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气候变化:印度为什么需要走在前面(第二部分)

印度不应惧怕而应以新的姿态来迎接气候变化挑战,并把这一努力看作发展的机遇。在本文的第二部分中,马利尼•梅赫拉认为印度需要一个真正的领导者。

Article image

当负责任的国家面对气候变化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呢?今年在海利根达姆,发达国家的八国集团一致同意,“尽早采取强有力的措施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将温室气体浓度稳定在一个水平上,以防止人类对气候系统的危险干预”,大多数国家同意“到2050年,至少将全球排放减少一半。”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者,她与印度都是五个发展中国家集团的成员,中国出席了海利根达姆的峰会,并发表了一份建设性的报告。

印度做了什么呢?嗯,看起来一切如旧。尽管没有挑战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的科学结论,印度政府似乎也无需匆忙挑战。印度环境和森林部前秘书、政府的气候战略设计者普罗迪普托•高史曾说过:“印度当然不用为这种困境负责。实际上,我们是受害者。那么,为什么要指望我们束紧腰带呢?”

这种言论概括了在过去几十年中,印度政府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立场。作为一个贫困的发展中国家,印度的人均碳排放为美国的二十分之一、欧洲的十分之一,其当务之急是发展经济。印度不能放弃“发展的权利”;任何减排都必须得到补偿;对于气候变化问题,更富有的国家有更大的历史责任,它们必须首先为其付出代价。

印度政府强调,中国的发展远比其声称的更加不清洁,印度的发展与之不同。印度政府的这种最新论调进一步歪曲了事实。为了防止人们混淆了这两个国家,印度的首席能源问题顾问苏里耶·塞蒂说:“2002年以来…中国的发展速度高于印度,但是也消耗超过印度11倍的化石燃料。”在另一方面,印度“在实现了8%的GDP增长的同时,能源消耗只增加了3.7%。”这是一份健康证明书吗?从气候平衡的观点来看,印度的立场有其优点。我们对此论点都很熟悉。为什么要期待一个穷国首当其冲,而如美国等富国却落在后面呢?

但是,从气候影响的观点来看,政府的立场是目光短浅的,而且这种自我满足是危险的。全球气候是不因国家疆界而区分的。一个国家排放入大气的温室气体是不会插着国旗的。重要的是进入我们脆弱的大气的排放总量。

目前,印度是温室气体的第五大排放国——其排放还在增加,同时补救措施正在减少。在一个由官员、NGO和学术界人士组成的核心集团中,政府的工作都集中在国际气候变化谈判上,而不去考虑我们作为一个国家的影响和责任。在印度第十一个五年规划(2007- 2012)长达109页的文件中,只提到了气候变化一词两次;而首都最新采用的德里总体规划则完全避开了这个问题。

印度在气候问题上的立场显示出了一个脆弱、不可靠的印度,而不是一个充满希望和信心、努力大步走上世界舞台的印度。印度发送出的情绪消息充满了受伤害和恐惧。印度通过应得权益的镜头看其他国家,而没有考虑走在前面。

一种新方法

印度也许不是全球最大的排放国,但是现在是我们首先行动、说出它对我们的人民的影响的时候了;也是我们为自己的排放对其他地区和未来几代负责的时候了。

一个文明的方法将解决这个问题,承认虽然我们不是历史排放者,但是我们的排放——当我们行为的含义十分清楚的时候——并非没有产生后果。这冒着把我们从气候受害者变成气候犯罪者的风险。如果我们的行为加速了人们从更贫困的低地国家或小岛国撤离,使道德高于一切将变得更难。

核心问题是,气候变化涉及道德和两代人间的正义。印度的人口很年轻——70%的人口在36岁以下。我们不能制约他们的未来,使之倒退,而不是向前。

气候变化必须被重构为一个增长和机遇的议程,而不是恐惧和应得权益。这是像印度这样的国家保证和平、发展和生活品质的最佳方法。

我们需要发展,为我们的人民提供繁荣与尊严。但是在一个碳限制的世界,这种发展应该是清洁的和绿色的。政府顾问目前所做的是在投资社会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二者取一,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我们需要二者兼得。

但是,我们需要明智的、低碳的发展,而不是追随早期工业化国家的足迹。我们需要使可持续发展成为我们的经济和现代化议程的组织原则。

这不像看起来那样困难。金钱和智力都有了。资本市场被低碳技术的资金所淹没。现在,印度的亿万富翁比日本还多,一大群风险投资者对寻找绿色市场有浓厚的兴趣。绿色是新的金子,300亿美元的碳贸易市场正在印度发展壮大。现在,这个国家是全世界最大的清洁发展机制(CDM)碳额度的出售者。散居在海外的2000万印度人是另一个重要的资金、创新和政治杠杆的来源。

印度公司已经听到了钱币落下的声音:国际贸易中心在古尔冈的新建筑获得了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能源与环境设计先锋奖(LEED)的白金奖。班加罗尔的REVA混合电力汽车正在全世界享受着出口的成功。印度的风力发电站苏司兰现在排名全球第五,并准备在国内扩张。Infosys专心努力为印度公司打下一个基础,使之从碳排放管理中获利。

这不仅是大公司的反应的故事。在市场的中低端,印度的企业家一直是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的活跃开发者和狂热者。可再生能源的阿什登奖是该领域的唯一奖项,印度的获奖者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而今年的“杰出成就奖”得主SELCO是一家位于班加罗尔的私人公司,它为低收入家庭和机构提供太阳能服务。

以可持续发展为中心调整经济,这也许也会有助印度解决其最急迫的问题中的两个——高失业率和无就业的增长。在整个绿色经济中的“三赢”潜力一直被承认,但是仍还没有被实现。气候挑战也许会提供所需的推动力。

如果像许多科学家担心的那样,我们真的是享受稳定气候的最后一代人,我们必须使之恢复正常。我们永不言败。所缺乏的环节是政治上的领导。

 
 

领导的时代

 

有信号显示,一个变革正在到来。6月5日是世界环境日,印度总理曼莫汗·辛格承认,除非人们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否则“我们的未来将处于危险之中”。

 

他最近曾谈及过,需要建立一个国家行动计划和议程设置委员会。帮助他完成这项工作是我们所有人的任务——包括各个阶层。但是首先,我们需要使争论民主化,并使之从秘密转向公开化。“社会市场中心”的国家公众参与计划——“气候挑战印度”在今年早些时候启动,该计划是有助于实现该目标的一项尝试。作为该领域的首次努力,该计划试图提供一个全国性的平台,对气候变化问题进行讨论和议程设置。

 

如果没有印度,世界不能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如果我们追求全球的领导权,几乎没有其他竞争对手。世界需要一个公平的、有效的国际管理系统来管理这个问题。在建立这样一个系统的过程中,全面、有建设性地参与正是我们的兴趣所在。

 

今年12月在巴厘岛将建立一个有关气候变化的“全球协议”,这种努力如果想要成功,我们的参与是必须的。印度能够控制这一点。未来的几代人将以此看作我们在全球兴起的关键性时刻。

 

下一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 13)的缔约方会议将在2007年12月在巴厘岛举行,总理先生可以利用这次会议的准备过程来发出一个新的、更加正面的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信号。这将明确认可诸如印度等前线国家的早期、负责任行为的利益。

 

这需要国内的认真努力——这种努力由总理办公室进行协调,赋予其必要的权力——建设一个联合的、向前看的气候变化国家政策平台,该平台能够有助于国家实现其可持续发展和消除贫困的目标。

 

一种新的方法将承认,有必要正面陈述印度的能源安全困境、以及这样做的共同利益,这种利益不但体现在气候安全方面,还体现在国库和对穷人的基础能源服务供应上。印度目前大约每年78%的原油需要来自进口——这是对国家财力的一个巨大的消耗,而且在2012年前这种依赖还在增加。一个富有想象力的气候变化策略将强调这种依赖,并规划一条通向低碳未来的路径,在这个未来中,不但能够满足工业的需求,而且有更多的机会来满足印度大多数人的要求。

 

对一个拥有先进的核计划和空间探索雄心的国家来说,从一个高碳能源经济跃向一个低碳能源经济不但是及时的,而且是可能的。印度需要把主要投资用于基础设施和运输系统上。我们需要保证这些系统能够适应气候,并且从长远来看是有成本效益而且节能的。通过创造国家构架、设立指导方针、并激励公众和私有投资,政府领导能够推动这一进程。

 

气候变化是一代人面对的挑战。处理这个问题能够有助于提供一个新的国家目标意识。但是,这要求我们每一个人都对自己要求更多。收获已经能够看到了。我们还等什么呢?
 

 
 

马利尼·梅赫拉是“社会市场中心”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2007年,她被亚洲协会提名为“亚洲21个青年领导人”之一。CNN主流之声、BBC世界台、《时代与财富》杂志都曾对她进行过特别报道。

首页图片由jlehti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印度人的决定

在一个经济落后的国家里,和他们谈更高层次的环境问题是比较困难的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对于他们而言,发展经济才是重中之重。我们不能操之过急。我觉得首先应加大在民间和官府间的宣传力度,讲解全球变暖的危害及其与他们最为密切的联系,然后支援他们,提出一些切实可行的建议。让他们一下子转变观点是不可能的。

India's Decision

It's understandable that to discuss the environmental issue is difficult in a economically backward country. For them, the development of the economy is the top priority. We have to be patient. As far as I'm concerned, first, we should expand publicity among people and governments, showing them the close ties between the global warming and their life. Second, we should assist and offer them advice. It's impossible to change their mind over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