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印尼油棕种植园侵占猩猩保护区

报告显示,包括雀巢、家乐氏和好时在内的多个国际品牌均购买了印度尼西亚森林中的非法种植园生产的棕榈油,而这些种植园地处全球猩猩种群分布最多的地区。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Bjorn Vaugn / BOSF / Greenpeace

一份新的报告显示,包括雀巢、家乐氏和好时在内的多个国际品牌均有部分棕榈油采购自印度尼西亚森林中的一家非法种植园,而该种植园位于一个全球极度濒危猩猩种群分布最集中的森林保护区内。

热带雨林行动网络(RAN)根据现场调查、采访和交易记录分析的结果撰写了这份报告。报告显示,当地代理机构从印度尼西亚亚齐省拉瓦·吉尔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Rawa Singkil Wildlife Reserve)的非法种植园中购买棕榈果,并将其供应给紧邻勒赛尔生态系统内非法侵占区的加工厂,而拉瓦·吉尔野生动物保护区也属于勒赛尔生态系统。

An oil palm plantation in Rawa Singking Wildlife Reserve, an ostensibly protected area拉瓦·吉尔野生动物保护区内的一家油棕种植园,这里本应是一个保护区。图片来源:Junaidi Hanafiah for Mongabay Indonesia

热带雨林行动网络的报告指出,这些加工厂随后会将加工后的棕榈油供应给新加坡上市企业金光农业资源有限公司(GAR)和印度尼西亚春金集团这两家全球贸易公司。再由这两家公司将这些非法棕榈油产品直接或间接地出售给雀巢、联合利华、亿滋国际、通用磨坊、家乐氏、玛氏和好时公司等国际知名的家庭消费品牌。此前,上述这些贸易商和消费品牌都曾颁布政策,承诺在原料采购过程中“不毁林、不开垦泥炭地、不侵害人权”(NDPE)。但是报告指出,处理拉瓦·吉尔棕榈果的这些加工厂根本没有对作物原料进行必要的追踪溯源程序。

热带雨林行动网络的调查还谴责了包括日本三菱日联金融集团、荷兰银行和新加坡华侨银行在内的多家全球银行机构继续为大型棕榈油贸易商(尤其是新加坡金光农业资源有限公司)提供资金支持的做法。

热带雨林行动网络表示,“报告作者要求这些机构在透明、可验证的监控、追溯和合规体系建立并确保棕榈油负责任采购之前,停止从这些保护区内的黑作坊购买棕榈油,或停止为非法处理并向全球市场输送非法棕榈油的企业提供资金。”

Forest area that has been cleared to make way for oil palm cultivation in Rawa Singkil Wildlife Reserve
拉瓦·吉尔野生动物保护区中大片森林被砍伐,为种植棕榈树让道。图片来源:Junaidi Hanafiah for Mongabay Indonesia

热带雨林行动网络在报告中表示,新加坡金光农业资源有限公司已经承认其麾下有6家加工厂位于拉瓦·吉尔野生动物保护区附近,且有5家没有建立棕榈果种植园/农场产品溯源体系。

报告说,新加坡金光农业资源有限公司已经设立了新的目标,将在2020年年底之前实现棕榈油原材料的溯源。报告还补充道,“尽管金光农业资源有限公司以2017年和2018年在吉尔·版昆地区拉瓦·吉尔野生动物保护区之外的实地调查结果为依据,否认存在森林砍伐的行为,但是却没有对国家保护区范围内存在违规供应商的问题做出评论,也没有明确地反对热带雨林行动网络调查结果。”

热带雨林行动网络表示,春金集团已经承认,该公司有9个加工厂位于野生动物保护区附近,并保证在2020年底之前该地区生产的所有棕榈油都能做到有源可溯。此外春金集团还表示,计划与那些想要保障自己合法土地权益的地方小农加强直接合作,为改善农业生产提供更多支持。春金集团证实,将对热带雨林行动网络的调查结果进行核实,并与加工厂进行沟通,确保其不再使用来自拉瓦·吉尔野生动物保护区的棕榈油产品。

热带雨林行动网络报告中提到的多家消费品牌均向路透社表示,将会对调查结果进行核实,同时确保在棕榈油生产和供应链管理方面履行可持续发展承诺。

Encroachment and forest clearing for a plantation in Rawa Singkil Wildlife Reserve
拉瓦·吉尔野生动物保护区内用于棕榈树种植的非法侵占区和被砍伐的森林。图片来源:Junaidi Hanafiah/Mongabay Indonesia

 

拉瓦·吉尔野生动物保护区在苏门答腊岛的具体位置图(红色坐标)来源:谷歌地球


拉瓦·吉尔野生动物保护区位于苏门答腊岛西北沿岸,是极度濒危的苏门答腊猩猩(Pongo abelii)在勒赛尔生态系统中分布最稠密的地区。

吉尔泥炭地拥有超过7.5万公顷的泥炭森林。根据印尼的拉瓦·吉尔野生动物保护区相关法律,这片森林受到了最高级别的保护。自1998年保护区成立以来,当地环保人士对棕榈资源开发给保护区边界的影响表达了深切的担忧。保护区的面积已经从10.24万公顷缩减到了8万公顷。

过去10年,拉瓦·吉尔野生动物保护区内已经有3000多公顷的核心低地森林栖息地被侵占,大部分变成了新的棕榈树种植园,并且还修建了广泛的交通网络以及排水系统,从而排干泥炭地区的水分,方便种植油棕。

本文原载于环境新闻Mongabay)。

翻译: 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