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必须高度关注乡村生态退化

动物的种类在减少,土壤和水在受到严重的污染。中国农民的生活水平因经济发展而获得了提高,但农村却因此而遭受了严重的生态损失。蒋高明报道。

Article image

现在与几十年前相比,农民们的生活水平显著提高了:小时候吃不到的白面馒头,现在普通农民的餐桌上都能看到;农民家里用上了电风扇、电话、彩色电视机、洗衣机、甚至空调;原来破旧的草房,现都换成了清一色的瓦房。然而,这些可喜变化背后付出的环境代价也是巨大的。“山清水秀,空气新鲜”曾经是农村人最自豪的,现在这一切即将成为历史。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牺牲了乡村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近30年来,中国乡村主要环境变化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化肥、农药污染严重,白色污染异军突起。(看“中国需高度警惕耕地白色污染“)现代农业过分依赖化肥、农药、除草剂、杀虫剂、农膜等化石型生产资料,粮食增产的同时,环境污染也接踵而至。中国单位耕地面积化肥平均施用量为434.3千克/公顷, 是化肥施用安全上限的1.93倍,但利用率仅为40%左右。农药平均施用量13.4千克/公顷,其中高毒农药占70%,有60%~70%残留在土壤中。现在的农村是充满了杀机的“杀场”,大量农药充斥在果园、菜园、养殖场、农田中,生产反季节蔬菜加重了农药和化肥的滥用。除种植玉米和小麦等常规作物外,农民种植花生、棉花、大蒜、西瓜、西红柿、黄瓜、黄烟、芹菜等等,几乎无一不使用农膜。每年全国农业生产需要50万吨农膜,残膜率高达40%。白色污染遍布中国乡村,形成“白色恐怖”。除此之外,畜禽粪便污染也相当严重,其排放量超过工业固体废弃物2倍多,部分省份超过4倍多。

第二,野生动物减少,乡村生物多样性降低。大量农药和除草剂使用,并没有从根本上控制住害虫和杂草,与此同时,一些乡村原本存在的野生动物尤其是害虫的天敌们却被杀死了,生物多样性急剧下降。目前的北方农村,秋天已基本看不到南迁的大雁,夏天很难看到成群飞着的蜻蜓,燕子也明显地少了,因为它们找不到搭窝的地方——过梁改用天花板了。多样化的森林变成了杨树纯林,鸟类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做窝。大量湿地消失致使青蛙等两栖类动物丧失家园,河里的鱼虾因为污染而消失。即使让人生畏的蛇,也因为误食了被耗子药毒死的老鼠而丧生,就连那浑身有毒的蝎子也逃脱不出食客的嘴巴。

乡村消失的不仅仅是蜻蜓、知了、大雁、燕子,喜鹊、小黄雀、青蛙、蛇、野兔,消失的是我们的自然生态。幼时的乡村充满着野趣与童趣,那是儿童的天堂,是小动物们的乐园。如今,这一切都成了历史,成了记忆。我们担心,也许有一天,我们的后代已经不知道什么是蜻蜓和知了了。

第三,树种趋于单一,“大树进城”带来乡村大树、老树和古树浩劫。(看"'大树进城'不妥当") 为追求短期经济利益,农民们卖掉了本地树,而改种速生树。北方基本上以杨树为主,原来老百姓喜欢种的榆树、国槐、洋槐、白蜡树、楸树、泡桐、梧桐、枫杨、柳树、柏树、松树等几乎被清一色的杨树所取代,大半个天下的树木都姓了“杨”。(看"人们为什么热衷于栽杨树?") 南方乡村则以杉木、马尾松为主,近来有被来自澳大利亚的桉树“占山为王”的趋势。大树进城之风蔓延全国,城市街头一夜之间站满了树贩子从乡村挖来的大树、老树和古树。城市的美丽,是以极其丑陋的做法,通过牺牲乡村生态为代价实现的。在农村,几乎看不到代表乡村文化的大树和老树,树木几年就换一茬,给人感觉是中国永远处在发展中阶段。

第四,乡村湿地消失,农家孩子缺少了亲水空间。过去的农家男孩子,几乎没有不会游泳的,而现在会游泳的已经非常少了。有3万学生的某农业大学成立游泳俱乐部,前来报名的不到30人,大部分学生都是“旱鸭子”。一个重要原因是池塘被填平了,改造成了旱地,乡村湖泊和河流湿地消失了,孩子们从小就失去了戏水空间。河流可能还有水流动,但成了上游工厂的“排污沟”,那里的水已经不能让人亲近。乡村大量湿地的消失造成的直接后果是干旱进一步加剧。有人经常抱怨现在的降水量经常达不到历史时期的平均值,甚至只有一半,就可能与湿地的消失有关系。由于地面干燥,“上气不接下气”,有云不下雨,这样的天气现象在北方农村逐渐增多了。

第五,秸秆焚烧禁而不止,收获季节里农田狼烟四起。(看"何时驱散田野里的'狼烟'"?) 由于没有给秸秆找到一个很好的出路,农民为图省事,匆忙收获完粮食后,秸秆就地焚烧,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诱发高速公路事故,迫使机场关闭。2007年9月26日,原本只是一场轻雾,却在农民焚烧秸秆的“狼烟”助长下迷了济南人的眼,济南机场将近30个架次的航班降落受到影响,来访的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的专机只好迫降,造成非常不利的国际影响。由于城市周边农村焚烧秸秆等原因,城市空气中可吸入颗粒物含量明显增高,尤其夜间空气污染程度加重,已属重度污染天气。北京每年的“蓝天计划”多次因周边省份焚烧秸秆而“夭折”。

第六,沙子、石头和土壤的消失。城市和工业高速发展,需要大量的建筑材料,这些材料依然是取自农村。昔日的银沙滩被挖得千疮百孔,河流丧失了泄洪能力;大片的山体被炸开,石山被切割成石头、石板,或加工成各种“艺术品”运往城市或海外。对石材的需求,开始破坏的是一些不知名的山体,现在连泰山也有人打起了主意。有人迷信泰山石,认为它能够镇宅避邪,就到泰山周围贩运石头,泰山石生意一路看好。建筑需要大量的砖头取自农田里的黏土,砖瓦场遍布农村。更令人担心的是,城市和工厂由于缺乏长久规划,经常是“建了拆,拆了建”,那些封存在水泥中的沙子永远失去了利用价值,获取新建筑材料继续加剧了乡村生态环境的破坏。

农民生活富裕了,但是他们的生存环境质量却变差了,一些怪病也多了起来。人们的富裕是以环境的污染和健康作为代价,我们的生活还能够充满阳光么?“人们穷怕了,有了钱还管什么环境”,这是我听到的最多的声音。针对上述严峻的现实和人们的麻木意识,我们只有大声疾呼:救救乡村生态!

蒋高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中国国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他提出的“城市植被”概念和“以自然力恢复中国退化生态系统”等观点得到社会各界广泛认可。

首页图片由rycordell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再回蒋先生 (第一部分)

因为从事环境科技工作,我对您在学术界的名声熟悉而敬佩,那是我这类从事微观技术工作的人所不能比的,更没有堵口的意思。由你这两篇文章看,虽然可能没有为北京市开责的意图,但读起来却有那么个意思,这是我主要反对的观点,请您自查自己的文章,有没有这个意思在。
从宏观鼓呼环保问题和现象,最怕的一件事,就是没有提出可以适行的解决方案来讨论,好像环保问题,已经无药可治。我们展示没有药方的问题和现象,作为行业或半行业的工作者,还不如不说。仿如农药问题,绿色农药有多大能力支持我们的两年耕作高产,有多少系列的农药品种在现有市场经济条件下,可以实际运用,应该是我们讨论的问题,不谈解决方案,就容易出现危言耸听的后果。须知,您是作为公众信任的科学家出现在白纸黑字或网络上的,代表着科学家言论水平的。当然,我也不是扣帽子反对您粗浅谈论宏观环保问题,我们的数据来源和思考问题总是角度不尽相同的,我更愿意看见您提出哪怕是解决问题的不成熟的睿智想法,我们也会为你鼓掌助威的。

More comments on Mr. Jiang’s article (Part 1)

As an environmental science technologist, I’m familiar with your academic reputation and admire you. People like me engaged in micro-technical work can not compare with you, and not even intend to shut you up. Readers may feel the two articles have the intention of taking away Beijing’s responsibility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the air and environment though maybe you don’t mean it, this is my main objection. Please check out your own articles to see if they can leads to that impression. The most terrible thing is whe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problems are discussed from a macro aspect, no feasible solution is proposed, making 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problem appear to be incorrigible. As professional or semiprofessional workers, we’d better keep silent to issues we can’t offer a solution. Take pesticide for example, the ability of green pesticides to support our two years high-yield farming and the amount of varieties of pesticides to be actually used in the existing market economy should be the topics of our discussions. Problems without solution will easily bring out alarming consequence. You should know that your viewpoint on internet represents the view of a public trustful scientist. Of course, I am not putting a label on your rough discussion about macro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issues, after all, data sources and viewpoints vary from person to person, I am more willing to see you propose your wise solutions even immature and will applaud you for doing that.

Translated by TinaZhou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再回蒋先生 (第二部分)

周边省市生态环境、污染物排放对北京市的影响到底有多大,不是简短的文字能够说清楚的,那是要有确凿的数据支持的。要从实际感觉来说,北京市的问题,主要是自己造成的。比如空气污染,尘源解析中,北京市建筑工地、北京市上路的庞大汽车群,他们代表什么样的贡献水平,也许有人做,但我们不知道结果,我们讨论的基础是没有的。奥运期间为什么要限制机动车上路,从我的观点来说,就是觉得污染物排放量大,对空气质量影响大嘛,还有什么可争议的?我提出,看看卫星照片,到底北京市有没有秸秆着火点以及如何比较北京市机动车污染强度的文字,这些都是公开的数据。
非常理解您对中国环保事业的尽心,我提出一些争鸣文字,即时错了或有所误解,请您原谅。对固体废物的问题,您说的我也有不同看法,我的email是[email protected],希望私下与您讨论,共同促进我们在不同层次和角度,推进环境保护的事业。

For Mr Jiang

It is impossible to clearly express the extent of the environmental impact of Zhoubian on Beijing. Reports must be supported by conclusive statistics. It seems fair to judge the majority of Beijing's pollution as self-inflicted. Take for example air pollution, dust source analyses and the city's endless streams of traffic, and consider how these factors contribute to the situation. Without accurate research results, our discussion has no base.

During the Olympic games, traffic is to be restricted in Beijing. As I see it, large quantities of polluting missions in the capital lead to a large decline in its air quality. I suggest taking a look at the satellite pictures and the publicly available information on Beijing's traffic pollution.

I empathise with you in your efforts towards China's environmental problems and apologise if I'm misinformed or misunderstand your meaning. As regards your comments on waste, I also have a different viewpoint.

My email is [email protected] I look forward to having a relaxed discussion with you on the subject of how to protect the environment.

Translated by Kim Ferg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