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绿化”香港港口

在香港和深圳,港口运输引起的污染物排放长期以来对公众健康和地区经济发展造成很大威胁。维拉妮卡▪加尔布雷斯、林恩▪克里和克利丝汀▪罗共同探讨了如何清洁港口行业。

Article image

香港公共政策智库思汇政策研究所(Civic Exchange)在其最新一期报告《绿化港口:香港和深圳——减少海洋污染和港口污染》中指出,在香港和珠江三角洲地区,港口业务引起的持续污染问题长久以来对公众健康和未来经济发展造成巨大威胁。对于港口和相关运输行业来说,当务之急是尽快解决污染问题。政府应该采取行动对该行业进行管制,并号召、鼓励部门间和行业间展开交流活动。眼下,政府必须确保提供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使整个行业能够有效开展绿色行动,同时保证行业内各个角色不丧失其竞争优势。

在制定报告过程中,香港思汇政策研究所征询了香港和珠江三角洲地区利益相关人士的意见。有史以来第一次,来自航运部门、港口码头、本地船运和货车运输部门的相关人士齐聚一堂,共同探讨行业内的环境问题。

香港和珠江三角洲地区拥有好几个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未来其港口吞吐量只会增不会减。当地有成千上百万人口的居住地和工作地临近港口设施,受到运输和港口业务引起的有害污染物最直接的危害。来自运输船只和港口业务的有毒污染物不仅仅危害公众健康,同时也是地区经济发展的一个长期隐患。

香港和珠江三角洲地区的政府机关,以及海事行业内的相关各方已经采取了一些积极举措,其中包括:鼓励运输船只、驳船、港口车辆和设备采用低硫燃料;港口机械采用电力驱动;减少燃料消耗量;以及码头区电气化。更积极的企业甚至专注于如何减少其碳足迹。

尽管这些措施本身并不足以将污染物排放减少到能够保证公众健康不受危害的水平线,但是,这些措施的确打下牢固的基石,在此基础之上我们将做得更多,走得更远。目前,行业内相关各方愿意做到更好,但是他们需要政府强有力的管制力度,以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确保那些落后者不行动就无法从中受益。因此,事实上,政府最终将能在治理航海运输和港口行业污染问题上取得快捷而全面的胜利。

不管是在全球范围内,还是在地区范围内,减少船污的最关键手段之一是国际海事组织(IMO)推行的《防止船舶污染海洋国际公约》(MARPOL公约)附则六。附则六规定,运输船舶使用的燃料含硫率不得超过4.5%,并对各种氧化氮(NOx))的排放量设定了上限。北京和香港都批准了该附则,受附则六以及其未来修正条款的约束。

国际海事组织最近几次会谈最终形成了附则六修正提案,将于2008年10月通过生效,这一举措是当下制定全球燃油标准和引擎标准行动的一部分。这些会谈的中心议题是减少在全球水域和污染物控制区域(ECA——临近港口和人口密集地的区域)内船只燃料的含硫量。然而,目前对指定ECA范围的标准是十分严格的,对珠江三角洲地区而言,采取这一标准也许是不现实的。但是,国际海事组织的谈判人员目前正在探索新的方法来逐步推动对更清洁燃料的需求,从而推动炼油厂的变革——要么降低指定ECA范围的标准并鼓励制定覆盖面更广泛的其他标准,要么提议这些国家能够接受并在其领水内实施的排放限值(这是独立于国际海事组织的,但这却有利于促进全球一致行动)。这些方案能够在珠江三角洲以及中国其他港口地区有效展开。

航运和港口业务引起的空气污染影响健康,这个环境问题不仅仅困扰着香港和中国南部地区。在北美和欧洲,港口、政府和航运业正努力寻找解决方案来保护公众健康,这些方案包括管制、激励机制、奖惩认证机制、全面计划和政策、研究项目和多方合作。在促使港口和当地政府开始关注该问题上,有影响力的社会团体和环境组织也发挥了一定作用。

虽然这种努力还远远不够,但香港政府已经采取多种措施来减少含硫排放物。香港和深圳的港口已经展开行动,使其各种业务“清洁化”。一些航运公司由于担心在世界范围内各国通过各自的沿海排放标准,已经开始在到港时引擎中运用更清洁的燃料和减少排放的技术。然而到目前为止,香港和珠江三角洲地区尚未普遍推广这一措施。

航运公司、港口、当地船运和货运单位愿意使用更清洁的燃料并遵循最佳减排标准,前提是这些标准的约束对象必须是整个行业范围内所有竞争者,以确保公平竞争。带动整个行业内所有竞争者共同对抗污染是减排行动的一个关键要素。香港政府和深圳当地政府是号召各方进行对话、以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角色。批准《防船舶污染海洋公约》附则VI是香港迈出的重要一步,但这仅仅是一个全面方案的第一步而已,该方案的目标是减少来自港口河运、码头和货车的航运空气污染。

就短期而言,要改善空气质量,我们可以采取很多措施,例如:降低珠江三角洲和香港水域船舶的航行速度、使用更清洁燃料或者培训员工更有效地运用现有机械设备以减少燃料消耗量,从而减少排放。就中期而言,迫切需要在珠江三角洲地区制定一份航运污染物目录,增补香港污染物目录,并供研究和政策制定之用。没有这一目录,要针对来自航运业的污染物制定出有效的政策将会很困难。借鉴其他港口地区的经验和最佳机制,并趁行业内愿意“清洁化”其业务的势头,香港和深圳政府可以减少这一污染性行业有毒气体的排放,从而在保护公众健康方面迈出一大步。

维拉妮卡加尔布雷斯是香港思汇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员。


林恩
克里是一名独立环境咨询专家。


陆恭蕙是香港思汇政策研究所的首席执行官。

 

首页图片OZinOH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重塑港口新貌

阅读Marc Levinson所著书《The Box》(暂译:集装箱改变世界),常常会意识到自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船运机械化以来,港口变的多么不人性。关于将港口与其所服务和共生的城市重新整合的方法已被广为讨论。整合之后,人们也能够对港口有更多认识,可以将其看作邻里住宅和生活区的一部分等等。港口变得如此庞大,呆板和机械化,除了远在天际线上的起重机,人们几乎注意不到它的存在。我们又能如何使这样一个我们知之甚少的对象变绿色?
----RP,立陶宛
(本评论由Zheng Shen翻译)

Re-imaging Ports

Reading Marc Levinson's The Box, one also considers how inhuman ports have become since the mechanization of much shipping in the 1960s and 1970s. Some are already discussing how to re-integrate ports with the cities they serve and co-inhabit, so that people are also more aware of them, conceive of them as part of the neighborhood and part of the scope of activism and so on... Ports are so outsized and mechanized that they are almost invisible to us now, just cranes on the skyline. How can we help green what so few understand?

-RP, Lithuan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