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美国对抗气候变化的新宣言

美国极有希望问鼎总统宝座的共和党候选人约翰•麦凯恩已经制定对抗气候变化的方案,该方案内容包括对美国的污染物排放进行强制性限制——无论中国是否持合作态度。“中外对话”在此发布其演讲的全部内容。

Article image

2008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共和党可能提名人、来自美国亚利桑那州的美国国会议员约翰·麦凯恩于星期一进行了重要讲话,提出了制定美国对抗气候变化新政策的提案。

这是麦凯恩在访问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一家风力发电企业时所做的演讲,演讲重点是强调他与共和党总统乔治·沃克·布什在环境政策方面的显著差异,布什总统曾在2001年就职不久之后拒绝签署《京都议定书》

 

在其连续两届任期中,布什总统一再以美国经济将会受损的理由拒绝响应限制温室气体排放的号召。与之相反,麦凯恩则是极力主张强制限制温室气体的排放。但是,虽然麦凯恩赞成限制政策,但他确定的减排目标——即到205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在1990年水平上降低60%——低于其他两位来自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所提出的减排目标。国会议员希拉里·克林顿和贝克·奥巴马都提议到2050年温室气体在1990年基础上减排80%。

政治评论家们注意到,在记者们传递阅读的麦凯恩演讲稿中,他主张一旦中国和印度违反了温室气体排放的国际标准,就应对其实施惩罚性关税。然而,麦凯恩在俄勒冈州演讲时,这些言辞都被删除了。在以下“中外对话”发布的演讲内容中,麦凯恩指出,争取中国的合作是美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他进一步指出:“即使争取使中国和印度参与国际方案谈判的努力流于失败,我们仍有责任执行这一方案。”

---

感谢诸位的到来。我也非常感谢维斯塔斯风力技术公司的热情接待。今天是该公司新一轮试运行的重要时刻。现在,他们已经请来了风力方面的技术员、完成了风力研究,而全部这些风力发电机也都严阵以待。可谓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由此,我明白了他们为什么邀请我来做这个演讲。

日复一日,在没有记者报道、在没有摄像机聚焦的情况下,这个公司,以及所有其他像它一样的公司,正在承担着重要的工作。而我们今日在此之所见,比起将要发生的所有更伟大的事迹,也仅仅只是惊鸿一瞥而已。风力是使我们国家的经济日益强盛的众多替代性能源之一。终有一天,这些能源将彻底变革我们的经济。

风是一种清洁性的、可预测的能源,而且几乎和地球上所有自然物那样是可再生的。风能,再加上太阳能、燃料电池技术、更清洁燃料和其他新型能源,将开创美国能源独立的新纪元。我们国家的经济依靠能够替代化石燃料的、负担得起的清洁能源,在很大程度上,国家安全也取决于此。世界石油储备的绝大多数是由外国势力控制的,他们并不会考虑我们国家的利益。但是一旦我们对石油的依赖性消失了,那么他们对我国的牵制力也将随之消失。

在未来几周内,我将会解决美国能源政策必将会面临的众多严峻挑战。当我们在华盛顿争论能源预算问题时,它不应仅仅是各个行业之间争相获取特殊待遇、额外补贴和减税利益的角逐赛。在国会上,我们必须摈除这些利益集团——没有特殊待遇,也没有补贴。我们必须借鉴两党各自的最佳理念,并充分利用一个自由市场所能提供的全部资源。我们必须时刻关注能源政策中的宏观目标,警戒重大的危险,并着眼于全体美国人民的共同利益。

今天,我将仅重点讨论一下这些挑战中的一个。而这一挑战无疑是所有环境危机中最严峻的。不管我们把它称为“气候变化”还是“全球变暖”,最终,我们都必须要面对同样的事实。全球变暖的事实亟待关注,尤其需要华盛顿政府的重视。良好的管理、谨慎的态度和简单的常识都要求马上行动,迎接挑战。兵贵神速!

全球变暖最有力的证据中,有一些是来自美国国家航天航空局(NASA)。现在我们已经不需要再依靠猜测和计算机模拟,因为卫星上传来的图象揭示了冰川、南极洲冰架和极地冰原的大面积消失。我本人还亲眼见过其中的一些图象。几年前,我曾经到挪威的斯瓦尔巴特群岛旅游,这是一个位于北冰洋的群岛。我参观了该群岛最南边的地点——在20年前一座冰川曾延绵到此。从那里出发,我们不得不往峡湾以北行进,才得以见到那座冰川现在延伸到的地方——而所有曾经向南延伸的部分都已经消融。在前往阿拉斯加的旅途中,我听说有一个国家公园游客中心,建造它的目的就是为游客观赏一座大型冰川提供最佳的全景视角。而可悲的是,这座冰川已经消失了。冰川,可谓是大自然经历了千百年才创造出来的奇迹,现在仅仅几十年工夫,就消失殆尽。

我们的科学家还观察到并测量了日益减少的积雪量,最早的融雪径流出现在太平洋西北部,然后才蔓延至其他地区。我们已经看到,在我国西南地区出现持续干旱,而全世界范围内,平均气温似乎每隔几年就创下新的记录。我们已经发现极端气候事件的发生频率越来越高。在阿拉斯加冰冻荒原地区,在北极、南极,以及其他地区,野生生物学家观察到:动物迁徙模式出现骤变,动物丧失了他们的栖息地,海平面日益上升。也许你会想到,如果说北极熊、海象和海鸟都有充分的判断能力,对新的生存条件和新的生存危险及时作出反应,那么,人类当然也能够迅速应变。

在对抗全球变暖的战役中,我们拥有很多优势,但是时间并不是优势之一。与其无意义地争论全球边暖影响的准确范围,与其争辩全球变暖的准确时间线,我们还不如马上行动,着手解决气温日益上升问题、海平面不断上升的问题以及其他全球变暖所带来的无穷无尽的麻烦。全世界范围内所有严肃可靠的科学家已经向我们发出警告,时间紧迫,而危险重重。目前,最切题的问题是,我们国家的政府是否有能力来面对这一挑战。

即使我们在着重于缓解全球变暖影响的长期政策时,在短期内我们也可以采取一系列重要措施。在接下来几年里,我们很有可能会遭遇水资源供应减少、森林火灾发生频率比往年上升、农作物产量变化、更多热浪袭击城市以及暴风雨强度增大等问题。气候变化所导致的这些后果中,任何一个都需要有良好的政策来保护我们的公民,特别是那些最容易受到恶劣气候影响的弱势群体。每一个问题都要求我们在修复和建造公路、桥梁、铁路、海塘和其他基础设施过程中采取新的防护措施。一些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已经开始规划与准备工作,以防发生极端事件,或受到气候变化其他问题的影响。联邦政府可以在多方面对其加以援助,最首要的就是协调他们的行动,而我将全身心致力于提供这一支持。

然而,要在这一行动中带好头,我们的政府必须抓住问题的源头——规定只有国会才能为相关改革措施进行立法,只有总统才具有签署批准权。我们知道,温室气体是引起气候变化的关键因素。而我们也知道,在所有温室气体中,至今为止污染最严重的是由化石燃料燃烧而引起的二氧化碳排放。尽管企业家和投资者都为寻找更清洁更优良的技术做出了积极的努力,但是,市场发展的根本动因还是偏好碳基能源的应用。我们要彻底从化石燃料能源转型到清洁能源,首先必须改变这一市场动因。

要使市场机制起到更大的作用,政府必须采取更多的行动,为发明创造开辟新的道路。我们要开展这一行动的前提是必须为美国企业创造新的激励因素和新的回报,而不是仅仅对他们课以新税,施以新命令。要实现这一目标最直接的途径是建立一个明确规定温室气体排放限额的体系,同时也允许对排放权进行贸易。如果我获选总统,我将把这个提案呈交给国会通过——限额与交易机制,大大改革美国能源经济。

作为《清洁空气法》下的一个项目,限额与交易机制在消除酸雨方面取得了重大成功。而同样一种方法,曾经大大减少了二氧化硫的排放量,现在,同样能对减少碳排放量产生深刻而久远的影响。随即,美国的汽车制造商、煤炭公司、发电厂和所有其他企业都有动力减少碳排放量,因为当他们遵守这些限额时,他们可以销售许可排放量的余额以换得现金。史无前例地,市场将给那些努力发明、改善或者采用替代碳基能源的清洁能源的所有个人或公司带来丰厚回报。很难想象,风险资本家、公司规划者、小型企业和环境学家共同努力实现同一个伟大目标的情景。但是这样的合作局面在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中实际上是有可能实现的,而这一改革行动会将之付诸于行动。

这个国家的人民在适应变化、解决问题和创造更好的新途径来实现目标等方面很有才能。但是联邦政府不能仅仅通过命令的形式来召集这些人才——只有自由的市场才能充分发挥这些才能。限额和交易政策将会发出一个信号,这个信号将响彻整个美国经济体,并将受到所有人的欢迎。那些想要获得清洁性煤炭技术、想获得更多风能、太阳能、核能、生物能和生物燃料的人将会有机会通过新兴市场一展抱负,这个新市场会回报这些清洁能源方面和其他方面的创新行为。市场将不断发展演变,不仅仅是通过要求合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的措施,而且还在行业如何达到这一要求上允许有充分的灵活性。企业家和企业将知道他们应该进行哪一类的投资。那些做出最明智、最安全、最有责任心的决策的企业将获得市场最高的回报。限额和交易机制改革还将为美国农村地区公民开展保护行动以保持我国农田土壤中的碳含量,从而获得以市场为基础的报酬——而非政府补贴——提供有利的机遇。

我们将根据特定目标来限制污染物的排放,参照以往碳排放情况来衡量进展情况。到2012年,我们将努力实现减排到2005年水平,到2020年,减排到1990年水平,以此类推,直到我们最终实现到2050年排放量在1990年基础上至少减排60%的目标。最终,可能出现的情况是新的思想和技术将会不断涌现,形成我们今天无法想象的局面,使所有行业能够以让我们惊叹的速度实现变革。然而,更有可能的是,一些公司需要更多的排放权,将来他们可以购买这些排放权。实现这些目标的机制和时间表会给这些企业更多的时间去适应——这是项很不错的经济政策。这还是个攸关公平的问题,因为限额和交易机制将会在全国范围内创造更多工作岗位、改善人们的生活、并保障美好的未来。

所有这些的目标是为了确保一个安全可靠、种类繁多、自主独立的能源供应渠道。在实现这些目标时,我们不能再对经济增长和扩大就业等闲视之。一个强有力的、不断增长的经济体对于实现我们的目标,尤其是寻找碳基能源技术的替代产品的目标而言是十分关键的。我们要实现美国经济转型,使之成为一个使用更清洁更安全能源的经济体。但是,一旦成本超过了美国经济所能承受的水平,这一目标将再无实现的可能。

作为限额和交易激励机制的一部分,我还将提议将贸易机制范围以外的企业对排放抵消证的购买纳入该机制。这将拓展对减排行为的回报空间,同时还降低遵守新排放标准所耗费的成本。通过排放抵消证的交易,并用严格的标准来确保减排目标的实现——仅仅我们的农业部门就能实现高达40%的整体减排量,这是我们在温室气体排放过程中必须达到的要求。就短期而言,农场主和牧场主可以采用符合成本效益的方法来实施这一行动。

久而久之,排放许可制度中越来越多的排放权可以以拍卖的形式来提供,从而创造更多可以用于公益事业的联邦政府收入。根据我的计划,我们将运用这些和其他一些联邦政府资金来援助低碳经济体的基础设施建设。我们将支持那些推动碳捕获和储存技术发展的项目。我们还将协助将风能电力和太阳能电力从供应州输送到有需求的州。我们将加强目前的联邦政府行动,研发有希望实现的技术,如外挂模组、混合动力机械、弹性燃料车辆和氢燃料汽车与卡车。我们还将为政府赞助的研究项目制定明确的标准,确保资金有效运转并集中用于实现正确的目标。

为了创造对最佳节能技术和最佳节能体制的更强劲的需求,我们将运用美国政府的购买力量来刺激需求。如果政府自己并没有遵守同样的准则,那么我们不能期望公民和私人企业能自主采用或者发明低碳技术。我们要始终如一地将最佳环境标准推广到政府的每个购买行为中,从而在华盛顿树立一个更好的榜样。

当我们向这些目标迈进,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使化石燃料时代永远地成为历史,我们必须考虑每一种可能的替代能源,包括核能源。一旦我们的限额与交易机制付诸实施,市场上将会突然涌现一股寻求开发低排放燃料能源的新投资机遇的浪潮,而且经久不衰。而这里,我们就拥有了一种已知的、已被证明有效的能源,其污染物排放量为零。我国拥有104个核反应堆,发电量达到全部发电量的约20%左右。仅仅这些反应堆,就使每年排放到大气中的二氧化碳量减少了大约7亿公吨。这个数字几乎等于全美国所有上路汽车每年排放的温室气体总量。就欧洲而言,它拥有197个业已投入运行的核反应堆,包括法国和比利时在内的一些国家所消耗的电能中有一半以上来自核能发电。这些良好的实践使得全球每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了20亿以上,这都要归功于核能。因此,可以顺理成章地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即如果我们想要抑制全球变暖现象,则核能将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一个强有力的同盟。

在实行限额和交易能源机制的经济体中,建设新核反应堆的成本将不再高得令人不敢问津。投资开发成熟的零排放技术的动力将更加强大。新兴研究和创新活动将有助于行业克服核电利用过程中那些众所周知的的缺陷,如废物的运输和储存问题。我们的政府将会为这些行动提供助力。我们可以支持各种研究,拓展现有核工厂的应用范围。首先,我们必须确保美国每一家核工厂的安全,确保其不受恐怖主义阴谋的危害。一旦这一点得到保障,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进一步推广使用地球上最清洁、最安全、最可靠的能源之一核能。

上个世纪以来,利润动机基本上引领着我们的行动朝一个方向前进——即消耗石油和汽油的机器、方法和行业的发展。这个行业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好处,而我们都是它所创造的国家繁荣局面的受益人。但是我们没有将很多成本计算在内,通常我们几乎没有注意到它带来的巨大成本。而现在,这些惊人的成本已经不断累积加总,给大气、海洋和整个自然世界中的所有生态带来巨大影响。它们不再是无懈可击的、也再不是可持续的,更无法再自圆其说。而要纠正过去的错误,就要将创新型能源的自由市场引导向另一个方向,有什么能比这个途径更好呢?在限额和交易机制下,这是有可能实现的。在该机制竭尽全力推动之下,利润动机将突然开始转向,引导我们去开发更清洁的燃料,去寻找更明智的方法,从而创造一个更健康的地球。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制定了我们自己的环境计划,并下定决心要将之贯彻到底。但是,与其他国家开展合作,共同抑制气候变化,这是一个更加艰巨的任务。其中,最艰巨的困难之一便是争取中国的合作。目前,这个国家正在对抗一次灾难性地震灾害,数以万计的公民丧生,其中包括无数的儿童和学生。美国政府已经表示愿意提供任何可能形式的帮助,而我们也真诚地希望,在四川省人民受难之际,救援队伍能够挽救更多的生命。

在解决气候变化问题时,中国政府的合作是十分关键的一点。中国、印度,特别是其他正在发展经济的国家,都是造成今日全球变暖问题的主要祸首——碳排放量以疯狂的速度不断增长——而他们却不接受国际标准的约束。他们同样也不认为我们这些工业化国家有任何资格向他们宣扬碳排放控制的福音。曾经,在全球变暖还不为人所知的时候,我们才是导致全球变暖的主要“元凶”。

这些事实以及潜在的自身利益,都见证了《京都议定书》的破产。作为一国总统,我将不得不面对一系列同样的事实。但我将不会逃避美国所承担的领导职责。我亦不允许长达8年的时间弹指间过去而我们却没有对严峻的挑战采取任何严肃彻底的行动。我也决不接受由于外交失败而导致《京都议定书》陷入僵局的情况再次发生。美国将真正肩负起领导之责,并以全新的战略来领导——这是一个把每个国家的利益和责任融会贯通的战略。

共临险境意味着共担责任,解决全球的问题必然需要全球合作。美国和我们在欧洲的友邦国家并不能单独面对全球变暖的威胁。在全球变暖问题上,任何一国都不能免责。在其他国家正在竭尽全力减少污染物排放之际,我们更不能把那些正在不断加剧升级碳排放的国家作为特例对待。如果我们想要确立有实际意义的环境协议,那么,这些协议必须包括中国、印度两国,因为与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相比,这两个国家有能力以更快的速度、以更大的年排放量污染大气。

同时,我们将一如既往地保持信念,与中国和其他国家展开谈判,确保所有国际标准和排放控制条约得到贯彻执行,这将是全世界所有国家的利益所在——无论该国经济发展状况如何。而美国会率先为这些发展中国家提供低碳技术,取我之所产,应彼之所需。一个好的构想,或者一项好的发明,只要能够减少碳排放,就值得我们在会议桌前精心书写出上千份建议书。而随着美国开始行动,那些经济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将很快意识到他们自身对更清洁燃料和更安全能源的迫切需求。

即使争取使中国和印度参与国际方案谈判的努力流于失败,我们仍有责任执行这一方案。

在我提出的控制全球气候变化的行动方法中,我们将应用平等待遇原则。我们将会把我们应用在我们自己国家行业中的同一环境标准应用到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的行业中。如果新兴工业化国家不惜违反这些标准来追求经济利益,那么,我将会与欧盟和其他志在解决全球变暖问题的、并抱有共识的政府合作,制定有效的外交策略、实施技术转移或者采用其他手段,来促使那些拒绝执行相同限额措施的国家加入我们的行列。

由于历史上对环境标准的彻底忽视,中国政府无法忽视这些事实:在中国,天空已经遭受严重污染、美丽的河流正在干涸死亡、丰美的草地正在消失、曾经的海岸线正在后退、冰川正在融化。从我们自身的经验中——从环境给我们的血的教训中,我们知道这些现象意味着什么。而今天,全世界都明白,这些现象预示着更大的灾难的来临。盲目追求经济发展而对碳排放不加以控制,对任何国家都没好处,尤其对中国无益。世界上其他国家随时可以帮助中国。

像其他环境问题一样——甚至比其他环境问题更甚——全球变暖是对一国远见和政治胆量的考验,同时也检测了一代人对下一代的无私关怀。我们要直面前方的危险,运用我们所拥有的人类智慧全部资源来解决这一困难。我们美国人喜欢说,世上没有我们解决不了的困难——无论困难有多大;也没有我们越不过去的坎——只要我们众志成城。对于我们国家的这个品质,我深信不疑,亦知之甚详。而现在,正是我们再一次向世界人民展现这些光辉品质的大好时机。

谢谢!

约翰·麦凯恩是来自美国亚利桑那州的美国国会议员,同时也是200811月美国总统大选的共和党可能提名人。

首页图片由marc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我反对!

我必须承认这次美国又迈出了一大步,给了世界一个美丽的希望,也感谢翻译人员辛勤的无常劳动。但是,我必须明确反对以下表述,不管是它所陈述的“事实”,还是翻译人员所用的语法。我反对用“主要祸首”来强调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而在“元凶”二字上加引号!我不认同中国等国家是今日全球变暖的主要原因,我们不是,我们是明日全球变暖的原因,美国等才是今日和明日变暖的主要原因。我不同意称“那些条约”是“国际标准”,因为只有少数国家参与了条约的制定而且没有被国际接受(美国和欧洲只是国际一部分)。
"中国、印度,特别是其他正在发展经济的国家,都是造成今日全球变暖问题的主要祸首——碳排放量以疯狂的速度不断增长——而他们却不接受国际标准的约束。他们同样也不认为我们这些工业化国家有任何资格向他们宣扬碳排放控制的福音。曾经,在全球变暖还不为人所知的时候,我们才是导致全球变暖的主要“元凶”。"
Aturen

I object!

I admit that America is pledging to make a bit step froward, bringing the world a beautiful hope. I appreciate the work the volunteer translators have done. However, I am very much against the statement below. No matter the words is actually in the speech or it is used in the translation version: I don't agree to use chief culprit to refer to developing countries like China but adding a quotation mark when use a similar name to describe developed countries. I also don't think countries like China are amongst the greatest contributors to global warming today. we are not. we may be contributors to tomorrow's global warming while US is the greatest contributor both for today and tomorrow. I don't agree to name "those treaty" as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They were developed by a small number of nations and are not accepted internationally (US and Europe are only part of "international".) <>. Ature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disappointment!

首先,感谢你们刊发了有关美国气候变化的稿子。 但是,我也对中外对话对这篇文章的处理方法很失望。作为一个读者,我登陆这个网站是想了解中外对话对美国政策的分析。但我读到的却是一篇冗长的讲话全文。John McCain的讲话全文完全可以用一个外部联接来介绍。这种拷贝和粘贴大量从其他来源来的消息的做法引发了对中外对话编辑水平和质量的疑问。我相信,我不是唯一一个发现这一缺点的读者。伦敦的 Andrew

disappointment!

First thank you for publishing an article about the US climate change policy.

However, I am disappointed with the approach given to the article by chinadialogue. As a reader, I visit this site to obtain chinadialogue's analysis of issues. Instead, I find a rambling text of the entire John McCain speech. This information could have been provided as an external link.

The approach of just copying vast chunks of information from other sources gives rise to the question of chinadialogue's editorial qualities.

I am sure I am not the only reader to identify these shortcomings.

Andrew in Londo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不清楚的信息

我完全同意上面的评论。这篇文章的作者信息初一看令人搞不清楚.这是McCain为中外对话写的文章吗?我在这个网站上作了一点搜索,找到的有关美国气候变化的文章很少。而且,看起来,中外对话对美国共和党有偏袒的倾向。旧金山的John

Confusing information

I totally agree with the previous comment.

I was confused by who the author of the article was supposed to be. Did McCain write this piece for chinadialogue, as the title suggests?

I searched through this site and found few other articles about US climate change policy. It seems chinadialogue is rather biased to the Republicans.

LA, Joh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令人失望和不清楚的信息

有两位读者对这一篇文章的刊发有想法,在此,我来作一点解释,为什么我们要全文刊发John McCain的讲话。在文章的摘要中,已明确说明这是John McCain的讲话而没有说这是他写给本网站的文章。美国的读者当然可以通过一个外部联接来了解这些内容。但是,我们的中国读者可能没有机会来得到这些信息,或者说它们的中文版。发表这篇文章并非表明对共和党有偏袒:我们没有政治联系(或者与美国大选有关的牵连)。但就目前美国执政共和党的政策来说,McCain的讲话是一个政策上的巨大转变,而且我们的中国读者了解它很重要。就气候谈判的紧迫性和美国大选在即, 所有候选人的讲话都会对后京都协议有影响。不管美国大选的结果如何,这些政策的转变现在已经有了影响。谢谢你们的反馈。我希望这能解释我们的做法。(中外对话总编 Isabel)

disappointment and confusion

Two readers have complained about the publication of John McCain's speech,so let me explain why we published it in full. The standfirst clearly explains that it is the text of a speech, not an article written for chinadialogue. American readers, of course, could follow an external link and read the speech in full, butour Chinese readers might not have been able to access it, or might not have been able to read the untranslated text. Publishing the full text of a major statement on climate change by the Republican candidate for president does not imply bias towards the Republicans: we have no political affiliation (or any vote in US elections). But in view of the current Republican administration's policies, the McCain speech represents a significant shift and one that it is important for our Chinese readers to understand. Given the competing timetables of the climate negotiations and the US presidential elections, pre-election statements by all candidates impact the discussions on a post-Kyoto framework. Whatever the final outcome of the US race, these policy shifts have an impact now. Thank you for you feedback. I hope this has explained our thinking. Isabel Hilton (editor)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一个重要的发布

我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发布。事实上,三位总统候选人现在都强烈支持美国限制温室气体的行动,这标志着一个转折点。麦凯恩的讲话中真正令人惊讶的是,他呼吁这个行动,不管是否与其他国家互惠互利,包括中国。我想奥巴马和克林顿将采取同样的立场,并为美国在国际舞台上展示其诚意作准备。

Martin Bunzl
Director,
Initiative on Climate and Social Policy,
若歌大学
新泽西州,美国

An important post

I think this is an important post. The fact that all 3 Presidential candidates now support serious U.S. action to limit U.S. greenhouse gasses marks a turning point. The really surprising aspect of McCain's speech is that it calls for this action with or without recprocity from others, including China. I think Obama and Clinton will take the same position. And that sets the stage for the U.S. to (finally) establish its bona fides in this area on the international stage.

Martin Bunzl,
Director,
Initiative on Climate and Social Policy,
Rutger University,
New Jersey, USA.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不是偏袒吗?

"中外对话" 大篇幅的刊发共和党的观点显然就是在偏袒这个政党. 为何你们如此对待John McCain的讲话,而没有提到Barak Obama的政治观点呢?

再者,中外对话哪里全面报道过去年中国政府颁布的《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也许,你们提到了一些这个方案的信息, 但同John McCain的讲话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

中外对话看来已经加入了西方广播界的大肆批判中国的队伍.

中国的巴金

Biased?

Chinadialogue is obviously biased in its coverage of Republican viewpoints. Why else would you devote hundreds of words by John McCain but give no coverage of Barak Obama. And where was the in depth coverage of China's National Climate Change Programme which was released last year. A few words, yes, but nothing compared to the recent McCain article. Chinadialogue seems to be joining the ranks of Western broadcasters in its china bashing attitude.

Ba Jin (巴金)in China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回复: 偏袒

巴金,我想中外对话以中文重新刊发McCain的讲话是因为这和中国的政策制定者有关,而非这个网站有什么政治牵连。

坦率地说,认为中外对话有右翼倾向的想法是很傻的。我很少看到别人这样去看这个问题。更为重要的是,刊发McCain的讲话为何就是批判中国呢?

McCain的讲话很有意思,那就是他的进步观点,无论中国是否参与全球气候变化协定。

我想,到可能是你应以非党派和国际观点来看待这个问题。

SL

Re: Biased?

Ba Jin: I think chinadialogue republished John McCain's speech in Chinese because it is very relevant for policy-makers in China, not because of a political affiliation. (Frankly, it seems a bit loony to suggest there is a right-wing bias at chinadialogue! I have seen very little to suggest this...). And more to the point, why is it "China-bashing" to publish McCain's speech? McCain's speech is interesting precisely because of its progressive attitude towards China's participation, or not, in a global deal on climate. I think, frankly, that it may be you who has to adopt a less partisan -- and more international -- perspective on this issue. SL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回复:有偏袒吗?

我也希望奥巴马关于气候变化的发言能够发表。这可以将中外对话从亲共和党的指控中解救出来。但更重要的是,麦凯恩的发言严重曲解了中国现在所进行的工作。例如,中国有全球80%的新型清洁煤电站而美国只有1到2个。和欧美电站相比,中国每周都会启动一个新电站,这对中国来说很重要,因为这些电站的效率要比传统的供热电站高20%-30%。 同时能够相应的降低同样比例的二氧化碳排放,即主要温室气体。美国和欧盟其实能够把这项新技术-超临界锅炉应用到他们现有的电站中,而中国却因是老电站不能这样做。第二中国在煤矿甲烷控制程序的发展很快,在清洁发展机制下和联合国及投资银行都有合作。甲烷对温室效应的加剧作用要比主要温室气体二氧化碳高20倍。同时这个项目也能够加强对矿工的安全保障。

大卫 菲克特
煤矿安全和能源顾问
北京

re:biased?

I would like to have seen Obama's statement on climate change published as well; this would have saved CD from accusations of pro-Republican bias. However, more important, McCain's speech is badly misinformed about what China is already doing. For example, China has 80% of the world's newest, clean coal power stations while the US has merely one or two prototypes. China is commissioning a new power plant every week and this is important, as these plants are between 20-30% more efficient in thermal terms, reducing CO2 (the main greenhouse gas) per unit of electricity by a similar amount, compared to US or European plant. The US and EU could actually retro-fit this technology (supercritical boilers) to many of their existing power stations, whereas China cannot do this to its older plant.

Second, China has a rapidly growing coal mine methane control programme, working with the UN and investment banks, under the 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 Methane is around 20 times more powerful as a greenhouse gas than CO2 and this programme benefits miners' safety, uses a premium fuel which would otherwise cause global warming.

Dave Feickert

Coal mine safety and energy consultant

Beiji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何曾提到过奥巴马的计划?

就我对“中外对话”偏袒麦凯恩的评论再补充几句话。到现在尚不清楚为什么“中外对话”登载麦凯恩的环境计划,而早在2007年10月,奥巴马就曾对环境问题发表过有深度的演讲。“中外对话”转载过他的文章吗?很明显,没有。这是奥巴马有关未来清洁能源计划的 链接

他表示“玉米为原料生产的乙醇不是应对能源挑战的最佳和长远的解决方法”,并且对于玉米乙醇的使用有着“正当的经济和生态上的担忧”。他还谈到需要投资到“诸如风能和太阳能,到2025年,美国就可以达到一个新的目标,实现全部用电的25%来自可再生能源。”与之对照,麦凯恩虽然提到了清洁能源,却没有提出具体的计划和日程。也许“中外对话”应该关注所有的竞选者,并对他们的观点给予均衡的报导。巴金

What about Obama's plan

Further to my comment on a biased leaning to John McCain. It remains unclear why Chinadialogue prints his plans for the environment when Obama as early as October 2007 made in depth speeches on the subject. Where are the articles on Chinadialogue. Simple answer, nowhere. This is the [link] to Obama's plan for a clean energy future. He acknowledges that "corn ethanol is neither the perfect nor the permanent answer to our energy challenge" and that there are "legitimate economic and ecological concerns" over its use. He talks also about the need for investment in "clean energy sources like wind power and solar power, so that by 2025, America can meet a new standard that will require 25% of all our electricity to come from renewable sources." While McCain mentions clean energy sources he sets out no plan or date. Perhaps Chinadialogue should look at all the candidates and give a balanced report on their views.

Ba Jin (巴金)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新闻角度!

上面的讨论很有意思,我也来说两句。双方都有理由来为自己辩护。中外对话登载信息没有什么错,至于是否有政治牵连我无法评说。

但有一点,从新闻角度来说,单方面大篇幅地报道McCain 的观点而没有谈及Obama和Clinton的看法,从而分析美国政策的走向。就这一点,中外对话的做法是不合适的。这很不符合西方媒体宣扬的“不偏袒”报道原则。

同时,这种做法也不符合你们倡导的“平衡”报道原则。我非常赞同巴金的一个观点:(如果中外对话总编Isabel Hilton认为中国人有必要来了解美国人的气候政 策,那同样,美国(西方世界)也学需要了解中国的政策。如果中外对话有一个编辑标准的话,那你们去年就很需要全文登载中国的《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

中外对话的读者可以通过商道纵横网站来获得中英文版的这个政策。请看:http://syntao.com/Page_Show.asp?Page_ID =4410

From a journalistic perspective

The discussion above is rather interesting. It is reasonable for either side to defend themselves. This is nothing wrong with chinadialogue publishing a proposed US climate change policy, though I am not in the position to comment if this site has any political affiliations.

However, it is inappropriate for the site to publish McCain’s speech in full without discussing proposals by Obama and Clinton as well.
This should be compared to the policies of the current US administration. This partial approach by chinadialogue does not fit well into Western journalistic standards, which aims to be impartial.

I agree to one point raised by Ba Jin.

This site fails to be balanced in its reporting. If chinadialogue editor Isabel Hilton thinks it is necessary for Chinese people to learn about US climate change policy, the approach should be even handed and China’s climate change policy should also be made available for American readers. As such, chinadialogue should have published the full text, in both languages, of China’s National Climate Change Programme which was issued in June, 2007.

However, chinadialogue readers can get the bilingual versions of the programme by visiting the Syntao site: http://syntao.com/Page_Show.asp?Page_ID=4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