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俄合作拯救大型猫科动物

中俄两国的历史性合作促进两国边境地区东北虎和远东豹种群恢复,为“大型猫科动物之乡”跨境公园铺平道路。

Article image

远东豹追逐猎物。图片来源:Alamy

2000年,远东豹濒临灭绝。当时,剩下的仅有俄罗斯远东地区的30头左右,及中国境内的2头。如今,情况变得乐观起来。中俄两国边境的远东豹数量已接近90头。中俄边境的东北虎有着比这两个国家更长的历史,如今种群数量也有所恢复。上世纪40年代,这一地区东北虎仅剩40头,现在已增至540头。

这些大型猫科动物种群的恢复,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俄两国的合作。今年2月,位于中俄两国边境的中国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和俄罗斯豹之乡国家公园签署了进一步深化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本月,双方在俄罗斯海参崴再次举行会谈,制定相关工作计划,关于一个前所未有的跨境自然保护区的细节内容也随之浮出水面。中国东北和俄罗斯远东地区广袤的荒原上游荡着数百头东北虎和远东豹,此次讨论所涉及的保护区域将成为它们安全的栖息地。

合作缘起

中俄两国在大型猫科动物方面的合作始于20年前。1998年,吉林省林业厅邀请俄罗斯生物学家对本省森林中剩余的东北虎进行调查。两国科学家跨越国界,建立了伙伴关系。



“我们当时确实发现了一些踪迹,但似乎都是雄虎,也就是说该地区可能没有生育期雌虎,而且很有可能这些雄虎也是从俄罗斯分散过来的,”曾参与发起最初这项调查的美国老虎专家、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俄罗斯项目负责人德拉·麦奎尔博士说。

麦奎尔承认,他们发现狩猎陷阱正在杀死老虎的猎物。因此,即便森林本身是健康的,也无法支持整个老虎种群的生存。他认为,如果中国能尽量减少人类在该地区的影响,增加猎物数量,俄罗斯境内的东北虎可能会慢慢过来,在中国建立活动范围。

“大型猫科动物之乡”

2001年,吉林省建立了珲春东北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是由沿中俄边境的一片狭长区域及其南端中朝边境以东和中俄边境以西的一小块中国领土组成的保护区域。此后,在2005年至2015年普查的这十年间,老虎数量逐渐增加,增幅达15%。

保护区成立十年后,时任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葛建平博士带领一组研究人员开始积极监测老虎活动,设置摄像头,通过拍摄到的照片捕捉每头老虎独特的条纹图案。

借助这些数据,以及麦奎尔等研究人员所无法接触的决策过程,葛建平提出了以国家公园取代现有保护区的建议。新的国家公园于2017年成立,占地14600平方公里,比黄石公园大出60%,是2020年国家公园体制的试点项目之一。


远东豹追逐猎物。图片来源:Alamy

俄罗斯方面也迅速加大了对东北虎和远东豹保护的支持。据尤里·达尔曼称,俄罗斯已建立了一个保护区体系,覆盖了远东豹的大部分活动区域。这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前总统办公厅主任谢尔盖·伊万诺夫的支持。2012年,这些区域合并为“豹之乡国家公园”,达尔曼任副园长。豹之乡国家公园毗邻吉林省边境,向东延伸至阿穆尔湾。达尔曼告诉“中外对话”,2000至2018年间园区的豹子数量增加了两倍。​

但尽管有了葛建平博士的监测,两国边境也都建立了国家公园,生物学家还是很难准确了解豹子和老虎的种群数量、行为和需求。更麻烦的是,个别动物经常越过国界。“老虎没有护照,”世界自然基金会东北办公室主任刘培琦说。

去年,在两国多年来建立的互信基础上,经两国政府同意,中俄研究人员首次共享监测数据,从而展开了一场对跨境远东豹种群前所未有的调查,并首次对全球种群进行了较为准确的估计。

两国在这一问题上伙伴关系的巩固,一部分得益于两国领导人之间关系的拉近。今年6月,习近平主席和普京总统在莫斯科举行的一次会议上签署了一项联合声明,其中就包括建立东北虎豹跨境自然保护区,联合开展监测,共同开展生态廊道建设等方面的内容。

中国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俄罗斯豹之乡国家公园和俄罗斯克德洛瓦亚帕德自然保护区将联合成立“大型猫科动物之乡”公园。普京已下令俄罗斯方面准备必要文件,达尔曼预计中国很快也会有类似举措,并有可能在明年昆明举行的生物多样性公约大会上宣布。

如何解决人虎冲突?

尽管扩大了与俄罗斯方面的合作,中国的保护工作仍面临重大挑战。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中国项目负责人王爱民说,国家公园的低层工作人员责任落实问题已经导致几个重大管理决策进展缓慢,这是几个较小的保护区合并带来的后果。他还特别担心人虎之间如何相处问题。

与俄罗斯一侧边境几乎无人居住的情况不同的是,中国国家公园周围居住着约10万人,许多是牧民。他们常常采用放养的方式,让牛群自由活动。这样一来,不仅牛群很容易遭到老虎的袭击,也扰乱了老虎的自然狩猎模式。根据俄罗斯的保护经验,野生生物保护学会建议划定严格的放牧区,既可以保护牛群和老虎,也可以辟出无人区,作为老虎种群繁育的摇篮。公园也在考虑搬迁几个村庄。​


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东北虎。图片来源:Alamy

但目前许多牧民被要求把牛群圈养起来,而几个月前就应该公布的分区计划仍在制定中。这意味着牧民将承受沉重的经济负担。问题如何解决、解决方案何时执行,目前尚不得而知。

曾经有人提出彻底禁止牛群进入园区范围,但王爱民认为这将给当地人带来极为严重的影响:“我们(野生生物保护学会)认为这么做会造成一些问题。那么多当地人都以养牛为生,那是他们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

他希望中国国家公园的管理者继续向俄罗斯学习如何管理人虎冲突。而在边界的另一边,麦奎尔认为俄罗斯将有机会继续学习中国的强项,如火灾管理、对老虎跟踪监测等。

“我认为这种信息交流会继续下去,联合管理的模式将会完善,东北虎豹和生态系统总体上也会有机会变得更好,因此我认为未来几年内我们将见证这一进程的加速,”麦奎尔说。

翻译:YA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