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得失之间的中国绿化

有50多年绿化历史的中国有着世界最大的人工林面积。但宋欣洲指出,这样的状况让人们忽视了中国对生物多样性和原始森林保护不力的历史。

Article image

中国的绿化工作自建国就没有停顿过,上个世纪掀起的声势浩大的植树运动让中国一跃成为世界人工林面积第一的国家。2003年中国国土绿化面积首次超过国土面积的1%。2006年新增造林面积高达7,800万亩。

然而,在走过这轰轰烈烈的50多年后,国土绿化状况却依然呈现出一个严峻的态势:北方的沙尘暴每年不误,成了雷打不动的保留节目;城市缺水黄河断流,调来调去的忙得不亦乐乎;洪水时不时的也出来溜一圈,每年都得让你看见那些熟悉而亲切的抗洪画面……

一个又一个板着“严峻”面孔的生态问题在我们的身边转悠着,生态警钟一年又一年撞击着人类的神经,使得我们明白,有些规律还得遵循。

拒绝绿色沙漠

地球上的自然植被是经历了漫长的自然演替过程而形成,这样经过自然演替形成的植被群落具有保持水土、调节气候、防止污染、控制灾害、保持生物多样性等功能。盲目的种植人工林只会造就生态功能低下的“绿色沙漠”。

在中国的绿化史上,由于盲目追求量的增长,制造了大量树种单一的纯人工林,专家戏称南方是“沙家浜”(杉树),北方是“杨家将”(杨树),东南是“马家军”(马尾松),东北是落叶松。这样的人工林缺乏抵御病虫害、保持水土的能力,地面植被覆盖差、易引发火灾。所以,单纯的数量增长不但不能缓解生态形势的“严峻”,反而埋下潜在的危机,给国家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

50年代后期,四川飞播云南松并封山育林,林地地面为厚厚的松叶覆盖,缺乏腐质层、土壤生物,其他动植物难以生存,干燥的环境频发火灾,土壤也遭受雨水冲刷的影响。

2002年6月1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铁路分局所辖的松树林至翠峰之间的211公里至215公里处,线路两边山岭的落叶松纯林,松毛虫肆虐,大量的松毛虫爬上铁路路基,堆积两三尺厚,绵延几公里,致使列车车轮将松毛虫压成肉浆后不断打滑而无法行驶。

“质”与“量”的对比

在一些自然条件恶劣的地方,违背自然规律而盲目种植的人工林难以保证存活。不但无法改善环境,还给当地的生态背上包袱,浪费人力物力,甚至加剧生态恶化。就像早些年“三北”防护林种植的好些杨树不是成了小老头树或者就枯死。又比如在草原上种树,成本很高,必须频繁浇水,同时由于草原土壤层较薄,很多地方树长不大,还加速了草原的干旱、退化。一些地区不顾当地的环境条件,大搞退耕还林。同时为争取政绩,单纯的追求数量。

1999年,陕北清涧县油松造林40余万株,仅存活100余株,被群众戏称为“梁山好汉”。

2000年,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将400亩固定沙丘推平种柏树,结果柏树无法存活,沙丘倒是复活了,固定沙丘变成流动沙丘。

20世纪50至70年代在梁峁顶上造林,5至10年后多为小老头树或死亡。20世纪80年代初期,飞播沙打旺,人工种植红豆草,5年后逐渐衰亡。研究表明,人工林草地出现明显的土壤干层,土壤干化严重。

诸多的事实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在改善自然环境的同时要尊重自然规律。不要一窝蜂,不能蛮干,更不要一味的追求人工林的“量”。

先固本,后保护

由于很多的地方造林的时候过多的考虑到经济价值,不仅树种单一,而且林层和林龄都非常接近,无法发挥良好的生态功能,难以恢复到天然生态系统的状态。

完整的天然生态系统拥有良好的生物多样性,可以为其它地区的生态恢复提供必要的动植物和微生物来源,但其形成需要漫长的时间,生态脆弱,一旦破坏,就很难恢复。所以,对现存的具有相对完整性的天然生态系统本应优先给予保护。但遗憾的是,在中国绿化造林的同时,一些原始森林却遭受到疯狂的砍伐。

云南被誉为“植物王国”、“动物王国”。然而,仅1995年到1998年9月,七个地州林业局上报汇总的遭受滥砍滥伐的面积是1776,600多亩,平均每年毁林500000亩!

2001年,在新疆伊犁河谷的原始森林里,几位国有林场负责人竟雇佣上百民工,大肆砍伐林木,盗伐数量达9000多立方米。

还有一些地方政府一边向国家要着钱植树育草,一边对现存相对完好的的生态系统肆意破坏,以牺牲可持续发展的机会为代价来换取短期的经济效益和个人利益。

内蒙古部分地区借西部开发之名,大量引进大耗水型、污染企业。仅锡林格勒盟东乌旗一个小镇在短短的两三年内就引进了造纸厂、冰铜冶炼厂、银矿、铁锌多金属矿等多家污染企业。这些企业直接在天然草原上挖掘数千亩的排污池,未经处理的废水直接排放其中,由于草原土质疏松,具有良好的渗漏性,污水渗入地下对地下水形成不可逆转的污染。使本身就缺水的草原更面临一个绝望的未来。

我们对待自然的观念要考虑持续的共生发展。一个能够可持续发展的物种与自然之间的关系都是互利的,而不应该是单向的索取。

森林,草原:一个都不能少

在中国的绿化热潮中,公众对于草原的关注程度一直不高。其实,草原在自然生态系统中有着固碳、制氧、积累生物能、防风固沙、涵养水源、保持水土、调节气候、防止土壤盐渍化、保持生物的多样性等多种生态功能。  

中国的森林覆盖率16.55%,是森林资源贫乏的国家,而草地面积占国土面积的41.7%,居世界第二位,是草地资源大国,可以说草原占了中国的半壁江山。草原在中国生态保护中具有无法替代的价值。  

从上个世纪肆虐到现在的沙尘暴终于也让人们开始认识到保护草原的重要意义,从以下几个数据我们还是可以清楚的了解到草原生态正在面临的严峻考验:  

1989年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显示全国现有可利用草地面积为3.12亿公顷(注:比农田面积多两倍),然而,到了现在,中国90%的天然草原不同程度地退化,其中严重退化草原近1.8亿公顷。全国退化草原的面积每年以200万公顷的速度扩张,天然草原面积每年减少约65~70万公顷。

是什么导致草原的急剧退化?除了上节提及的现象,大量引进外来人口、开垦草原、兴建城镇,无一不是给草原生态造成致命伤的重要原因。21世纪初,被叫停的、号称中国占地面积最大的乌拉盖开发区就是在内蒙古天然草原上。

生态保护本身是一个系统工程,植树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公众参与义务植树的热情让人感到欣慰,但是我们更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很多朋友的参与还停留在感性的层面,义务植树活动对很多朋友来说,更多地是一个表达对参与环保行动的热情和支持的方式,这很重要,行动是会带来改变的。但是最重要的,也许不在于植树这个具体的行动对于环境的改变,而是在于我们每个人内心的改变——那一点点慢慢积蓄的体验、希望。

宋欣洲,绿色北京环保网站负责人。

首页图片由yewenyi

 

发表在"中外对话”的其它有关中国植树造林的文章:

一位电影人的环保梦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做秀

很多植树活动都更多的是为了做秀。长途跋涉,坐飞机,坐火车,住宾馆,享受地方政府的豪华欢迎仪式,植树时拍个照片或者录像,留下绿色卫士的光荣形象,然后一走了之,也许一周后树就死了,他才不管呢。为什么不把这些费用给农民,让他们自己去植树,去看护自己家乡的树林呢?一个做秀的人种一棵树的钱足够一个当地农民种一百棵树,而且他们会用心看护树木茁壮成长,他们才真正是那片土地和树木的主人。

Show time

Many tree-planting programmes are actually just like shows: travel through a long distance by airplanes or trains, stay in the hotel, and enjoy the luxurious welcome ceremony from local goverments. Take a picture or a video when planting the tree, to establish a glorious image of a green warrior, then leave. Maybe the trees die one week after, the planter doesn't care.

Why not give this money to the farmers, let them plant a forest by themselves and take care of it thereafter? The money spent for a tree-planting show is even enough for a farmer to plan a hundred trees, and they can and will keep an eye on the growth of the trees. They, are the true masters of the land, and the forest.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种树成了搞笑

按照许多城市上报的每年植树的面积来算,这些城市都全部被树覆盖了,然而,该荒的地方还是荒的,前脚种树,后脚就有人来砍树。为什么?怕明年领导来了没地方植树。

Ironical tree-planting

If calculated from the annual reported data, given the area of new plantation every year, these cities would be completed covered by trees. However, barren remains barren. Immediately after plantation, there will be someone knocking the trees down. Why? They are afraid to have no room to plant new trees, thus having nothing to show to their boss in the upcoming year.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呼吁

希望在赚钱的同时不要忘记保命!也许有那么一天,你就坐在自己砍伐的树上,喊:“救命... ...”

Attention!

I hope that people wouldn't forget to save lives of themselves while earning money desperately! Maybe one day, you would sit on the tree you just cut down and cry out for help.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秀在继续

从某种意义上,中国的林业局应当为中国的生态退化买单.
林成了各地政府的摇钱树,所以才会出现不宜林也林!
而林业局的办事效率和态度可以从最近的华南虎事件中窥见一斑.

The flowering continues

In certain ways, China's forestry office is becoming China's ticket to ecological disintegration. Forestry has become such a money maker for each local government that now even if they can only have unsuitable forests, they will still cut the trees. Furthermore, we've had a little peek at the Forestry Office's efficiency and attitude from the recent matter of the Huanan Ti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