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哈萨克斯坦的水困扰

中国西部大开发引发了人们对中亚水资源安全的关注。配合一系列照片的展示,杰克•卡里诺报道了哈萨克斯坦对该地区环境问题重演的担忧。
Article image

中国的伊宁市距离哈萨克斯坦边境有两小时的车程,其周边地区似乎并没有受到水危机的困扰。即便是酷暑时节,由于有伊犁河及其支流的充足供水,这块土地仍是一片郁郁葱葱。饱经风霜的当地农民还能回忆起那段灌渠干涸的时光。

但是这块边境地区——跟中国新疆西北的其他更干旱的地区一样——位于一场水资源争夺战的核心,而水是中亚地区最被忽视的资源之一。

上游一侧是北京,一个致力于通过开发内地来缩短不断增长的财富差距的经济巨头。该计划有时被称作“西部大开发”政策,部分地取决于饮用水、发电用水、和工农业用水,特别是像新疆一样的干旱地区。

下游一侧是俄罗斯西伯利亚,完全凭借自身能力发展,与中国的飞速发展不尽相同。发源于中国的河流对俄哈两国必不可少,同样中国也需要它们。主要是额尔齐斯河和伊犁河,前者穿过哈萨克斯坦东北部流入俄罗斯,后者止于哈萨克斯坦。

生态影响

把经济需求放在一边,环境保护主义者担心,如果中国继续加大从伊犁河和额尔齐斯河引水,对当地环境的破坏将是不可逆转的。但是随着一片片新公寓在伊宁市和新疆其他地方的建成,事实证明中国不太可能停止西部大开发。

最危险的是脆弱的巴尔喀什湖——哈萨克斯坦的一个巨大水体,其流域覆盖了该国1500万人口的五分之一,其中包括其金融中心艾马迪。作为世界第十五大湖,巴尔喀什湖平均深度小于6米,巨大的面积和过浅的深度使其特别容易受到供水量波动的影响。

伊犁河穿过伊宁市附近的边界,经过哈萨克斯坦的卡普恰盖水电站后汇合,最终汇入巴尔喀什湖。湖水的80%来源于此。 

哈萨克斯坦卓越的环境保护主义者、两次总统候选人迈尔斯·耶列乌西佐夫说,中国不断增加的河流引水将在湖区导致一次“生态大灾难”,特别是当叠加了全球变暖对当地冰川的影响的时候。中国希望开发伊犁河及其支流用于农业生产和发电,这已经广为人知,但是中国计划如何利用这条河的程度仍不清楚。

回忆起咸海的水量锐减——世界最悲惨的人为环境灾难,耶列乌西佐夫描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画面:巴尔喀什湖被分割成了几个较小的湖泊,土壤的荒漠化在这个地区蔓延。更有甚者,他说,咸海灾难表明,巴尔喀什湖蒸发的盐将落在冰川上,使其融化得更快。他强调,为艾马迪提供水源的冰川以及新疆的很多地方都将处于危险之中。

“为了整个流域的利益,有人应该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中国)需要明白,如果巴尔喀什湖干涸了,中国的冰川也将消亡,” 耶列乌西佐夫说。因为“西部大开发”而来到新疆的人们,“也会因没有水而离开。”他说。

前景展望

哈萨克斯坦地理研究所副所长伊格尔·马尔科夫斯基同意耶列乌西佐夫的说法。他认为,可以预期,中国对伊犁河水的利用会突然增加,这是对巴尔喀什湖最直接的、最可怕的威胁。然而,他认为,“中亚消失中的湖泊里蒸发的盐将加速冰川融化”的说法缺乏有力证据。按照马尔科夫斯基的说法,全球变暖才是当地冰川减少的罪魁祸首,冰川正在以每年1%的速度萎缩。

新疆大学位于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市,这所大学的生态学教授努尔巴衣·阿不都沙勒克认为,中国不应该因巴尔喀什湖的问题而遭到谴责。湖平面的波动,他说,更多是由哈萨克人造成的结果。

 “由于他们在1970年修建了卡普恰盖水库,巴尔喀什湖的水平面正在下降”他说,因此永久性地阻碍了伊犁河道的过水能力。努尔巴衣认为,中哈双方应该联合实施对巴尔喀什湖流域的管理,但是也应该强调,中国利用伊犁河的计划将不会对流入巴尔喀什湖的水量有实质性的影响。

其他事情就不那么乐观了。马尔科夫斯基估计,在今后几年,中国从伊犁河的引水量将从每年5立方千米增至超过7立方千米。一位了解该项目的中国地方政府官员说,政府计划引入更多的水,可能是当前引水量的3倍。

中国新疆的水管理计划规模宏大,若要找一个例子,你只需注意额尔齐斯河就行了。1999年,中国建成了一条长达300公里的运河,为油田的新兴都市克拉玛依供水,这条运河的起点在额尔齐斯河,在那里被称为黑额尔齐斯河。运河的终点犹如喷水的巨龙,位于一个城市公园里,这条水道最多可以吸入额尔齐斯河40%的流量,2005年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告诉RRE/RL(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的饮用水和其他用水都依赖于额尔齐斯河——在某些情况下,它们通过苏联时期自己开凿的运河取水。

尽管有咸海的客观教训和中国从额尔齐斯河引水的例子,环保主义者认为,在还击中国的伊犁河计划的问题上,哈萨克斯坦政府几乎无所作为。最近一次巴尔喀什湖水平面升高,某些人将其归结为冰川的快速融化,这说明了政府缺乏紧迫感。另一个原因是,中国对哈萨克斯坦的石油和天然气的日益增长的渴望,以及后来哈萨克斯坦的决策者不愿意节外生枝。

此外,哈萨克斯坦签字放弃了几乎所有权利,埃里克·西弗斯说。他是一个环境法律师,曾经研究过中亚的水政策。他注意到,两国于2001年9月签署的协议批准了对跨界河流使用问题的协商,同时规定任何一方都无权否决另外一方的计划。另外,中国没有签署管理跨界水路使用的两个主要国际协议。

这些因素的综合意味着一起蓄势待发的意外事故,耶列乌西佐夫说,它将首先被双方不可持续的发展策略所激发。

“中国正在为明天制造一个可怕的问题。今天,因为到处都洋溢着经济发展带来的兴奋之情,这并不被引人注意,”他说。“但是这种发展非常危险。”

作者简介:杰克·卡里诺是专门研究中国和中亚问题的自由撰稿人和摄影师。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怀疑作者的动机

这个杰克•卡里诺的文章毫无疑问充满了偏见,在貌似客观公允的叙述中表达了极为明显的挑拨离间的倾向。
真正好的文章应该致力于解决问题,富有积极的建设性。

What is the author's motivation?

Without doubt, this article by Jack Carino is full of prejudice. It obviously drives a wedge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though it is narrated in a seemingly objective and just way.

A really good article should aim to solve the problem and offer positive and constructive suggestion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无稽之谈

这是一篇关于一个敏感问题的极度平衡的文章。假如它通过提供双方的观点进行了“客观公正的陈述”,那么也许作者是在报道事件双方的立场。事实是,当考虑到跨境大规模调运水资源的影响时,没有“双赢”的解决方案。水资源调运的结果必然有一方比另一方获得更多的水资源。

Nonsense

This is an extremely balanced article over an understandably sensitive issue. If its "narrated in a seemingly objective and just way" by presenting both sides of the story, than maybe (gasp!) the author is actually doing his job in reporting both sides of the story.

The fact remains that there isn't any "win-win" solution when it comes to the trans-border effects of mass water diversion projects. Diversion necessities a winner receiving more water and a loser receiving l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