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非洲对挑战气候变化的展望

在巴厘岛气候变化会议到来之前,加纳的高级专员安南•卡托强烈要求迅速采取措施推进气候变化的解决,同时呼吁世界关注非洲的努力和声音。

Article image

1992年,当联合国在里约热内卢召开会议以审议并签署《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时候,他们似乎认为当时所讨论的事情只属于模糊且遥远的未来。当时,气候变化被看作是杞人忧天,人们把这件事看得过于严重了,就像副总统阿尔·戈尔要烦扰的那样。如果他们知道了刚刚在墨西哥、以及早些时候非洲从西部到东部所发生的一切,就不会这样想了。

人类过度地排放二氧化碳,完全不考虑大气和环境,于是,现在这些行为所造成的后果恰好开始告诉我们这些了。在北极圈,浮冰正在融化,这已不可更改。非洲发生了无法控制的干旱,长达一季。接着是整个非洲爆发的大洪水——从加纳到乌干达。现在是采取认真的工作来保护环境的时候了。我们等不起了。

京都议定书》确实已经生效了。但是现在,我们该如何执行它呢?那些对全球变暖贡献最多的人似乎不想承担责任。其他的新兴工业化国家在发展中取得了显著且让人印象深刻的成就,他们也不愿意停滞下来。2009年底之前,全球将再一次进行谈判,以达成一个新的、更可行的框架。新兴的经济体,如中国、印度和巴西,正在被迫采取必要的缩减。但是我们不能否认这一事实,即仅仅20个国家就占据了全球碳排放的80%。这表明了世界经济的不平衡。

《京都议定书》后的新协议的全球谈判正在进行中,我们期待在2009年底,一个全球框架能够生效。

可悲的是,几乎没人关心那些国家,如非洲的一些国家,它们对温室气体排放责任很少甚至几乎没有责任,但是现在它们却承受着这些后果。温室气体的影响有各种各样的形式,从直接影响,如近几个月的干旱和洪水,到间接影响,如减少排放的行动所造成的无意识后果。这些后果包括“食物里程”问题,也包括发展生物燃料造成了耕地潜在流失,以及丧失经济利益的可能性。这些问题很复杂,涉及社会和经济方面。解决这些问题需要长期的政策和详尽的规划。但最重要的是,需要最高层的政治才能以及利他主义。

在最近非洲东部和西部的洪水中,几十万人受到了影响。在12个国家中——包括苏丹、埃塞俄比亚、马里、布基纳法索、尼日尔和加纳——一些世界上最穷的人们失去了他们的家园和生计。他们采取了坚决的自救政策,这跟过去相比是一个显著的改变。加纳的国家灾难管理组织(NADMO)估计,在国家的东北、西北和北方地区,超过275,000人受到了洪水的影响,主要的粮食产地被淹。虽然仍有一些人留在家乡未被淹没的地方,大多数灾民都被转移了。

像往常一样,在国际上,有效地方灾难准备的积极意义被忽视了。国际社会不承认,在这些国家中,只有加纳能够挺身而出依靠自己的努力,而不是去等待国际援助。洪水引起的绝望被消除了。

所有这些(事件)说明,后京都协议必须提出令人信服的建议,以促进对气候变化的适应,同时还需要有一个可接受的体制来实施,这势在必行。这不仅是一个涉及全球正义的问题,也是一个关乎生存的问题。造成损害的是世界上一些最强大的国家,但是受到最坏影响的却是世界上很多最贫困的国家。

在加纳,一部全面的环境保护法的制定还有很多工作仍在进行中。我们的国家环境政策和国家环境行动方案所寻求的是:

• 维持生态系统和生态过程,它们是生物圈运行的基础;
• 确保自然资源和环境的合理管理;
• 保护人类、动物和植物,保护生物多样性;
• 在发展过程中,使污染和对公共利益的妨害最小。

在最近几个月里,“食物里程”问题得到了人们的关注。对于英国人来说,正当地看待其碳排放量,食物里程是一个恰当的例子。英国的人均排放量远远超过全球的平均值,是加纳人均排放量的很多倍。解决方案是什么?减少非洲空运物品的销售,这样可以减少英国碳排放量的一小部分。

(英国)土壤协会甚至已经提出了一项新的政策,从空运水果蔬菜中去除其盖章授权的有机产品。英国公众、政府和媒体已经表现出了对非洲的巨大同情,但是土壤协会和主要零售商能够利用其权力来禁止进口,这对非洲造成了很大的损害。他们是有意为之,还是仅仅为了保护受打击的英国农民呢?

我们认为,这种方法非常不公平,而且将会严重影响加纳的农业界。减少的排放量极小——这种空运的排放量不到英国的0.1%——英国购买者有很多其他办法来减少其碳足迹,同时不会危害数以千计的贫困非洲农民家庭的生计。

《金融时报》最近的一篇文章表明,空运食物的碳排放还不到英国食物运输的碳排放的1%——更多更多的碳排放来自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超级市场的货车,以及我们去超市的时候所驾驶的汽车。

当然,我们的确明白,我们这里的朋友们渴望改变他们的生活。然而,数字并不是简单地叠加。通过拒绝购买非洲小农的产品,我们关闭了他们的经济前景的大门,在这个过程中,全球正义付出了什么代价呢?加纳一直在发展其出口贸易,把我们的有机产品和公平贸易产品出口到英国和世界各地。该贸易增长相当迅速,为很多人带来了收入和工作。

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必须以一种公平、科学、合理的方式进行——在损害世界上最贫困国家的情况下减少排放不但是不公平的,而且在为解决气候变化问题而建立国际共识的问题上,也打下了一个不好的基础。无论是在现在还是未来,我们都非常担心气候变化的后果。我们实现一系列有效目标所花费的时间越长,所产生的危害就越多。

除了这些挑战,在碳服务中,还有越来越多的贸易机会。我们的林业专家和科学家指出,在《京都议定书》的约束下,黑非洲的林业有巨大潜力,能够有效地管理其自然资源并减少贫困。

清洁发展机制(CDM)是《京都议定书》下的三个机制之一,允许工业化国家通过在发展中国家投资减排项目,来实现其温室气体减排义务。 在这个计划下,像加纳这样的国家能够实施某些项目来“汇”碳,取代某些国家中的更昂贵的减排,如英国。然而到目前为止,由于其所涉及的高度复杂性和官僚政治程序,还没有黑非洲国家采用清洁发展机制。

今年是加纳的五十周年纪念,加纳政府决心进一步考虑这个问题,一次主要的有效援助会议计划将于2008年9月在阿克拉召开。这为让世界听到非洲的声音提供了机会,同时可以提供强有力的领导和卓越才能以维护世界穷人的利益。

类似此次座谈会这样的会议非常重要——它把国际上最优秀的思想家聚在一起,无论是国内的还是旅居国外的。非洲必须利用我们的卓越才能——无论是在艺术、建筑、科学和技术上——来引领非洲,并准备国际策略,以应对气候变化。

 

安南·卡托是加纳住英国和爱尔兰的高级专员。2007117,他在皇家非洲学会的会议“融化坚冰:非洲的气候变化前景”上发表了这篇讲话。这次会议聚集了不同学科的团体,有音乐家、艺术家、科学家、建筑师、设计者和政治家,会议讨论了气候变化对非洲的影响。

首页图片Abby Chicke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