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播客:穿山甲的命运会否因疫情扭转?

《穿山甲报告》系列播客的第四集也是最后一集将主要围绕野放争议、野味禁令以及蝙蝠等问题展开讨论。

Article image
在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的广东救护中心,苏菲正在给一只穿山甲做检查。图片来源:张由琼/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

众所周知,被圈养的穿山甲状态会非常糟糕。每当边境管理部门缉获一批穿山甲,对那些被营救出来的穿山甲而言,却往往相当于被判了死刑。但是,当一家中国本土民间组织试图将几只被缉获的穿山甲放归山野时,却引发了一场争议。为什么拯救穿山甲会变得这么棘手?为了应对新冠疫情,中国政府近期出台了野生动物贸易与消费禁令。此举能否进一步帮助这些深陷危机、全身是鳞的哺乳动物?我们还能采取什么措施阻止它们迅速消失?



订阅收听系列播客:APPLE PODCASTS | SPOTIFY
更多信息请访问可持续亚洲

更多系列播客节目:

第一集:为何穿山甲在中国如此抢手?
第二集:穿山甲、贫困和走私网络
第三集:东南亚对穿山甲的需求

嘉宾名单:

昆达·迪克西特(Kunda Dixit),《尼泊尔时报》
瓦胡·迪亚特米卡(Wahyu Dhyatmika), Tempo.co
埃尔罗伊·易(Elroi Yee),马来西亚R.AGE
苏菲,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
徐佳鸣,《穿山甲报道》
蒂姆·伯恩布里克(Tim Bonebrake)博士,香港大学
阿斯特里德·安德森(Astrid Andersson),香港大学
万德·梅杰(Wander Meijer),《全球扫描》

制作团队:

执行制片人兼主持人:龙美诗(Marcy Trent Long)
制片人兼主持人:区玮恩(Bonnie Au)
助理制片人:侯安柏(Amber Hou)
录音师:克里斯·伍德(Chris Wood)
前奏/片尾配乐:亚历克斯·莫贝森
 



录音摘要

区玮恩
:我们在2月15日世界穿山甲日这一天推出了这个系列节目。当时亚洲正经历着新冠疫情危机。仅仅两周之后,世界卫生组织就宣布新冠肺炎成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龙美诗:大约也是在同一时间,研究人员在穿山甲身上发现了一种与新冠肺炎致病病毒类似的冠状病毒,这说明穿山甲很可能是导致人类感染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编者注: 这一关联性随后受到质疑,目前新冠病毒的来源尚不清楚。)

区玮恩:所以,中国宣布在全国范围内暂停野生动物交易,并且启动了《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法工作,从而禁止野生动物肉类贸易与消费。

龙美诗:在本集下半部分,我们将深入探讨贸易禁令如何影响穿山甲保护。

区玮恩:但在此之前,让我们先来看看那些被中国有关部门缉获的活穿山甲的遭遇。前几集节目中我们认识了《穿山甲报道》(Pangolin Reports)的首席记者徐佳鸣。他把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绿色发展基金会(绿发会)的苏菲介绍给了我们。绿发会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环保民间组织之一,同时也是少数参与穿山甲保护工作的组织之一。

*****

龙美诗:2017年,中国广西壮族自治区的有关部门缉获了34只从东南亚走私到中国的马来穿山甲。这些穿山甲遭受了偷运者的虐待,它们被喂得过饱,精神高度紧张,甚至感染了疾病。苏菲和绿发会申请参与对这批穿山甲的救助,但是申请未被通过。两个月之内,这批穿山甲全部死亡。

区玮恩:穿山甲是一种非常敏感的动物。研究显示,穿山甲在圈养状态下的存活时间不会超过6个月。但是苏菲和绿发会仍然对穿山甲受到的待遇提出了质疑。

龙美诗:在中国,如果海关或警方缉获了活体穿山甲,就会直接将其转交给林业部门,由后者负责护理并记录其饲养和存活情况。这些记录并未对外公布,而绿发会等民间组织则希望提高信息透明度,他们希望了解到这些穿山甲被缉获后的具体情况。

*****

区玮恩:两年后的2019年,广东海关又缉获了21只走私的马来穿山甲,其中18只在随后的一个月内死亡。这次,(当地)林业部门允许绿发会帮助照顾3只幸存下来的穿山甲。苏菲去广州看到了这些被收养在动物园中的穿山甲。在那里,她遇到了《穿山甲报道》首席记者徐佳鸣。

徐佳鸣:当我在广州看到这些活的穿山甲的时候,可以真实地感受到它在受罪。比如说,居住条件很差。救助人员帮它们除蜱虫,它们会发抖,给它们上药的时候,它们也会发抖。它们甚至会流眼泪,因为它也是哺乳动物,所以可以看出它是有感情的。

苏菲:它所在的环境是不适合穿山甲生存的。那个地方本来是放蜥蜴的。在我们强烈的要求下,我们获批对穿山甲进行野外放归。

*****

苏菲:我们是为了野放这个终极目标,去给穿山甲做野化训练和进野外环境的救护。所以我们把它从动物园带到了基本上是纯野外的环境。我们带到了我们的救护基地,这个时候是5月19日。可是7月4日的时候,有关部门收回了允许野放的决定并收回了穿山甲。

龙美诗:有关部门为什么要收回穿山甲?

区玮恩:这背后其实有很大的争议。有关部门虽然同意苏菲及其团队对穿山甲进行野化,但是却不同意将穿山甲放归山林。

*****

区玮恩:我们说的这些穿山甲其实都是马来穿山甲,原本生活在东南亚,并不是中国本土物种。专家认为,如果直接将外来穿山甲放归自然,会影响本土穿山甲的栖息环境。但是,绿发会却声称,中华穿山甲已经处于功能性灭绝的状态,也就是说本土品种已经难觅踪影。所以他们认为,将外来穿山甲品种放归自然不会产生问题。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这个问题引发了一场大规模争论。许多人认为,绿发会的理由缺乏充足的科学依据。

*****

区玮恩:就像我们在本集开头提到的,因为新冠疫情的爆发,中国宣布暂停所有野生动物贸易和野生动物肉类消费。

龙美诗:这项禁令意味着全国各地出售果子狸等野生动物的市场都会被关闭,其中就包括本次疫情爆发的重要场所、以出售野味而“闻名”的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编者注: 华南海鲜市场出售野生动物,被认为是新冠病毒的爆发中心。 但是,目前尚无证据表明市场上有售卖穿山甲的行为。)前几次冠状病毒爆发都是有人直接接触野生动物而感染了病毒,而感染源很有可能来自这类市场。例如,[2003年爆发的]非典最早就起源于华南地区的菜市场,来自蝙蝠的SARS病毒经由果子狸这个中间宿主最终感染了人类。

蒂姆:蝙蝠是SARS等多种冠状病毒非常常见的天然宿主。所谓“天然宿主”是指这些病毒能够在蝙蝠种群中自然传播。

龙美诗:刚才发言的是香港大学副教授、保护生物学家蒂姆·伯恩布里克(Tim Bonebrake)博士。

蒂姆:在香港和中国大陆的菜市场中,经常有[活]果子狸出售。但是,市场环境通常都很糟糕,因此果子狸很容易生病。如果附近有蝙蝠,那么病毒就有可能传播给果子狸,然后再传染给人类。所以,人们猜测穿山甲是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也是遵循这个轨迹。但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

*****

蒂姆:我在香港大学教授保护生物学已经有七八年了。每年我都会讲到SARS,都会谈到SARS疫情爆发的经过,它从哪里来,人与野生动物之间的联系以及SARS如何因为这些联系而爆发。每一年,我都会说,我们需要确保降低这些风险,否则疫情还可能再发生。我一直在这么说……,可眼下却还是这个状况。之所以我会这样说是因为这一切都是可以预见的。[我们]破坏了自然环境,让自己陷入了大流行病爆发的风险之中。我希望我们已经从中吸取了教训。

*****

蒂姆:我们需要让这些穿山甲呆在野外。只有这样,才能极大地降低病毒从穿山甲传染给人类的风险。

*****

龙美诗:每一季的结尾我们都喜欢引用一段话。这一回我们用开篇提到的《穿山甲报告》的作者徐佳鸣的话来为我们的节目画上句号。当年,他在缅甸大其力镇(Tachileik)卧底造访了烹制穿山甲的餐厅,并注意到了一些不同的地方,而这也是我们本季节目的主题:总而言之,仅仅通过立法保护还是不够的。

徐佳鸣:其实通过下一代的教育才能最根本地解决问题。让他们不要觉得(吃野味)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实际上,我在大其力见到那些去包房里面吃的,也有我们年龄的年轻人。

APPLE PODCASTS | SPOTIFY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