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湄公河“咖啡王国”的新烦恼 (下)

全球变暖导致干旱加剧,严重威胁着湄公河流域的咖啡种植;与此同时,集约化农业生产技术也反过来成为环境日益恶化的原因之一。

Article image

云南省普洱市爱倪庄园的遮阴种植咖啡园。图⽚来源:阚超群/中外对话

本文为系列报道的第二部分,欢迎阅读第一部湄公河“咖啡王国”的新烦恼 (上)

越南邦美蜀市刚刚举行了第七届两年一度的咖啡节。在一条专门为了咖啡节而装点一新的街道,一个周六的早上,游客们悠闲地坐在咖啡馆里,看着小朋友身着越南埃地族传统服装载歌载舞。

道路两边到处悬挂着前苏联式的宣传海报,醒目的红色宣传标语号召各民族“践行高尚道德标准、积极建设美丽家园”。越南中央高地是埃地族和嘉莱族等少数民族的聚居地。

埃班先生的外祖父母曾经为法国人种植咖啡。现在这个咖啡种植园传到了埃班的手上。他说,“我们这儿所有人都种咖啡,咖啡是我们文化的重要部分。”



埃班说,他可以早上不吃早饭,但是“不喝咖啡就醒不过来”。

湄公河上游,澜沧江流域的中国农民也想从蓬勃发展的咖啡业中分得一杯羹。虽然产量远远不及世界主要咖啡生产国,但是近年来中国咖啡产业发展迅猛。到今年年底,中国计划咖啡种植面积达到13.3万公顷,是2010年时的三倍多。云南省农业厅在其咖啡产业三年行动计划中介绍,云南咖啡将以品质为核心,打造全球知名咖啡品牌。

规划指出,“云南咖啡产业潜力巨大,具有成为亚洲咖啡中心的基础和条件。”

咖啡种植对环境的压力,尤其是对水资源和森林地区的压力,使得对咖啡种植方式和咖啡园拓展方式的选择变得尤其重要。云南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开始采取措施推广有机咖啡种植。

邦美蜀,街道,喝咖啡
游客在邦美蜀⼀条装点一新的街道喝咖啡。图⽚来源:阚超群/中外对话 

传统与愿景

虽然中国饮茶历史悠久,但近年来咖啡消费量增长迅速。国际咖啡组织(International Coffee Organisation)的数据显示,过去十年,中国咖啡消费年均增速达到16%,远高于2%的世界平均水平。

尽管咖啡在中国城市备受追捧,但是云南的咖农们却对他们亲自种出的这种作物的味道不感兴趣。李叶梅就不喝咖啡,她也从来没听说过摩卡或者卡布奇诺。对她而言,咖啡只是一种经济作物,和橡胶、芒果没什么不同。与越南同行不同,云南的咖农们每天喝的是茶,而不是咖啡。

普洱市咖啡协会副秘书长黄许静希望,普洱的咖啡能像普洱茶一样出名。

当她带着咖啡样品参加今年北京国际园艺博览会时,她需要一遍遍向观众解释,云南不仅仅只生产茶叶。

黄许静说:“云南一直在默默地种植咖啡,现在我们应该让全世界知道,云南也有高质量的咖啡。”

黄女士每次下乡走访咖农时都会带上一个法压壶和一个磨豆机。她认为,提升云南咖啡品质和声誉的第一步就是要让农民关心自己的产品。

作为努力的一部分,普洱专门成立了茶叶和咖啡产业发展中心。中心内的一块宣传板上写道,普洱是“阿拉比卡咖啡的天堂”。

普洱市今年成⽴立了茶叶和咖啡产业发展中心
为了进⼀一步推⼴广咖啡,普洱市今年成⽴立了茶叶和咖啡产业发展中心。图⽚来源:阚超群/中外对话 

然而,行业内对低成本咖啡的需求还在不断增加,给本就面临严重森林砍伐现象的咖啡种植区带来了额外的压力。来自绿色和平(Greenpeace)的统计显示,截至2013年,云南只剩下9%的原生林,因为“许多高质量森林都消失并让位于了农业种植”。

为提高产量,53岁的农民邢河每年都必须使用3次除草剂和化肥。即使是一场小雨也能将山坡上咖啡园的土壤冲走。邢河指着混合着红土泥沙的河道说:“山上的土根本留不住,肥料都浪费了。”

让咖啡更“绿色”

云南已经意识到,要将自己的咖啡打出名气,必须放弃大众市场求量不求质的思路,通过可持续种植,创立自己的精品咖啡品牌。

黄许静说:“继续低质量的商业咖啡种植没有未来,只会污染环境,陷入恶性循环。我们应该种植特色咖啡,争取让咖农有议价能力。”

到2020年,云南有机咖啡农场面积计划突破4600公顷,采用有机化肥和生物农药,同时使用更多的遮阴树木,提高土壤肥力和蓄水能力。

此外,云南还计划种植3000公顷以上经雨林联盟(RA)认证的有机咖啡。雨林联盟是一家推广可持续农业与林业的非盈利组织。云南计划开展一系列努力落实这些目标,包括通过政府出资为农民提供培训,以及建立数十个“咖啡种植示范园”等。


埃班从他的外祖⽗父母那⾥里继承的咖啡园同时也是⼀一个家族墓地。图⽚来源:阚超群/中外对话 

雨林联盟认证的咖啡种植园中,农场会保护其自然生态系统,避免森林砍伐。土壤要保持健康,水道会得到保护,工人的健康和权益也应得到保障。雨林联盟标准建议,农场应该保证40%的森林覆盖率,同时拥有至少12种不同的树种,以及使用生物控制和其他非化学方法进行病虫害管理。

如今,越来越多的咖啡企业和非政府组织也在努力求变。2012年,星巴克在普洱建立了“咖啡种植者支持中心”,为当地农民提供培训,帮助他们提高产量和品质,改善生活。星巴克公司计划到2020年在全球培训20万名咖农,推动咖啡产业长期可持续发展。

雨林联盟越南办公室还开发了一款应用程序,帮助农民获得咖啡相关的资讯和问题解决方案。比如,详细描述咖啡树的不同病状,并给出应对建议。

游客在越南邦美蜀市的咖啡世界博物馆前合影留念游客在越南邦美蜀市的咖啡世界博物馆前合影留念。图⽚来源:阚超群/中外对话 


未来之路

咖啡产业急需转变种植方式,但是对许多咖农来说,向环境友好型种植模式转变成本过高,而且耗时太长。

邢河从未听说过“雨林联盟”或者“遮阴种植法”。今年,她首先要决定的是要不要再施一次肥:“不施肥,就没有好收成。但是要是买化肥,今年收购价格低的话,赔钱更多。”

越南Cu Pong公社的很多咖啡树已经太老,最近他们将一些树替换成了新品种,投资了大量化肥,但新种的咖啡树很快就死亡了。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了Thuyl Nie家的咖啡园。农业专家告诉村民,这是因为土壤已经枯竭污染了。

Nie说:“农业专家建议我们说,需要让土地休整一两年。但是我们除了土地没有生活来源,休整土地根本不现实。”


咖农 Thuyl Nie在越南邦美蜀 Cu Pong 公社⾃自⼰己家中。图⽚来源:阚超群/中外对话 

彼得·贝克写道:“对于咖啡种植者来说,未来的气候前景会很糟糕。咖农们还将面临更多干旱和洪水,气候变化导致的不确定性还会增加。气候变化也不可能仅靠一个小范围的努力就得到解决。”

布劳斯女士表示,政府和企业应该帮助咖农组成合作公社,使他们更能抵御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比如可以建立极端天气预警机制、为农民提供更便捷的信息渠道。

布劳斯说:“未来几年,气候变化还会持续恶化,这样的项目不仅能够让咖啡产业拥有更强的抗风险能力,也能在行业内创造更多的机会。”

Nie说,公社里许多村民都去胡志明市的工厂打工了,而愿意留下来守着土地的人已经开始把注意力放到了榴莲这种 “新贵”作物上。近年来榴莲需求激增,尤其是来自中国市场的需求,榴莲价格在一直飙升。

Nie说:“榴莲的利润是咖啡的100多倍。但是,一旦榴莲价格下跌,不少盲目投身榴莲种植大潮的农户可能会面临破产,就像不久之前盲目种植胡椒破产的人一样。”


本文为系列报道的第二部分,欢迎阅读第一部湄公河“咖啡王国”的新烦恼 (上)

补充报道由Nhung Nguyen提供

本文得到了地球记者网络项目(Earth Journalism Network)的支持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