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梦断棉田

转基因棉花本该是一个新的“神奇产品”,但病害和财务担忧却引发了反弹现象。休·布兰福对印度安得拉邦回归可持续解决方案进行了报道。

Article image

45岁上下的萨特玛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印度女人,她正自信地和一群到访的农民交谈道:“我家是第一批停止使用杀虫剂的家庭之一。三年前,我们发现半数以上的收入都花在农药上了,费用太高了,我们背上了债务,而且杀虫剂危害我们的身体健康。”

萨特玛住在安得拉邦瓦朗加尔区的Lakshminayak Thanda村,来访者们很想知道,在决定停止使用杀虫剂和种植Bt棉之后——Bt棉是由美国生物科技公司孟山都Monsanto)生产的转基因品种,她和其他的村民们是如何发展的。

研发Bt棉是为了抗击虫害,棉种中引入了一种称为苏芸金杆菌(Bt)的土壤细菌基因,而苏芸金杆菌含有天然杀虫毒素,称为Bt毒素。在二十一世纪之交,它被引入印度,作为“神奇产品”来推广,宣称将解决1700万印度棉农中很多人所面临的严重虫害。

很多印度农民长期以来并没有将棉花视为经济作物。1980年代末,迫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压力,印度开放了受到严密保护的经济,鼓励农民向现代农业转型,使用杂交种子、化肥和杀虫剂,想让印度成为棉花等商品的重要出口国。

棉农最初干得很不错,获得了高产,收入确实增加了。但随后问题也来了,杂交棉易得病虫害,棉农们在一个单季内向地里喷药多达30次的不在少数。由于生产成本飞涨,棉农债务缠身,渴望获得技术解决,而 Bt棉似乎就是要寻找的答案。

在销售的头一年,即2002年,合资企业美合-孟山都公司就卖出了所有的Bt棉库存种子。据这家公司称,2007年印度Bt棉种植面积从2005年的310万英亩(125万公顷)增加到了1440英亩(560万公顷)。孟山都印度公司的谢卡尔·纳塔拉吉表示,Bt棉每英亩产量为700-900公斤,而常规棉种的产量仅为每英亩300-400公斤

然而,有人说地里的实际情况和官方的成功说法迥然不同。科学家阿卜杜勒·卡里姆和基兰·萨卡里在对Bt棉前三年的表现情况作出评估后发现,棉农并没有实现该公司所宣称的高产。这也许并不意外,因为Bt棉的研发是为了减少杀虫剂的使用,而不是提高产量。

不过,更令人吃惊的是,他们发现杀虫剂的使用也未减少,因为棉农面临着严重的非靶标害虫问题。他们发现非Bt棉农的收入比Bt棉农的收入高出60%。孟山都对这些数字提出辩驳。

还有其他更令人担忧的问题。萨特玛在与到访的农民交谈时说,她见到邻居的几头羊在采收后的Bt棉地里吃了一天之后就死了。如果没有更多的可靠证据,这种故事不过是奇闻轶事而已,然而2006年在瓦尔加尔区的多个村庄有超过1800头羊死于类似情况,症状和死后检验结果显示,这些羊死于严重中毒,与Bt棉发生接触的许多农工也产生了过敏症状。

人们也许会想,这类报告会导致对Bt棉的安全问题进行彻底调查,但是据设在美国的负责任技术研究所称,这样的调查从来没有过。孟山都对这一说法同样提出辩驳,纳塔拉吉表示,在获得授权推广之前, Bt棉经过了6-8年的全面性试验,没有对人体或动物健康存在不利影响的报告。

其次的争议是Bt棉和其他杂交种带给小农的财务风险。农民一向从收获的庄稼中留种,但是杂交种不可能这样做,因为失去了生长的能力。因此,农民只能向中间商赊购杂交种子、化肥和杀虫剂,庄稼收获之后便偿还借贷。如果天气不好而歉收,问题就来了。农民不能还贷,很容易陷入债务陷阱。在引入Bt棉之前,这些问题已经很严重了,但由于新的棉种价格昂贵,问题则变得更加严重。

尽管存在这些问题,印度政府认为,棉花种植证明是成功的。2006年,印度取代美国,成为仅次于中国的世界第二大产棉国。尽管一些棉农一直在反映新的问题,称Bt棉很容易枯萎,但生物技术产业还是获得了认同。

有一次,一位美合-孟山都公司的销售代表被愤怒的农民扣为人质,要求获得赔偿。未来可能会面临更多的困难:设在那格浦尔棉花研究中心(CICR)最近一项研究表明,作为主要棉虫的铃虫对Bt棉产生了抵抗力

很多像萨特玛这样的农民并未关注有关Bt棉的讨论,她表示,耕种发生改变是出于实际考虑。她说:“推动事情进展的是我们村自助组的15名妇女。我们担心孩子们的健康。通过说明这样会省钱,我们把男人们争取过来了”。

萨特玛的手指向近处一栋房子外墙上的图表。在非政府组织的帮助下,村民们同时记录棉花种植中使用和不使用杀虫剂的开销。所谓的无农药管理(NPM)显然更有效益,不是因为产量增加,而是因为支出大大降低。

在约50公里以外的Yenabavi村,农民们走得更远,发展有机农业,宣称他们村没有转基因生物(GMO)。他们的转变也是因为对杀虫剂不满开始的,只不过在这里是因为杀虫剂不管用。

带头进行转变的农民莫里亚说:“十年前,地里到出都是红头毛虫。我不断地增加杀虫剂的用量,但还是消灭不了。”有一位有机农业专家偶然来访,他告诉莫里亚如何安装太阳能灯陷阱,结果令莫里亚感到高兴的是,这是个有效的办法。打那以后,他和其他的农民发展了其它的害虫自然防治方法

其他的村民如法炮制,在安得拉邦有近2000名村民采用了无农药管理。安得拉邦农业部长拉格哈维拉·莱蒂希望在几年内发展250英亩(超过100万公顷)在社区管理下的可持续农业,长期目标是1000万英亩(超过400万公顷),相当于安得拉邦40%的可耕地。

可持续农业需要付出艰苦的努力,而且不能保证巨大的收益,但不会伤害农民的健康,能带来个人满足感并减少财务风险。对于小农而言,关键要记住什么是真正可持续的。

来源: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08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由mckaysavag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穷人利益往往被忽视

穷人利益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往往被当权者忽视。中国有句话这么说,乞讨者自然没什么可选择(除了受苦受难)。不幸的是穷人在各国都是大多数,所以关键是需要有关心民间疾苦的当权者出现。

该评论由 Lijin Zeng 翻译

The poors' benefit always get ignored

Everywhere in this world, poor people's benefits are ignored by authorities who have the power to maintain them. There is nothing for the poors. Also, there is a saying in China,'A begger has little to choose but suffer.'

But unfortunatly, poor people always account for the most of a country's population. We have to find or found authorities who care the m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