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冰川融化,不容犹疑

由于全球变暖,中国西部天山山脉的巨大冰川正在不断融化。《卫报》记者乔纳森•沃茨前往乌鲁木齐天山一号冰川,考察了冰川融化对当地居民的影响。

Article image

近距离聆听,乌鲁木齐天山一号冰川全球变暖的声音简洁而有力:滴嗒!滴嗒!滴嗒!在距主冰壁30米处,冰雪融水的洪流日渐强大,在灰冰层下凿出一条河流隧道,只在表面留下一层只看得见泡泡的、极薄的冰面。(点击这里观看《卫报》视频)

南极洲冰架坍塌之势相比,中国西部边缘冰川融化之景象在全球变暖现象中尚称不上最为壮观的景象,但却更直接地给人们带来忧虑和希望。

带来忧虑,是因为该冰川——居于中国所有冰川之前列——为新疆最西部下游地区成百上千万居民提供了一个天然的水资源调节器。冬季,它储存冰雪。夏季,冰雪融水为该地区——中国最干旱地区之一——提供饮用和灌溉的水源。带来希望,是因为在这个世界温室气体排放量最大的国家,冰川的迅速缩减有利于敲响气候变化的警钟。

乌鲁木齐一号冰川是中国第一个被丈量的冰川,并由此而得名。自1953年以来,科学家们一直坚持不懈地在3800米的海拔高度上监察冰川的厚度和长度、分析污染影响的痕迹并且追踪气温变化的轨迹。结果表明:天山山脉此处冰川正在不断融化,这一事实不容置疑。

根据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CAREERI)研究表明,自1962年以来,由于气温上升了1摄氏度(33.8华氏度),该冰川体积已经缩减了20%以上。而且缩减速度正在不断加快。去年夏天气温太高,致使冰川上形成降雨而非降雪天气,这还是头一次。冰原顶部形成了湖泊,同时,冰原正在以每年9米的速度倒退。

当地居民已经察觉到冰川在融化。Ashengbieke是一名当地导游,他用摩托车载游客通过山路,抵达冰原。这名18岁的导游表示,从他小时候开始,冰川就已经裂成两半。

他说:“小时候,这里非常冷,夏天还常常下雪,但是现在改下雨了。由于空气污染,曾经洁白的冰川变成了黑色,而分裂成两块的冰原以前是一体的。”

哈萨克族牧民Bahabieke正在竖起他的活动房屋——帐篷,比去年提前了一个星期。他表示:“现在天气变暖和了,特别是最近两年。”

气象学家张恩子(音)表示:“这现象实在是太可怕了。由于牵涉到水资源供应问题,气候变化将严重影响人们的未来生活。”

世界上鲜少有地区像这里一样,全球变暖的原因和效果如此紧密并列在一起。从冰原向外驱车一小时,沿途经过的煤电厂和其他工厂正不断向大气中排放出二氧化碳二氧化硫。这些工厂始建于文化大革命时期,当时毛泽东下令将工业转移到偏远地区,以防在与苏联开战时成为攻击目标。

如今,这个“三线”政策被视为一场环境灾难。后峡水泥厂一名高级工程师表示,现在政府已经意识到减少排放物和污染物的迫切性,工厂将在三年内关闭。

他表示,中国已经准备好致力于解决这个全球性问题。他说道:“我们已经意识到工业化带来的各种问题,我们不会以人类健康为代价来谋求自身经济发展,不会以不可持续的方式利用自然资源。”

来源: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08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由Sheila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China is a environmental pioneer

China is acting now, we need to make sure that other countries do the same thing immediately.

中国是环境前驱

中国正在行动, 我们需要确保别的国家也立刻这样行动。

本评论由 Katarzyna Wachowska 翻译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融化的不只是天山一号冰川

生活在雪域的人们恐怕都有类似的体会吧?以前听一位朋友说过,十几年前,冬日藏北人家里是看不见房屋的屋角的,因为即便是在室内,屋角处也结满了厚厚的冰,屋角不是方的而是圆的。但是现在再也看不见这样的景象了,青藏高原也在变暖,也在融化……

More Than Just NO.1 Glacier That Is Melting

People living in snow area must have this similar experience. One of my friends said that people in north Tibet couldn't see corners of their rooms more than a decade before. Even if they were inside the rooms, there were thick ice in the corners,which, therefore, were round rather than square. However, none of this sight can be caught now. Qinghai-Tibet Plateau is becoming warmer and melting...

The comment is translated by Miao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