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西班牙“水资源战争”的新局面

经历了几个月的低降雨量之后,炎热的加泰罗尼亚地区不得不向马德里的中央政府寻求帮助。现在,生态学者们很担心长期解决方案的成本问题。格雷厄姆·基利报道。
Article image

西班牙有一句谚语,天降大旱,树追着狗跑。现在,当西班牙全国正在努力抗击20世纪4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干旱的时候,这似乎正在成为现实:水库的蓄水量只有46%,而过去18个月来的降雨量比平均水平低40%。

但是,在夏季的烈日即将把供水变成涓涓细流之前,一场激烈的政治斗争正在愈演愈烈,焦点是如何管理西班牙最稀有的资源——水。

加泰罗尼亚位于炎热的东北地区,它所受到的影响最严重,那里水库的水量只有蓄水能力的五分之一。面对不得不削减水供应的可能,加泰罗尼亚首府巴塞罗那政府出台了迄今为止从未听过的罚款规定——灌溉花园,罚款30欧元(将近50美元);注满面积超过300平方米的游泳池,罚款3000欧元(超过4700美元)。城市喷泉停止喷水了,其中包括一些晚上为游客开启的喷泉。海滩的淋浴间也已经关闭了。

在一项紧急措施中,加泰罗尼亚地区政府正在计划用船从其他地区运水,水来自西班牙东南部最干旱地区之一的阿尔迈利亚、以及法国东南部的马赛。也可能会用火车运来更多的水。

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者不喜欢把自己看作西班牙人,但是这场危机已经迫使他们屈辱地向马德里的中央政府提出了请求。加泰罗尼亚地区政府的社会党主席何塞·蒙蒂利亚提醒中央政府说: “加泰罗尼亚也是西班牙的一部分。”这句话一定早就憋在他的胸口了。

蒙蒂利亚曾希望能够从附近阿拉贡塞格雷河把水引入加泰罗尼亚。但是,西班牙首相萨帕特罗拒绝了,在4月早期布加勒斯特举行的北约峰会中,他甚至暂时停止了工作,专门出面否认西班牙存在一场与加泰罗尼亚的 “水资源战争”。

萨帕特罗宁愿采用更昂贵的解决办法——用船或火车从其他河流把水运入埃布罗河,这条河流为加泰罗尼亚提供绝大部分用水。

专家们认为,尽管经历了3年干旱,但是西班牙应该拥有足够的水供所有人使用。但是最新的争论显示,在如何分配水的问题上,大家不能取得一致。

萨帕特罗政府认为,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建设海水淡化厂,尽管它们饱受争议。西班牙已经拥有了950座海水淡化厂,每天生产200万立方米的淡水,足够供应1000万人口。明年,另一座海水淡化厂即将在巴塞罗那附近投入使用。社会党人声称,海水淡化厂将终止西班牙几乎连年的争斗,杜绝水库干涸的现象。

但是,西班牙水技术处理协会表示,每年每座海水淡化厂都间接产生了100吨二氧化碳(CO2)。

海水淡化厂的支持者们认为,虽然它们可能很昂贵而且产生大量碳排放,但是引河会通过引入新的物种对动物产生更大的危害。如沙筛贝,一直因破坏河流生态系统而备受谴责。

但是,反对党人民党支持引河方针,他们认为,这对环境的破坏较小。“在任何地方我都会选择引水,”人民党领导人马里亚诺·拉霍伊说。“海水淡化厂排放二氧化碳,是促使气候变化的因素之一。”

用水处理协会主席安格尔·卡伊加斯的话说,“尽管(海水淡化厂)有很多问题,但是它能够生产无限量的水,能够满足社会需要,减少对水供应的忧虑。”

但是生态学家认为,相对于邻国来说西班牙的水是很便宜的,西班牙人并没有重视这项资源,很多水因为老式的、渗漏的排水系统而流失。据报道,巴塞罗那一个不完善的系统每天都会流失80万升水。

“我们应该提高现在很便宜的水价,”环保组织世界野生动物基金西班牙的水资源主管艾伯特·费尔南德斯说,“我们需要更好的储存和分配系统,并创建水银行,这样我们就能买卖用水的权利了。”

其他专家已经厌倦了西班牙连年的“水资源战争”。工程师学院主席埃德尔米罗·卢阿·阿尔瓦雷斯说:“西班牙拥有足够所有人使用的水。我们不应该年年彼此互相攻击。5年后,我们不应该再为此争吵了。”

来源: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08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由tracX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中国同样的问题也很严重

是的,缺水的同时还伴随着浪费,尤其是公共场所如学校、办公场所的浪费问题,在北京这个缺水的也大城市里,非常严重。

The same serious problems in China

That’s true, runing out of water and wasting it at the same time, especially in public places like schools, the problem of wasting in working places, in Beijing and other big cities water shortage is severe.

(Comment translated by Katarzyna Wachows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