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漠视气候变化:人类是无能还是愚蠢?

可再生能源-和树木-对于降低温室气体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人工和单一的森林方法不能有效捕捉碳,而且会对生物多样化造成负面影响,冯永锋说。

Article image

一、除了温室气体,也许还有“热污染”

有很多人以“找不到证据”为理由,或者“我感觉不到变化”为理由,或者以“那都是小范围内的事”为理由,来拖延出台相应的气候变化的策略。美国科学院最近发表的报告,可能会让这些人多多少少有些失落,因为他们发现,气候变化现在是全世界科学家都在讨论的热门话题,从科学家到环境NGO,每一个与此事稍有关联的人都在忧心忡忡。

美国前副总统戈尔最近在全国到处演讲,向公众提醒气候变化的威胁已经迫在眉睫,甚至已经造成了诸多危害。显然他的PPT是由一个智囊班子精心制作的,作为一个“信任科技型”的前国家领导人,他的手上总是不停地打出科技牌来引导世界潮流,过去的“数字地球”是因为他的推动而备受瞩目,而今天的“全球变暖”的普及和应对显然也有他的呼声。

当 所有的科学家都把矛头指向森林减少、排放到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增多、溜到空气中的甲烷增多的时候,可能他们忽视了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热污染”。人类大量 的使用石油和煤炭,不仅排放出大量的有毒有害气体,还排放一个无形物,就是热量,不管这热量是从工厂的烟囱里排出,还是从刚刚炼好的电石体身上排出,或者 从汽车的尾气中夹带出来,他们显然也在加热我们身边的空气。它既然能使城市成为一个个热岛,那么一旦由于人口的增多和农村人口涌入城市,导致城市越来越紧密,那么显然,整个地球的某一些城市带,会成为越来越大的热岛,由量变到质变,它们会悄然改变地球,因为燃烧不仅转移了有害气体,也把热量转移到了空气中,也许阿尔卑斯的雪峰,就是被它身边的城市或者大量的上山旅游者给烤化了的。

 二、能源改良方式的争论

中国已经签署了《京都议定书》,但在实际运行中仍存在种种问题。中国以最快的速度通过了《可再生能源法》,并从2006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然而,这部法律的实施细则却存在争议,大家都认为这部法律不足以像业内所期望的那样,或已存在的“潜规则”那样“带动一个产业的兴起”,它甚至可能减缓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比如风能,它的上网电价就只是“合理利润”,而不是相对来说超常规的利润。没有了利润刺激,大量的风电企业冒着发展初期的巨大的风险,得来的可能只是冷眼和亏损,而且这还将导致产业内大量的不公正事件的发生,“投标腐败”、国产风电机组得不到支持、有愿望购买绿电的消费者无从下手,这些问题都会影响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势头。

所谓的可再生能源,其实大体主要有两类,一是风能小型水能太阳能, 这些因为自然现象而产生的能源,利用起来其实有无数的方式,可是中国目前的方式太单一,比如太阳能,热利用只知道用来洗澡,没有形成“家庭热水中心”,而 且是一家一户一个系统,没有形成整个楼宇系统或者社区系统。太阳能的热还可用来发电,可是热发电在中国几乎属于空白。其实主要你能把太阳的热量收集起来, 储存起来,或者置换成另外的能源方式,都是可以的,比如苏格兰最近在推广的“柏油路太阳能”, 就是从羊群喜欢到马路上取暖得到了启发,于是在马路下铺上水管,将热量转移到水中,再进行多样化利用。可是中国的“技术人员”,显然还停留在模仿阶段,不 敢创新,也不会针对利用进行设计,而只是亦步亦趋。太阳能光伏发电,对新材料的依赖性非常大,而中国在研制新材料方面少有突破,多半是买他国的技术和生产 线进行简单的加工和封装。即使是传统的提纯硅技术,由于投资庞大、对技术人员的脑力要求非常高,导致国内的企业望而生畏,自然就止步不前,国内现在知名的 诸多厂商,不过就是在做打着高新技术名义的“加工厂”,技术买自他国,生产线买自他国,原料买自他国,产品甚至也销往他国。

在物理学家看来,可再生能源的零散和单薄是其利用的困境,因此,最终解决人类能源出路的是“受控核聚变”, 这里的受控显然有两层意思,一是本身对核技术能够进行控制,让其缓慢地、有秩序地按照人类的意志释放其能量,帮助人类解决当前面临的能源困境和填平危局。 二是“核技术”发展本身也是“受控”的,由于其巨大的伤害性,必须掌握在可靠的国家、可靠的人、可靠的制度之下,否则,“最好不要发展”。每一种技术都有 其负面性,不知道这样的担忧有没有道理。

三、需要大量种树,而我们却在砍树

 “让二氧化碳回到土壤中”,除了发展“碳捕捉技术”, 将其收集后深埋入地底,更合理的方式是利用生态系统将其“汇存”起来,这也是许多科学家在努力的目标。一些简单的公式能够计算出某种年龄的某种树在某种面 积下的碳汇能力,也能够计算出各种气候带下的原生天然林对碳汇的贡献,然而,地球上当前最糟糕的事情,恰恰是当我们需要树的时候,树却在大量被砍伐,当我们需要天然林的时候,大量的森林却以“植树造林”的名义被替换为人工纯林,当我们需要多年生的原始次生林的时候,大量的树木却被替换为一年生的草本植物,而一年生的草本植物,按最理想的方式计算,在碳汇方面的能力也是“零”。

森 林除了“碳汇”,还有保持水土、降低温度的作用。当人们热衷于讨论雪山像镜子一样把能量反射回太空的时候,人们可能没想过,其实森林对太阳能量的“吸收” 和转换作用,可能比反射更为优异。把太阳的热量吸到花草树木中,总比被岩石、土壤、河流、海面、沙漠、雪峰吸引后再还给大气要强得多。

一家全球知名的环保组织前不久利用遥感技术做的监测数据证明,全球的森林面积已经少得可怜,成片的原生林只存在于极少数的地方。表面上,中国近年来的人工造林取得了相当可喜的成就, 森林覆盖率按照政府的意志在年年上涨,全国公民也都有年年种树的美好记忆,但是,中国的造林方式仍旧是值得怀疑的,尤其林相单一、大面积人工林对生物多样 性带来灾难性的影响;而过分单一的种植方式,显然也影响了碳汇的能力。只有天然林是中国最好的选择,获得天然林的办法,不是工程造林,而是自然封育。因为 在绝大部分地区,只要你不对荒野进行干扰,它们都会在相应的气候条件下,达到最完美的“生态恢复”。

 

冯永锋:1971年生于福建建瓯县,1990年考入北京大学,入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1991年-1995年在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就学;1995年-19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1998年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

 

相关链接: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在英国林相单一比生物多样性地位高

冯永峰先生写道:“大面积人工林对生物多样性带来灾难性的影响”,我只是想提出一点异议。在不列颠半岛,本土的红色松鼠能优于美国进口的灰色松鼠,靠得就是林相单一这一种方式。这不重要?也许是的,但是这表明了在衡量生物多样性的利弊方面还有很多困难。为了保全物种,还要用贸易交换多少种松鼠呢?大自然并没有约束我们选择哪一种方式。Tony

Pine monoculture has biodiversity upside in UK

Yongfeng Feng writes:
"Most manmade forests have a catastrophic effect on biodiversity"

I just want to point out an exception. Pine monocultures are the only ways that the native red squirrel dominates the American-imported grey squirrel in the british isles.

Unimportant? Maybe, but it points to the endless difficulty of measuring biodiversity. How many squirrel species should be traded for insect species? Nature does not constrain our choices in clear-cut ways.

Tony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vised by chinadialogue.
(此条信息已经由中外对话修改)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种树原来也会是错误

我们一直以为植树造林就能改善环境,就像人生了病吃药就会好一样。可是没想到搞不好种树还会破坏环境的,就像药品会有副作用一样。要相信大自然的自身免疫能力,不去干扰它,它自己就痊愈了,又省钱又省力。

Tree Planting May Also Cause Mistakes

We all believe that planting trees can improve the environment, just like taking drugs to cure illness. However, just like all the drugs have their side effects, we may destroy our environment by planting trees wrongly. We shall believe in the nature’s immune ability, not to disturb it and let it cure by itself, this way can be economical and save labour.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回复评论1“在英国林相单一比生物多样性地位高”

Tony,你的意思是不是指红色松鼠比灰色松鼠能保持低比率的身体脂肪, 所以英国的部分地方需要保持林相单一?这是为了可以提供更多食物给松鼠吗?Teddy Wu

re:Pine monoculture has biodiversity upside in UK

Tony,do you mean that it is because the red squirrels just can keep a low rate of body fat than grey squirrels, some place in UK need to keep pine monoculture?
In order to provide more food to squirrels? Teddy Wu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松鼠

Teddy,
我不能肯定为什么灰色松鼠仅在林相单一的地方不会逐出红色松鼠-您知道吗?
是的,如果我们去除林相单一(通常认为是“好的”) 我们也就去除了红色松鼠生存的最后栖所(“坏”)。
我的观点是一旦我们涉及生态系统的领域,就要强调衡量和选择生物多样性标准的困难性。
几年前, 我一直致力于开发生物多样性索引,以便于人们引用。我运用了财政股份单理论中的某些概念来衡量其“传播的”状况。但有一个名叫ket的红松鼠的例子指出:一种难于衡量生物多样性传播的环境,从物种生存的角度来说更好。
Tony

squirrels

Teddy,

I am not sure why it is only in pine monoculture that grey squirrels don't drive out the red - do you know.

Yes, if we get rid of pine monoculture (usually thought "good") we also get rid of the last habitat the red squirrel survives in ("bad").

My point was to emphasise the difficulty of measuring and chosing bio-diversity levels once we have started to become aware of our meddling with ecosystems.

Years ago, I worked on trying to develop an index of biodiversity for CITES. I applied some of the concepts from financial portfolio theory to measure "spread". But the red squirrel example ket coming up: an environment with very low "measurable" spread of biological diversity, but one which might be better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species survival.

Tony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可怜的《可再生能源法》

法律是颁布了,但是实施得怎样呢?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Poor "Renewable energy law"

This Law has been promulgated, but how is its effectiveness? There is still a long road a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