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牛粪·光伏·水电

李泰格报道,传统的能源利用方式已经无法满足西藏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如何获得充足的能源,已成为这一地区面临的挑战。

Article image


布交家的院子里堆满了牛粪。准确地说,是风干了的牛粪。

68岁的布交是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那曲县罗玛乡娘曲村的牧民。牛粪,是这个家庭生火做饭,以及冬天取暖的燃料。

牛粪是西藏最常见的生物质能源,早已成为是西藏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据估计,在拥有42万人口的那曲地区,全年烧掉的牛粪达200万吨之多。

牛粪,原本可以作为促进牧草生长的肥料。烧牛粪这种原始的能源利用方式,则带来了环境污染,同时破坏了草与食草动物之间的生态链。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与那曲地区农牧局的合作研究表明,那曲地区约一半的草地出现了退化,面积达3亿多亩。据说,烧牛粪也是草地退化的因素之一。

而且,牛粪根本无法满足西藏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

近年来,西藏经济快速增长,青藏铁路林芝机场等一批基础设施投入使用,人口也由1970年的151万增加到2005年的268万,能源供需矛盾日益加剧。

西藏的地下也埋藏有化石燃料,如那曲、昌都阿里等地区已探明的煤炭储量为数千万吨。但出于环境保护等原因,人们还不打算开发。

如今,西藏每年都要从区外调运煤炭和石油数十万吨。这些外来的化石燃料,保证了西藏在机动车等方面的需求。布交的一些邻居,就陆续购置了汽车。

不过,和中国其它地方不同的是,西藏没有煤电。无论在藏北的那曲,藏东南的林芝,还是自治区首府拉萨,依然存在电力短缺的情况。

位于林芝的西藏大学农牧学院,冬天就经常停电。农牧学院的教师们说,这两年的冬天,学校不得不动用柴油发动机发电。

因此,对于西藏来说,如何获得充足的能源,无疑是一大难题。

几年前,政府提供1万多元人民币的补助,布交家里装上了太阳能光伏电池板。这个电池板可以提供照明,还能够让布交一家每天看上几个小时的电视。

西藏的太阳能资源非常丰富。在西藏一些地区,政府正在推行薪柴替代计划,用太阳能灶、沼气等取代牛粪等传统燃料。那么,在电力供应中,太阳能又可以发挥什么作用呢?

三年前,中国科学院电工研究所和北京科诺伟业公司在羊八井建设了一座100千瓦的太阳能光伏发电站。据科诺公司的工程师林伟介绍,这是中国第一座与高压电网并联运行的太阳能电站。该电站发出的电能并入了藏中电网,可以满足150户拉萨居民的日常用电需要。

这个示范电站所在地已经升级为西藏自治区可再生能源基地,政府计划在这里建设规模更大的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

在那曲等地区,政府还投资给一些原本不通电的乡村安装了太阳能光伏电池。布交家就是这一政府工程的受益者。

但是,太阳能光伏发电仍然面临着成本高昂等致命缺陷。羊八井那座太阳能电站,也并不是商业投资项目,而是科技部和发改委支持的技术示范项目,建设经费完全来自政府。

西藏是中国安装太阳能光伏电站最多的地区,已建有县级和乡级光伏电站数百座,但其功率加起来也不过9000多千瓦。就现阶段而言,太阳能发电很难进行大规模的推广。

而且,太阳能发电还面临着水电的冲击。

一年前,电网牵到了布交家,这家人也用上了水电。而他家屋顶上的太阳能电池功率只有数百瓦,根本带动不了冰柜等家用电器。

在一些牧民点,随着电网的接入,原有的太阳能电池甚至面临闲置的局面。这无疑是太阳能发电这种新能源发展过程中的尴尬。

在目前的西藏能源结构中,"当家花旦"是水电。例如,距离拉萨约100公里的羊八井,建有装机容量2.5万千瓦的地热发电厂,给拉萨提供的电力一度占到四成。但随着羊湖抽水蓄能电站等水电站的先后建成,地热发电厂的份额跌到了一成。

水电建设的浪潮,在西藏可谓方兴未艾。

从拉萨前往林芝的途中,笔者就见到了正在修建中的雪卡和老虎嘴水电站——在陡峭的山崖边,巴河被拦腰斩断。

这两个位于巴河的水电站,都是西藏自治区"十一五"重点电力建设项目。其中,雪卡水电站2006年6月开工建设,总投资7亿多元,总装机容量为4万千瓦。就在今年9月26日,雪卡水电站的首台机组开始发电。老虎嘴水电站则是西藏迄今为止建设的单机容量最大的水电站,总投资近13亿元,建成后总装机容量超过10万千瓦。

除了这类投资数以亿计的水电站,西藏还有若干小型水电站。在林芝的山间公路旁,笔者甚至发现了一座隐藏在溪水中、功率仅有3千瓦的水电站。这座"迷你"水电站,专门为设在山上的一个森林生态观测点提供电力,而该观测点只有一名工作人员。

水电站的开发总是伴随着争议。但水电站的建设,至少可以为更多的西藏居民供应电力。毕竟,布交一家用上电不过是这两年的事情,而西藏至今还有数十万农牧民没有用上电。

不过,在急切开发水电的同时,西藏不可疏忽水电站的环境评估和保护,还应该给太阳能等新能源留下发展的空间。

 李泰格,北京的环境与科学记者,擅长深度报道。1997年获四川大学工学硕士;2003-2004年,获Knight科学新闻奖学金资助,在麻省理工学院做访问学者。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应该有统一的能源规划

政府、相关学者应该根据实际情况,为西藏系统的设计整合各类资源的能源规划。

an unified energy plan

the government and relevant scholars should provide an energy plan fit for Tibet by integrating all sorts of energies.

Translated by Ming Li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111

西藏地区有不少牧民,牧民的流动性很强,不可能每天都带着发电走,使用牛粪这是当地的传统,或者说是自然选择的结果.

文中说,烧牛粪造成草场退化,我不大认同这种看法.

对于已经定居的藏民,他们的能源供应,应该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方式了.就象1楼说的"设计整合各类资源的能源规划"

二崬曹

111

there are lots of herders who frequently move from place to place, so moving with generators is unrealistic for them. it is a traditional and local practice to take dung for energy, or we could call this a choice by nature. this article takes a view that burning dung leads to grassland degradation, which I disagree somehow. the supply of energy for resident Tibetan people should be completely different, just like "an energy plan by integrating all sorts of energies" in the No.1 comment. Er Dongcao

Translated by Ming Li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支持太阳能发电

看完之后感觉,还是得依靠太阳能发电比较好,投资多些也很正常,西藏本来就是特殊的地区不是么?

Support for solar power generating

This article made me feel that solar power generation is a better choice for Tibet. It is understandable that it needs more investment. After all, Tibet is a special region, isn't it?

Translated by Ming Li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完全支持绿色能源

只要是人,立在太阳下,就不该逃避挽救其故土的责任。我们没有权利只顾自己,如果我们仍和以往一般,我们的后代要生活在哪里?完全有理由,我们面对的只能是绝望。我一点也不悲观,我们对未来都很乐观,但这要靠我们在世界范围上共同努力。老友们,为了我们心爱的故土,一道努力吧。

本评论由Ming Li翻译

Fully support green power

As long as you are human, and standing beneath the sun, you should not evade your responsibility to save your homeland. We have no right just to look out for ourselves, if we do as we did in the past, where are our offspring going to live? There is every reason to believe that we face nothing but despair. But I am not pessimistic at all. We are all optimistic about the future, but it depends on our joint efforts worldwide.
Dear friends, let's work together for our beloved home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