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民间组织施压电商平台管控有害化学品

中国快速发展的电商平台给一些问题产品开了绿灯,但民间环保组织看到了电商平台巨大的监管潜力。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Alamy

“发泄团子”、“尖叫鸡”、“起泡胶”,这些都是近年来在电商平台上流行的减压玩具。不论使用者怎么挤压揉捏,“减压玩具”都不会变形,起到让使用者放松心情的作用。这些玩具大多为塑料制品,价格通常不超过20元人民币。在电商平台淘宝网上,销量前十的售卖减压玩具的店铺月销量均超过一万单。

然而这种看似简单无害的玩具,多次被曝出含有超标有害化学物质,威胁使用者健康。近期有民间环保组织披露,中国急速发展的电商平台正在加速这些问题产品的流转,并忽视了应承担的责任。
 

“减压”玩具不省心

河南媒体调查报道,市面上这类减压玩具大多为没有生产日期、合格证、厂家厂址等信息的三无产品,且含有有毒化学品增塑剂,即使不破裂也会对皮肤产生刺激。

五月底,中国民间环保组织无毒先锋联合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绿发会)发布《电商平台塑胶玩具化学品安全调查报告》(下文称《报告》),称网售塑胶玩具存在严重的增塑剂超标问题,平台监管存在漏洞。

经过两轮采样监测,上述机构发现在送检的12款网购塑胶玩具“小黄鸭”中,有9款增塑剂超过国家最大允许限值124~312倍。这些塑胶产品均购自淘宝、京东、拼多多这三大电商平台。

增塑剂能够增加材料的延展性和柔软性,因此在工业生产上被广泛应用,从食品包装到化妆品再到混凝土,都有可能用到增塑剂。
 

据报告撰写者之一温瑞环介绍,增塑剂一旦遇热或沐浴露等油脂性物质,就会从产品中释放,继而通过呼吸道、消化道、皮肤等途径进入人体。它们不但会增加患哮喘和过敏症的风险,还可能干扰人体正常的内分泌系统,导致男性精子质量下降,女性性早熟等问题。

增塑剂带来大量的经济损失和健康损害。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刘建国教授表示,在他主持的相关研究中发现,在2010年,由增塑剂邻苯二甲酸酯暴露导致的男性不育、肥胖症和糖尿病三种疾病的发病数约为250万起,医疗成本高达572亿元。该研究称,中国因所有已知内分泌干扰物质暴露导致的全社会总医疗成本约为4294亿元,约占中国全年GDP的1.07%。

尖叫鸡,减压玩具
图片来源:Alamy

认证漏洞

按照世贸组织有关协议和国际通行规则,中国从2009年9月1日开始施行强制性产品认证制度(China Compulsory Certification),即3C认证,对涉及人类健康和安全,动植物生命和健康,以及环境保护和公共安全的产品进行管理。包括塑胶玩具在内的7大类玩具都在认证名录中,需要达到保障健康安全标准才能出厂销售。而增塑剂含量检测合格是此类塑胶玩具产品获得3C认证的一个必要条件。

无毒先锋发现,在电商平台排名靠前的300款“小黄鸭”玩具链接中,只有50%出示了3C认证信息,并且存在链接无效、重复使用、认证过期以及关键信息如企业名称地址缺失等问题。

此外,在其抽检的12款塑胶玩具中,有5款带有合规的3C认证信息,但增塑剂依旧严重超标。

中国国家认监委信息中心从2015年12月起陆续与主要电商平台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开始对强制3C认证的商品进行精准管控。一些平台承诺对商品进行信息比对,督促商家尽快补充商品的CCC证书信息,并对证书失效的商品进行下架或删除处理。但在2018年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组织的电子商务产品专项抽查的564批次产品中,依旧有81批次产品没有标明生产厂名和厂址,37批次产品涉嫌未经3C认证;经过3C认证的产品中又有44批次产品质量不符合强制性国家标准要求。抽查问题产品比例近30%。
 

在公布此次报告之前,无毒先锋与部分家长已经开始向电商平台、质监局和消费者协会举报以上信息。只有拼多多对无毒先锋做出了回应,表示将对检验超标产品下架处理,并对平台同类型玩具全面整治。而其他平台并无回应。

平台责任

1999年,C2C (Customer to Customer)模式在中国诞生,标志着中国电商起步。经过二十年的发展,中国电商平台到2019年末预计拥有7亿用户,网络零售额占比社会总消费零售额约达到24%。

温瑞环告诉中外对话,此次报告聚焦于电商平台不仅是因为电商平台上同类塑胶玩具销量大,还因为电商平台极大的监管潜力。不同于线下实体店的购物体验,消费者在电商平台上的购物过程基本完全依赖数字化信息。电商平台通过约束与筛选商品有关信息,便可对商家进行直接有效的管理。

然而现实情况是,电商平台的“野蛮生长”只关注销量,而忽略了质量;有效的监管系统的缺位让消费者在平台上的糟糕消费体验不能得到足够关注和平台的重视。

根据中国消费者协会在2018年12月发布的“《电子商务法》消费者认知情况调查报告”,质量不合格和假冒伪劣是电商领域最突出的两大问题,而线上消费者普遍反映维权艰难,有近半数的受访消费者遇到过“难以取证”和“无处索赔”的维权困难。

虽然中国在法律层面上对电商平台提出了比以往更高的监管要求,规定电商平台需要对平台销售的不合格产品承担相关责任-如今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电子商务法》。然而,据温瑞环介绍,无毒先锋和电商平台的沟通并不顺利。报告发布以来,电商平台或者对报告结果毫无反应,或者简单下架问题产品后不能提供避免类似问题产生的解决方案和进一步的质量管控措施。

“淘宝在网络舆论爆发后才开始下架不合格产品。”温瑞环说,“但对于加强监管和审核,客服的态度是,他们不会回复非政府部门的反馈。”

推动化学品监管

对于电商平台的消极态度,温瑞环透露,无毒先锋和绿发会将考虑通过公益诉讼手段让电商平台履行监督审查店铺披露认证信息的责任。

中国对于有害化学品的管理长期以来更注重对急性安全危害的管控,化学品事故频发让各级政府对于具有易燃、易爆等属性的危险化学品管理较为重视。然而无毒先锋的报告表明更多日用品中的具有潜在危害的化学品还没有得到足够的管控。

有专家认为,除了利用销售环节的3C认证进行监管外,从源头对增塑剂类化学物质的生产和使用进行管控才是“治本”之道。正在加紧制定中的相关的政策或许能在未来弥补监管上的漏洞。生态环境部新制定的《化学物质环境风险评估与管控条例》已经完成意见征集,它将授权生态环境和卫生健康主管部门对产品中的有害化学品设限,并设立了企业在产品中添加超量有害化学物质的处罚规则。中国人民大学周珂教授认为此条例将厘清现有法律中对危险化学品管控和责任认定的模糊地带,也能弥补危险化学品问题的制度缺失。

“该条例将是应对化学品管理方面短板的有力政策武器,”无毒先锋学术主任毛达博士说,“邻苯二甲酸酯类的化学品将得到更全面的评估管理,从源头进行管控,甚至在未来逐步淘汰。”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