺乏相互交流,中国应该改变这一模式。

•要了解中国已经取得的进步,一些数据十分有用。例如,外国企业在中国起诉侵权者的胜诉率很高,据我估计高达90%,相比之下在美国只有35%。无论是要打官司,还是企业选择诉讼的最佳范围,了解专利诉讼在全国以及司法途径的结果都是很有帮助的。这样的硬性数据或许存在,但是官员们不愿用它,因为担心美国等国家会拿它来攻击中国。然而,公布这些数据似乎是利大于弊的。

•官方可能得到专业援助(可能来自国外),对相应的事实进行确认和提炼,并且找到机制将其置入目标国家的公共领域。

•改进观念:中国确实存在某些老问题,比如北京秀水街等外国人常去的地方长期有卖假货的现象。这让那些要攻击中国知识产权落实情况的人有了现成的口实。官员们也应该反思一下,能把奥运会办得如此成功的国家,难道就不能制止这种对知识产权的公然侵犯吗?

过去两千年中的大部分时间,中国都是世界上最富创新性的国家,但是上两个世纪却多少有些反常。剑桥大学李约瑟教授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中,把中国未能实现工业革命的原因归结为“学术官僚的抑制”,那些受正统教育的官吏不懂科学技术,也不懂工业革命的产品所需要的市场。在我们寻找促进低碳技术发展的最佳方法时,这个启示非常有益。

中国已经成为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它认识到了这个现实,并且表示愿意通过包括碳捕获与储存(CCS)在内的各种方式解决这一问题。最近中国和某西方大公司进行了一次磋商,中国方面要求明晰再议CCS项目中的知识产权。由于双方投资巨大,也由于现有知识产权的投入和新知识产权的创生,中国方面很合理地询问了双方具体的收益来源。“知识产权不是问题”,这次说出这句话的却是那家西方公司。然而,他们犯了个错误,他们并不了解情况。

低碳技术的发展给发达国家带来了良机,它们可以通过创造性的方式和中国开展合作。例如,八国集团应该承认中国在知识产权支持环境建设上的巨大进步,它们应该和中国一起进行安排,用最好的办法创造出一个知识产权环境,激励新低碳技术的开发和推广。对于这样的措施,中国应该欢迎和重视。这样的发达-发展中国家联合举措也可以用来对付某些国家的利益集团,它们有着严重的保护主义色彩,极力抵制知识产权发挥作用。

中国科学家和技术人员人数众多、素质很高、创造力强,未来重要的新低碳技术很可能来自中国。因此,想出对所有人都有效的解决办法,符合中国自身的利益,也符合我们的利益。

本文是知识产权与低碳技术系列文章的第四篇。点击察看其它文章:

关于中国知识产权的谬论

科技与全球变暖

低碳技术中的知识产权问题

©伊恩·哈维,200810                                                              

 
伊恩·哈维:英国知识产权协会主席。本文中包含为托尼·布莱尔的《打破气候僵局》报告和气候变化组织所做的工作。
 

首页图片由Finstr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知识产权背后那贪婪的垄断利益

在气候保护领域引入知识产权(IPRs),恐怕还是发达国家以其既有的技术优势蚕食发展中国家的把戏。就如同WTO将“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强加给想融入世界贸易体系的中国一样,必须一揽子接受并不得保留。
这一切都以发达国家的技术优势必须得到利益为缘起,打破了知识产权固有的地域性保护模式,让全球发展中成员踉跄追随他们垄断技术和垄断财富的车轮。
为了人类的生存不受艾滋病的困扰,发达国家的科技领先表现在药物的发明和商业化上,然而,TRIPs的存在让发达成员之外的人类,面对包含巨额知识产权价值的药物价格,只能等求一死,也无法获得制造成本本应低廉的药物。多哈进程中WTO终于为了人类的整体利益修订了TRIPs,知识产权的全球保护第一次屈从了全人类的利益。
现如今,气候变化领域的国际规则制定之路荆棘密布,但凡又借知识产权谋取话语权的人或国家,请关注一下WTOTRIPs的修改,不要把目光紧紧盯住利益,请为全人类做点贡献吧,把握先进科技并贪婪于知识产权的大佬们,不妨积极、低价甚至无偿的转让你们的所谓权利吧,发展中国家的人们也需要清洁科技,因为他们也必须要有工厂,也梦想要有汽车,只要你们帮助他们应用清洁科技,没有人喜欢变化了的气候!
也请伊恩教授不要过分夸赞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因为这让我怀疑您的用心,仍旧是知识产权背后那贪婪的垄断利益。

评论作者李威,是华东政法大学国际法学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是国际环境法和法经济学,邮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Behind IPR is monopolistic greed

I am afraid that the introduction of IPRs into climate change negotiations is a trick played by developed countries, who try to eat away developing countries with their existing advanced technologies, just like the WTO forced China to accept the TRIPs with no alteration and no reservation when China was eager to be integrated into the world trade system.

All of this,which is based on the ideas that technological advantages owned by developed countries must get profit, breaches the regional protection pattern inherent in intellectual property, so that the global developing country members have to struggle to chase the vehicles of the monopoly of technologies and monopoly of wealth.

To keep humans out of the reach of the dirty hands of AIDS, the developed countries put their leading technology to use through medicine invention and commercialization. However, owing to the TRIPs, individuals outside the developed countries can only wait for death, and are out of reach of low-cost drugs, facing drug prices hugely inflated by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s.

In the Doha Round, the WTO eventually revised the TRIPs for the overall benefit of human beings, which is the first time that global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has been compromised for the interest of mankind.
Now,the making of international rules in climate change is a path overgrown with brambles. To those individuals and nations who try to buck for the power of words with IPRs ,please pay some attention on WTO's revised TRIPs, divert your eyes away from the profits and make some contribution to all of mankind.

To those barons who hold advanced technologies and are greedy for IPR profits, please proactively transfer your so-called rights at low, or even without, price value. People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also need those clean technologies, because they, like you, need factories and dream of cars. Nobody really wants climate change and you can help them put clean technology into use!

Prof. Ian, please don’t praise China's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too much, because this makes me doubt your intention - greedy monopolistic interests behi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Li Wei, a PhD in Political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Law of East China University. His major research areas are international environmental law and economics law, and Li Wei’s email: [email protected]
translated by Ming L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