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的垃圾进口禁令对西方意味着什么

中国颁布垃圾进口禁令已经两年,澳大利亚、欧洲和美国对此如何适应?

Article image

2018年1月1日生效的中国的“洋垃圾”进口禁令促使其他亚洲国家改变他们的垃圾回收制度。图片来源:Fully Syafi/中外对话


中国严格限制垃圾进口的举措一时让全球不知所措,废物和回收行业各大机构称这对全球的影响是“破坏性”和“灾难性”的。

一些发达国家最初试图将垃圾运往其他东南亚市场,但由于东南亚各国纷纷效仿中国出台禁令,这样的尝试大多以失败告终。

回收和废弃物市场正在适应物料流动的巨大变化,并根据地理位置和材料类型的不同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

“好消息是行业并没有崩溃,”国际回收局( Bureau of International Recycling)局长阿诺德·布鲁内表示。“之前确实有崩溃的风险,但故事还没完。2019年很艰难,2020年仍然会很困难。欧美垃圾出口商和回收行业不得不考虑改变工作方式,提高(出口垃圾的)质量,因为只有这样做才更容易找到客户。”

各个地区都有一个共同的主题,那就是,各国要处理好自己的垃圾,从供需双方下手。自中国实施禁令以来,市场需求一直跟不上大量涌入市场的可回收材料供应的增长。

澳大利亚

2016年,澳大利亚国内仅处理了12%的回收垃圾,另有125万吨垃圾运往中国。中国颁布禁令以来,澳大利亚一直在勉力应对垃圾问题。

禁令实施后数月,昆士兰州伊普斯威奇市政局曾表示将放弃垃圾回收计划,维多利亚州的可回收垃圾则不断堆积,导致一些城市不得不将其填埋。

澳大利亚政府曾制定国家垃圾政策,包括废弃物回收率达80%的目标,但回收行业组织澳大利亚废物管理协会(WMAA)警告称,要想落实这项政策就需要州政府和联邦政府投资1.5亿澳元。


澳大利亚中部堆积的垃圾。 图片来源:Alamy

去年年底,联邦、州和地区各级环境部长同意从2020年7月起禁止出口塑料、废纸、玻璃和轮胎,2021年7月起禁止出口含杂废塑料。澳大利亚国内正在筹建一些新的回收处理基础设施,例如可口可乐公司于去年11月宣布有意向与法国废物及回收公司威立雅合作在澳成立一家大型加工厂,项目正在进行可行性研究。可口可乐公司希望能够从澳大利亚本土而非国外采购回收塑料,但这个打算却因为本地供应量不足而受阻。

另一方面,WMAA警告称,就算在出口禁令生效之前,制造业的需求也不足以消纳所有回收材料。WMAA首席执行官盖尔·斯隆表示:“市场发展还不够快,人们没有意识到使用回收材料的价值,导致我们正在消耗自然资本。”

这是联邦政府多年来首次持续关注废物和回收问题。尽管如此,政府却并未投入资金采购再生产品,也没有鼓励制造商设计易于回收的产品,斯隆说。

欧洲

关于是否需要为回收材料创造需求在欧盟内部早有讨论。在中国颁布进口禁令之前,欧盟就已经考虑出台新的政策法规来减少一次性塑料,发展循环经济——尽可能延长产品的使用寿命,并且在废弃后回收制成新的产品。

2019年5月达成的一次性塑料指令首次引入包括塑料回收,以及可回收材料使用在内的一系列目标:到2025年和2030年,塑料瓶中回收成分将分别达到25%和30%。


情况十分严峻,废纸价格三年内下降了300%以上。
 

失去中国市场对欧洲造纸业的冲击尤其大。据欧洲回收工业联合会(EuRIC)秘书长伊曼纽尔·卡特凯斯称,情况十分严峻。

该联合会称,废纸价格三年内下降了300%以上。“欧洲的废弃和回收纸张供应存在700到1000万吨的结构性过剩。某些品类的废纸在欧洲本土需求不足,所以出口绝对是平衡供需的关键。”卡特凯斯说。

EuRIC正在游说欧盟委员会,要求其对12月发表的一份立场文件中提出的若干政策进行修改,帮助解决纸业市场面临的危急,包括设计更易回收的产品;利用公共部门采购增加对再生纸产品的需求;完善和强化生产者付费机制,确保这笔资金全部用于支持回收和废物管理。

美国

美国对中国禁令的反应比较复杂。独立公益组织美国PIRG教育基金的一份报告指出,随着各地政府停止回收可回收材料,其他国家接受的进口材料也越来越少,美国的回收系统正“摇摇欲坠”。填埋或焚烧可回收垃圾正“逐渐成为新常态”,报告指出。

回收行业组织国家废物及回收协会发言人布兰登·莱特表示,废弃物回收企业正在加大对人员和技术的投资,提高分类质量,并采取一致行动,教育消费者哪些材料适合回收,进而提高垃圾质量,这一切都意味着成本增加。

“回收伙伴关系”是一家由行业资助的以促进回收为目标的非营利组织。据该组织副主席迪伦·德·托马斯称,中国此举已导致废纸价格暴跌。例如2017年中,纸张的成交价为每吨99美元,而现在已经一文不值。街边回收箱中纸张平均占到三分之二,回收公司的利润也急剧下降。


美国加州中央山谷的废弃塑料。图片来源:Alamy

但更多可回收材料被迫内部消化也有好处。“为了处理这些材料,许多原本关闭的纸张和塑料回收设施已经重新开张或升级。为了重启这些设施,国家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这对就业会产生重大的积极影响,”他说。2018年以来美国已规划新建好几家造纸厂,这不仅能创造就业,也能提高再加工能力。

关于大量社区不再提供回收服务的报道,托马斯表示这纯属夸大其词。其所在组织研究发现,撤销的垃圾回收站不到70家,且几乎都位于非常小的城镇,原因是无法承担费用增长。

此外,之前废弃物及其回收由各州负责管理,如今联邦政府也已将相关问题列入议程,托马斯称。国会正在对五项立法草案进行审议。

“十年前,回收相关的联邦法案要想获得通过根本没有希望,而现在却希望很大。这已经成为政治问题,大家都注意到费用在上涨,都在讨论某个社区的回收系统是否能撑下去。”

“至少就我从业这15年来看,联邦层面的兴趣肯定增加了,这是另一线希望。”他说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