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罗讷河的灾难

法国第二大河的工业污染已经把有毒化学物质传给了食物链,摧毁了渔民的生计。高水平的多氯联苯引起了人们的愤怒和谴责。安琪莉可•克里萨菲斯报道。
Article image

在法国的一条木制防波堤上,赛德里克吉罗注视着宽阔蜿蜒的讷河,在一片如画的、深蓝色的辽阔美景中,点缀着一只只天鹅。“夏日的午夜,当我们结束了捕鱼、把捕获的鱼装了箱之后,我喜欢滑入水中,在月色里游泳。”他说。

Grand Large湖位于法国东南部的里昂城外。在假日的周末,罗讷河在这里激起的浪花吸引了数万法国游客。这里是划船者、船员和渔民的避风港,也是孩子们喂鸭子的好地方。但是,在水晶般清澈的河水下面,隐藏着一个环境灾难,环保团体世界自然基金会-法国分会称之为“法国的切尔诺贝利”。

在当地特产鱼类,如乌舫、梭鱼、河鲈、鲤鱼和鲶鱼体内发现了高含量的有毒化学物质多氯联苯,自此之后,法国政府禁止了食用来自罗讷河流域的鱼类——罗讷河源自瑞士的阿尔卑斯山,流经法国,最后流入地中海。法国第二大河流的河床沉积物已经遭到了污染,而以此为食的鱼类通过食物链将毒素传播了出去。罗讷河流经从阿维尼翁城到卡马格三角洲的旅游区,环保主义者说,被污染了的罗讷河有力的暴露出了法国工业污染的冰山一角,而20年来政府对此毫不理睬。

淡水渔民谈论着自杀。在环境团体活动了几十年之后,当地市长和官员已经记录下了几十起案例。法国以外的研究已经证明了,曾用于发电站、变压器和绝缘液的多氯联苯能够导致哺乳动物的不育和出生缺陷。但是,法国政府没有测试过这种有毒成份对人体的影响和致癌效应。现在,300名医生所支持的世界自然基金会正在游说政府紧急资助其对于健康影响的试验。

禁止食用罗讷河鱼类的命令已经扩展到了其他被多氯联苯所污染的法国河流:在诺曼底,产自塞纳河的深受欢迎的美食鳝鱼已经被禁止食用了,还有产自索姆河的鱼类。科学家预言,还会有更多禁令。世界自然基金会将这场环境灾难比作切尔诺贝利,不仅是因为它可能造成的死亡人数,还由于法国政府一贯忽视这个问题的态度,这场灾难被环境团体称为“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

揭露污染的不是政府,而是吉罗。在里昂当地半黑市的郊区和老工业中心的市场上,吉罗把他捕获的鱼类出售给非洲、亚洲和东欧的移民。吉罗今年35岁,是台西纳Grand Large湖唯一的商业渔民,每年捕获10吨鱼类并出售。他销售的淡水鱼比海水鱼便宜,通常是2欧元(大约3美元)一公斤,是郊区穷人的主要食物。当地的中国和越南消费者都用它来做传统菜肴。一位土耳其父亲经常一周购买1020公斤

2004年的时候,Grand Large湖周围的鸟类开始死亡。试验显示,死亡的原因是鸟类波特淋菌中毒。“虽然我的鱼没有受到影响,但是看到过死鸟的消费者都很谨慎,”吉罗说。“为了打消他们的疑虑,我主动把我那些外表完美的鱼送到实验室做检验。我希望得到完美的结果。”

但是,试验发现了一种不同的、更危险的有毒元素——多氯联苯,鱼中的多氯联苯含量是法定最大安全极限的1012倍。在2005年底,产自Grand Large湖的鱼类被禁止食用了,相同的禁令已经渐渐地扩展到其他地区。

“这只是冰山的一角。做的研究工作越多,发现的有毒污染就越多,” 当地环保团体Frapna的阿兰夏波乐说,Frapna已经在河流污染影响方面做了几十年的工作。“对于所有可能的多氯联苯来源,必须进行精确的研究、详细的勘察和测量。政府造成了污染,对其他人的污染行为也置若罔闻。几十年来,他们一直在自欺欺人。”

多氯联苯是最有毒的工业化合物之一,在其危害被了解之前,多氯联苯在全球大量生产。在某些工业和电力设备中,它们仍然存在,而且很难安全处理。特迪位于Grand Large上游25公里罗讷河处,是一家工业废物处理厂,以前归法国政府所有。这家工厂被期望用于限制污染,但是它却向河水中排放了多氯联苯。工厂的新主人坚持,他们已经完全清理了。但是环保主义者认为,多氯联苯的其他来源,如废弃的工厂,必须进行评估。罗讷河流经法国化学工业最集中的地区。

虽然现在,尼古拉斯•萨科奇总统的新大环境部已经开始了处理多氯联苯河流污染问题,但是夏波乐说,尽管对食品与健康影响重大,农业与卫生部仍然进展缓慢。淡水渔民被禁止出售鱼类,但是他们没有得到任何补偿。法国职业淡水渔民数量很少,没有声势。相比之下,他们的同行,海洋渔民则拥有巨大的政治影响力,如果海洋捕鱼受到影响,将会产生激烈的政治争论。

“如果他们不满意,海洋渔民就会立刻用100条船堵塞一个主要港口,”夏波乐说。“可赛德里克吉罗能做什么呢?用一条船塞住罗讷河吗?”

在附近的一家亚洲超级市场中,一位越南的母亲说:“我一直都怀疑这里的淡水鱼。”但是,其他当地的法国老人说,他们准备继续食用罗讷河的鱼。吉罗说,非职业渔民可能仍然还会在黑市上出售从罗讷河捕获的鱼类。他的一些顾客也给他打电话来购买鱼。

在一家捕鱼用具商店,为了维持生意,戴德尔拉登已经在货品中加入了刀子和玩具枪。“我的营业收入下降了20%30%,而老的职业渔民甚至都没有重新申请他们的执照,”他说。Grand Large湖附近的三家渔具商店已经关门了。

如果开展对人类健康影响的试验,吉罗和他从6岁到14岁的四个孩子将成为首批试验者。但是,由于已经失去了生意和生计,他对此毫不关心。“每天我都在想,我非常高兴没有自杀,我仍然拥有自己的孩子,还有妻子没有离开我,”他说。“令我感觉不舒服的不是我自己——而是这些年来,我一直拿这些鱼来给我的孩子吃。”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08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由Paysage du temps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外国企业

我认为外国企业应该马上停止对中国的污染,而中国政府就应该提防这些外国的污染企业。是的,中国的确需要钱,但是健康肯定是放在第一位的。

-hero

Foreign enterprises

I think foreign enterprises should stop polluting China.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hould guard against this kind of company. Yes, China needs money but health should come first. - hero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每个人的责任

控制污染应是一个长久话题 不单单只是政府所为 而应从每个人自身做起 从日常点滴做起

everybody's responsibility

Pollution management is a long-term task. It is not only th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governments, but also for every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