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年轻NGO人面临的挑战

民间社会团体不但在处理中国环境危机的时候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而且还是明日的环境领袖。替这些年轻人着想一下吧,慕浩然说。
Article image

张天明(音译)是一名23岁大学生,来自中国西南部的昆明,他的头发又短又直,过早地斑白了,人非常幽默。张天明在一所优秀的大学里学习环境科学,并在一个著名的中国环境NGO中实习过。他协助领导学校的环保团体,并热衷于环境问题:他的梦想是为一个环保NGO工作。然而,他的下一个雇主却可能是一家私企。

毕业之后,张天明曾为一个“政府组织的非政府组织”(或GONGO)工作了很短一段时间。但是几个月之后,他就离开了。这个组织管理很差,他说,而且除非你曾经在政府中工作过,否则职业发展会非常困难。

在中国的环境问题上,民间社会团体的作用正在变得越来越大。NGO的管理者常常是社会名流,与政界、学术界和媒体的关系良好。但是,几乎没有观察员顾及到这些在中国环保NGO里工作的年轻人,同样他们常常缺乏社会认可、国际关系、工作保障以及工作前景。

压力

“为了养育我并送我上学,我的家人每天工作很长时间,辛苦地在市场上贩卖水果,”张天明说。“现在,我需要找到一份工作,来帮助赡养我的家庭。”张天明的家人说,为私人公司或政府工作有保障、收入更高而且社会地位更高,这会带给他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中国的独生子女一代都在考虑如何照顾他们年老的父母,在环保团体工作的人中不只张天明一个人感觉到家庭的压力。我采访的另一个年轻的NGO成员向他的家庭隐瞒了真实职业,很多年来他一直告诉他们,他在一家私企上班。

人们常常对NGO部门不甚熟悉,而且年轻雇员也常常被认为社会地位比较低。最近,在中国南部城市南京召开了一次由当地NGO主管和一群中美两国学生参加的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来自美国学生的问题集中于污染和公共政策。然而,很多中国学生却更加谨慎。他们询问了NGO在中国社会中所起的作用,并问到为什么一个人会愿意为NGO工作,而不是私企。

生活成本的提高和通货膨胀的威胁让这种担心雪上加霜。很多NGO由定期基金支持,在经济上不能自给自足。当提到裁员的时候,年轻人常常是首当其冲,而在不同的领域找工作是非常困难的。未来的雇主不一定会重视他们在NGO的工作经验。

实习在经济上也具有挑战性。大学期间,张天明在一个环保NGO实习的时候,为了省钱,他睡在办公室的地板上。但是,在中国NGO里的工作竞争是非常激烈的,而且相对来讲,在昆明和北京之外的NGO极少,这两个城市被认为是中国的“NGO之都”。

另一个障碍是教育系统。当张天明上大学的时候,他的学校新设立的环境科学课程缺乏组织并且管理混乱。因此,他和其他学生都被迫自学。

同志友爱

然而,对那些希望拯救环境的年轻人来说,也有一些好消息。在协助大学环境团体工作的时候,张天明首先了解了环境问题和NGO的管理。对于他来说,通过这个组织来了解这些问题和获取领导能力,是一个绝佳的途径。

去年,我参加了在南京举行的一次会议,这个会议主要由大学生组织,吸引了30多个当地的环保团体、以及记者和一名来自当地环保局的代表。这次活动极其成功,为很多学生提供了组织、推广活动的宝贵经验。

最后,有些社会压力虽然使在NGO的工作很艰难,但是这非常有价值。可能是因为很多人不理解环保团体的工作,在NGO团体内部有一种很强的同志友爱。像中国的很多年轻人一样,张天明的兴趣意味着,在业余时间里他仍然会作为一名志愿者来为一个环境团体服务。

但是,张天明以后会做什么呢?如果他能在环保团体中获得一份中等的薪水、稳定位置,他说,他会接受这份工作。但是至少在现在,张天明会应用其科学知识和领导技能来服务一家公司。

张天明和像他一样的年轻人都面临着很多困难,减少这些困难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是对于培训中国新一代的NGO领导人来说,这是必须的。

你是否一位为中国NGO组织工作的年轻人?你是否正在西方国家为绿色环保事业而呼喊?你觉得这篇文章内容属实吗?你是否有不同的故事?请留下片言只语,告诉我们你的故事。


慕浩然毕业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南京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目前他生活在纽约的布鲁克林区。

首页图片由Joshua Wickerham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个人想法

我并非一个ngo工作人员,但我很关注这个领域,内心神往,因为人类的本性应该是和谐和共同发展,所有各方面的不平衡最终都应会走向平衡、和谐,并最终走向大一统,人类对财富等各种身外东西的追求,最终的目的是让自己感觉更安全,那么各种类型的ngo的工作目的,或是说存在的目的,不就是在努力的践行着这个目标,如果说没有ngo的存在,在未来人类社会也会在向着和谐、平衡的目标发展,但是ngo的出现,无疑会不同程度的缩短这个过程,这是你能否看透和你的觉悟多少的问题。

Personal Views

I don’t work for an NGO, but I follow the work of this sector with admiration, because humanity should develop of harmonious and collaboratively. This means that all inequality and unbalance should ultimately move towards equality, harmony and eventually integration.
Ultimately, human beings pursue wealth and other material goods in order to make themselves feel safe.
This means the mission of NGOs or the reason why NGOs exist is to achieve this objective using the best practices. If there were no NGOs, human society will still head towards a more harmonious and equal one in future. But the presence of NGOs means this process will definitely happen quicker. It is simply a question of how much you are able to see this or feel aware of it. This comment was translated by Emily Yajing Li.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山水绿

我曾在北京一家本土NGO工作将近7年,文章描述的情况我看来相当真实,而且从当年我加入ngo开始到现在,情况只是略微好了一点,而没有本质上的改善。越来越多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加入NGO,最初的新鲜感和激情之后,几乎无一例外会经历至少一次“NGO culture shock”——可能是因为经济压力,缺少外界的尊重,也可能是个人职业发展前景模糊,或者组织自身管理不善,还有常年面对太多负面信息导致的心理疲惫,等等等等。迷茫和困惑一阵后,总有不少人选择离开。外界可能记住几个NGO明星,却很少关注普通职员的处境。

Green Landscape

At one time in Beijing, I worked at a local NGO for almost 7 years, the circumstances that this article describes are spot on, moreover, from the days I first joined the ngo until now, the situation has only gotten a little better, and has yet to make any substantial changes. More and more well educated young people are joining NGOs, and after the initial feeling of freshness and passion is gone, almost without exception, these people experience at least once an "NGO culture shock"-- maybe this is because economic pressures, maybe it's because up until that point they haven't experienced the outside world, it could also be because the prospects for development and growth in the industry are fuzzy, or that the organization is poorly managed, but also could be because in an average year one's mind gets exhausted from way too much negative info, and on and on. After bewilderment and a bunch of confusion, there are usually plenty of people who choose to leave. Perhaps the outside world will remember a few of the NGO stars, but very few actually will pay close attention to the plight of the worker.
(Translated by Braden Latham-Jo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