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海岸侵蚀夺走阿拉斯加的墓地

极地变暖正在威胁着土著居民,同时北冰洋夺走了他们祖先的土地。罗莉•汤森德从阿拉斯加报道。
Article image

北冰洋边缘一个寒冷、阴暗的夏日,风吹得很急,考古学家安妮•简森和劳拉•托马斯正在给他们的雪地汽车系防滑链。阿拉斯加的巴罗角在当地被称作Nuvuk陆岬,是北美大陆的最远点。在过去的三个夏天里,简森和托马斯都在监督巴罗角附近古墓细致的挖掘工作,并把它们从巴罗角这个快速消蚀的地区运回国内,安置在内地的一块新的墓地里。

穿过一条碎石路,越过护堤,就是巴罗北极科学协会(BASC)和海军北极研究实验室(NARL)了。护堤每年都适当加固,以减缓无情推进的北冰洋。简森和托马斯利用这个实验室对遗骸进行鉴别与分类,然后将其移至巴罗依努皮亚人主要聚居地的更高处。依努皮亚人是阿拉斯加土著,或爱斯基摩人,他们已经在北极圈内的极端气候下生存了几千年。

托马斯半眯着眼睛对着朦胧而刺眼的光,指着我们的目的地。“我们马上就要离开NARL-BASC实验室了,我们要向这里以北8英里(13公里)的地方出发,”她说,她呼出的气体在北极的空气中清晰可见。放眼望去,景色像一片没有颜色的大沙漠。扫视着冰与白色天空相接的地平线,我觉得可能会有旅行安全问题。我问到:“你说过,我们的防熊保镖是谁?”

我们的保镖是佩里•阿纳舒加克,他是一个瘦长的依努皮亚人,多年来干冷的风把他的皮肤吹得失去了光泽。“夏天,在巴罗角,我们有超过15到20个人在外面工作,”托马斯说。“我们总是说,我们太专注于地面了,就算一头北极熊坐在旁边我们都不知道,直到它要把我们当作午餐为止。佩里负责保护我们所有人的安全。”

我们跳上雪地汽车,沿着海边崎岖不平的小路行驶了30分钟,到达了巴罗角。阿纳舒加克握着他的猎枪,站在向导车的滑板上,不时减速向四周巡视,监视着冰雪覆盖的白色世界里的北极熊。

巴罗角是北冰洋的两部分——波弗特海和楚克其海汇合的地方。几个世纪以来,依努皮亚人一直在这片水域里生活和狩猎。但是,向挖掘地走去,很容易发现为什么巴罗角消蚀得如此之快。片片雪地之间的海岸是由松散的厚砂砾层组成的。

“现在的水流变化莫测,”托马斯说。“所以在这里,巴罗角从北部,即从波弗特海一边开始被海水吞噬;而在秋季,暴风雪把所有东西都吹向了珩鸟角。”

东部的珩鸟角是以一艘海军补给船命名的。19世纪中叶,英国探险家约翰•富兰克林先生率领了一支不走运的探险队前去寻找西北航道,这条补给船花了两个冬天的时间等待它的到来——事实证明这是徒然的。简森说,根据船长航海日志的记录,当地的依努皮亚人称他们的祖先曾经居住在位于海中大约1英里半的一个村子中。

“他们遭受了严重的侵蚀,所以他们把村子迁到了1850年的位置,而现在这里已经浸入北冰洋了。”简森解释道,海岸侵蚀迫使村落继续向内陆迁移,最终一些村庄坐落在了坟场上。虽然航海日志和当地历史学家证实了这个沿海村落长期面临着自然的侵蚀,但是现今的气候条件似乎在加速这一过程。

全球变暖的废墟

阿拉斯加正在迅速变暖,这已经不是秘密了,这种现象应部分归因于地球大气层中聚集的能够滞留热量的温室气体。在过去半个世纪中,阿拉斯加的温度比历史平均水平升高了1到3摄氏度。由于空气温度和海面温度的升高,阿拉斯加的保护冰冠正在以空前的速度后退。本月早些时候,位于科罗拉多州博尔德的美国国家冰雪数据中心报告,北极的浮冰比以前减少了。由于砂砾层海岸没有冰冠的保护,沿海地区,如巴罗角极易受到厉风和北冰洋海浪的攻击。

海岸侵蚀不但威胁着西北沿海的村庄,而且缩短了阿拉斯加石油天然气的勘探期。美国土地管理局管理着全美几百万公顷土地的自然资源,目前正争取尽快回收属于美国地质勘探局(USGS)的旧石油探井,以防探井被海洋吞噬,有毒的钻探废物排入海水。这个地区拥有无数的淡水沼泽和淡水湖,还有处于换毛期的鹅的重要栖息地以及一个几百万迁徙水鸟的主要进食和休息地。最近USGS一项测绘项目发现,在过去50年中,阿拉斯加一段113公里的北极海岸线,海岸侵蚀翻了一番。

与地球变暖赛跑

简森说,在巴罗角,仅在过去5年里,他们就失去了至少50米的墓地。20世纪90年代晚期,简森曾去调查了一个有关人类遗迹的传说,该遗迹位于被侵蚀的海滩边缘之外。由于绝壁倒塌和浓雾环绕,简森和当地文化保护主义者詹妮•布罗沃在匆忙中对该遗迹进行了记录和挖掘。

他们被发现惊呆了。

“我们几乎要放弃了,”简森回忆道。“但我们还是决定再干一点,因为我们只看到了脚,却没有脚趾。事实上它们已经腐蚀了或烂掉了,但我们无意中发现了倒在脚下的陪葬品,当我看见它们的时候,我说:‘詹妮,这些东西绝对够老。不止300年——可能将近1000年。’”

陪葬品中包括一个鱼叉头,曾被用来捕杀鲸鱼和海象,年代断定为公元前820年到1020年。考古学家们一边等待将墓室移至更高地区的经费和许可,一边继续密切监视着消蚀的海岸线,随着每个季节浮冰块离海岸越来越远,无冰的海面使更强烈的风暴得以肆虐海滩,海岸线的破坏日益严重。

很多东西已经失去了,简森说。“就在60年代,这外面还曾经有整个一个村子的草房,现在都没有了。没有东西支撑,所以当海水来的时候,村子就消失了。过去两年,浮冰融化得更多更快了。无冰的水面已经不是50或100英里(80或160公里),而是200英里(320公里)。海岸线似乎比以前侵蚀得更快了。”

依努皮亚人将永远不会知道海水曾经冲走了多少祖先,以及他们失去了什么古器物,这些可以填补他们历史的空白。今年夏天,简森和托马斯将继续迁移剩下的坟墓,而此时,北坡的爱斯基摩人正面对另一个快速变化的环境,变化不是他们造成的,但是他们却无力阻止。

 

罗莉•汤森德是阿拉斯加公共电台的记者和主持人。她关于巴罗角濒危墓地的报道最早由阿拉斯加公共电台网络(APRN)的阿拉斯加晚间新闻播放。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