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孟加拉国:弱者的声音

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受气候变化的影响最为严重,然而它们在国际社会的发言权却微乎其微。这种情况可能会有所变化,约翰•维达报道。
Article image

2007年9月,在纽约的联合国大会上,孟加拉国过渡政府首席顾问法赫鲁丁·艾哈迈德代表所有最脆弱的国家,向全世界呼吁在应对气候变化中的帮助和公平。他说:“今年,孟加拉国遭受了近来最严重的洪灾,面对惨重的损失我们根本无能为力。海平面上升一米,孟加拉国三分之一的土地会被淹没,将有2500万到3000万人无家可归。”

“我这番话是为了孟加拉国,也是为了许多其它面临气候生死决战的国家。”艾哈迈德接着说。

他的话毫不夸张。在几个月里,超级龙卷风(飓风)“锡德”席卷了孟加拉南部,横扫了孟加拉湾并以每小时223公里的速度登陆。这是孟加拉国史上测得的最大风暴,甚至比1991年的还要强,那次至少有13.8万人死亡。

这次风暴的牺牲者有3000多人,700万人遭到损失。如果没有建在沿岸的一系列避难所和孟加拉气象部门准确的事先预警,死亡人数还会更多。

2008年3月,艾哈迈德在伦敦会见了戈登·布朗首相和英国国际开发大臣道格拉斯·亚历山大。艾哈迈德代表孟加拉国和其它50个世界最不发达国家(LDC)向英国寻求直接帮助,他说:“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感到愤怒和沮丧,最不发达的国家遭受着最严重的影响,这不公平。我们受气候变化的影响最大,但我们根本不是肇事者。我们已经准备好尽自己的责任,但同时我们要求、也亟需大量的投资、资源和技术来进行适应。”

艾哈迈德访问英国,是因为孟加拉国和LDC明白它们面临着真正的危险。全球气候谈判正在不断推进,目标就是在2009年11月达成后京都哥本哈根协定。在谈判中,LDC被撇在一边。LDC代表了世界上最脆弱的人民,但它们既没有被邀请成为G8国家的座上客,也没有中国印度那样的国际政治影响力。它们不是排放大户,上不了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的聚会日程,也得不到布什总统的邀请参加美国平行对话

这些气候变化的无辜受害者们没有资源派人参加所有的国际会议,它们显然被排挤在外交地图之外,只能孤军奋战,最终必然成为气候变化最大的受害者。

在英国的鼓励下,孟加拉国希望带头来应对挑战。作为最大的LDC国家,孟加拉国有1.45亿人口,也极端脆弱,四年来一直担任LDC的主席,因此它的权威无可争议。

现在,艾哈迈德认为已经到了大声呼吁的时候了。他说:“我们需要一条远离灾难的发展道路。我们必须一起来寻找它,发达国家也必须分担责任。”

他期望得到英国的帮助:“(布朗)很有力,英国一直明确地支持(我们)。我们计划(五月)在伦敦举办一次国际会议,主题是气候变化与孟加拉。现在英国必须在其它(发达)国家中起到带头作用。我们并不是在乞求援助。”

2007年在联合国的巴厘岛气候变化大会上LDCs得到了一项投资基金,艾哈迈德本人在中间起到了很大作用,但他说迄今还没有任何国家捐款。他没有对日后基金的规模给出具体数字,只是说未来五到七年孟加拉国需要约35亿美元用于强化海岸与河岸的堤防。

但是他很清楚,历史上富国对最穷国家的帮助少得可怜。在2002年的约翰内斯堡地球峰会(世界可持续发展峰会,WSSD)上,它们承诺向贫穷和脆弱国家捐助10亿多美元,用于对未来的全球变暖影响做出预报和规划,并作为洪水预防基金。但是,至今到位的资金还不到1.8亿美元。

无论在孟加拉,还是其它任何遭受全球性不公的地区,愤怒的火焰都在高涨。孟加拉国最主要的智囊机构——高级研究中心(BCAS)主任阿提克·拉赫曼说。

拉赫曼是世界上声望最高的发展学家之一,也是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一位主要执笔者。他警告说:“根据我们的预测,极端天气事件的严重性还会上升,其频度也会增加。至少有20%的国土将被海水吞噬,这样我们的食品体系就会崩溃,2000万人将流离失所。等到下一次风暴来临时,它的破坏性会更大,死亡人数会更多。现在难民潮已经开始了,人们已经在迁移。这个浪潮会越来越高,所有这些都是灾难的开端。”

“富裕国家没有权力让我们遭受被淹没的命运。政府的计划只到五年后,但气候变化需要20到30年。而对受害者来说,他们只能想到明天会怎么样。这是文明史上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萨利姆·胡克是英国国际环境发展研究所(IIED)所长,也是IPCC最新适应和可持续发展报告的主要作者。他认为对气候变化的认识方式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从最初的纯粹环境问题,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全球公平问题,“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一个全球不公问题”。

“一群人(就是那些消费最多的人,特别在富裕国家)造成了问题,但另外一群人(就是穷人,特别是贫困国家的)却要承受这个问题的负面后果。”胡克说。“这个事情不仅仅是缓解的问题,尽管缓解也非常紧迫,必须在50年内防止出现更大更严重的问题。这个事情已经超越了缓解,不光是在未来几十年里帮助人们做好准备来应对那些无法避免的后果。现在一个主要的挑战就是要找到办法来补偿那些业已遭受损害的人们。”

2008年3月,英国承诺帮助LDC解决它们的问题,包括提供用于谈判的资金,并于5月在伦敦举办一个关于孟加拉国脆弱性的气候会议。“我们清楚问题的严重性,我们需要一条远离灾难的发展之路。”艾哈迈德说。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08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由IRRI Images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经济发展与环境之间的矛盾

虽然这是关于遭受环境破坏最严重国家的控诉,但是像我们国家一样也存在着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经济发展与环境之间的矛盾,我们是否也会走那些发达国家的道路,那就是先经济发展后治理污染,这样做是不是代价太大了,可是不发展经济,如何实现现代化,让人们过上富裕的生活呢?这令我非常困惑和痛苦!

The conflict between development and conservation

Bangladesh, a country where the environment has been savaged by climate change, is facing the same dilemma over development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s China. Do we have to follow the footprints of developed countries, that is, develop the economy first, then clean up the pollution later? We are paying too high a price for so doing so. Yet if we don’t develop the economy, how can we achieve modernization and make people well-off? This is really painful and bewilde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