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下一任美国总统应该做什么?

在美国维持了多年的不作为态度之后,新一届总统将不得不迅速行动起来,应对全球变暖问题。伊丽莎白·克尔伯特调查了各个无党派组织的观点,并为未来需要开展何种举措提供了一幅战略蓝图。

Article image

美国下一任总统将于2009年2月20日正式就职。到那个时候,去年12月巴厘岛会议上新国际气候条约的谈判“路线图”限定的两年之期已经过去一半。同时,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气候专家詹姆斯▪汉森所说的我们避免“危险性”气候变暖现象还剩下的十年之期中,四年的时间也将已经悄然流逝。(汉森是在2005年制定出这一气候变化时刻表的。)

三位入围的主要总统候选人都纷纷表示,在全球变暖问题上,他们将推行完全不同于布什政府的政策。但是,美国新政府所承诺的迅速行动是否能快到足以弥补过去两年来的不作为态度所造成不利局面?如果说可以,那么,它必须采取怎样的行动呢?

尽管秋季冲刺竞选尚未开始,一些组织就已经开始关注这些问题了。其中,总统气候行动计划(PCAP)组织已经为新总统制定了“第一个百日”计划——无论谁最终赢得11月大选。

“总统必须尽早确定其内阁班子,”前参议员、现为杰出PCAP成员的加里·哈特说道。(哈特为支持巴拉克·欧巴马而辞去了PCAP共同主席一职。)“而我们会期望新一届内阁声明‘这是我们的首要任务之一。’这是关键口号!”

PCAP在数月前颁布的计划草案中为下一届总统提供了将近300条建议,其中包括:提高客车尾气排放标准,到2020年达到每加仑汽油行驶50英里的目标;限定油价最高不能超过每桶45美元;以及“实行限额-拍卖机制,要求2000家化石燃料的“一级供应商”实现100%的碳定价”。为了保证“温室气体排放的初期减排效果”,该组织建议新总统“指导环保局根据清洁空气法对气体排放进行实时管制。”它还敦促新一届政府不仅要求所有新电厂达到“碳中和”标准,同时设置10亿美元的激励奖,表彰“突破性”技术的研发。它认为,2020年以前,美国应致力于实现每年减排3%的目标,2020年之后,实现每年减排2%的目标,直到本世纪中期,实现总体减排90%的目标。

“我们特别努力向国会推行这一法案,”哈特说道,“首先,因为这是你影响政策的途径之一,其次是因为我认为参加该计划的人们都意识到改善气候问题的极端紧迫性。”PCAP总部设于克罗地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该机构宣称自己是无党派组织,它目前已经与两党总统候选人建立了联系。据PCAP主席威廉姆·贝克称,去年秋天,PCAP小组成员与欧巴马、与来自克林顿竞选阵营的高级顾问进行了会谈,随后,该组织与麦凯恩竞选阵营进行会谈。贝克还称,7月1日,来自三大竞选阵营的高级顾问都将赴华盛顿参加PCAP举办的会议,该会议中心议题是目前的气候科学和气候变化对国防的意义。

PCAP的报告还对其建议和国会目前收到的“限额-贸易”提案进行了图形化对比。哈特认为第110届国会通过限制碳排放法案的希望十分渺茫。他说:“这毫无可能。”

相反,无党派组织皮尔中心的全球气候变化项目主席爱莲·克劳琛则认为“今年通过”此类法案“是有可能的。”克劳琛说道,只有当美国存在限制碳排放的法案之后,美国参加气候变化的国际谈判才是有意义的。她还指出,“新政府必须以显著姿态投入到这一事业中,开展大量的双边谈判,并进行各种尝试,以展现其新的立场。”

民主党智囊团——美国进步中心在其“新政府经济计划”中发布题为“抓住能源机遇:创造低碳经济”的报告。该报告指出,“该问题的紧迫性要求总统主动将迎接低碳能源的挑战作为白宫的首要任务——这必须贯彻其能源政策及经济计划的核心。”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该组织还敦促新政府成立一个由国家能源顾问领导的、所有相关内阁机构首脑组成的国家能源委员会。根据该报告,该委员会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协助总统在就职后60天内制定出能源方案并提交国会。”

该中心气候战略主管丹·维斯指出,“新总统可以立即展开的最重要的行动也许是与各国共同致力于实现到2009年年底达成“后京都议定书”协议的目标。”新总统无需等待国会批准就可以采取的另外一项举措是:同意批准加州的机动车温室气体排放标准。“这些事情是立刻可以去做的,”维斯指出:“这也表达出了一个信号,即拒绝重视温室气体排放问题的时代结束了。”

大卫·奥尔是Oberlin环境研究方面的教授,同时也是推动“总统气候行动计划”的关键人物。他表示:“新一届政府肩负着重要的责任,不允许有丝毫错误。与之前的历任政府相比,它必须步伐更快、更具远见、开拓创新。”

“我认为还是戈尔说得对:这是一个全球性的危险警报!必须迅速而有序地行动,挽救这一危机,否则代价惨重!”

奥尔对初选阶段关于能源和气候方面问题的讨论之少表示失望。“据我所知,很多证据表明几乎每周气候都在恶化。我们所知越多就对现状越加悲观。然后这一情况却无法穿透我们‘防弹’的政治体系。”

“一旦我们制定出恰当的能源政策,我们也就能改善气候状况,也能纠正许多外交政策,还能使所有经济问题和权益问题得到解决。”奥尔指出,“这不仅仅是纸上谈兵,而是将所有问题贯穿到一起、并形成政治日程的主线。”

伊丽莎白·克尔伯特是《纽约客》的特约撰稿人,同时也是《一次灾难的实地记录:人、自然与气候变化》的作者。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Yale Environment 360

首页图片由Princess Bala Vera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希望美国采取正确行动

当别的国家努力保护我们共同的家园时,世界最发达的国家美国不应该袖手旁观。如果美国不行动,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该评论由Zhou Chen翻译)

May America get it right

The biggest country in the world should not stand by while the others are working hard to preserve our common habitat. If so, what we have done is equal to n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