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二十一世纪的经济学

玛莉安•贝德撰文称,世界观察研究所发表的《2008年世界状况》关注了实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所必需的创新思维。该智库要求找到现实的方法,使市场和有限的生态系统实现平衡。

Article image

世界观察研究所所长克里斯托弗·弗莱文称,“如果经济学家认为他们在分析经济社会时能够将经济社会与物质世界分开,那么他们今后很难找到工作。”总部设在华盛顿的环境智库,在其题为《2008年世界状况》的研究报告中主要关注了可持续发展社会的进步,在文中弗莱文发出警告称,从十八世纪晚期工业革命发展起来的经济模型在二十一世纪不会继续存在。

弗莱文写道,“在物质有限的世界中,原料不能无限期地增长下去。当此类增长呈指数增长时——而且涉及到像中国和印度这样的超大国度时——发展极限的到来比那些甚至是最好的科学家所能预测到的都要突然得多,其灾难性要严重得多。”弗莱文说,“当支撑全球经济的生态系统不断地承受特别巨大的压力时,”——当地下水位持续下降、渔业资源持续锐减、油价持续飙升时——人类进步现在只能依靠经济改革,而这要比上个世纪的任何改革都要深刻得多。”

弗莱文说,现在必须做的是转换到“新兴的可持续发展经济学领域,它包含诸多市场经济学的原则,如其配置稀缺资源的能力”。然而,可持续发展经济学同时又明确承认“人类的经济活动只不过是全球大生态系统的一个组成部分”。他补充道,这个新的专业领域“接下来要分析物质世界强迫人类接受的经济发展极限,并提出一系列创新理念,使经济与全球生态系统实现平衡。”

与弗莱文一起撰写报告的是一些专家,他们研究的课题有能源、工业生产、农业、物种保护、财产制度、可持续发展投资、对财产与福利的估量等。佛拉文与他们在总结2008年研究项目时“强烈感到,在企业领袖、投资人、政治家和普通大众创建可持续发展经济学体系结构的同时,可能某个巨大的甚至是具有革命性的事物正在襁褓中挣扎而出。

为了回应气候变化和其他环境问题,世界观察研究所的报告将“可持续发展经济的理念与机遇”定为副标题,断言开拓型企业、非政府组织(NGO)和各国政府正在测试一系列的创新理念,这些创新或许能够为保持长期繁荣提供机遇,这些改革包括投资达数十亿美元的可再生能源、碳交易的急剧增长、大企业率先进行环境友好型生产及观念转变方面的突破、过多的新环境与能源对冲基金风险资本对“清洁技术”的投入、越来越多的银行赞同赤道原则。2003年推出的赤道原则是银行业为规避项目融资中出现的环境与社会风险而建立的框架

世界观察研究所项目副主管加里·加德纳托马斯·普鲁格说:“环境问题一旦被视为与经济活动无关,就将彻底改写企业、投资人和消费者的规则,影响每年1000亿美元以上的资本流动。”

正如有些科学家提出的,包含所有有记载的人类历史的全新世时期已经结束,人类现在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人类世时期。在这个时期内,人类的工业化进程已经极大地改变了地球——加德纳和普鲁格发现了类似的经济影响。他们声称,当今世界在物质和哲学上的根本性差距,“成为传统经济学在二十一世纪功能不良的关键特征”,而且“预示一个旧经济时代的结束,需要开启一个新的经济时代”。

那么,哪些事物发生了变化呢?按照他们二人的观点,在过去二百年“人与自然界的关系,人们对财富来源和经济活动目的的理解,以及市场、政府与个人作为经济角色的演变都发生了变化。”世界观察研究所指出,世界一直在按照过时的蓝图运作。“经济活动可以独立于自然界的这个假设始终是虚幻的,已经完全不可信了。”加德纳和普鲁格补充说:“资源稀缺使得‘自然资本’在经济发展中成为日益重要的因素。”长期以来人们赖以生存的海洋鱼类、森林、水和其他关键资源都在减少。

在题为“为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播种”一章中,加德纳和普鲁格对其他不可靠的“过时原则”持有异议。这些原则分别是,增长应该是一种经济活动的首位目标;市场作为经济手段始终优于政府的支出和政策;涉及自身权益的个人行为是实现社会积极成果背后的经济促进因素。

尽管在有40%的人口仍受贫穷困扰的星球上“一些国家实现了丰饶的繁荣和机遇”,但是随着二十世纪渐渐远去,“让人不安的数字开始在环境与社会平衡表上出现。” 两位作者指出,这些不平衡表明“伴随着所谓的‘经济发展’而产生的是巨大的损失,例如在物种、利于健康的生态系统和稳定的气候方面的巨大损失。”

加德纳和普鲁格称,现代经济的债务有损害全球经济稳定的危险。他们补充说可以用三个实例来说明此类“自我颠覆”:气候变化、生态系统衰退和财富分配不均。通过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来减轻气候变化的影响,这样做的成本过高——估计约为世界生产总值(GWP)的1%,2007年为6500亿美元——但与在减排上不作为所付出的代价相比,已经算便宜了。世界观察研究所引据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尼古拉斯·斯特恩为英国政府撰写的《2006 年报告》,在报告中斯特恩的结论是,在二十一世纪,在减排上不作为每年会使全球经济总量减少5% 到20%。

《2008 年世界状况》针对生态系统的退化指出,“有关生态系统服务的经济价值缺乏综合数据”,但是越来越多的研究结果表明“这些服务具有重要的经济价值,尽管它表现得并不明显。”森林、矿物和能源资源的减少、渔业资源的枯竭、空气和水污染以及生物多样性的降低都会在经济上付出代价。

该报告称,“由于缺乏有关特定生态系统服务实际价值的确凿数据,妨碍了商业和政府决策人将这些价值并入决策中”。两位作者还说,当前没有什么措施激励相关公司或个人来关心物种或生态系统,而物种和生态系统产生的利益,受益人是整个社会而并不仅仅是他们自身。此外,“生态系统转换的净值很可能被各种补贴、减税和其他政府赞助的激励方式人为地歪曲了”。

加德纳和普鲁格指出,“改革主义经济学家”正在从其他角度来看待传统的世界观,在经济规模、经济增长与发展的关系、定价的环境成本、自然界的贡献、风险预防原则、共同资源(公共资源)管理以及妇女从业价值等领域提出了新的观点,这些观点都有助于使经济活动转向“更为可持续发展的方向”。

他们称,“有些分析家认为推动可持续发展经济的新观念正在产生自工业革命以来工业创新的第六次主要浪潮”——这是由蒸汽机持续发展到生物技术和信息网络的巨大浪潮,它开拓了物质繁荣的新纪元。“第六次浪潮利用绿色化学态拟态学工业生态学以及其他可持续发展的新观念,为高效、明智而公正地使用自然财富的突破提供保证。”

由于同时也利用社会的和公共机构的新观念,“这次新的浪潮使消费者和非政府组织、企业和政府起了带头作用。”例如消费者推动的支持“绿色”产品的“畅销商品”、能够在未来几十年内改造工业的社会责任投资,以及政府使用“法规和市场调节力量”来抛弃使用化石燃料

加德纳和普鲁格在研究了“为可持续经济播种”的数种方法之后,得出了一个乐观的预言,他们声称“全世界的各个社会都应准备好,将正在上演的人类经济戏剧改写为一个新的篇章——各国的可持续财富”。

由其他作者撰写的《2008年世界状况》的其他章节提出了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对于二十一世纪以来与“在生态学界限内运作从而增进真正的人类发展的经济活动”相关的任何人都利益攸关。这些议题包括可持续的生活方式、肉类和海产食品的资源使用成本、构建低碳经济、加入可持续发展世界的社团、“平民的平行经济”、贸易管制和投资可持续性发展的新方法等。他们在题为“为大自然的服务付费”的专门章节中深入探讨了改善碳交易市场、可持续发展经济中的水资源以及保护地球生物财富方面的特殊挑战。

对整个地球的挑战随着中国和印度的发展以及他们的碳足迹的增加而不断加强。正像英国萨里大学可持续发展教授蒂姆·杰克逊在世界观察研究所的报告中指出的:“这怎么可能呢?…十亿印度人加上数量庞大的中国人(还不包括非洲、拉丁美洲和东南亚其他地区的人口)怎么能够达到在美国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生活标准——而且仍然能够解决气候变化的问题呢?资源有限且受环境制约的如此脆弱的地球怎么可能支撑90亿人到2050年过上西方长期以来所过的富裕生活呢?”

“去年在全世界关注气候变化的浪潮中产生了如此多的创新理念”,这使克里斯托弗·弗莱文受到鼓舞。他指出:“创新理念和巨额资金是有力的结合——现在投向环保的资金数额大得令人吃惊。如花旗集团高盛集团这样的国际金融机构为新能源技术已经投入以及允诺在未来十年内投入的资金达到了数十亿美元。

“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清洁技术’现在都是风险资本集中投入的第三大产业”弗莱文写道,“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新的可再生能源法和欧洲的碳排放交易体制这样的创新理念,这些理念可以确保在未来多年内此类投资将会继续。”

并且,向生态型可持续经济的转型仍“将需要很多年在多个层级的转变——从课堂理论到商业实践和政府的政策……可持续经济需要同时满足人类和地球的需求才能取得成功。”

“市场经济学和全球化的倡导者往往强调自1990年以来已经有3亿人摆脱贫困——他们中的大多数是中国人和印度人。”弗莱文说,“尽管如此,当今世界上仍然有10亿极度贫困的人,而在上个世纪全球经济巨大增长期间尚未受益的发展中国家决心要在未来几十年内弥补差距……而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要做这么多事,有效配置资源和激发人们行动起来的热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但是二十一世纪的经济学必须要建立在更现实地理解我们赖以生存的物质和生态世界的基础上。”

最后,弗莱文先生将物理学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名言推荐给全世界那些在经济学课堂上、在公司董事会会议室中和在立法院中的人们,“仍旧抱着问题出现时我们所持有的观点,对于解决这个问题毫无益处。”

玛莉安·贝德是“中外对话”的副主编。

首页图片由aussiegall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关键的原则?

世界观察研究所的这个报告是个不错的向导,但是否有个放之四海皆真理的准则来应对那么多形形色色的全球性的举措呢?加德纳和普鲁格在建议发展不应该是新的经济时代的首要目标的这点上基本达成一致.的确那种满足日益增加的消费需求的理念显然要对我们这个不大而有限的星球带来致命的打击。然而,消费者满意度也恰恰是我们每一个民主政治家在自由选举中对选民的许诺。我对听到像不丹的许多佛教徒对他们国王最近实行的民主改革不是很满意这样的事情是很感兴趣的.因此,或许现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与是否中国的"计划经济 " 能够打破这个局面-当然在它还是计划经济的时候!
Des McConaghy,利物浦,英格兰。

Key principle?

This is a good guide to the Wordwatch Report but among the vast list of new global initiatives is there one all-embracing principle? Gardner and Prugh come close when suggesting growth should not be the primary goal of the new economic era. Indeed the idea of satisfying ever increasing consumer demands is clearly fatal for a small and finite planet. Yet consumer satisfaction is precisely what every democrat politician has to promise the electorate at free elections everywhere. I was interested to hear that many Buddhists in Bhutan are not pleased by their King's recent introduction of democracy. So perhaps much now depends on the Chinese “planned economy” to square this circle – that is while it still is a planned economy! Regards Des McConaghy, Liverpool England.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字体

网站内容一流,如果字体能改大一点就好了。

Font on this site

The content on this site is excellent. However, the site could be read better with the application of a bigger font.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回复:字体

如果你通过Mozilla Firefox来浏览本网站,你可以同时按"Ctrl"和 "+" 键来扩大字体.试试看这样有效吗?

Re: fonts

When viewing this site on Mozilla Firefox, try pressing Ctrl and the "+" key at the same time. Better?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关键原则?

来自利物浦的1号评论者问由于经济增长在新世纪不该是主要追求的目标,那么在新的全球可持续发展倡议中是否有一种适用一切的原则?其实,世界观察报告提出了很多新方法—“一系列新倡议”以及在世界各地进行试点例子。未来的主要原则可以用“创新”一词概括。这是世界观察报告前言的主笔,耶鲁大学丹尼尔 艾斯提(Daniel C Esty)的观点。艾斯提写道:“根本改变环境发展趋势需要科技创新。”—发展将花费数千亿美元。世界各地的政府需要建立鼓励创新的激励机制来吸引私营部门的大量投资。“政府尤其需要将造成的环境破坏用金钱衡量,这样那些致力于消除污染和减少使用不可再生资源的企业将会受到嘉奖。”他同时补充道:“在经济激励机制下,公司(以及购买其产品的个人)会发现他们要对自然造成的每一点破坏或是消耗的每一点资源付出代价,这样他们就会有动力找出减少花费的方法。“谁污染谁付费”的原则将占主导位置。艾斯提同时也提议要用现在的数字化信息技术来更好的检测废气排放和资源使用。比如,“跟踪监控从每一根烟囱,每一家工厂,每一家企业和每一辆汽车排放的有害气体。 先进的管理体系会让建立绩效衡量标准,监控和找出问题和发现环保创新措施更加有效。 ”成功的战略在市场中会受到嘉奖。实现环境和经济的可持续性需要明智的政府政策和清晰的经济激励机制。但是也必须让消费者们理解他们在防止污染和减少不可再生资源消耗方面的作用。(谈到兑现政治承诺和满足消费者日益增长的需求,中外对话的Cooler Living论坛将在近日举行一场关于经济衰退是否有益环境的大讨论。敬请关注并积极参加讨论!)---Maryann Bird, 中外对话,伦敦

Key principle?

Comment no. 1 from Liverpool asks if there is “one all-embracing principle” among new global sustainable-economy initiatives, noting the suggestion that growth should not be the primary goal in a new era. The Worldwatch report is full of suggested new approaches -- that “vast list of initiatives” – as well as examples of some ideas that are being tried in various places around the world.
The over-arching principle for the years ahead can be summed up by the word “innovation”. At least that’s the view of Daniel C Esty of Yale University, who wrote the Foreword to Worldwatch’s document. “A fundamentally changed environmental trajectory,” Esty writes, “requires substantial technological breakthroughs” – developments that will cost hundreds of billions of US dollars.
Governments around the world, he says, need to establish innovation-promoting incentives that attract huge private-sector investment. “In particular,” Esty continues, “they need to put a price on causing environmental harms so that those who offer ways to eliminate pollution and cut down on nonrenewable resource use will be rewarded.” He adds: “Under an economic-incentive-based approach … as companies (and the individuals who buy their products) find themselves paying a price for every increment of harm caused or natural resource consumed, a strong incentive emerges to figure out ways to reduce these payments.” It’s the “polluter pays” principle writ large.
Esty also wants to see current digital-age information technologies used to better monitor emissions and resource use – for example, “to track emissions from every smokestack, factory and business in the country and from every car’s tailpipe as well”. Advanced management systems, he says, “make it much easier to benchmark performance, track trends, spot problems and identify which environmental innovations are effective.” Successful strategies reap rewards in the marketplace.
The path to environmental and economic sustainability, Esty argues, requires “smart government policies” and “clear economic incentives” for businesses. “But individual consumers must also be made to understand the part they play in polluting and consuming nonrenewable resources.”
(Regarding political promises and the satisfaction of ever-increasing consumer demands, chinadialogue’s Cooler Living forum will shortly initiate a new debate on whether economic recession would be environmentally beneficial. Look out for that in the near future and please join the debate!) -- Maryann Bird, chinadialogue, Londo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确实有深度讨论感

以后好好研究一下!

I can sense high-level discussions

I shall do some thorough research later.
Comment translated by Dongying Wa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谁的错?

为什么一提到出现的种种环境和资源问题,言必提及中国和印度,这些来自西方的研究者是不是戴了有色眼镜。需要知道,发达国家在到达一定的发展阶段后,还以这样的眼光来对待印度和中国这样的国家后发是政治错误的。应该先检讨自己的政治立场后,先约束自己做大的经济调整,既然站在全球角度,就不要偏重强调中印的排放和占有量的巨大。这个世界的状况造成的主因,是谁造成的,是由主导19、20世纪经济学的西方发达国家造成的,这个后果也该由他们来承担。如果总是出现中印这样的字样,那它就不是一个好的经济学,也不配称21世纪经济学。

Who is at fault?

Why is it that as soon as someone brings up any environmental and natural resources issues, both China and India have to be mentioned. Aren't researchers from the West viewing these issues with a distorted vision? It's important to know that developed nations, after reaching a certain stage of development, are still seeing China and India negatively and treating such countries' development as a political mistake. They should first review their own political position, keep a rein on their own massive economic-restructuring. Since they stand for most of the world, they shouldn't lay particular stress on India and China's emissions and the size of such emissions. The reason the world is as it is now is because it was created by the leading economies of the developed nations of the West during the 19th and 20th centuries. The West must also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consequences. If economists continues to view China and India in this context, then they are not worthy of consideration in the 21st century.
Translated by Anna Gask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