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摄影师携手揭露野生动植物犯罪

新出版的双语书旨在让人们更多地认识到世界野生动物面临的无数威胁,以及中国在其中扮演的关键角色。

Article image

没有马戏表演任务时,泰国萨姆特普拉坎(Samutprakan)鳄鱼农场和动物园里的大象被紧紧地拴着,以便游客和他们合影留念(图片 © Aaron Gekoski)

人们普遍认为,目前不断加剧的新冠疫情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关系密切,这让人们对人类与野生生物的关系更加关注。今年二月,科学家指出穿山甲可能是该病毒的一个宿主,不过现在有新的研究对这种联系给出了不同的说法。这种极度濒危的哺乳动物很有可能通过非法走私的渠道进入中国,然后被用做中药和食用野味。在华南海鲜市场,众多野生动物被售卖和消费。

疫情发生后,中国紧急颁布临时禁令,禁止所有野生动物肉类的消费,以此作为应对疫情的措施之一。而今年晚些时候国家对《野生动物保护法》进行修订时,也有望采纳这条禁令。不过野生动物器官入药或用作装饰物的情况目前不在临时禁令范围之内,且对野生动植物面临的无数其他威胁也鞭长莫及,如对异宠的需求、将野生动物用于娱乐和栖息地破坏等。

去年年底出版的一本中英双语书旨在提高人们对所有这些问题的认识,力求在我们有生之年终结野生动物犯罪。《
国际摄影师野生动物保护联盟》一书中收集了世界上最负盛名的野生动物和环境摄影师的130多幅照片,令人大开眼界。

该书英文版最初于2018年出版,而新的双语版本则是对中国在全球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中发挥的核心作用的肯定。摄影师布里塔·雅辛斯基(Britta Jaschinski)称全球野生动植物和其器官贩运是“世界第四大有组织犯罪” ,而来自中国的需求则是主要推动因素之一。用自然保护人士大卫·阿滕伯勒(David Attenborough)在本书中所说的话就是,终结该贸易是决定 “地球上所有生命命运”的关键。

从以下一些照片可以看出这本图册是多么的不同凡响。



近4千只穿山甲尸体在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勿拉湾(Belawan)港口缉获后解冻。它们被藏在一个船运集装箱中,前面堆满了冷冻鱼,据称准备运往中国和越南。中国和越南对穿山甲肉和鳞片有很高的需求。穿山甲被认为是世界上贩运量最大的哺乳动物。八种穿山甲全部都是非法贸易的目标,而其中三种现已极度濒危,其中包括中国穿山甲。这种穿山甲曾广泛分布于中国南部和东南亚部分地区。2015年查获的这批穿山甲是有记录以来缉获量最大的一次。(图片 © Paul Hilton)




一群婆罗洲大象在马来西亚婆罗洲岛沙巴州的一个油棕种植园梯田的田埂上缓慢前行,地上的植被都已经清理干净等待重新种上油棕。婆罗洲大象是亚洲象的一个亚种。由于大面积森林砍伐,野生婆罗洲象目前还剩下不到2000只。马来西亚是世界第二大棕榈油生产国,沙巴州的大部分雨林都被清除,为发展油棕种植园让路。大象经常徘徊在这些种植园中觅食,与人类发生冲突,有时可能被射杀或毒死。(图片 © Aaron Gekoski




这只棕熊被救援人员取名为奥利弗。30年来它一直被困在山东省一家养熊场的小笼子里。2010年它被非政府组织亚洲动物基金会(Animals Asia)营救出来,并在四川成都的黑熊救助中心安逸地度过了他生命中的最后四年。熊胆是亚洲传统药物中的一种成分,需要利用各种技术从活熊身上抽取,包括插入永久性导管。2005年越南将提取熊胆作为非法活动,并于2015年承诺将在2020年之前
终止熊胆产品的销售。而中国还未采取同样的措施,养熊场和熊产品在中国仍然是合法的。尽管中国出台了相关法规改善养熊场的条件,但从执法和守法情况来看,都不尽如人意。(图片 © Britta Jaschinski




被丢弃的渔网被称为“鬼网”,对海洋生物构成了重大威胁。这些废弃渔网与其他设备纠缠在一起,形成了可以漂浮数千英里的海上垃圾孤岛。这只太平洋丽龟被印度洋里的鬼网缠住不得脱身。虽然她被成功解救出来,但那片缠住她的鬼网太大了,根本无法清除。 (图片 © Tony Wu






盔犀鸟是极度濒危物种。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它们与众不同的坚硬头胄倍受人们追捧,尤其是在中国。它的头胄被称为“鹤顶红”,可以雕刻成豪华的装饰品。虽然1975年以来国际上禁止盔犀鸟贸易,但收效甚微。近年来,贩运活动,特别是在印度尼西亚和香港之间的贩运活动甚至有
激增的趋势,当局的缉获量也在增加。盔犀鸟的野外活动范围有限,主要在马来西亚半岛以及苏门答腊和婆罗洲岛上的原始雨林中。这种鸟需要在这些森林中的大树上筑巢。森林破坏,尤其是清林种植油棕,是导致这种鸟减少的关键因素(图片 © Tim Laman)




津巴布韦哈拉雷的象牙仓库内堆积着大量查收的象牙。2019年6月,因财政困难,津巴布韦呼吁取消全球象牙贸易禁令,以便其出售这些价值估计高达3亿美元的象牙。该国称此举将为未来二十年的象牙保护工作提供资金。尽管这一提议得到了其他一些非洲国家的支持,但在2019年8月举行的《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双年会上被否决。一次性出售库存象牙是CITES允许的,而且非洲某些大象种群的象牙贸易虽然受到控制,但并不违法。中国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这种合法象牙制品的最大市场,但2018年中国取缔了所有象牙制品贸易。此后,公众态度发生了明显变化,需求下降。然而,非法市场却并未在中国销声匿迹。象牙在其他一些亚洲国家(例如日本和越南)仍然很受欢迎。据世界自然基金会称,为满足这一持续性需求,每年有2万头非洲象被杀害。(图片 © Adrian Steirn)




浙江温州动物园里的濒危环尾狐猴。这张照片摄于2012年,中国许多动物园(尤其是省级动物园)当时的条件仍然很差,动物被安置在破旧的混凝土笼舍中。然而,公众对动物福利问题的认识不断提高,以及中国消费者经济水平的不断提升,给该行业带来了一些积极的变化。
新型的野生动物园更加注重模仿动物的自然栖息环境,这让许多城市动物园,尤其是北京等大城市的动物园为了赶上潮流,而对设施进行升级。(图片 © 郑晓群)




这只六个月大的苏门答腊虎幼崽被印度尼西亚亚齐省的一个兽夹困了三天,它的右前腿因此不得不截肢。由于失去了捕猎的能力,他被转移到爪哇岛的一家动物园。兽夹廉价且易于制造,在东南亚地区使用很普遍。偷猎者和当地人常用它来捕获野生动物。当地人捕猎要么是为了食用,要么是通过这种方法来控制他们认为的有害物种,而兽夹是不会区分目标动物的好坏的。目前野生苏门答腊虎据说还剩下不到4000只。 (图片 © Steve Winter)




菲律宾鹰属于极度濒危物种。目前野生菲律宾鹰仅剩400只左右。这种巨大的猛禽仅分布在四个菲律宾岛屿。森林砍伐和狩猎让它们倍受威胁。1978年开始对该物种进行保护,一直到1992年其圈养繁殖才取得成功,一只名为希望(Pag-asa)的雌性雏鹰诞生了。此后,达沃市的菲律宾鹰中心又成功繁育了28只雏鹰。其中有十几只已被放归野外。为了扩大地域保护范围,该中心去年向新加坡野生动物保护区派出了一对鹰,进行为期十年的繁殖计划。(图片 © 
Klaus Nigge
 

翻译:BAIHUI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