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石家庄:人人都说“水够用”的缺水城市

在缺水严重的石家庄,人们为什么觉得“水够用”?高白羽撰文分析。

Article image

农民用400米深的水井取水。图片来源:Alamy


深秋的中国华北地区大部分的庄稼都已经收割完毕。在河北省石家庄塔头村,大豆收获后剩下的枝秧长在田间依然绿意盎然,成片的萝卜白菜也在霜降来临前“抓紧时间”从土地吸取营养。无论是从田间的植物生长状态还是村民们的直观生活感受来看,外人很难将石家庄与严重缺水地区联系起来。

塔头村村民耿会英从未觉得当地缺水,“咱们这儿都用井里的水,够用。”

然而作为世界最大的地下漏斗区之一,石家庄所在华北平原地下水严重超采。生活中“不缺水”的代价是,地下漏斗越来越深。村民们打的一口口的井,仿佛扎入地里的针管,越扎越深,以满足生产生活对水量越来越大的需求。


在塔头村龟裂的土地上,庄稼仍顽强地生长。图片来源:高白羽 / 中外对话

连年下降的地下水位

河北省政府报告显示,石家庄市年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为229立方米,约为全国平均水平的十分之一,比沙漠之国以色列还少,远低于国际公认的人均500立方米的“极度缺水标准”。即使在南水北调工程通水后,石家庄的年均水资源缺口仍有10亿立方米。

对于当地的缺水情况,在石家庄地区从事钻井工作20多年的支华子有更直观的感受。村里的老人曾告诉过他,在五六十年前,石家庄人“只需要拿铁锹挖几下,地下的水就涌出来了”,不管这种描述是否准确,在工作中,支华子确实感觉到井要越打越深,而水越来越少,出水越来越慢。

支华子介绍,对他来说200米以内都算浅水井,用作灌溉和工业;供人生活用的深水井平均在400-500米,打深井的同行最近打的一口井已经超过了600米。

石家庄地区地下水水位正在逐年下降。中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显示,塔头村监测井的地下水埋深,即水面到地表的距离,从1999年到2013年降低了17米,平均以一年一米的速度在下降。

这背后是当地长期存在的地下水超采问题。石家庄政府信息显示,去年全市供水量27.68亿立方米,其中72.5%来自地下水。所用到的地下水中,又有超过三分之一为“超采水量”(即地下水开采量超过补充进地下水源的部分),达7.86亿立方米。

石家庄地区降雨时空分布极不均匀,汛期集中了全年降水量的80%左右,旱期则干旱少水,需开采地下水满足用水需求;而该地区人口的快速增长、经济的高速发展,加剧了水资源供给和需求的矛盾,使超采越来越严重。从2008年到2018年,该市常住人口从966万增长到1095万。工业发展迅猛的同时,石家庄还一直是全国粮棉高产区和商品粮食生产基地,素有“北方粮仓”之称。而这一切都需依靠超采地下水来维系。

政府在行动

近年来,随着缺水问题的显现及节水意识的增强,政府实施了一系列措施以缓解地下水危机。

2017年来,河北省关停了5000多眼个人和企业等机构开凿的自备井,规范了4.2亿立方米的取水行为。在去年8月,政府公布了地下水超采治理计划 ,2022年全省减少地下采集量54亿立方米以上,2020年工业用水重复利用率达到85%以上,在农业灌溉上发展节水措施,到2022年发展高效节水灌溉面积566万亩。

2014年年底正式投入使用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也有利于缓解当地水资源压力。依靠南水北调,石家庄市每年能引进7.31亿立方米江水来补充生活和工业用水。最新规划要求,引江水占当地城镇生活和工业用水的比例在2021年将达到100%。

此外,石家庄于2016年实施水资源税改革,在地下水超采区取用地下水会适用2-5倍于其他地区的税额标准。2017年该市开始根据供水企业降耗增效目标完成情况对企业给予奖补

节水意识有待提高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口的增长,水资源的供需矛盾仍日益突出。

水利部研究员孙素艳等人在其研究《河北省供用水现状及水资源平衡分析》中提到,在充分考虑已规划节水改造、新建水源等措施,未来水资源的供需形势仍较为严峻。水资源将长期成为制约华北地区农业、工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但是由于生活用水几乎没有受到影响,居民虽有一定的节水意识,却并没有强烈的缺水危机感。塔头村对肆意漫灌的罚款金额仅为一次30元;当地的农业灌溉形式主要为埋在地里的输水管道,由村民自主打开管道上的阀门浇地,但全村没有更节水的喷灌或滴灌。村民耿会英介绍,因为灌溉用水6角2分钱一立方米,而生活用水免费,有时候离井近的农民会挑生活用水去浇地。


塔头村,用于灌溉的水管出水口裸露在土地上。图片来源:高白羽 / 中外对话

环保机构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IPE)主任马军认为,要恢复地下水,政府和人民都要作出改变。政府需在决策、规划和管理方面下功夫,出台节水措施,做好水污染防控。在农业上调整种植结构、减少灌溉用水;在工业上进行老旧设备的节水改造,实现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居民则需要提升节水意识,并将其转化为节水行动。

“就目前来看,人们对缺水还缺乏足够的认识,不会对水有更多的珍惜。”马军说,“我们距离真正建设好一个节水型社会,行动还远远没有到位。”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