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变化中的安全气候 (第一部分)

洪泛区建筑、不可持续的人口迁移和不适当的农作物耕地,所有这些都会促使环境恶化。在这一有关话题的三篇文章中的第一篇中,克里奥•帕斯卡尔赞成在一场危机全球的战斗中采取多方面的防御措施。

Article image

京都议定书之前,气候变化就已经成为了一个外交政策问题,但是直到最近国际社会才承认它也是一个安全问题。现在,国际社会正在弥补失去的时间。仅在2007年3月和4月:

•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讨论了“气候变化”;

• 美国引入立法以寻求关于“全球变暖”对国家安全的影响的国家情报评估;

• 一个颇具影响力的、由退休将领组成的小组发表了一项题为“国家安全和气候变化的威胁”的研究。以下是其部分研究成果:“预计的气候变化给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了严重的威胁……在世界上一些最动荡不安的地区,气候变化充当了一个不稳定因素的威胁乘数……甚至在世界上的稳定地区,预计的气候变化也将加剧紧张局势。”

政府认识到,气候变化将日益成为一个安全问题。以下理解在不断加深:尤其是国际法律系统、必要资源的使用、以及重要基础设施的完整,都处于危险中。但是,讨论混淆了这么多不同的主题,以至于提出的许多解决方案不能解决最迫在眉睫的威胁。混乱的核心来自于对“气候变化”一词的使用,很多时候它真正表达的意思是更广泛的环境变化。

为了理解对全球安全的真正威胁和对决策者的挑战,只看到气候变化是不够的。气候变化只是更大的、人类直接导致的环境变化问题的一部分。

作为一个物种,人类经常给自然环境造成直接的、显著的变化。事实上,灌溉(大大改变了地区环境)使我们所认为的早期文明成为可能。更近一些,大量的人口增长给全球可持续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影响。20世纪初,地球上大概有16.5亿人。到了21世纪初,大约为6亿。其后果是,更多的地下水取用,更多的森林砍伐,更多的城市扩张,对洪泛区更多的开发等等——最终导致了环境变化。

由于人类最大限度地利用了地球的承能力,一个小小的环境变异就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这意味着气候变化会使现有问题显著加剧,但即使没有气候变化,这些问题将依然存在。

例如,2005年8月,美国历史上造成损失最惨重的飓风——卡特里娜飓风席卷了美国南部。飓风所造成的社会、经济和安全危机很大程度上归因于美国陆军工程兵团、拙劣的城镇规划、应急服务的失效和指挥系统的崩溃所带来的问题。

毫无疑问,这个自然动态沿海地区也将经历一段人为的环境变化阶段,但是其中很多变化比任何气候变化所导致的后果都更直接。这包括大范围土地下陷(在新奥尔良的一个地区,速度大约为30年1米),至少一部分原因是由湿地泄水、地下水抽取和排水沟设计不当引起的。

卡特里娜飓风表明,拙劣的规划设计和应急反应是如何加剧这类环境灾难的,而几乎可以肯定地说,这种灾难会因为气候变化而增加。但是人们不能说,新奥尔良的悲剧仅仅是由这种变化引起的。只抑制气候变化,而不提城市规划和灾难处理的方法,将不会消除其他卡特里娜飓风(尽管这可能会使飓风的数量不会大大增加)。

这对中国的一些沿海地区的发展同样适用,例如当决定在何处兴建城市和基础设施时,有时候没有考虑自然产生的环境变化(或将来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甚至会把最先进的项目置于危险之中。

东滩,这个中国耗资数十亿美金建造的“生态城市”为例。东滩被规划为一个水、电力和大多数食物自给自足、运输系统零排放的城市。不幸的是,东滩建于上海海面上一个低洼的冲积岛上,是一个环境极度脆弱的地区。

正是由于东滩的地理位置选择,使其处于一种不必要的危险中。如果东滩(或者更坏,上海)受到强风暴潮的打击,可能会造成生与新奥尔良一样严重的破坏。

这并非假设。从2006年夏天中国东南沿海所发生的事情里,人们就能够看到问题的预兆。到去年11月为止,东滩共遭受了8次台风袭击,其中一次(桑美)是半个世纪中最强的。总共超过1700人死亡,超过500万家庭和323,750平方公里耕地遭到破坏,损失至少为200亿美元。超过150万人无家可归,40,000艘船被召回至港口,“与抗击台风无关”的所有商家都停业了。2007年夏天,中国同样爆发了大洪水,农作物遭到破坏。

是的,气候变化是一个安全威胁。但是把安全问题看作只与“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有关,美国国会和联合国无意中限制了可能的反应范围,并忽视了许多相对容易解决的危机问题。如果问题仅仅是气候变化,答案会是减少排放。但是气候变化只是环境变化大问题的一部分,该问题包括洪泛区建筑、鼓励大量人口迁移至不能维持其生存的区域的法规、以及在边际土地上种植不合适的农作物。

不管我们在排放问题上做了什么,如果我们在环境变化的其他方面无所作为,我们仍将面临严重问题,所以简单地聚焦于减少排放是不够的。系统的惯性表明,我们已经开始要有显著的变化了:如同一块巨石已经开始滚下一个不稳定的山坡。由于环境变化,我们的房子已经盖在薄弱的地基上了,就在巨石滚下的路上。给排放装上一个闸可以减缓巨石的滚落、减轻最终的影响,但是动力已经存在,而且房子已经开始摇晃了。

毫无疑问,目前环境变化,包括气候变化,不但是一个全球性的危机,使地球安全处于危险之中,也是一个对政治、经济、社会和战略状况的广泛攻击。自我保护需要一个多方面的防御措施。但是,一旦承认了复杂的现实形势,我们就能做到。让我们努力吧。

下一篇有关文章:气候变化和国家边界

克里奥•帕斯卡尔是伦敦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查塔汉姆研究所)副研究员。

更多信息,请看:

https://www.chathamhouse.org.uk/research/eedp/papers/view/-/id/499/

克里奥•帕斯卡尔保留本文的版权

首页图片GISuser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谴责

减少排放、改善沿海城市的城市规划及危机应对能力等是不够的。为什么要从那么多的沿海地区开始呢?当然,贸易,停止贸易并不能解决问题。但是限制居住和商用房地产也同样会影响到沿海地区的发展。新奥尔良实际是沿海城市设计的一个特例,它拥有一个自然缓冲带。新奥尔良后方的湖是水灾的主要水源。

现在看看典型的沿海城市。开发商和地方官员为了利润和政治生涯而希望修建尽可能多的“水岸地产”,但是这却将民众和企业都置于了最危险的地方。

Gregory Majersky

placing blame

It isn't enough to reduce emissions, improve coastal city design, emergency response, etc. Why are so many cities in coastal areas to begin with? Trade of course, and stopping trade is not the answer. But restricting residential and commercial property development along coastal areas will need to be explored as well. New Orleans is actually an exception to the norm in coastal urban design in that it still had a natural buffer in place across the entire city. The lake behind New Orleans contributed to much of the flood waters.

Now look at the typical coastal city. Developers and local officials want to build up as much "waterfront property" as possible for profit and political careers but this brings both people and businesses to the areas of greatest danger.

Gregory Majersky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东滩就是浦东

翻译者是不是中国人呢?

Dongtan is Pudong

Is the translator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