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北极在变暖,政策需改变

北极正以两倍于世界其他地方的速度变暖,对于美国的政策制定者来说,极地地区的这一变化为他们带来了挑战,也带来了机遇。黛博拉•威廉姆斯从阿拉斯加报道。
Article image

由于全球变暖,阿拉斯加及整个北极区域正在经历一次深刻的改变,程度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都来得剧烈:温度在显著升高;可居住地在持续减少;当地的文化与社会都受到威胁;动物面临灭绝;严重的海岸侵蚀正在重绘着北极区域的地图。

正在变暖的北极

总之,北极正以两倍于世界其他地方的速度变暖。在一些地区,如阿拉斯加,温度升高得更快。

科学家联同当地人以及其他相关人士纪录下了北极地区因为全球变暖所造成的这一大范围的显著变化。具有开创性的“北极气候影响评估报告”于2004年发表,它将全球数百名国际专家的最新研究和传统知识汇编成册,以详尽地描述全球变暖对环北极地区所造成的影响。事实上,从那时起,所有这些不利的变化已经加剧了。

对于政策制定者来说,以下三方面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北极冰盖的融化正以破纪录的速度在进行;海岸侵蚀规模巨大;伴随全球变暖和海水酸化而来的海洋生态圈变化显著。所有这些损失惨重的变化使政策制定者面临着特殊的挑战,目前大部分问题都没得到解决。

融化

与以往的纪录相比,2007年北极冰盖减少到往年最低纪录的80%以下。北极冰盖有许多重要的功能,它为人类和其他物种提供居所,在全球温度和天气调节方面充当热反射器。由于北极冰盖减少的情况在阿拉斯加和俄罗斯的海岸更为严重,因此这些地方正在遭受由此带来的严重后果。

美国内务部目前正在考虑是否要将北极熊列入《濒危物种法》(ESA)所规定的濒危物种中(2008年1月表决)。为了了解更多的信息,“美国地质服务中心”刚刚开展了一项针对未来50年北极熊种群的变化趋势预测的研究,结论是可怕的:到2050年,北极熊的数量将减少2/3,仅存的北极熊只能在加拿大和格陵兰岛才能找到。为了保护北极冰盖上这些残存的种群以及其他物种,就需要大量消减美国乃至全世界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将北极熊列入《濒危物种法》所需保护的物种的做法本身,可能会导致对受提议的新的大型污染源——诸如煤发电厂以及其他与煤污染相关的活动——的更高水平的审查。

随着北极冰盖的融化,欧洲通往亚洲的最直接的航线变得畅通无阻(即传说中的西北航道),几个国家正在力争新的领土权。在一个以高姿态亮相的小型潜水艇探索活动中,俄罗斯队的队员在北极海冰四公里下的海底插上了国旗,宣称拥有主权。与此同时,一支丹麦的探险队也在为北冰洋洋底的未来领地进行积极的探索。加拿大也表现出了对北极的极大兴趣,计划斥资70亿美元建造8艘北极巡逻舰。

争先宣称领土主权以及西北航道的开通等各国的反应,可能会促使美国政府成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字国。这一公约已经拥有150多个签字国,它为全世界海洋的使用设定法规,这些法规就包括对海水淹没区的领土主权和航运的规定。

北极冰盖的融化也为海上油气的发展带来了机遇和挑战,荷兰皇家壳牌公司最近的经历就能证明这一点:法庭正在寻找由于油气的生产使用对全球变暖造成的影响的关键性证据,列举诸如海洋污染以及对北极熊和鲸的生存威胁这些环境风险。就在今年,法庭禁止了这一公司在阿拉斯加近岸区的探索计划,因为它们没有提交对这一活动的潜在影响特别是对全球变暖的影响的详细分析。

海岸侵蚀

发生在阿拉斯加的海岸侵蚀预示着世界其他地方也可能面临着由于海平面上升所引起的各种损失和移民问题。而阿拉斯加的海岸侵蚀问题随着冻土融化以及由于海岸缺少冰层保护而导致的秋季雪暴的损害而加剧。几国的政府代理机构已经检查出了这一地区的多处地方存在重大风险。根据美国陆军工程兵团的预测,阿拉斯加的三个村庄必须在未来10到15年内迁移。而美国审计总署(GAO)已经确认这些社区所面临的危险“迫在眉睫”。

解决这一棘手的移民问题费用庞大,仅迁移一个希什马廖夫村——白令海峡北部的一个小村庄——就要花费1亿到2亿美元。许多人认为未来从温室气体排放限额和贸易计划中获得的财政收入是资助这一迁移的最合适的来源。目前,美国国会的一项法律提案解决了这一需要,这就是“低碳经济法案”。这一法案由来自新墨西哥州的参议员杰夫·宾格曼和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参议员阿伦·斯贝克特介绍引入,由阿拉斯加参议员泰德·史蒂文斯和丽莎·穆尔科夫斯基共同提案。显然,全球变暖应该为阿拉斯加的合法花费买单的事实,加上公众的呼吁,促使这两位阿拉斯加的参议员共同提出这一经济系统的排放限额和交易法案。虽然均来自于化石燃料生产州,但是他们是国会参议员里在共同提案任何排放限额和贸易计划方面最保守的议员。

与此同时,由于全球变暖所引起的海岸侵蚀加速了动植物栖息地的缩小,尤其是阿拉斯加北部低海拔地区,这里是国际上有名的鹅以及其他水禽类物种的栖息地。而在与此相连的地区,由于以前的一个岸上探索性石油钻井地被海水淹没,美国政府以及至少一家石油公司——埃克森(Exxon),已不得不为此支付庞大的紧急清洁费用以及制定大量限额计划。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调整性政策来解决这些问题,特别是面对全球变暖如何保护野生动植物以及整个生态体系的平衡问题。

对海洋生物的不利影响

阿拉斯加的白令海峡是美国的鱼篮子,阿拉斯加水域所生产的鱼占美国食用鱼类上市量的大约50%。但是全球变暖正在改变这一海域的生态体系,鱼向北边的冷水区整体迁移,海底栖息的生态体系所赖以生存的营养也越来越少。

作为针对全球变暖所采取的具有前瞻性的行动方案之一,“北太平洋渔业管理委员会”成员一致投票反对在北白令海峡进行海底拖网捕捞,直到有证据表明这里的海域能够安全地对外开放。委员会意欲鼓励海洋物种向北部成功迁移,而成功的关键是杜绝海底拖网捕捞对海洋物种栖息地所造成的破坏。

海水酸化是目前面临的又一大挑战。“生物多样性中心”(CBD),作为一个非政府组织,已经收集了包括阿拉斯加在内的几个州的请愿书,要求将二氧化碳归类为污染物质。一旦二氧化碳被吸收进海洋,就会产生碳酸。自从工业革命以来,人类二氧化碳的排放导致了海洋酸化度30%的增加。不断增加的酸危及了整个的海洋食物链。加利福尼亚以及华盛顿等州将会审查CBD的请愿书,一些州将可能准予这一请求,这将导致对二氧化碳的排放采取更多的管制。

未来何去何从?

全球变暖对北极造成的深远的不利影响为全世界联合起来采取大范围的温室气体减排措施提供了毋庸置疑的证据。作为亲历阿拉斯加受影响地区的访问者,亚利桑那州的参议员约翰·麦克凯恩提到:“任何怀疑人类的活动对全球气候变化有影响的人,都应该与生活在阿拉斯加和加拿大西北部的育空地区的当地人谈上几句。”不幸的是,不顾这些铁证如山的证据以及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其他国际领导人的急切呼吁,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仍继续反对采取强制性的减排措施。正如加利福尼亚州参议员芭芭拉·波克斯所说,布什最近的集会和言论可谓是“跟没说话一个样”。

针对这一问题的一项全国性的行政政策制定已经进入实质性阶段,其他诸如美国法院、国会、委员会以及国际机构等单位和组织将会不断地面临要求解决由全球变暖对阿拉斯加和环北极地区来带来的灾难性影响的呼声。


黛博拉· L·威廉姆斯是阿拉斯加保恒协会的会长。作为哈佛大学法学院的毕业生,她曾经担任阿拉斯加特别部(由总统任命)的部长助理以及阿拉斯加保恒基金会的常务董事。

首页图片由 Stijn Vogel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最新情况

这是Deborah Williams从阿拉斯加发来的报告。

我写这个的时候,参议员Stevens 正与阿拉斯加村庄因气候变化而遭到严重影响的社区代表进行会谈(希什马廖夫村、纽托克村、基瓦利纳村、烏納拉克利特村等),对重新安置村民的需求寻找最理想的方法。许多政府代表也出席这项会谈。同时,在这夏季也首次目睹座头鲸在北冰洋出没。我在数星期前便获悉这项资讯,而将它发布于有关新闻单位。因此而获得极好的效果。

阿拉斯加做出了前所未有的对全球变暖影响的反应。Deborah

Updates

This is Deborah Williams reporting from Alaska. As I write this, Senator Stevens is meeting with representatives from the Alaska communities most at risk (Shishmaref, Newtok, Kivalina, Unalakleet, etc) to discuss how best to proceed with their relocation needs. Numerous government representatives are also at that meeting.

Also, for the first time ever, humpback whales were sighted in the Arctic Ocean this summer. This was disclosed to me several weeks ago, and I communicated this information to the Associated Press. An excellent story resulted.

Change and responses to change from global warming continue to occur at unprecedented rates in Alaska.

Deborah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是谁应该负责?

好文章, 谢谢您黛博拉。看看美国法庭的决定如何影响跨国公司的确有意思,并且我猜测随着气候变化的真正代价的增加,对这些代价的分配所作出的努力会来得更激烈。总而言之,有人必须对此而负责。是纳税者呢还是石油公司?是飞机乘客还是汽车拥有者?是中国燃煤发电站或者是美国燃煤发电站?

who should pay?

Deborah
this is an excellent article, thank you. It's interesting to see US court decisions affecting the operations of multinationals and I would guess that as the real costs of climate change grow then the effort to allocate those costs will become more acute. Somebody has to pay.. is it the tax payer? the oil company? the people who fly? drive? Chinese coal fired power stations??? (or US coal fired power station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分摊费用

非常感谢以上诚恳地评论。当然现在有两种主要类别的费用:适应的费用和减缓的费用。在阿拉斯加,我们正在经历为重大改变付出的代价:包括由于永久冻土的融化造成的基础设施的破坏以及薄冰层造成的健康和安全方面的开销。现在,许多人正在承受这样无补偿的环境破坏的影响。在一些例子里,纳税人也在支付费用,比如被融化的永久冻土损害的高速公路的维修。最终,这些费用都应该从冰盖和贸易立法的收益中来支付。那么在冰盖和贸易立法下是由谁来支付?首先,应该是温室气体排放企业买单。那么这些企业会不会把这些费用转嫁给消费者?这还不得而知。最终,所有的二氧化碳消费者将为转变成消耗更少的二氧化碳的经济而承担一定的费用。我们也会从中受益。我相信从中长期角度来看我们的社会将从很多方面也从这个转变中获利。

Spread the Costs

Thanks so much for the thoughtful comment.

There are, of course, two main categories of costs: adaptation costs and mitigation costs.

In Alaska, we are experiencing significant adaptation costs -- including infrastructure damage from melting permafrost and health and safety costs from thinner ice. Right now, many of those who are experiencing these impacts are paying the costs -- uncompensated. In some instances, taxpayers are paying for these costs (such as repairing highways that are damaged by melting permafrost.

Ultimately, these major adaptation costs should be covered by proceeds from cap and trade legislation.
Who will pay under cap and trade legislation? In the first instance, the emitting companies. Will they pass all of these costs on to consumers? That remains to be seen.

Ultimately, all carbon consumers will bear some of the costs of converting to a less carbon-intensive economy; but we will also all benefit from doing so. I believe in the mid- and long- term that our society will experience net savings from this conversion, on many lev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