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阿根廷危机推动中国投资变革

中国投资者正在适应阿根廷大选前的不确定性,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主权违约。

Article image

过去6个月内,阿根廷央行的外汇储备已经减少了280亿美元 (图: Herman Luyken)

随着10月27日总统大选的临近,阿根廷正面临新的经济危机,严重挑战着其偿还外国贷款的能力,其中就包括阿根廷第四大债权国中国。据美洲对话称,2007至2018年间,中国向阿根廷发放了169亿美元的贷款。

由于偿还国家债务(包括明年到期的520亿美元)的途径有限,毛里西奥·马克里总统卸任时阿根廷将处于主权违约的边缘,这会影响到对中国贷款的偿还。

“中国对阿根廷的政治和经济变化一直表现的很耐心,而且很可能还会持续保持这份耐心,”美洲对话研究员布鲁诺·比内蒂表示。“他们会继续寻找中期战略资源,并在投资时考虑短期冲击。

”2001年主权债务违约并与美国对冲基金发生纠纷后,阿根廷一直被国际资本市场拒之门外。马克里的前任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将目光转向中国,从中国国有政策银行处获得了基础设施、能源和交通建设急需的投资。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是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的竞选搭档,后者在8月的预选中取得胜利。

当时,包括马克里在内的批评人士曾警告称,和昂贵的基础设施项目捆绑在一起将限制阿根廷未来的政策选择。

来自中国的关键贷款

过去10年间,阿根廷主要通过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为包括铁路、太阳能核能水坝在内的11个项目争取到了中国资金

阿根廷还获得19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提高了中央银行的外汇储备。过去6个月内,阿根廷央行的外汇储备已经减少了280亿美元。

 “中国已经成为与阿根廷关系最为密切的债权国之一,”阿根廷国家与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莱昂纳多·斯坦利表示。

然而斯坦利指出,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内的多边组织仍是阿根廷最大的债权方。8月,马克里与IMF达成了 570亿美元的救助计划。


 


中国最重要的一笔贷款是为巴塔哥尼亚两座水电大坝提供贷款。这两座大坝造价47亿美元,其中中方贷款占85%。项目于2013年获得批准,2015年投入建设,但随后因环保组织不满项目不尽人意的环境影响评估而陷入停滞。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贷款条款中有一条,规定对其他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均以这两座大坝获准投建为条件,马克里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给项目放行,但缩小了规模。

中国贷款方在为一个由两座核电站组成的核电设施提供100亿美元贷款时也提出了类似条款。面对外界对核能目前和未来偿还能力的怀疑,马克里上任后就冻结了2015年达成的这项协议。

马克里最终还是给这个项目亮了绿灯,但规模缩小至一座核电站。尽管挫折不断,中国投资者仍在阿根廷寻找机会。

 “每次我问中国企业,阿根廷的经济状况这么艰难,为什么还要来这里。他们的回答总是一样的,说国外投资要把目光放长远,因此他们不担心钱拿不回来,”中国-阿根廷商会主席埃内斯托·费尔南德斯·塔博阿达说。

学习曲线

经济学家阿里尔·斯利帕克认为,中国向拉美提供贷款也有地缘政治的动机。他说,中国企业试图获得关键的基础资源,并希望让自己的产品占领市场。

 “中国根据每个国家的政治特点,显示出了因地制宜的灵活性。他们还在学习,学习如何融入该地区。”

除了大型项目,中国还调动各种资源扶植投资少、见效快的项目,其中一些项目还能帮助阿根廷提高可再生能源在严重依赖石油和天然气的能源结构中所占的比重。

阿根廷北部胡胡伊省的一家太阳能发电站就是一个例子。2016年中国进出口银行同意为该项目建设提供贷款。该电站总成本3.9亿美元,将于下个月开始运营。

 “中国希望确保在政府换届前能够拿回部分贷款,因此正在探索更多短期项目,这是学习过程的一部分,”比内蒂说。

没有战略

这些贷款虽然让有些项目由不可能成为可能,但也导致阿根廷对中国的债务集中在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获得回报的大型项目上。

此外,阿根廷前能源秘书豪尔赫·拉佩尼亚告诉“中拉对话”,虽然阿根廷同意建造大型水坝和核电站,但能源部没有长期战略,也没有对不同能源的成本进行评估。

拉佩尼亚等许多前能源秘书都认为,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当政期间批准的中国项目,并不是出于坚实的经济依据,而是出于政治关系。

“项目都是由政治便利决定的,等到必须实施了,我们就得处理这些问题。”

阿根廷能源部2017年的一项研究显示,1000瓦核能的发电成本是风力发电的4.8倍,是太阳能的6.6倍。2018年,阿根廷能源部被降级为能源秘书处。

 


“这样的协议限制了阿根廷的决策自主权,我们需要一个国家发挥重要角色的正经的能源战略。”拉佩尼亚说。

放眼前路

曾任已故总统内斯托尔·基什内尔政府内务大臣的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在预选中赢得47%的选票,成为下届总统的热门人选。马克里只获得32%的票数。

如果费尔南德斯当选,中阿两国的关系将进一步加深。美国曾对中国在拉丁美洲 “掠夺性”的活动提出警告,这也是马克里对两国关系犹豫不决的原因。

 “如果费尔南德斯获胜,中国就知道自己要和谁打交道,”斯利帕克说。

费尔南德斯政府可能会加快被马克里推迟的项目,甚至谈判确立新的项目。货币互换也可能会扩大以减轻阿根廷的债务偿还负担。

费尔南德斯近来表示,马克里未能兑现吸引国际贷款机构投资这一承诺后,也没能正确看待中国作为可靠的外国投资者所发挥的作用。

“我们希望与中国建立互相尊重、严肃认真的关系,”他说。


翻译:YA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