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平衡经济发展和应对气候变化至关重要”

在巴厘的国际气候变化峰会上,中国的谈判立场是怎样的? 在接受“中外对话”的采访中,参会的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对此作了解答。

Article image

 

在巴厘这一重要气候会议快要结束之前,指导中国代表团进行谈判的解振华说道,如果富裕国家在减缓及适应气候变化,技术转让和向低碳经济转变提供资金方面履行它们的义务,中国将努力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

担任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的解振华说:“发展中国家需要平衡经济发展和气候保护两方面的工作。我们不能再继续无限制排放的发展模式。”

发达国家到目前还未能完成《京都协议》规定的平均减排到低于1990年水平5.2%的目标, 解振华对此表示失望。他说,这等于说,欧盟国家2008年的减排将低于《京都协议》目标的15%。

他同时呼吁与会国支持欧盟提出的到2020年时,工业国应在1990年排放水平上减排25%到40%的目标。

“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

解振华强调说,气候变化谈判应严格遵从“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

他说,一些巴厘会议的参会国推崇在2005年蒙特利尔会议上首次通过的双轨制。 “这就是说,美国、中国和印度被要求接受量化的限制性减排目标。这对中国来说是不可能的,因为各国应根据它们的历史责任、发展阶段和人均排放来承担不同的责任。” 他解释说。

很多参会的代表,包括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执行秘书德布尔,英国气候变化部长菲尔•伍拉斯和世界自然基金会的美国气候变化项目主任汉斯·维若姆,都认为让发展中国家中国来接受限制性减排目标是不切实际的。

中国的减排成就

解振华同时还强调了中国在改善经济结构和提高能效方面的成就。

他说,从1990年到2005年期间,中国已节省了8亿吨标准煤当量的能源,从而避免了18亿吨二氧化碳的排放。

中国已经制定了到2010年,即第十一个五年计划结束时的GDP能耗下降20%的目标。这意味着,从2006到2010年的五年间,中国将节省6亿吨标准煤当量的能源和减少14亿吨二氧化碳的排放。

同时,中国在加大开发和利用可再生能源的力度。2007年,中国在这一领域的投资达到了1,600亿元(合217亿美元)。

 

易水,“中外对话”北京分部的副总编。

袁武,中国记者。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中国的可再生能源

看到中国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投资的持续增加是很好的事情。根据21 世纪可再生能源政策网络的数据,中国2005年在可再生能源投资了70亿美元,和德国并列世界第一。2006年中国在可再生能源投资了将近100亿美元,占世界的9%和发展中国家的21%(UNEP 2007)。上述的数据都没有包括大水电项目方面的投资。中国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投资主要集中在小水电和太阳能热水器。我不知道2007年的217亿美元可再生能源投资都用在了哪些方面,希望能看到更多在风能和生物质能方面的投资。

王韬
廷道尔气候变化研究中心和苏塞克斯能源研究小组

renewables in China

It is very nice to know China’s investment in renewable energy keeps rising. According to REN21 China invested $7bn in renewables in 2005, largest in the world together with Germany in that year. In 2006, China made about $10 bn investment in renewables, 9% of the world and 21%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UNEP 2007). But all these figures do not include large hydro power project. China’s investments in renewables were mainly in solar heating and small hydro. It is certainly very interesting to know where the $21.7 bn in 2007 goes, I hope to see more increase of investment in wind and biomass.

Tao WANG
Tyndall Centre for Climate Change Research & Sussex Energy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