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研究:澳大利亚森林大火与气候变化有关

研究发现,气候变化使得森林火灾发生的可能性增加了至少30%。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 Kiran Ridley / Greenpeace

一项国际研究发现,人为导致的全球变暖显著增加了澳大利亚发生极端火灾的可能性。

这项由世界天气归因组织World Weather Attribution)的气候科学家进行的研究发现,由于人类造成的气候变化,发生如2019年和2020年的澳大利亚森林大火的可能性至少增加了30%,甚至可能更高。

至少有34人直接死于火灾,主要是在该国东南部地区。大火还污染了空气,摧毁了建筑,并对澳大利亚野生动植物造成了毁灭性影响。过火面积超过1100万公顷,比整个爱尔兰还大,经济损失可能高达数十亿美元。

许多研究都考察了气候变化是否会增加世界各地发生特定天气事件的可能性。例如,研究曾发现气候变化使得在2015年7月发生在中国西北部破纪录高温的可能性增加了两倍

但荷兰皇家气象研究所(KNMI)的气候和天气模型专家吉尔特·杨·范·奥尔登堡(Geert Jan van Oldenborgh)教授说,这项由澳大利亚、欧洲和美国的大学及研究机构合作进行的最新研究特别复杂,因为它必须考虑如此之多的变量。为了做到准确,它使用了火险气象指数,该指数用于衡量影响森林火灾风险的气象条件,如温度和干旱。

研究人员发现,人为造成的气候变化、极端高温和火灾之间存在直接联系。但他们无法将澳大利亚2019年创纪录的最低年降雨量与气候变化或火灾直接联系起来。这意味着实际风险的增加可能要高于30%。

他们发现,像澳大利亚东南部在2019年12月一周中经历的那种特高温度,现在出现的可能性是1900年的十倍,而如今的热浪已经比一个世纪前高了1-2摄氏度。

范·奥尔登堡教授表示,模型仍然难以真实地再现极端事件和趋势。“我们希望未来的气候模型能有所改善,对热浪有更好的估计。”

他补充说,即使在数据较全、模型较好的澳大利亚,这也是个问题。“在世界上许多地方,尽管人们面临真正的风险,我们能提供的信息只会更少。”

“我们不需要做归因研究来知道气候变化正在发生,而是要理解气候变化对人们生活的地方意味着什么"

牛津大学环境变化研究所(Environmental Change Institute)的弗雷德里克·奥托博士(Dr Friederike Otto)也参与了这项研究。他说,在公众和政客仍在谈论森林大火和人为气候变化的作用之际,公布科学证据很重要。“我们不需要做归因研究来知道气候变化正在发生,而是要理解气候变化对人们生活的地方意味着什么……我们虽然还没有最终回答这个问题,但已经证实气候变化的确是一个重要的驱动因素。”​

该研究还发现,如果全球气温上升2摄氏度(这看起来是可能的),那么人为气候变化造成的火灾易发天气状况将至少增加4倍。另一位研究贡献者、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气候科学家索菲·刘易斯(Dr Sophie Lewis)博士说,气候变化现在是“澳大利亚景观的一部分”。

尽管存在这些风险,但事实证明澳大利亚不愿采取行动。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淡化了气候变化在加剧森林大火中的作用,他宁愿关注气候适应和恢复力,而非减排。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气候变化研究所所长马克·霍登(Mark Howden)教授告诉中外对话,世界天气归因组织等机构发表的研究报告可能会广泛印证澳大利亚公众对近年来前所未有的极端火灾季节与气候变化之间联系的理解。“然而,它们不太可能改变国家层面上与更广泛的气候变化和环境政策相关的特定政治。消防机构和消防研究人员等已经发表了许多富有经验的意见,他们正在阐释应对气候变化引起的火灾风险增加所要采取的行动。”

 澳大利亚也因在国际层面上缺乏行动而受到批评。去年12月在马德里举行的气候大会( COP25)期间,澳大利亚坚持要将以往排放交易体系的“超额”减排计入未来的目标执行中。这成为了阻碍各国就碳市场规则达成一致的一个绊脚石。

霍登教授说,各国预计将在12月的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更明确地阐述在实现现有减排目标方面取得的进展,并提升减排目标。“鉴于气候变化已经给澳大利亚带来了明显的负面影响,我预计澳大利亚公众会希望我们的谈判代表在这些问题上采取积极进取的立场。”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