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污染严重, 中国近海生态接近崩溃(第二部分)

因海水受污染,一幕幕的生态悲剧在上演。其中,包括有食物中毒事件。南方都市报在有关报道的第二部分中说,工业区的发展在威胁中国东部人们的生活和健康。
Article image

单海兵来到海边,指着海面说,“仔细看,这里的颜色和别处是不是不一样?”是的,那一块水面比别处要暗、要红。

 

“这是一个大排污口,上面的工厂从厂里埋过来的。”他说,每天下午是放污水的高峰,“从这里连着大海,很远的水面,都是红色的,每天如此。”单描述着,像这样能钻进一个成年人的粗大管道,沿着海岸线,随处都是。

沿着管道上溯几公里,出现了成片的化工园区。王文斌经常开车路过这里。“这里有响水县、灌南县、连云港市三大化工园区,入驻的化工厂已经有上百家了。”连云港市的官方资料显示,到2008年,这里将形成达200余家大中型化工厂聚集的超大级化工园区。

“建工业园区时,开过党员会,我是党员也参加了,当时我们就问建工厂对村子有无影响。干部说没有。”灌南县堆沟村74岁的老人陈宋法扫完化工园区的大街回到家中,他一天的劳动可以得到5元钱的报酬。

“对村子没影响是假的。我们潮河的水每天都是通红通红的。群众有苦没处说,抱怨我们党员拿了工厂的钱。”老人最愤恨的一件事情是,化工园区的人竟然对上告排污水企业的百姓进行了陷害,包括他的侄儿陈兆兵。

“村民从河里取了水样,送到外面检测后,发现水有毒,人、牲畜都不能吃,要化工园区的工厂赔偿4万块钱。”陈宋法说,“化工园区管委会反告他们敲诈。”一些村民因此被关了半年,从此,村民们对化工园区敢怒不敢言。

因告状坐了牢的,不单是堆沟的村民,盐城市滨海县头罾村支部书记贺红士至今还服着两年有期徒 刑。“他带着老百姓告状,阻止建化工园区,为老百姓坐的牢。”头罾村民周林说。2007年7月7日,盐城沿海化工园区的吉华九分厂发生氯气泄漏,把周林在 中山河边辛苦种的大豆全部熏死,“这已不是第一次,3月份,我养的鱼被污水全部毒死。”

筹划着第三次搬迁的头罾村民季先生冒着雨,又一次察看化工园区的排污沟。那是一条10多米宽的人工运河。“从化工园区通到大海,有十来公里长呢。”季先生在一个桥上停下来,再往前就是大海了,桥下深褐色的河水死了一般,慢慢东流。

不仅是苏北。向南,是从浙江沿海到苏中密密分布的工业园区,向北,从江苏赣榆向山东的胶州半岛延伸,是青岛市正在构建的黄岛化工园区。继续北上,可以看见河北黄骅的化工园区、天津境内更大规模的石化工业区。这条锁链最后在东北沿海完整形成。

化工园区的道路还在与排污运河平行着向大海延伸。巨大的厂房仍在建设,已经投产的工厂机器的轰鸣声搅碎了海滨的宁静。

这种声音穿过了从盐城头罾到连云港燕尾港、赣榆的弯曲海湾,绵延不绝。

不能吃的海盐

贝类死了,鱼死了,当污水经过成百上千的江河汇流入海后,大海里的盐还能吃吗?

2003年12月,福建厦门、福州等地曾发生过海水污染导致食盐不能食用的传闻,引起市民抢购食盐。

2006年12月,广东省汕尾市盐业部门检查后发现,全市多数盐场用以晒盐的海水都受到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污染,生产出来的海盐色黑、水分多、杂质多,微量元素超标,不符合国家绿色食品认证标准。

陆上的有毒污染物经河流入海,毒死的不仅是海洋生物,通过沿海盐场晒制的海盐,循环到人们的餐桌上。人们自己排放的毒果经过循环之后,可能又回到了制造毒果者的体内。

江苏省银宝盐业公司下属的新滩、灌东、头罾等几大盐场就与盐城、连云港几大化工园区为邻。一块块方格状的盐田与排放着污水的工厂隔墙相邻。

 “我们不吃自己生产的海盐。” 新滩盐场的老王看着一天天扩大的化工园区,担心地说。

下一个渤海是谁?

几天之前,江苏省灌南县堆沟村民周文重再次发来沉重的短信:“我们怎么办?”

焦虑的不只是他一个人。2007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所长高之国再次呼吁加快渤海区域性环境保护立法进程。

“环渤海地区正在成为中国三大经济圈之一,渤海的生态环境也正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近海海域局部污染严重、污染范围持续扩大,局部生态系统遭到破坏,渔业资源趋于枯竭,赤潮、溢油等海洋环境灾害频发。”高之国忧心忡忡。

据他掌握的数据,渤海是国内污染最严重的海域,每年遭倾倒57亿吨有毒的肮脏废弃物与20亿吨固体废物。北京与天津的一些海鲜店,已不再购进污染地区的水产品。注入渤海的53条河流已经有43条属于严重污染。

中国官方统计数字显示,环渤海水域的重金属含量已经超出正常水平的大约两千倍。在排污口附近方圆几海里内已经没有鱼类生存。

国家海洋局发布的2007年上半年中国海洋环境质量通报显示:陆源入海排污口超标排放现象有增无减,排污口邻近海域海水质量持续恶化,渤海沿岸减排压力尤为突出。 

2005年8月22日,江苏省环境保护厅发布了2004年度《近岸海域环境质量公报》。监测结果表明,2004年该省近岸污染面积较上年增加了4980平方公里,近岸海域的I类水比例则从2003年的20%猛然下降,仅剩下4%.

“渤海早就成了死海。”高之国希望通过立法让渤海复活。

多位海洋专家估计,如果要使渤海“复活”,要用200年时间。

更糟糕的是,看到各地大兴土木的化工园区和一条条流向大海的黑色江水,有理由相信,任何一个中国海域都可能成为下一个渤海。

  
原刊发媒体:南方都市报 ;     策划:喻尘 ;     统筹:南香红 喻尘 ;    采写:喻尘 卢斌 杨传敏  龙志 李军 韩福东

首页图片由steven.buss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转折

矛盾的激化有时是好事,也许转折就要来临。中国必须快速转型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上。

A turning point

Sometimes it might be good to provoke conflicts, which may foreshadow changes. China must get on the track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s soon as possibl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做表面文章无用

做也是做表面文章。许许多多的生存问题,不是一朝翌日能够解决的,最最主要的还是人的问题(掌权人)。

Superficial work is useless

Most of efforts are just superficial. Most issues in relation to survival cannot solved overnight. And only what those in power do can make a differenc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南水北調工程(south-north water transfer project)

南水北調工程 在1952年 毛主席提出這個想法 “南方水資源豐富 北方缺乏水資源“ 可以從南方調配水源到北方使用. 可是想想 現在長江的水污染已經非常嚴重 還有很多地方因為三峽大壩的影響 近幾年來湖泊乾枯的非常嚴重 南水真的可以北調嗎? 南水北調工程最主要的原因是適當的解決北方缺水的問題 可是如果南方的水資源是被污染的 那把污染的水源調到北方不就是沒有意義了嗎? 把南方污染的水引到北方灌溉農田 用這些被化學重金屬污染的水慣慨農田 有誰會想去食用這些被污染的稻物?

王彥凱Yan-Kai Wang

China's grand water project

In 1952, Chairman Mao put forward the idea of transferring water from southern to northern China as there was abundant water resources in the south but there was water shortage in the north.

However, considering the serious pollution in the Yangtze river, the impacts of the Three Gorges Project, and the drying-up of lakes in the country, is the water transfer project a really sensible option?

It is meaningless to transfer the polluted water in southern China to the north. Doing so will lead to the pollution of lands and agriculture in the north Yan-Kai Wa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另外的行动方式

由于很多人已试图恳请地方政府来解决这个问题,但一直没有成功。也许,是需要有更多力量来促成这个问题的解决。

给地方人们的一个建议是联系一下江苏环保局,因他们已经开始在对水进行测试。如果不成功,那就看看北京的环保团体和学生团体是否可有助。

当地人还可记录水污染情况,把这些情况寄给地方或者海外媒体,以引起对这一严重问题的意识和重视。

怒江大坝没有开建和这一项目的反对信息最终送到温总理那里有关。这是一个可借鉴的例子。马萤珊

Alternative courses of action

Since many have already tried appealing to the local government on this issue and have been unsuccessful and even imprisoned maybe it is time to get bigger forces involved. One suggestion for the local people to try looking to the Jiangsu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Bureau since they have been running tests on the water. If this doesn’t work the locals might also want to try and appeal to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groups and/or student groups in Beijing. The locals might want to document the water pollution and send it out to the local and foreign press in order to raise awareness of this serious problem. The locals should look to the example that was presented by the protest to build the dams along the Nu River, which was stopped when the massage was able to reach all the way to Primer Jiabao.

Marisa Millard 马萤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