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鲑鱼危机

去年春季, 美国国家海洋渔业局(NMFS)预计加州萨克拉门托河洄游的大鳞鲑鱼将以空气巨大的数量下降后,停止了当地大部分地区的渔业。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其对海外市场会有何影响?埃里卡•吉斯报道。

Article image

5月,美国国家海洋渔业局(NMFS)——负责美国海洋资源的联邦政府机构——宣布加州萨克拉门托河秋季大鳞鲑鱼歉收,并在加州和俄勒冈州的大部分地区停止了所有的商业捕捞和大多数的休闲垂钓。美国负责监管渔业的八个区域性组织之一的太平洋渔业管理委员会表示,这是该国历来对鲑鱼捕捞最为严厉的限制。

禁渔预计会对当地的垂钓者产生巨大影响,但对国际贸易不会有太大影响,因为美国大多数鲑鱼收成来自阿拉斯加。根据国家海洋渔业局提供的数据,受到加州和俄勒冈州禁渔影响的当地垂钓者将失去大多数的预期收入:商业垂钓者将损失3,600万美元,休闲垂钓者将损失2,400万美元。与此相关的当地商家,如零售商、批发分销商、导游、包租船船长、汽车旅馆和餐馆,也将受到影响。

鲑鱼以品种、出生河流和产卵时间加以区分,禁渔只对众多鲑鱼种群中的一小部分起作用,然而其他的种群也面临着灭绝的危险。多数河流以往一年有三次洄游:春季、秋季和冬季。但是,据太平洋渔业管理委员会鲑鱼技术小组组长艾伦·格罗弗称,在1930年代到1960年代期间,美国西部河流上修建拦河大坝,春季和冬季洄游数量急剧下降。秋季洄游的鱼受影响较小,因为它们历来在更接近海洋的更大河流中产卵。

在萨克拉门托河秋季大鳞鲑鱼的洄游中,渔业管理人员的目标是每年有大约15万条鲑鱼返回,他们认为这一数量是现有栖息地能够容纳的。但是在2007年,只有8.8万条鱼返回, 2008年的预计数量为5.9万条,这一数字导致了禁渔。

问题出在哪里?

有一个理论将之归咎于海洋环境的改变。温度和洋流年与年不同,上升流也一样,这种关键的磷虾漩流构成了食物链的基础。科学家称,2005年上升流来得太晚,大多数今天的成年鱼在这一年到达海洋。因为萨克拉门多河秋季大鳞鲑鱼有三至四年的生命周期,2005年的小鲑鱼,即通常所说的二龄鲑,应该在2007年或2008年返回。但是,专家们承认,还有更多的因素影响鲑鱼的繁盛,有些专家则表示,海洋环境理论是一种搪塞。

“很多政治家力图推卸责任,一味地说‘哎呀,我们真是无法控制啊’,”退休的水产生物学家、渔具公司纯钓(Pure Fishing)现任自然保护主管吉姆·马丁说,“但实际上,淡水政治决策对这些鱼影响巨大,导致了它们的灾难。”

马丁表示,为干旱的南加州调水似乎是萨克拉门托鲑鱼歉收的主导因素。环境律所地球正义Earthjustice)的媒体主管约翰·麦克马纳斯称,2005年,联邦中央峡谷工程、加州调水工程和两个市辖区将水量分配增至640万英亩英尺——近79亿立方米——创下单一年度的调水之最。麦克马纳斯认为,2005年的二龄鲑当年没有到达海洋。他说:“它们爽约了。”

那年的调水量似乎是一个引爆点。尽管现在还无法获得数据,麦克马纳斯称,“2005年调水640英亩英尺是确凿的证据。”他说,在1980年代后期,调水量连续三年接近600万英亩英尺(74亿立方米),1992年便出现了鲑鱼数量的骤降。

太平洋渔业管理委员会的美洲印第安人代表戴夫·宋斯指出,水资源管理者也需要考虑自然变化因素。他说:“水资源管理是一个动态目标,取决于气象条件。”

加州水资源部监理工程师特里萨·盖默表示,任何一个既定年份的输送取决于水权、水文学和法律约束,以保护环境。

据麦克马纳斯称,尽管洛杉矶和圣地亚哥等城市的用水得到了很多的媒体关注,实际上,85%的调水用于加州中部的农业带——圣华金谷的农业。很多人指出,这种使用不合理。 

“我能理解为重要的粮食作物抽调水资源,”马丁表示,“我不能理解以牺牲生态系统为代价把水引入沙漠,以在沙漠中种植更多的受补贴的棉花。”

其他因素

除了水坝和调水以外,其他淡水栖息地因素也影响着鲑鱼的繁盛。

相当高比例的鲑鱼是在孵卵场繁殖的,孵化场鱼处理方法的改变也会影响到种群数量。在2005年和2006年,加州渔猎部没有像通常那样将二龄鲑放入环境适应池内,而是把它们直接放入海湾,很可能容易成为食肉鸟类和鱼类的猎物。

影响鲑鱼繁盛的其他因素不是2005年特有的情况,而是持续不断的。

专注于自然资源经济学的根特纳顾问集团主席布拉德·根特纳说:“清除水滨植被(例如,河岸树木)将增加水的浑浊度,从而导致水温的增高。”

郊区扩展也对鲑鱼形成危害,因为铺平的地面使受污染的径流加速流入水体。不当的污水处理也会是一个影响因素,以及含有肥料和杀虫剂的农业径流。

很多居民——伐木工、农民、市政府和垂钓者——之间的协商持续了几十年,达成了一些协议。但是活动人士指出,这还不够。

“我们围绕着这个问题打政治擦边球,”纯钓公司的马丁说,“我们正在做很多政治上受欢迎的事情,将有助于鲑鱼活过这十年。而那些有助于鲑鱼活过这个世纪的事情,我们却几乎一件都没做。”他说,随着人口继续增长以及气候变化影响生态系统,电力和水资源的需求可能增加。

因为加州的萨克拉门托河处于鲑鱼分布区域的南端,气候变化将可能使其洄游遭受最严重的打击,保护组织“拯救野生鲑鱼(Save Our Wild Salmon)”的外联主管纳塔莉·布兰顿说。“水温因气候变化而上升,鲑鱼的繁盛需要真正的冷水,而它们却日益难以得到了。”

所有这些栖息地问题都对鲑鱼的种群造成了影响,垂钓者认为禁止垂钓是误入歧途。“很多商业捕鱼者觉得当了替罪羊,因为他们属于规模更小的、区分更明确的利益团体,”根特纳说,“(城市开发商和农林业)属于大得多的利益团体,产生的经济效益远比商业捕鱼大……最有钱的人声音也最大,并能让人听见。”

海外影响

与加州等地方相比,对鲑鱼繁盛的有害影响在阿拉斯加不算是问题,原因是阿拉斯加的河流基本上未被开发,地域广大,人口稀少。因此,美国主要的鱼产量——及出口——来自阿拉斯加。例如,根据美国国家海洋渔业局提供的数据,美国2006年向中国出口了39,014吨鲑鱼,出口额达到1.15亿美元。其中,20,466吨来自阿拉斯加,18,471吨来自华盛顿州。因为这些州没有受到当前在加州和俄勒冈州禁渔的影响,对中国的出口不可能受到太多的影响。

中国还是一个主要的鱼类加工国。美国向中国出售取出内脏的鱼,然后在中国切割并重新包装后卖到别的地方,通常是返销美国。同年,美国向中国出口了39,014吨,并从中国进口了26,482吨。

如果油价继续上涨,这种安排可能不能长久地保持经济上的可行性。

对于鲑鱼及其所支撑的行业而言,其可持续性远不能得到保证。“我们玩各种各样的愚蠢游戏来取悦这些利益集团,”根特纳说,“而最终,资源没了。”

 

埃里卡·吉斯是一名驻旧金山的自由环境记者,曾在《国际先驱论坛报》、《世界观察》杂志、《旧金山纪事报》网络版、Grist.org等发表文章。

首页图片Patrick Dirde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