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政治胆量似乎与石油供应一样达到了峰值

现在,连资本家也承认石油危机是真实存在的。但是乔治•蒙比尔特称,他们的解决办法是行不通的,因为唯一的可持续生物燃料是用过的炸薯条油。答案显而易见:应降低运输燃料的消耗。

Article image

现在,资本家们可能开始彻夜难眠了。他们听不进环保主义者甚至是地质学者的意见。政府能够忽视这些资本家么?花旗银行在2月初公布了一份报告,提出了原油生产增长所面临的“真正的困难”,“尤其是在 2012 年之后”。到目前为止媒体尚未对这份报告发表评论。尽管在未来四年将启动 175 个大型钻井项目,“担忧仍然存在,因为这些供应的大部分将由于产量的严重下跌而被抵消”。

石油业界对于石油供应可能达到峰值的意见不屑一顾,但是“最近石油增产失败的事实转而使生产商担负起证明这个论断的责任”,因为石油业界无法回应价格的飙升。“自 2005 年中期以来全球液烃产量基本上持平,每天为 8500万桶多一点。”

由于欧佩克石油卡特尔拒绝增加产量,使得这个问题依旧很复杂。花旗银行称,发生的变化是非欧佩克国家无法再对价格信号作出回应。这是否意味着在这些国家石油产量已经达到了峰值?如果真是这样,我们的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

在 2007 年初,我曾要求英国政府寄给我其对于全球石油供应的评估。结果令我大吃一惊: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评估。相反,政府完全依赖一个外部信息来源:由国际能源机构 (IEA) 出版的一本书。当我读这本书并发现它是一部粗陋的争议之作时,英国政府的疏失变得更加不可思议了,它在毫无有力的证据支持其结论的情况下,将那些质疑未来石油供应的人称为“灾难预言者”。尽管欧佩克成员为了提高其配额,为了实现其巨大的利益而夸大其储量,但国际能源机构 却仍然坚信其自身对未来供应的评估。

2008 年 2 月初,我再一次尝试要求英国政府提供评估,但得到的回应是相同的:“政府同意国际能源机构的分析,全球石油(和天然气)储量足够支持可预测未来的经济发展”。或许政府没有注意到国际能源机构现在正从原有立场上后退。《金融时报》称国际能源机构“已经承认其对于供应瓶颈问题的关注不够,原因是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发现石油的速度比曾经预计的要慢很多,……已经发现的油田的自然下降率是石油业界严格保守的秘密,国际能源机构担心的是其现在掌握的数据不准确”。如果数据最终证明是错误的将会怎样?如果欧佩克公布的储量是一堆谎言将会怎样?英国政府的应急计划是什么?现在这些问题都还没有答案。

与此相对,欧洲委员会确实制定了一个计划,不过该计划是个灾难。该计划承认“运输行业对石油的依赖……是欧盟面临的最严重的一个能源供应不安全问题”。部分为了使燃料供应多样化,部分是要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该计划命令欧盟各成员国要确保到2020年汽车消耗的石油的10%要由生物燃料替代。这并不能解决石油峰值问题,但或许至少可以在引发更大的问题之前将其纳入规划。

公平地讲,欧洲委员会现在也承认生物燃料不是绿色的万灵药。欧洲委员会在其草案指导规则中规定,在生产生物燃料时不能毁坏原始森林、年代久远的草原或沼泽地,因为这些做法会导致温室气体排放的净增长;也不能为了种植生物燃料而使任何生物多样的生态系统遭到破坏。

这种意见听起来不错,但存在三个问题。如果不能在原生态地带生产生物燃料,就必须限定在现有的农业用地上进行生产,这意味着每次我们给汽车加满油,也就从人们嘴里抢走了食物。反过来,此举将抬高食品价格,进而促使农民为了种植粮食而毁坏原始的动植物生存环境——原始森林、年代久远的草地、沼泽地等等。我们保持了道义上的纯洁,可以为此而暗自庆幸,但产生的影响是相同的。在一个食物供应有困难、资源有限的星球上,我们无法摆脱这种情况,要么与饥饿作斗争,要么开辟出新的土地。

第三个问题是,欧盟委员会的这套方法刚刚遭到两篇学术论文的抨击。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这些文章指出,他们计算了生物燃料生产的总的碳消耗。如果考虑到开垦土地(直接或间接替代地用于种植粮食),所有主要的生物燃料都会大规模增加碳排放量。

即使是最多产的生物燃料来源——在巴西中部灌木丛生的稀树草原上种植的甘蔗——也会产生碳债务,需要17年来偿还债务。由于现在就必须进行大规模减碳,种植此类农作物的净效应是加剧气候变化。最糟糕的生物燃料来源棕榈油——它取代了在泥炭中生长的热带雨林——将产生840年左右才能还清的碳债务。即便是在“休耕”的可耕地上(在欧盟称为备用地,在美国称为保护性储备地)种植生产乙醇用的玉米,仍然需要48年才能偿清碳债务。事实已经改变了。政府的政策是否也会随之改变呢?

很多人认为,如果不利用农作物本身而是利用农作物的废弃物来生产生物燃料就可以避免发生这些问题。如果可以从稻草、野草或木屑中生产出运输燃料,就不会牵涉到土地使用问题,也就不存在饥荒蔓延的危险。直到前不久我自己还坚信这一点。

不幸的是,大多数农业“废弃物”并不属于这种性质。有机物维系土壤构成、维持土壤中的营养物和碳的储备。受美国政府委托完成的一篇学术论文建议,要满足生物燃料指标,每年应将 75% 的农作物残茬收集起来。据去年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封信称,清除作物残茬会成百倍地增加土壤的侵蚀率。换句话说,我们对汽车的嗜好,会导致土壤和石油供应双双达到峰值。

清除农作物废弃物意味着用化肥取代废弃物中所含的营养物,此举造成进一步的温室气体排放。诺贝尔奖获得者保罗·克鲁岑最近发表的一篇学术论文提出,氮肥排放出的一氧化二氮(一种温室气体,其威力比二氧化碳强大296倍),将彻底摧毁生物燃料产生的所有碳储蓄,我们甚至还未能来得及考虑土地使用的变化。

靠专门种植第二代农作物,例如树木或柳枝稷,也不能解决问题。与其它能源类农作物一样,它们将取代粮食生产和碳排放。《科学》杂志上的一篇新论文指出,种植柳枝稷产生的碳债务是52年。有人建议利用天然草场收获的野草或城市垃圾生产第二代燃料,但是利用单一原料进行生产是相当困难的,比利用混合原料生产要难得多。除了用过的炸土豆的油以外,没有任何可用作可持续生物燃料的物质。

所有这些复杂的解决办法其实都是为了回避一个简单的办法:减少运输燃料的消耗。但这样就需要使用一种不同的产品。不幸的是,全球政治胆量的供给似乎已经达到了峰值,而且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乔治·蒙比尔特是畅销书作家和环境记者。他现任牛津布鲁克斯大学的城市规划客座教授。1995年他获得尼尔森· 曼德拉颁发的联合国全球 500名环境贡献杰出人士奖。
 

来源:http://environment.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 2008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由ifijay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地方

"除了使用过的炸薯条油,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作为可持续的生物燃料。“ 这让我觉得我们很有必要”从全球看到地方“。我们都知道炸过薯条的油,因此我们都需要知道可持续生物燃料的问题,这方面的忧虑,以及如何解决燃料消耗的问题。这些都可以在地方上最有效地实现,只要所有的人,不光是政府,都懂得这些道理。

local

"Apart from used chip fat – oil used to fry potatoes --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a sustainable biofuel."
This struck me as a clear case of a need to look 'from the global to the local'. We all know about oil used to fry potatoes: ergo we all need to be aware of sustainable biofuel issues, concerns and ways to tackle fuel consumption. This can be achieved most efficiently on a local level, where the people, not necessarily the governments, are in control.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Re:地方

我同意。但是今天石油的价格达到了102美元一桶,我们也有必要严肃地考虑全球的处境。是否全球的石油真的在不断减少?看上去无疑是这样的。。。

Re: local

I agree -- but with oil spiking above $102 a barrel today, we need to think seriously about the international situation also. Is oil really peaking globally? It certainly looks like it..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虚荣消耗的碳

人类真实的运输需求被夸大了,我们真的需要驾驶着那些喷着毒气的家伙到处招摇过市吗?试试乘公共交通吧

non-essential carbon emission because of human vanity

The mobility demand of mankind has been intentionally blown out of proportion. Do we really need those toxin-jetting vehicles to get around? Let’s switch to public transportatio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蓝天

生化能源也没有改变人类对资源利用的本质-对自然的掠夺!我们必须改变对人与自然关系的理解:我们都是大自然的“孩子”而不是“征服者”!这样一来再对资源的再利用方面,我们一定会走出一片新天地!

Blue Sky

The nature of mankinds exploitation of natural resources hasn't changed - robbing. We must change our understanding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indkind and the environment. We are all the children of the envrionment, and not its conquerors! If we followed this path of resource utilisation, we would create a new heaven and earth.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石油供应短缺

我想中国读者并未真正认识到有关可能的石油供应短缺的分析对于欧洲国家来说至关重要。

supply break

I don'T think that the chinese audience realizes truly how much is that analysis of a potential oil supply break important for the european countrie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新的能源

问题是与发达国家相比,发展中国家机动化程度太低,看上去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比如说中国,机动车数量以及驾驶员数量近年来一直以百分之几到十几的速度增加。这种趋势很难遏制,现在是该投入寻找新的清洁能源的时候了

Alternative energy

The question is that compared with developed countries, there’s still much room for mobility development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Take China as an example. In China the numbers of vehicles and drivers have both been rising at the rate of several percent to ten-something percent annually. Since the trend is difficult to stop, it’s time to invest in seeking clean and alternative energy.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政策扶持

政府需要在相关方面进行扶持,光靠呼吁是很无力的。现在很多人都想为环境做些事。比方说新能源的开发和应用,但是政府给的优惠政策太小。我们难以为继啊!!

Government Support

In addition to ineffective appeal for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ctions, government should be more supportive in environment-related fields. There are many people who want to make contribution to protect our environment nowadays, such as new energy investigation and application. However, because of the lack of beneficial policy towards environmental issue and lack of support from the government, we can hardly contiue with such proj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