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英国校园的绿色梦

应对气候变化,学术界已经行动起来了,但他们的行动做到位了吗?够快了吗?比比•凡•德尔•兹认为尚没有自满的余地。他写道,有些大学很难走出他们舒适的环境。
Article image

据最近发表的一份报告称,跟踪飞机收集它们排出的废气,使建筑物“无碳”,给垃圾称重,号召雇员骑自行车出行,这些不过是英国各大学提出的抗击气候变化的点子中的几个。这些点子听起来都不错,但很难相信这些就是行动的全部。

当然不是。名为《绿色尖塔—— 大学和绿色议程》的这份报告,是在炫耀优点。它是由为高等教育英国大学进行议员游说的团体集体撰写。该报告描绘了一幅极其美好的热衷于保护绿色环境的学术界之画面。毫无疑问,英国高等教育界在某些领域处于全球领先。

例如在利兹大学,该报告着重说明了对航迹云的研究,这是飞机产生的飞行蒸汽拖痕。由此引发的争论是,如何测量飞机的排放量,因为没人能够回答航迹云是否增强了飞行的温室效应,并且如果确实增强了,增量是多少。“事实上部分问题在于如何采集航迹云,”皮埃尔·福斯特博士解释说。“你可以乘气球升上天空去采集,但空中交通管制可能会有麻烦。目前所使用的一项技术是,由另一架飞机跟踪此飞机,收集它的航迹云。”他的研究可能会提供关键的解决办法。

在南安普敦大学,学生和教职员共同努力,设计一种全新的生态友好型专业服务楼。在德比大学,他们一直在试用一种按垃圾重量付费的系统,并且经过8年试用证明,此系统的确有效。大学的环境经理乔·安尼·哈斯伯利称,他们减少了 50% 的垃圾。在圣·安德鲁斯大学,人们正在积极推动学生和教职工的绿色出行。他们修理旧自行车,为教职工制定自行车出租计划,同时也在实行乘车共享计划,为学生提供公共汽车车费折扣并搭建自行车棚。

在格林尼治大学,柯林·希尔斯教授正在努力使其8系统实现从理论到实践的跨越。该理论旨在将建筑垃圾和二氧化碳变成颗粒,作为建筑集料重新使用。

所有这些努力确实在将我们引向正确的方向,但问题是英国大学的辉煌报告并未提及业内人士的怨言和忧虑,他们认为进展程度远不到位,而且速度仍然很慢。人们可能会相信大学学院会首先接受那些令人不舒服的新的科学现实,但某些大学似乎和我们一样,很难走出他们的舒适环境:大学的副校长们为同样的短期化问题——领导层迟钝——而苦恼,正如此问题也使政客们感到窘困。

东安格利亚大学 (UEA)气候研究小组迄今已经对全球气温进行了30年以上的监测,是世界上最早与气候变化斗争的地方之一。该研究小组的主管,菲尔·琼斯教授挖苦道,在其所在大学,环境意识方面的发展“退一步说,是缓慢的。举例来说,我花了多年时间才最终说服他们不要在秋天就打开暖气并一直开到春天才关。对气候变化持怀疑态度的人有很多,即便这里也是。”

过去的两年,学术界似乎最终被唤醒了:为英国政府提供的有关气候变化对经济影响的斯特恩报告,以及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 (IPCC) 的定期报告也引起人们的关注。同时,英格兰高等教育基金管理委员会 (Hefce) 2005年发布的可持续发展行动计划,要求各大学开始将环境信息整合到课程中,并关注其自身能源和水的消耗,以及其自身的交通习惯。

据英格兰高等教育基金管理委员会的副首席执行官斯蒂夫·埃根称,即将到来的战略性回顾将“确定可持续发展中的关键机遇与挑战。一些高等教育机构已率先将可持续性发展理念融入到其在社团和商业营运过程中所承担的教育者、研究者和领导者的角色中,对此我们表示欢迎。我们同时认为,高等教育行业必须应对愈来愈有挑战性的议程,并要帮助其他部门完成相同的任务。”

需要重点关注的领域是房地产管理部门(大学面积颇大,铺张浪费严重)、对监测和解决环境问题的研究工作进行鼓励(这一点进行得相当好)以及教育本身。

大学和学院环境协会 (EAUC) 12年来一直在激励大家采取行动,其态度是乐观的,但同时对进展之缓慢也感到失望。执行董事伊恩·巴顿称,“业内认为已经做得很出色了,但显然事情本可以做得更好。”

他举出南安普敦大学专业服务楼的例子。此计划集合了学生、教职工和绿色建筑专业人员,从而使一个简单的建筑项目最终变成了一个教育工具。“你可能会认为此类事情应该随处可见,但事实上它却是头一份,这一点令人难以置信。”巴顿说,“我们确实在努力使其他大学以同样方式将教育和理论相结合。确实有一些“领袖”存在,如沃里克、圣安德鲁斯、格洛斯特等地,这样的结合已经融入了他们的DNA当中,他们自身即是如此。但这些地方只是例外情况,并非惯例。我们需要行动起来。我们居住的星球资源有限,而我们必须现在就开始着手处理问题。”

他指出,幸运的是学生们已经开始从自身做起。他们开展了各项活动,包括学生组织“人与星球”去年夏天搞的绿色联盟2007 列表,根据环境意识对各大学进行排列。结果是令人吃惊的。牛津大学和伦敦经济学院 (LSE) 双双为“尚可”等级,而约克大学和格拉斯哥大学落在其后,勉强通过。三所排在最前面的大学是利兹城市大学、普利茅斯大学和赫特福德郡大学。“这一排序震惊了几位副校长,”巴顿说,“我相信他们已下定决心,不会再比别人落后那么远。”

但最大的问题是,这终究不只是大学的问题,而是我们所有人都要面对的。威尔士替代技术中心 (CAT) 开发主任保罗·艾伦对于大学的盲目十分担忧。“他们是否意识到,我们需要对英国人进行大量培训以使其重获技能,这样在未来若干年内,我们必须学习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做事?这些大学是否能编制相应的课程重新教育我们的年轻人?没有。他们给年轻人上课所在的建筑物灯火长明,在那里能源管理很差,甚至没有人想过要与绿电供应商接洽。”

大学和学院环境协会今年的会议集中讨论可持续发展技能。如果建筑师、工程师、设计师和科学家不掌握必要的技能,那么必要的减碳目标就不能实现。

因此,正如“绿色尖塔”所提出的,确实有所进展。但是进展足够快吗?气候变化不会为自满留出任何余地。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 2008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由andyket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重在参与

这篇文章提到了大学学生社团参与到环保活动中,看到这里我特别高兴。但是,他们还应该帮助社会对这些学校施加必要的压力,促使学校行动起来。如果没有学生的话,学校将无法生存。学生而不是游说团体是改变现状,促进环保的生力军。

Getting involved

I was glad to see that student societies got a mention in this article, However more should be done on their part to help put the necessary pressure on universities to force them into action. Without students there ARE no universities; they are the ones who should be pushing for these changes, not lobby grou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