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迈向可再生能源的明天

中国百分之九十的电力仍然依靠效率低下的燃煤发电,但国家制定了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大胆目标。中国真的能够实现可持续能源的目标吗?蕾切尔•M•瓦瑟对此进行了分析。

Article image

2005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北京国际可再生能源大会上对与会者表示热烈欢迎。他说:“中国高度重视开发利用可再生能源,把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作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举措。这是应对日益严重的能源和环境问题的必由之路。”

 

中国把可再生能源作为必由之路,其中大有原因。2006年,中国的发电量猛增20%。作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电力消费国,中国新增发电能力1亿千瓦,相当于泰国和英国的发电量总和。今年,为了跟上经济快速增长的步伐,避免出现电力短缺,中国的发电能力有望再增加9000万千瓦。

 

这个巨大发电量的90%,来自效率低下的燃煤电厂。尽管中国煤炭储量丰富,不久之前还是一个完全的石油出口国,但如今每年却要花费几十亿进口化石燃料,去年所需石油的一半左右都靠进口。空气和水的质量已经亟待关注,以煤炭为基础的能源生产使污染更加严重,对农业和健康产生巨大影响。中国还面临着限制温室气体排放的国际压力。荷兰环境评估局宣称中国最近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排放国。

 

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

 

对能源安全、环境质量和全球变暖的关注,正推动中国大步奔向可持续能源的未来。政府的政策非常雄心勃勃,提出到2020年,GDP比2000年翻两番,而能源消费“只”翻一番。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中国领导人强调对提高能效和可再生能源两手抓。

 

中国制定了大胆的目标。“十一五”计划提出一项全国性的能效提高计划,目标是到2010年每个单位GDP的能源消费减少20%。2006年1月,就在胡主席的上述讲话发表两个月后,中国的《可再生能源法》实施,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法律本身并没有制定目标,但自从它通过后,中国制定了一个雄心万丈的目标:到2020年,20%的电力将来自可再生能源,还不包括大型水力发电。而2005年,中国的可再生能源只占发电量的8%。

 

对中国来说,20%的目标是一个重大的跳跃式前进。行业专家相信这完全可以达到,没准儿还会提前实现。随着中国能源需求的激增,必须进一步挖掘国内丰富的可再生能源潜力,包括太阳能、风能和其它能源。这些巨大的能源,不仅部分解决了中国不断发展的工业和城市的需求,对于不发达乡村、特别是荒凉西部的人们来说,它也是一个大有可为的电力来源。在那里,可再生能源能够提供清洁、可靠、廉价的能量,建设可持续的生活。

 

中国在农村的可再生电气化上已经取得巨大的成功。2005年,除了大型水力发电,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可再生电力生产国。大部分电力都来自小型水力发电——中国占世界总量的一半还多。中国计划在2015年之前完全实现农村电气化,主要依靠的就是小型水力发电、离网光伏发电和风力发电。

 

中国风力发电产业的迅速扩展吸引了国内外的公司。中国的目标是到2020年风力发电能力达到3,000万千瓦,将成为世界第一大风力发电国。“这开发了巨大的潜力,政府的目标雄心勃勃,但可以实现。”安元易如( Azure International )公司的市场部经理韩娟丽说,这是一个位于北京的咨询和投资公司,致力于可再生能源技术。

 

挑战与极限

 

但是,中国的可再生能源发展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可再生能源法只是一个框架,中国仍然需要规范,而这些规范是很有挑战性的工作。”联合国发展规划署驻中国机构的能源项目经理何平博士说。这些规范经常过于笼统,难以操作;同时,政策的不确定性仍然是市场准入的障碍。

 

中国的另一个挑战是在技术和技能领域的弱点。就目前而言,除了尽人皆知的家用太阳能热水器、微型和小型风力发电和光伏发电之外,中国的可再生能源设备需要大量进口,增加了成本。对潜在的可再生能源开发者来说,另一个障碍是金融机制的缺位。由于畏惧风险,国有银行不愿提供所需的贷款。

 

生物柴油是另一种很有前途的可再生能源,其发展还处于很初级的阶段。到2020年,中国的生物柴油产量将达到2005年的40倍。中石油和中国其他油气集团都开始进入这个领域。今年四月中旬,中石油在西南开始建设一家实验性的生物柴油生产厂。“这些公司想像壳牌和BP公司那样,不仅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在可再生能源方面也要成为投资的领头羊。”中石油负责发展“新能源”战略的韩先生说。

 

这个新的设施将有助于研发工作的进展,这是生物柴油产业的关键挑战。许多专家关注食品安全,担心油用和粮食作物之间的竞争。“我们需要进行很多资源和土地评估工作,”中国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主任王仲颖博士说,“我们不知道有多少非食用农作物种植用地可以用于生物柴油工业。”

 

未来展望

 

木本能源植物是生物柴油一条很有潜力的希望之路,它们可以种植在不适宜粮食作物生长的山区。作为更大规模“绿色减贫”行动的一部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中国科技部在中国西南部主导了一个生物产油生产项目。这里很贫穷,生物多样性资源丰富,通过鼓励农民种植当地原生的麻风树,主办者希望能够生产燃料,减轻贫困,抵制土壤侵蚀和环境退化,并且改善当地脆弱的生态系统。

 

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TNC)和其它组织一起成功地利用不同的可再生能源(主要是沼气)获得了类似的效果。2001年,TNC开始在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云南省进行一项农村替代能源计划。他们和当地居民、政府以及NGO合作,建起太阳能热水系统、微型水电系统和利用农业废料的家庭沼气池。他们共修建替代能源系统1万座,提高了居民的生活质量,也保护了当地的生态系统。

 

在这种农村电气化工作中,政府的作用非常深入和非常广泛。2005年,中国是世界太阳能热水利用量最大的国家,同时还有1,700万中国人在利用沼气。按照政府的目标,到2010年,沼气利用者将达到4千万。TNC这样的环境NGO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们帮助实现政府的目标,也帮助生物多样性保护进入农村发展实践的主流。“我们要在生物多样性受到柴草收集威胁的地方工作。因此我们就到更加偏远的农村地区去。我们已经显著地减少了木柴需求,也改善了室内空气质量。”TNC中国项目负责人夏祖章说。

 

TNC的微型水电系统相对较小,不超过十千瓦,用夏祖章的话说就是“其环境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但是,只要大量安装,却有很大的生态效果。即便不愿安装微型水电,小型水电系统的效果也很好。中国在这个领域还有大量未开发的资源,同时在技术和地方经验上也已经成熟。但是,当要求对中国所有大型水电工程进行环境影响评估时,许多人对评估和规章的执行不满,或者因此而躲避。中国政府的目标,是到2020年水利发电能力比2005年增加2亿千瓦,因此,减少水力发电的环境影响是中国面临的另一个严峻挑战。

 

尽管通向中国可持续能源未来的道路上存在众多障碍,但前景是光明的。“中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我们必须超越发达国家,发展新技术、新观念和新方法。”能源基金会副主席兼其在北京的中国可持续能源项目主任杨富强博士说。“我们正带领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寻找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

 

 
 

蕾切尔·瓦瑟,普林斯顿亚洲机构研究员,主要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北京办事处工作。她也为Tree.Hugger.com网站撰写绿色生活方式的博客。本文首发于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杂志《世界自然保护》。

首页图片由husar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煤炭投资收益更好

我不得不承认,由于风能初期投资成本太高,所以火力发电厂的投资回报率(15-20%)要比风能发电厂(5-11%)高得多。也许政府可以为发展风能提供低息贷款,不知道有这种可能吗?

coal more profitable

I don't like to say it but investors rates of returns for coal plants are just so much higher (15-20%) than for wind farms (5-11%), because of the high initial capital investment costs for wind power. Maybe the government could provide lower interest rates for wind power development. Is it a possibility?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中国的风能政策

根据"2007年中国风能报告"(http://www.gwec.net/uploads/media/wind-power-report.pdf),国家发改委从2003年开始发展风电特许权项目,计划将风能工业商业化.随着2006年可再生能源法和其他一些措施的引入,从那时开始,风能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从2004年274MW增长到2005年的1266MW,到2006年已达2599MW.作为结果,中国2010产生风能5GW的目标预期将会提前两年实现.政府已经将这一目标修订为8GW.在风电特许权项目中,省级公司必须签署合同并且购买中标者在风能项目中的所有产电,投资者面临的风能发电和普通电力的价格差由国家级公司通过反还.然而,正如报告所述,风电特许权项目依然面临着许多问题.我们要从先前的经历中吸取经验促进中国的风能健康快速的发展.
王韬 (Tao WANG) Tyndall Centre for Climate Change Research & Sussex Energy Group 廷道尔气候变化研究中心和苏塞克斯能源研究小组

China's wind power policy

According to the "China Wind Power Report 2007" (http://www.gwec.net/uploads/media/wind-power-report.pdf), the National Development & Reform Commission aims to commercialise the wind industry by initiating a wind power concession programme (风电特许权项目)since 2003. With the introduction of Renewable Law in 2006 and other measures, wind power has moved to a fast development path since then, from 764 MW in 2004 to 1266 MW in 2005 and 2599 MW in 2006. As a result, China's 2010 wind power target of 5GW is expected to be reached two years earlier, and government has revised the target to 8 GW. Under the wind power concession programme, the provincial grid company must sign contract and buy all the electricity generated from wind project of the winner bid, the price difference between wind and average electricity is shared across the national grid to give certainty of return for the investors. However, as the report says, there are also various problems associated with the wind power concession programme. Lessons has to be learnt from previous experiences to facilitate a health and rapid development of wind power in China.

王韬 (Tao WANG)
Tyndall Centre for Climate Change Research & Sussex Energy Group
廷道尔气候变化研究中心和苏塞克斯能源研究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