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王先生的化工厂

气候变化给商业正统观念提出了一个新的挑战,祈立天写道。京都议定书也许并不完美,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它为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带来了真正的机会。

Article image

江山位于中国东部浙江省的偏远地区,距海边数英里,江山脚下,一座化工厂正无声无息地向晨空中排放着废气,它是中国最大制冷剂厂之一。远方是一座反应堆,太阳的第一缕光线在由金属管道扭曲而成的巨柱上闪耀;烟囱和冷却塔上有巨大的铁环,生锈的管子伸向空中。在朝阳的照耀下,冷却塔喷出的团团蒸汽呈现出一片粉红色;道路的两边,一排排管子压塌了支撑架,管子上破烂的绝缘材料垂向地面。路面的坑洞里积着雨水,倒映着天空和陈旧的化工厂,制冷剂厂无情地把温室气体排放到清晨的空气中。这些气体我们看不见,也闻不到,但是它们还是会置我们于死地。日复一日,夜复一夜,无色无形的温室气体升向天空,在那里停留几个世纪,把地球烤干。

这家工厂排放的温室气体密集度比二氧化碳高14000多倍。每年,从它的烟囱里喷出的气体相当于700万吨二氧化碳。我上次来的时候,这家工厂的工人平均工资大约为每个月50美元(差不多377元人民币)。自从政府实行了国企改革之后,工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是对当地大多数人来说,购买私家车仍然遥不可及。“出国度假?你开玩笑吧,”当我们步行穿过工厂的时候,王先生说。“工人全部的工资都得拿来吃饭、付孩子的大学学费、还有给老人治病。”王先生几乎没有钱进行资本投资;支付45000名工人的工资了已经让工厂很头疼了;薪水很低,而且还要持续很多年。但是他们都知道我们在西方怎么生活;每晚电视荧屏上都播放着来自全球电视网的画面,那种富足和浪费让他们不可思议。“你认为,我们应该担心温室气体吗?”王先生问。“我们才刚刚解决温饱。是你们造成了这种混乱,所以应该由你们来解决这个问题。”

良心不安

除了一小撮专家外,更多的人认识到气候变化是一个全球危机只是最近几个月的事情,可是气候变化的影响却将持续几个世纪。气候变化必定与发展密切相连;崩溃的冰川如瀑布一样落下,河床干涸,以及极端天气的出现,这些都是由世界上极少一部分人造成的。他们生活在西欧和北美的某些地方,处于一个巨大而又彼此联系的个人消费及公路交通体系中,资本主义公司巨头支撑着这个体系,其利润几乎全都是通过刺激日益增长的个人消费而获得的。我们非常担心,如果中国到达这一发展阶段时将会发生什么。中国正在建设发电站,速度之快,以至于每13个月增加的装机容量与整个英国的装机容量相当。同时,我们正在购买等离子电视、家庭娱乐及信息系统,那么到2020年,仅在英国就会消耗相当于14座电站的发电量。中国仍是一个依赖于的贫困国家,而煤恰恰是污染最严重的能源,但是我们能够设法限制她的发展吗?我们希望像中国这样的国家不应该发展,这在道德上能够被接受(或实践)吗?发达国家能够与发展中国家共同努力,帮助他们找到一条更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吗?如果我们愿意努力,我们怎么样才能达到实际的效果呢?

追赶的竞赛

气候变化向自由放任资本主义正统观念提出了深刻挑战。个人业务决策不以碳成本定价,导致了这样一种局面,即国际间协调进行的政府干预对生存来说是必须的。这也给西方社会的核心理念提出了一个难题,在西方社会个人消费者的权利占首要地位、而自由本身已经与迁徙自由和消费权利联系在一起了。终于,气候变化第一次使富国的生存必须依赖于贫富国家间的协作努力。

尽管存在这些深刻挑战,而且任何解决方案都应从必要的国际维度考虑,可是当你在当地酒馆里(甚至伦敦北部的一家小酒馆)提及“碳补偿”的时候,都要冒着遭到嘲笑的危险。“就是让你少一些罪恶感罢了,”人们冷笑到。

碳补偿

在世界上一些经济最落后的国家中,全球商业革命已经使数百万人受益。这在一些国家中触发了一系列事件,这些国家拥有世界大多数的人口,现在的主要目标是发展经济。据预测,到2050年,世界人口将由今天的65亿增长到90亿,大多数的人口增长发生在发展中国家。如果发展中国家追随西方民主国家上个世纪的步伐,毫无疑问地会给地球造成可怕的后果。找到一个替代方案,要求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输入大量的资金、技术和知识。实现这一方案的唯一途经是,为发达国家提供一个经济上的激励。那就是碳补偿的切入点。

那么什么是碳补偿,它将如何起作用呢?签署于1998年的京都议定书,要求欧洲发达国家及加拿大和日本,在20082012年间减少其温室气体的年度排放总量,比1990年的实际排放水平降低8%。实现这个减碳目标需要付出巨大代价。其思路是,把该代价强加给企业,以刺激其寻找快捷方式来减少排放并发展新策略和新技术,从而实现更长时期内的碳减排。碳补偿降低了实现减排目标的成本,使成本不至于太高,高到无法在国际上取得一致同意,也不至于太低,低到无法真正为减排提供任何经济刺激。

“补偿”的基本原理是,不管温室气体在哪里排放,它们造成影响都是相同的。由于发展中国家的减排成本大大低于西方,碳补偿市场允许西方排放者通过购买“碳信用额”来补偿中国等地的减排,从而更廉价地实现其减排目标。这降低了成本,所以政府能够设定更严格的限额。

所以,对京都议定书来说,有两个部分:一个限额,它是由政府间国际协定强加的;以及一套碳补偿和贸易机制,它使达到该限额的成本尽可能低。京都议定书同样实施了一套严格的规则,要求独立认证发布信用额之前实际的碳减排量。这套系统的目的是维持公正,由位于波恩的一个执行委员会管理。

先生的化工厂

先生经营着这家浙江的制冷剂厂。他精明、勇于进取,一直关注着世界新闻所报道的新生事物,所以当他听说京都议定书的时候,不但一点也没有因其错综复杂而感到迷惑,还建立了一个小组对其进行研究。仅仅18个月之后,王先生就安装了一台焚化炉,用来烧掉其工厂排出的温室气体。通过投资焚化炉,他从出售减排的碳信用额中赚得了一大笔钱,而且每年减少了700吨的碳排放。那么我们所有人都应该感到高兴,不是吗?事情并非那么简单,让我们看看负面意见吧。王先生在中国降低了碳排放,这一事实意味着,欧洲的某些人可以购买碳信用额并排放相同数量的碳,所以对全世界来说,情况毫无改善。这个意见的确有道理。京都议定书是一个不完善的系统;如果欧洲每补偿1吨碳要求中国减少2吨碳,这样问题就能够一下子得到解决了。那样就会实现真正的碳减排,但是,由于美国还没有签署这一条约,富国甚至也会因成本提高而不认可京都议定书。

知识输入

短期的碳减排只是这个故事的一部分。气候变化问题只能通过向发展中国家输入大量技术和知识而在更长时期内得到解决,碳补偿市场正在促进这一过程。王先生向国内引进了技术,能够用于消灭各种各样的污染气体。由于利用越来越广泛,焚化炉变得更便宜了。如果在中国制造,就会更便宜。京都议定书正在从国外调动资源,在多种新的绿色行业进行投资。每年,中国煤矿排放出几百万吨甲烷,这些甲烷能够被捕获并用于发电。碳贸易可使外国投资者得以在中国投资一些项目,从事甲烷收集和兴建电力设施的工作,如果没有碳贸易,这些项目都是不可行的。内蒙古正在兴建风电厂;偏远地区正在安装小型径流式水电站;中国农村引进了数以千计的沼气池,可以通过发酵动物粪便来产生沼气,用于加热和做饭,但是如果没有碳因素,就不会有这些项目。村民们不再烧煤了,所以不会再吸入空气中的硫磺,也不再砍树当柴,这些小型水电项目和沼气池有益于当地居民的健康。所以,京都议定书能够为发展中国家的长期能力建设带来巨大的利益,以帮助它们找到一条更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任何新的系统都不是完美无瑕的。媒体上有许多言之有理的批评性报道;没有实现真正的减排而通过欺骗手段获取信用额,投资者从碳贸易的套利交易中赚取了过分的利润却没有增加任何实际价值,这些都损坏了该系统的可信度。这些问题因“自发”市场的发展而更加严重了,该市场并非由京都议定书所管制,但是经常与其发生混淆。“自发”补偿的产生不受任何独立审查和政府规章所支配,已经出现了不法中介出售“自发”补偿的案例,而当地并没有真正的减碳。但是,自发补偿只占市场的极小一部分,京都议定书管制的碳市场还处于幼年时期;碳补偿是一个处理危机的短期措施,当获得可信度、市场稳定后,它才会达到成熟。至关重要的是,碳贸易正在刺激发达国家向某些地区输入技术和资源,这些地区非常需要帮助以实现可持续发展。所以,不要嘲弄京都议定书;我们应该认识到它的不足并支持其核心目标,但是最重要的是,关上你的灯并骑车去上班。

 

祈立天目前已经在北京生活了20年。在经历了很多不成功的尝试之后,他现在在调查研究跨中国的温室气体减排项目。他是《华尔街银行家跌倒在中国地图上》一书的作者。

首页图片sinosplice

下一篇文章:再次思考碳交易和自由市场的逻辑性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这句话什么意思?

这家工厂排放的温室气体密集度比二氧化碳高14000多倍。

文章中的数据和概念性错误太多了,望多加注意。

what does this mean?

"The gases discharged by the plant are 14,000 times more greenhouse gas intensive than carbon dioxide."
There are too many errors in data and concepts, please pay more attentio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这是一个错误吗?

为什么你说这是一个错误?温室气体因密度不同而不同.例如甲烷的温室气体密度比二氧化碳高的多.如果你觉得作者说的不正确,请你详细解释一下原因.

is this a mistake?

Why do you say this is a mistake? Greenhouse gases vary in their intensity. Methane for instance is much more greenhouse gas intensive than carbon dioxide. If you think the author has made a mistake, please explain precisely why.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帮助解释评论2对1的质疑

原文用词不当,导致翻译不准,可以理解评论1说有很多错误。比如:制冷剂生产过程产生的温室气体(含氟化学品如HFC),其危害是二氧化碳的上万倍,此种温室效应的浅能英语标准术语为:global warming potential =GWP, 而非作者用的greenhouse intensity(温室气体密度)。密度一词让人混淆。国际上代替GWP的通俗易懂的词一半是"potent",not "intensive" 。

Help to Explain Comment No.2's doubt

The orginal text does not use the right words so that the translation is inaccurate. Therefore, comment No.1 points out there are many mistakes. For instance,the greenhouse gases(fluorochemicals
e.g HFC)that come out of the refrigerant production process are ten thousand times intensive than carbon dioxide. The standard terminology is "global warming potential =GWP", rather than "greenhouse internsity". "Internsity" may cause confusion to readers. Internationally accepted, the easier equivalent word of GWP is "potent", not " intensiv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温室效应强度的解释

这是对前面读者评论中提出质疑的解答。一些温室气体就辐射效应来讲,比其他的强度更大,而人们认为此种辐射效应是造成全球暖化的机制。不同温室气体的相对强度是通过“全球变暖潜能”值(GWP)来衡量。“全球变暖潜能”值是通过一吨某温室气体排放量产生的辐射驱动力与一段时间内(通常100年)一吨二氧化碳排放量产生的辐射驱动力的比值计算。国际气候变化小组(IPCC)提供了很多不同温室气体的“全球暖化潜能”值数据。此篇文章中,我想要表述的意思是王先生的化工厂排放的气体比二氧化碳的温室效应更强,因为排放一吨那样的气体等同于排放了许多吨二氧化碳。事实上,这里所说的气体就是三氟甲烷HFC-23。国际气候变化小组确定HFC-23的“全球暖化潜能”值是11700,但其他估测显示,可能它的潜能值还要更高。我引用了其中一个较高估算,但当时也许应该使用国际气候变化小组提供的数据。其他还有些温室气体的密度更大,比如四氟化硫SF4,它的“全球暖化潜能”值就高达23900。也就是说,就对全球变暖的影响而言,排放一吨SF4等同于排放23900吨的二氧化碳。我希望上述解释能帮助您的理解。
祈立天

Greenhouse Intensity Explained

This is to answer the question posed by the previous reviewer.

Some greenhouse gases are more powerful than others in terms of radiative forcing, the mechanism that is believed to cause global warming. The relative strength of different greenhouse gases is measured by the "Global Warming Potential" (GWP). GWP's are calculated as the ratio of the radiative forcing that would result from the emission of one tonne of a particular greenhouse gas to that from emission of one tonne of carbon dioxide over a period of time (usually 100 years). The Internation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 has suggested GWP's for lots of different greenhouse gases. What I meant in the article was that the gas produced by Mr Wang's chemical factory was much more greenhouse intensive than CO2, because emitting one tonne of that gas has the same effect as emitting many many tonnes of CO2. In fact, the gas in question was HFC-23. The IPCC has assigned a GWP of 11,700 to HFC-23, but there are other estimates which place it's GWP rather higher. I quoted one of the higher estimates, but I should probably have stuck to the IPCC figure. There are other greenhouse gases that are even more intensive, such as SF4, which has a GWP of 23,900. In other words, emitting one tonne of SF4 is that same in terms of global warming as emitting 23,900 tonnes of CO2. I hope that is helpful.

Tim Clissold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需要留心的气体

哇,科学真是无处不在。四氟化硫?但我觉得你是不是指六氟化硫?耐克本来要在鞋底填充六氟化硫,后来有人对此提出批评,于是又改用空气填充。顾客们可不会因为穿了这种鞋而得到什么“碳信用额”的。

Gases to look out for

Wow, science is everywhere. SF4? Tim thanks for your article but I think you mean SF6. Nike were going to use the deadly SF6 gas in soles but someone complained so they used air instead. Consumers don't get any "carbon credits" for using Nike air...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MR. BRIDGEMAN

THIS IS VERY GOOD

布里奇曼先生

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