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捕碳者

气候科学先锋华莱士•布勒克认为人类无法和化石燃料划清界限。他在接受艾迪•皮尔金顿的采访时说,我们必须吸出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将其捕获并中和。

Article image

作为世界顶尖的地球科学家和海洋学家之一,华莱士·布勒克的办公室乍看起来也许和你内心深处所想象的一样。一张桌子上铺着一张巨大的海床图;壁炉架上方挂着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位长着漂亮胡子的19世纪绅士,开始我把他错看成查尔斯·达尔文,但是别人告诉我这是美国地质学家和探险家约翰·斯特朗·纽伯里

细看之下,马上就会发现这间办公室实在是非典型的。我没有发现电脑,而是在房间一角看到一张真人大小的照片,这是演员鲍勃·霍斯金斯在1988年的电影《谁陷害了兔子罗杰》中的剧照。在另一个角落里有一条6米长的绒毛蛇,水蓝色的蛇身上是粉红的斑点,还有一条鲜红的舌头。蛇头上有一条标语:“我就是气候怪兽,我很饥饿。”

布勒克(通称华里)和其他人一样竭尽全力地让全世界关注气候变化的危险。他把气候看成一头狂悖凶暴的野兽。“如果你和一头愤怒的野兽在一起,就不能用尖棍子来捅它。”

布勒克是最早听到全球变暖警钟的人之一。那是在1975年,当时他的许多同事还认为地球正在变冷。布勒克发现了海洋的传送带流动。他阐释了地球气候会如何突然变化极其严重后果。他还作出了突破性的发现,即气候圈和波动的大气二氧化碳(CO2)浓度之间的联系。

这个履历令人肃然起敬,但在取得这些光辉成就的同时,他还和去年去世的妻子格雷丝一起抚养着六个孩子。另外,他的办公室里之所以很离奇地没有电脑,是因为所有这些研究都没有用到它。布勒克用铅笔书写,他要依靠在纽约城哥伦比亚大学——那是他55年的基地——的助手们把手稿打出来,电子邮件也要打印出来。

“我觉得自己很懒,而且被惯坏了。”布勒克说,“但这给了我思考的余裕。我一直坚持,只要科学家们能够用电脑比我干得更好,我就马上靠边站;但迄今我还没有发现。”

正如布勒克的新书题目——《处理气候问题》所显示的,他绝不是为了寻找解决方法而去解释气候变化,他已经超越了这个层次。布勒伊克认为人类不可能和化石燃料划清界限,目前的二氧化碳浓度已经达到380ppm——工业革命之前只有280ppm,而且正在以每年超过2ppm的速度增长。“一些人说我们能够停在450ppm,这太可笑了。即使我们想挺在600ppm也已经很难很难了,如果我们按照目前的做法进行下去,浓度将会达到800或900ppm。”

布勒克认为,能源替代方式都有问题:核能会带来废料处理问题和核武器恐慌;风能显然太弱了;氢燃料需要一整套新的基础设施来实现;太阳能是不错的长远解决方式,但不可能足够及时地变得足够便宜来防止灾难的发生。

布勒克说这造成了一个巨大的鸿沟:未来30年能源利用将急剧高涨,而同时降低二氧化碳水平的需要也将达到巅峰。“许多人的态度很不现实,”他说,“他们认为,如果我们把所有这些替代方式放在一起,就能解决问题。也许他们是对的,但你现在可以看到中国和印度正在带来全新的因素。他们突然像秋风扫落叶一样使用能源,其中许多是煤。有太多人都盯着富裕国家,认为我们必须降低能源消耗,当然我们会做的;但是孩子,这并不能解决问题。”

那么我们是不是毫无希望了呢?布勒克的书(与罗伯特·孔齐希合著)承认悲观主义是一种自然的反应,但悲观主义到此戛然而止,它极力称扬了一种还高度保密的新技术,该技术据说给人为的灾难提供了解决办法,布勒克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该技术(从某种程度上说是赌上了自己的名声)。“我们已经摸索出了一个防止地球过热的办法,”他说,“如果你无法阻止越来越多的二氧化碳进入大气,那么我们就需要一个能够全盘解决问题的安全网络。”

和他帮助建立起来的团队一起,布勒克认为他已经实现了上述想法。他们的新装置的名字很直白,就叫“吸碳机”,它能够从空气中吸出二氧化碳,将其捕获,以便进行中和或储存起来,不再造成破坏。

布勒克把哥伦比亚的同事克劳斯·兰克洛称为“我所遇见最聪明的人”,并将其介绍给工程师阿兰·怀特。他们一起设计出一台原始吸碳装置,声称它能从空气中吸出二氧化碳。该技术已经在诸如潜艇这类封闭环境中得到把握,但在开放大气中还从未成功,科学家和决策者们普遍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布勒克把这两个人介绍给他伟大的朋友——服装邮购大亨盖瑞·康莫尔。康莫尔曾经是一个狂热的帆船爱好者,当年他驾驶着自己那条151英尺帆船径直穿过西北航道,没有遇见一丁点儿海冰的阻碍,他意识到了冰川融化的严重。悚然而惊的康莫尔2002年打听到布勒克,就开着私人飞机去见他,结果向他捐助了500万美元来制造吸碳机。

康莫尔是一个斗志昂扬、踏实肯干的商人,他的从天而降给布勒克造成了复杂的影响。布勒克曾经认真考虑过退休,他还战胜了癌症和心脏病。我问他这些疾病是否跟他在全球变暖上的努力有关系,他说:“我在这样的事情上并不很达观,我长了一个骨瘤,有一段要靠拐杖走路。我接受了化疗,短短两周就除掉了肿瘤。我的态度就是:如果我该活,我就活;如果我该死,我就死了。我是很宿命论的。”

80年代,布勒克用手术去掉了下颚里的肿瘤,这使得他的脸稍微有点不对称,给人一点怪癖的印象。再加上他稀疏的头发、闪烁的眼睛和70年代风格的装扮,布勒克看上去就像疯狂教授的原型,而且他还以此为荣。最近他搬进了一座最先进的新大楼,位于纽约城北部哥伦比亚大学拉蒙特-多尔提地球科学研究所,这座满眼绿色的郊外基地可以俯瞰哈德逊河。他把破烂的旧实验室抛在一边,亲切地把它叫作“猪圈”。

新实验室也是用康莫尔的基金购买的。布勒克的办公室就在大门的上方,这让他可以在进入实验室的人群中抓到任何他想聊聊的人,这也是他最喜欢的交流方式。但近来最让布勒克兴奋的东西就是他们的新机器,这也是他和康莫尔合作的产物,设备就存放在亚利桑那土桑市的一个实验室里。这是康莫尔资助、兰克洛设计、怀特制造的吸碳机。它使用了一种神秘的新塑料形式,团队声称这种塑料能吸出二氧化碳,能够让它们被捕获、压缩并安全地埋藏到地下。

然而,批评者们认为,这种所谓能把二氧化碳从空气中吸出,彻底改变化石燃料污染的说法完全是滑天下之大稽。绿色和平组织把碳捕获与封存(CCS)机制斥为完全不负责任的说法,他们的依据是:所谓的储存和封存意味着更多的石油煤炭燃烧。布勒克对这种批评很愤慨。

“绿色和平组织说我们不应该捕获和埋藏二氧化碳,因为这会鼓励煤炭的使用,我认为并非我们在鼓励使用,”布勒克说,“那些对能源饥渴万分的人都会使用他们手里的煤炭,我们有什么办法阻止呢?”但他强调说他并不认为二氧化碳捕获可以取代对替代能源的探索。“如果我们找到另一种灵丹妙药来获得能源,那这个新技术就可以束之高阁了。但如果要及时找到替代能源,就只能靠奇迹发生了。”

布勒克承认,要通过清洁空气让二氧化碳水平明显下降,对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他指出,如果把未来二十年进入大气的全部二氧化碳都捕获并液化,就会装满整个密歇根湖。“你开着一辆普通的美国汽车——就像我开的破烂丰田,每走1英里就会产生1磅二氧化碳,每年我的车行驶9千多公里,就会产生2万磅二氧化碳。”

在我看来,无论用什么办法来解决全球变暖,都会受到公众及其领袖的欢迎,这需要非常的政治意愿来推动,然而目前离这个要求还很远。我问布勒克,未来挑战和它所面临的政治决心之间差距有多大,他回答说:“很大,很大。”

总统候选人都在围绕全球变暖问题高谈阔论,但布勒克对下一任美国总统能否取得快速的进展表示怀疑。“在竞选中大谈解决很容易,因为他们不必面对财政上的痛苦。但等到他们上任后就会感受到现实的残酷,如果弄得太痛苦的话,就会被抛弃。”

气候是一头野兽,不要捅它。迷信的人可能会说,就在我们结束谈话的时候,布勒克脚下的蛇又游出去一点,吐着舌头。但这是科学。那种迷信永远不会发生。

来源: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08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由Angie Torres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不是办法的办法

你口渴了,想马上喝点凉白开,但是你面前只有一壶刚烧开的水。这时候你绞尽脑汁,发明了一台冰箱,把一整壶滚烫的开水扔进去。然后坐下来得意洋洋的想,这真是个聪明的办法。

-Shane

but not an idea that can be called an idea

You felt thirsty and were about to have some cool boiled water, but you can just found one kettle of boiling water before you. Then you racked your brains, deviced a refrigerator and threw that scalding kettle of boiling water into it. Sat down and thought proudly that it were really an ingenious idea. ---Shane

Translated by Ming li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方法之一

我们需要归类方法,以解决面对的问题。我认为,海洋二氧化碳捕获储存法即为其中之一。
——bien

translated by Jiayun Li

one of the ways

We need assorted solutions to tackle the problem we are facing. I think ocean carbon sequestration is one of them.

- b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