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播客:东南亚对穿山甲的需求

播客系列《穿山甲报道》第三集探讨了越南和马来西亚境内威胁穿山甲的法律漏洞、栖息地丧失和宠物贸易。

Article image

马来西亚的野生穿山甲面临着盗猎和砍伐森林的双重威胁。图片涞源:Alamy

越南是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穿山甲非法贸易目的地,也是向中国贩运这种濒危哺乳动物的主要中转站,但其国内这方面的意识非常薄弱,尽管多次缉获穿山甲及其器官,真正起诉的却很少。马来西亚也是一样,野生动物保护法中的漏洞让线上异宠市场借机蓬勃发展;买一只活的穿山甲来吸引社交媒体主页的流量并不是难事。但穿山甲还面临着另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栖息地破坏。面临这个问题的不仅是穿山甲,还有我们所有人。



订阅收听系列播客:
APPLE PODCASTS | SPOTIFY
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可持续亚洲 

收听第一集 《为何穿山甲在中国如此抢手?》
收听第二集 《​穿山甲、贫困和走私网络》

嘉宾

特朗·布伊(Trang Bui),《穿山甲报道》
徐佳鸣,《穿山甲报道》
埃尔罗伊·易(Elroi Yee),马来西亚R.AGE

制作团队

执行制片人兼主持人:龙美诗(Marcy Trent Long)
制片人兼主持人:区玮恩(Bonnie Au)
助理制片人:侯安柏(Amber Hou)
录音:克里斯·伍德(Chris Wood)
前奏/外奏音乐:亚历山大·莫贝森Alex Mauboussin



录音摘要

区玮恩
本集节目中,我们将关注越南和马来西亚的非法穿山甲贸易,听当地记者讲述犯罪头目、网上穿山甲市场、以及森林砍伐造成穿山甲栖息地丧失的故事。

*****

特朗
我想说越南是除中国外唯一一个相信穿山甲鳞片和肉有神奇效用的国家。作为全球第二大穿山甲贸易目的地,越南在整个穿山甲贸易中的地位非常特殊,扮演了三重角色:源头、中转地和目的地。

龙美诗越南生活着两种穿山甲——所以它是穿山甲贸易的“源头”。我们刚刚也说了,越南人消费穿山甲——所以越南也是“目的地”。但越南作为将穿山甲送入中国的中转站,发挥了什么作用?

区玮恩据今年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2016至2019年间缉获的穿山甲鳞片约70%是经由越南和尼日利亚中转的。这个过程中,要么是单独走私穿山甲鳞片,要么是与象牙混在一起共同走私。这份报告是由野生动植物正义委员会(Wildlife Justice Commission)发布的。这是一个与《穿山甲报道》团队类似的团体,通过卧底的方式调查野生动植物贸易。这就是“中转”。越南的这一角色对特朗而言也是第一次了解。

特朗调查的过程中真正让我吃惊的是,越南在整个贸易中扮演了如此重要的角色。在此之前,我没觉得穿山甲贸易是一项平日生活里稀松平常的买卖,但事实上越南是穿山甲贸易的第二大目的地,在野生动物贸易中转方面也发挥了非常巨大的作用。

更令人惊讶的是,越南国内外曾多次缉获穿山甲,但相关责任人受到惩罚或被提诉的报道却并不多。所以我们很少看到网络贸易头目被起诉,或者入狱。

*****

埃尔罗伊·易
马来西亚的野生动物保护法总体来说很不错了,但问题在于它措辞的方式,字面上来看,销售、宣传和推销野生动物不是犯罪,保有才是犯罪。这让倒买倒卖野生动物的人有了可乘之机。

龙美诗埃尔罗伊在研究中发现在马来西亚,像穿山甲这样的野生动物不仅面临着消费性走私的危险,还有越来越多的马来西亚人把野生动物当作宠物豢养。因为在网上贩卖野生动物的人实际上并不持有这些动物——他们只是交易的中间人——严格来说,他们并没有犯法。

区玮恩许多订购宠物的马来西亚人要么没有意识到这是违法行为,要么根本不在意自己是不是违法了。事实上,保有穿山甲面临着从两千到六万美元不等的罚款,以及最高5年的监禁。

*****

龙美诗
在一次诱捕行动中,R.AGE和马来西亚野生动物部门的执法人员合作截获了两只穿山甲,事后发现涉案的网络贸易商Kejora宠物(Kejora Pets)已活跃多年。埃尔罗伊说,有环保人士一直通过社交媒体监控这个卖家的活动,他就是通过这些人了解到相关信息的。

埃尔罗伊所以马来西亚的主要需求来自想在家里豢养可爱而稀有宠物的人们。他们给动物拍照,然后上传社交媒体主页。

说实话,“Kejora宠物”这个账号不难找,大家都知道他为马来西亚买家提供稀有宠物。他行事大胆,毫无顾忌,或者说他从来不担心被抓。我想是因为他知道马来西亚的法律不能对他贩卖动物的行为定罪,只有他持有受保护动物的情况下才能被定罪。

*****

埃尔罗伊
栖息地丧失可能是一个更加紧迫的问题,因为它不仅威胁着穿山甲,还威胁到其他动植物,以及生活在森林中、以林为生的人。

龙美诗埃尔罗伊认为受栖息地丧失影响的不仅有动植物,还有生活在森林中的人类,他决定亲自拜访马来西亚半岛的蒂米亚(Temiar)原住民社区。

埃尔罗伊这些人一直生活在森林里,但总是身不由己地在森林中搬来搬去。伐木者过来砍树,他们得搬走;然后政府过来说:“大家听着,这里不适合你们居住,不如搬去那里吧?”他们就又得搬家。这一路上,他们眼看着周围的森林慢慢退化,大自然给人类的馈赠大不如前,(它)提供的食物也没过去那么多。

所以,在如此自由开阔的环境之中,他们却被逼到了墙角。我认为这是一种任何人都难以名状的经历,甚至身处其中的人也不能。

龙美诗
埃尔罗伊拜访蒂米亚社区时,当地人发现地上有一只蜷成球的穿山甲。

埃尔罗伊当时,他们抓到了一只穿山甲拿给我们看,告诉我们以前这种穿山甲有很多,特别多。就在一切发生之前,在砍伐开始之前,有很多。但现在就难找了。说话者短暂地停顿了一下,然后说:“跟我们有点像。”他们也没地方去。这句话重重地打在了我的心上。所以说,在这个故事中,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穿山甲,也不仅仅是野生动物,人类也是这个故事的一部分。总有一天我们也会难逃厄运,遭受当地人一样的境遇。

人类必须拯救整个生态系统,其中每一个微小的组成部分都很重要,因为一旦失去,这一部分就会永远消失,其他部分、整个环境中的其他方面都会被改变。所以我们真的需要考虑平等地保护每一个物种。

APPLE PODCASTS | SPOTIFY
 



翻译:YA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