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巴基斯坦电力需求激增的困境

巴基斯坦面临着重大的选择,它必须想办法尽快为8千万缺电的人民供电。但那些大坝项目所要付出的经济和环境代价真的值得吗?安-凯萨琳·施耐德报道。

Article image

清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北郊。人们沿着一条条窄巷赶往市场,彼此擦肩而过,男人们无论老少,大部分都留着神气的黑胡子,戴着白色棉帽,这和他们深陷的黑眼睛和褐色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其中一些人在那里似乎根本无所事事,只是悠闲地靠在斑驳的墙壁上,等着什么能让他们感兴趣的东西。另一些人则在卖力工作,他们把三四甚至五个装满黄色芒果的大木箱从卡车上卸下来,扛到肩膀上,肌肉虬结的身体露在外面,汗水淋漓。沉重的木箱让他们的脚步摇摇晃晃,却没有一个芒果掉出来。

长期以来,这个市场的生活没有任何变化。卡车从乡村运来小麦、菠菜、苹果、黄瓜、芒果、香料和南瓜。这些产品转手很快,家庭“主夫”、小商店主和餐馆老板们用自行车、摩托和小巴把食品运出市场,运进城去。然后又有更多的食品到来。

与此同时,另一些巴基斯坦人却忍受着饥饿,生活在黑暗之中。在按补贴价出售的国营面包店前,妇女们为了争夺食物而大打出手。在巴基斯坦全国,有4万个村子的人们用不上电灯,国家电网的覆盖率还不到人口的一半。

然而,每当媒体谈到巴基斯坦的电荒时,记者们从未提及这8千万用不上电的人。他们报道着巴基斯坦目前这个充满机遇和风险的时代,却根本不会谈到买不起面包或者不能改善供电状况的风险。

后穆沙拉夫时代使每个人都面临着变化。八月穆沙拉夫总统辞职后,西方媒体和巴基斯坦的精英们争论的话题变成:民主现在是否最终会输给史无前例的强大军队,以及国家最终是否能够成立一个有能力的政府,解决包括食品安全、供电等关键问题;而不再纠缠于是否弹劾穆沙拉夫的僵局。

有些人埋怨穆沙拉夫问题造成的僵局,理由就是没有在解决巴基斯坦所面临的关键问题方面取得任何进展。包括现政府在内另外一些人断言,前政府公然忽视了重要投资,他们本应该支持经济增长并对其进行分配。

人们经常把发电投资的缺乏当作一个重要的论据,指责政府这种严重的粗疏,无法确保一个增长和发展的长期基础。自从印度河上的塔贝拉大坝建成之后,35年来巴基斯坦没有再建过一座大坝。塔贝拉最初的建议水力发电能力是210万千瓦,后来又增加到340万千瓦,另外还扩大了蓄水和灌溉能力。建成时,它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土坝。

在一些圈子里有种观点,认为巴基斯坦电力短缺的原因就在于塔贝拉大坝建成之后水力发电一直遭到忽视。但实际上,巴基斯坦的水力发电在这一时期得到极大发展,现在水力发电占到全国总发电量的三分之一。20世纪90年代初,塔贝拉进行了升级,发电能力增加了三分之一。2001年杰什马水电项目开始发电;2002年,距离塔贝拉大坝下游只有7公里的巴罗塔项目开始发电;现在巴基斯坦水电发展署正在加高曼格拉大坝,以增加其蓄水和发电能力。

尽管几年来巴基斯坦国家电网中的水力发电能力有所增长,但还远远不够,其中一部分原因在于输变电系统仍然陈旧落后,总电力中有近三分之一都“下落不明”(要么被偷电,要么被糟糕的供电系统所浪费)。为了应对这种情况,人们采取了所谓的“能源部门私有化”措施:每一个企业、机构和家庭,只要能负担得起,后院里都有自己的柴油发电机。但是,还有千百万家庭晚上用不上电灯。

近年来,巴基斯坦经济增长高达6%到8%,能源需求的增长速度超过了新的能源生产能力。巴消费了所有国内生产的天然气,而且还准备修建管道从伊朗进口;国产石油无法满足需求,从中东进口原油和炼制油品的数量也在稳步增长。全国有三分之二的电力依靠火力电厂生产。

在城镇和大部分无法利用国家电网或其它现代能源的农村人口中,每天的断电把商业生活弄得一团糟,要求增建电厂的呼声每个月都在升高。至于需求是否已经超过供应,或者能源部门管理的改善是否的确能解决问题,这些不确定性都被扔到一边。人们指责前政府忽视电力发展,现政府也面临着压力,必须采取迅速而有力的解决措施。

措施之一就是巴基斯坦北部印度河上的狄阿莫—巴沙(Diamer-Bhasha)大坝。该项目的装机发电能力达到450万千瓦,造价高达85亿美元,实在是一个大手笔。200平方公里的水库将淹没喀喇昆仑高速公路100公里长的路段,35,000名村民将失去家园,还有5万处拥有千年历史的岩画将消失。

这座大坝将修建在奇拉斯附近,就在西北边境省和北方地区的边界。水库位于存在政治争议的北方地区,也就是印度所说的巴占克什米尔地区。由于复杂的地形,该地区也带来了工程上的巨大挑战。一个挑战在于喀喇昆仑高速公路的拓宽,大坝所有的原料都必须通过它运进来。另外,由于沿着高速公路的山过于陡峭,大坝电力的高压输变线路如何架设也还是一个未知数。

世界银行历来是巴基斯坦大坝的主要投资者,而且最初也表现出对这一项目的兴趣,然而它最终还是拒绝为狄阿莫—巴沙项目提供资金,因为它位于印巴争议地区。2008年8月,媒体报道说,巴基斯坦暗示中国将提供资金,不仅是出资,中国还会派出数千名三峡大坝工作人员来巴参与建设。尽管这赶不上三峡,也将成为巴基斯坦历史上最大的水电工程。关于中国介入的报道并未得到证实,但巴基斯坦水电发展署(WAPDA)署长沙基尔·杜拉尼2008年8月在接受该国最大英文报纸《新闻报》采访时,信心满满地表示:“巴沙工程主水库(大坝)的建设将于明年年中开始,届时所有准备都将就绪。”

其他人显得更加谨慎。熟悉项目设计的观察家们提出了工程上的挑战和巨大的财政成本,包括桥梁的重建、高压输变线路的建设以及100公里喀喇昆仑高速公路在海拔更高的多山多地震地区的重新选址。还有一些人质疑大坝架设的正当性,因为它会摧毁千万处岩画,这些岩画体现了印度河谷中存在和经历过的伟大文化。

奇拉斯附近印度河谷两岸的岩画最早可以追溯到史前时期,最晚的也反映了14世纪该地区的伊斯兰化情况。许多岩画的作者都是商人和朝圣者,他们沿着丝绸之路的分支——印度河谷旅行。

该地区的带头考古学家哈拉德·豪特曼教授说,随着大坝的建设,这一岩画艺术宝库中最华彩的部分将被毁于一旦。“他们真是不顾一切。有80%的岩画将被淹没,剩下的也会因为喀喇昆仑高速公路100公里新路段的建设而被毁掉。”

然而,在伊斯兰堡,北方地区和它的居民,还有印度河两岸的岩画,这一切都遥不可及。更加迫在眉睫的是每天的停电和负载减少的牢骚。对新电力项目和催促政府做出决定的要求压过了保护岩画的呼声。尽管巴沙大坝的建成要花上8年时间和85亿美元,这也是政府现实行动决心的一个具体方式。然而,这个项目并不能改善巴基斯坦农村的用电情况。4万个尚未通电的巴基斯坦乡村并不会在巴沙大坝建成后就立刻亮起来。小型风力发电、太阳能和微型水电等分散发电形式被忽视,相应的,大型项目会有很大指望,同时也会有很大风险。

伊斯兰堡北郊市场上那些男人的生活,国营面包店门口排队的妇女们的生活,以及4万个尚未通电的巴基斯坦乡村的人们的生活,并不会因为巴沙大坝建设的决定而发生任何变化。如果政府决定修建大坝,伊斯兰堡和其它大城市的电力供应可能会变得更稳定,但是这也只限于十年之内,而且是在气候变化不会导致该地区河流水量的前提下。如果政府决定修建大坝,5万处岩画将毁于一旦。然而,如果政府决定采取提高能效的措施,工业电力消耗将迅速减少四分之一。但是现在,比起巴基斯坦最大水力发电项目的呼声,对于能效措施和小型可再生能源项目的呼吁微弱而谨慎的呼吁,声音实在太小了。

作者简介:安-凯萨琳·施耐德,国际河流组织南亚项目主管兼分析员。毕业于伦敦大学东方及非洲研究学院,获发展学硕士学位。主要致力于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机制及私有银行活动的监控和分析。

本文首发于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网站,也发表于国际河流的网站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开源节流

如文中说的,也许提高能效和使用更多的小型发电系统是更有效、破坏性更小的方法。

Tapping and saving of the energy

Perhaps, energy efficiency enhancements and more small-scale power plants are more effective methods with less destruction, just as the article says.

Translated by Ming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