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向自然还债

奥林匹克运动会期间,北京的清洁饮水战略是什么呢?付钱给郊区农民来“种”水。凯瑟琳•埃利森探讨了中国找回已失去的珍贵自然资源的新希望。

Article image

全球变暖、加上已经很干燥的气候、再加上越来越多的人口,这就是困扰北京的噩梦:国家首都即将面临缺水危机,很可能就发生在今年的“绿色奥运”期间。

在这个拥有1500万人口的北方城市里,饮水供应非常不稳定,政府正在投资数百亿美金用于从南方的河流引水入京。然而,不那么受公众瞩目的一项创新计划是,北京付款给毗邻的河北省的居民用以“种”水,好像水就是一种农作物一样。

该计划实际上是几项战略投资之一,这使中国在考虑环境保护的新方法方面处于领先地位。直到最近,世界上大多数人还在把保护自然的责任推给慈善家。然而当大量证据显示这种方法不奏效的时候——包括气候变暖、地力耗尽和传粉媒介消失(pdf)——科学家和激进主义者已经转而敦促政府和企业付钱给人民,使之照管水土流失区、滩涂和其他那些我们所有人都依赖的环境 。例如,健康的、森林覆盖的流域有助于过滤饮用水、并防止水土流失。未被开发的滩涂能够保护附近的人类聚居地。

用新的方法看自然,迫不得已——以世界上一些最严重的环境危机的形式——反而将中国造就成为了领袖。在全国各地,土地利用规划者已经进行了大胆、代价昂贵的试验,以保护勤勉的“自然资产”。其结果已经为世界其他国家提供了经验教训。

为北京供水

“我们正在投资一大笔钱,”北京与河北省签署了一项协议,北京地方政府付费用于提高相邻的河北省的水资源保护,当谈到该协议的时候,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的一位高级官员王小平这样说。

作为协议的一部分,河北省辖区将由传统农产品转向节水作物,这意味着减少水稻的种植、增加玉米和马铃薯的种植。农民也将在他们的土地上植树育林,并减少杀虫剂的使用,以减少沉积物和污染物进入为首都的两座主要水库供水的河流。另外,作为回报,根据土地拥有量,每年北京将直接为相关的农民提供大概1600万美元;补贴河北农民的鸡、蛋和牛奶;修建两条新的高速公路,使河北的产品更容易到达首都的贸易市场。

土地所有者做出的几百万个决定能对人类生命保障系统——如来自河流湖泊的饮用水——产生什么影响呢?该计划突出了中国对此的关注。在过去几年中,北京已经把许多工厂迁出了其流域,这样农民就成为影响水资源质量的主要因素。当然,有惩治污染的法律,但是随着大棒已经被普遍证明是无效的,中国的规划者也愿意尝试一下胡萝卜。

日益膨胀的人口不断地加重本已脆弱的环境资源的负担,使得这一战略在全世界越来越流行。环境利益时常被一个地方传递给另一个地方,穷人生活在农村资源区而富人则是城市受益者。因此,有的环境保护计划能够把土地管理者转换成尽责的——也是有回报的——服务者,如河北省农民,许多大的环保团体和多边借贷方都在把目光集中在这类计划上。

保护自然资产

这个北京-河北协议是中国已经接受了这个概念的几种方式之一。其他承诺甚至更引人注目。例如,最近的一个五年计划(2006年-2010年)就包括了以环保优先的方式绘制全国的地图。根据这个计划,在“生态功能区”中不允许任何开发行为,生态功能区包括森林覆盖的流域,这些流域通过植物根的过滤作用来净化饮用水,并通过限制土壤流失来帮助防治洪水。

为了避免类似1998年中国长江流域导致数千人死亡的大洪水,中国已经在约3000万公顷的土地上禁止了林木砍伐。这也要求农民们放弃种植农作物,转而在6000多万公顷所谓的 “坡地”上植树造林。然而,补偿预算并不打算无限持续下去,这里仍然存在一个未决的问题,那就是一旦没有补偿了,这些由农民转化而来的育林者如何获得收入呢?

根据国家林业局的数据,在过去8年中,中国已经向坡地环保项目投入了超过174亿美元的资金。但是,2005年一份提交给国际环境与发展学会的报告指出,这个项目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缺陷,资金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为了努力改善该项目,中国领导人已经越来越多地加强了与美国科学家和NGO的合作,后者为鉴别和保护自然资源提供了最新的技术。例如,去年9月,几名隶属于政府的中国科学家会见了一个来自“自然资本项目”的小组,该项目由斯坦福大学、大自然保护协会和世界自然基金会联合开展,已经进行了1年。该项目开发出了绘图和建模软件,用以确定环境保护做的最好的地区,此软件作为一个工具,在帮助中国政府微调其保护“生态功能区”概念方面具有很大的潜力。

“迄今为止,我们一直都只在从事最简单的评估工作,因此这些工具对我们来说非常有用,”中国科学院的王玉宽说。

先付款,后使用

过去10年中,付款给农民以帮助保护环境的概念赢得了NGO雄厚的资金支持,如今这个观点在中国已经变得普及了。例如,在云南省喜玛拉雅山脚下的修复的丽江古城中,保护国际的一位年轻的科学家何毅一直在试图说服当地官员支持一项有助于保护当地水供应的计划。世界银行已经为这一计划的初期研究捐助了2万美元。

丽江因其水源清澈、洁净而闻名。丽江古城是联合国命名的世界遗产之一,每年大概有400万游客来到此地,徘徊于布满出售翡翠、银器、织物和茶叶的商店的曲径上,古镇的街道铺着圆石,上面排列着狭窄的沟渠,色彩艳丽的丽江三文鱼在里面飞快地游过。      

然而,跟中国其他地方一样,丽江的水供应面临着压力。环绕古城的城市开发正在快速进行中,每年来访的游客数量也在增加。长期以来,古镇唯一的水源一直是一个池塘。最近,地方官员启用了附近的拉市海作为补充。尽管环拉市海地区至少在名义上是一个自然保护区,但是农业污染已使拉市海的水几乎不能使用。

“我们打算使丽江成为中国其他地区的一个正面典型,”何毅说。他主张大幅度提高来该地区观光的游客的旅行费用,并把这部分钱付给农民以尝试污染较低的实践。

拉市海的农民已经按月收到了一小部分费用,用以奖励他们放过那些吃掉他们部分农作物的、来保护区过冬的珍稀鸟类。在采访中,他们表现出对农业污染动力学一无所知,但是所有人都非常感谢补贴的承诺。正如一个农场工人所说的:“多多益善!”

有什么看法:中国正在采取的方法是正确的吗?从长远来看,为“生态系统服务”付账是可持续的吗?

凯瑟琳•埃利森是《新生态经济:使环境保护有利可图的探索》一书的共同作者之一,也是斯坦福自然资本项目的咨询撰稿人。去年9月,她与该计划的一些科学家一起访问了中国。

首页图片由Natmandu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中国的GDP与水资源管理

谢谢,这是一篇很有用的文章。我好奇中国每年GDP怎么看上去像将那些花费在人类生存最基本的元素“水”上的“大笔资金”(王晓平)纳入重要因素。说句离题的话,在2005年12月,中国出版了一本有几分争议的书。它主要说的是西藏的水如何能拯救中国(《西藏水救中国》,ISBN 7-80175-358-5),详细描写了在西藏高原,四川省等地的水干线。这本书34页上的一副参考地图呼吁建大量的水库(和更多大水坝)。在2006年,这本书被列为处于决策层的高干必读书。西藏未来的主要商业也许不是锡,不是木材,亦不是言或者其他任何矿藏,而是最重要的水。

Thomas H.Hahn/康奈尔

China's GDP and water management

A useful article, thank you for posting.

I wonder how China's annual GDP actually looks like factoring in (or out) those "huge amount[s] of money" (Wang Xiaoping) being spent on one of the very basic ingredients of human existence: water.

As an aside, in 2005/12 a somewhat polemical book was published in Chinese on how Tibetan waters will save China (Xizang zhi shui qiu Zhongguo, ISBN 7-80175-358-5), describing in great detail the western water trunk line between the Tibetan highlands, Sichuan province and beyond. A suggestive map on this book's page 34 calls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vast reservoirs (and more huge dams). The book was made required reading in 2006 for high-level cadres in policy and decision making positions. Tibet's future main commodity appears to be not tin or timber or salt or whatever else is mined there now, but, most importantly, water.

Thomas H. Hahn/Cornell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为“生态系统服务”付账

这篇文章提供了很好的信息,发人深省。我认为人们就是应该花钱享受生态服务,而不是认为这都是理所当然的。比如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水费就应该贵一些,来迫使人们意识到环境危机就在身边而不得不节水,而多出的收入则可以付给农民,鼓励他们“种”水。

Paying for services

This article provides a lot of good information, and is thought-provoking. I believe people need to pay for the ecosystem services they receive, instead of taking them for granted, or letting them deteriorate. For example, people living in big cities like Beijing should pay more for the water they use, which will make them more aware of the water crisis, and learn to conserve the resource. And the extra revenue could be used to pay farmers in neighboring area to encourage their act of "growing water."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北京水资源萎缩严重

在北京湿地普查项目中发现,北京的水资源严重萎缩。具一位老专家称,十几年来,他在北京周边调查鸟类活动,水库和河流干道年年的减少,拿野鸭湖来说吧,现在的野鸭湖只有原来的一半大小,而裸漏出的地面被用来种植
苜蓿,严重的影响了野鸭湖的生态。也影响了来此的鸟类的种类、数量和迁徙习惯。

Decreasing water resources in Beijing

Water resources are seriously declining in Beijing, according to a survey on the local wetlands.

A veteran expert, who has been conducting studies in areas surrounding Beijing for more than a decade, said that sizes of local reservoirs and rivers are shrinking every day. The Wild Duck Lake is a good example as it is now half of its original size.

Increasing growth of clover poses a threat to the ecosystem of the lake and also affects the variety and number of birds and their migratory habi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回复:向服务付款

“住在大城市里的人,譬如说北京人,应该支付更多水费”。这可能在所有市民生活质量都很高的大城市起作用。但是在北京,这会造成一些穷人连基本生活都保障不了。

Re: Paying for services

"people living in big cities like Beijing should pay more for the water they use" Maybe this would work in cities where everyone enjoys the same high standard of living, but in Beijing this would mean poor people unable to afford a basic resource necessary for survival.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西藏高原之水

我认为这个推论已经是其中一个理由,来解释花费在“生态移民”计划上的巨大款项。该计划在于帮助补贴放弃牧群生活而搬到城市中的西藏人。我知道某些国际非政府组织支持这一政策。但是,有一个问题是,在西藏牧民离开他们土地的同时,为什么还要以支付的方式来督促河北省和许多中国其它地方的农民采纳较无破坏性的实践以及森林保护呢?难道藏民不能变成有效的“土地管理者”么?依我来看,在较少的费用,同时不增加依靠政府救济金失业人口的情况下,这也许是可行的。

Water from the Tibetan Plateau

I think that this reasoning is already one of the justifications for the huge sums of money being spent on "ecological migration" to subsidize Tibetan herders who give up their herds and move to towns. I know certain INGOs support this policy.

One question that occurs to me, though, is why farmers in Hebei and many other parts of China are paid to adopt less destructive practices and protect forests, while herders in Tibetan areas are simply moved off their land. Could they also not become effective "stewards of the land?" In my experience, this may be entirely possible, at considerably less cost, and without creating unemployed households dependent on government poverty allev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