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秘鲁计划疏浚亚马逊河航道遭抗议

亚马逊航道改造项目可能对当地鱼类种群和民生产生影响,工程人员和土著居民呼吁重新对其进行研究。

Article image

不少秘鲁居民依靠河运和捕鱼为生,亚马逊航道疏浚项目可能会影响他们的生计。图片来源:Anna & Michal

亚马逊河发源于秘鲁,是全球流量最大、流域最广的河流。目前,秘鲁正计划对亚马逊河及其境内主要支流进行改造,将其打造成一个更加快速和现代化的永久性交通枢纽。

为提高交通便捷度,亚马逊航道项目计划对秘鲁热带雨林地区的4条最主要的河流进行疏浚。

这个名为Hidrovía Amazónica的工程总耗资9500万美元,由秘鲁政府提供支持。但是,项目必须先通过环境影响力评估,才能在总长2687公里的马拉尼翁河、乌卡亚利河、瓦亚加河和亚马逊河开展疏浚作业。

2017年,由中国水电建设集团(Sinohydro)与秘鲁Casa建设股份公司各占50%股份成立的Cohidro联盟获得了该项目订单。

如果项目能够在今年年底的一次审议中获得通过,这个长达20年的特许经营项目将于2022年开始投入运营。

巨大的基础设施与信息落差

秘鲁政府表示,亚马逊航道工程符合秘鲁的国家利益。据秘鲁财政部门估计,该国基础设施缺口为1080亿美元,大约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为弥补这一差距,秘鲁交通与通信部确立了52个关键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而亚马逊航道项目就是其中之一。

但是,项目最终获批可能并不会一帆风顺。

这个计划的目标提高亚马逊河流域的适航性,但是却引起人们对该项目一些环境方面的担忧和悬而未决的疑问。

2014年,亚马逊航道工程作为南美洲区域基础设施一体化倡议(IIRSA)的一部分被正首次提出。2017年,项目吸引了首批中国投资者以及秘鲁投资者的关注。

自此之后,有关在4条主要河流关键航段的13个“难点”进行疏浚的初步建议就引发了不少质疑。工程人员认为,亚马逊航道工程的环境影响力评估“太过笼统”,并未完全解决这些问题。

豪尔赫·阿巴德是一位专门研究生态水力学(主要研究流体与其中生物体相互作用)的工程师。他表示,“如果要疏浚河道,就必须要清除河底泥沙,那么起码应该知道河底泥沙流动的总量。”

“但是,根本没有人这么做。”

阿巴德说,在清理河床,首先要通过建模估算疏浚的效果和可能产生的副作用。

他说:“如果要签订20年的合同,我们就应该针对未来可能发生的情况进行更多的量化预测。但是,这家公司肯定不会这么做。”

阿巴德已经针对亚马逊河流系统进行了为期十年的研究。他认为,“河流是一个有生命的、完整的结构,上游发生的变化会影响下游,反之亦然”。

中国的重要角色

太平洋大学位于秘鲁首都利马。该校中国与亚太研究中心主任罗萨里奥·圣加德亚表示,中国企业在项目中的作用至关重要。

她说:“中国有兴趣投资海外基础设施建设,而秘鲁在这方面市场机遇广大”,这个航道项目’有益于加强中秘两国在国际贸易方面的联系’。”

今年4月,秘鲁正式加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


图片来源:DAR Peru

圣加德亚解释道,项目最初是想将秘鲁北部的帕伊塔海港与亚马逊河流域连接起来。洛雷托省首府伊基托斯是全球最大的尚未通公路的城市。洛雷托省的面积比邻国厄瓜多尔的国土面积还要大。

她补充道:“我们需要在我国的亚马逊河流域建立起与巴西的联系。”

中国观察人士认为,这个项目的环境成本太高。跨国环境责任项目的张兢兢说,“土著居民对所有可能影响其生活方式的项目都深表担忧。”

她还表示,“中国应该遵守国际准则,确保中国国际投资是环保和清洁的。”

中国水电建设集团(Sinohydro)是一家中国国有企业,也是全球最大的水电建设企业。该企业在环境标准和劳工权益方面引起过一些争议。

这家企业在全球参与了多个有争议的水电项目,其中包括柬埔寨甘再水电项目、苏丹凯吉水电项目以及厄瓜多尔的科卡科多·辛克莱水电项目,而厄瓜多尔的项目曾因建筑质量和腐败而卷入了一场全国性丑闻

环境评估延迟
 

2018年伊始,秘鲁全国可持续投资环境认证服务局(SENACE)拒绝了亚马逊航道项目的环境影响力评估申请,理由是没有让当地居民参与研讨以及没有征询土著居民组织的意见。自此之后,项目环境影响力评估方案一改再改。

今年5月,秘鲁全国可持续投资环境认证服务局(SENACE)终于接受了亚马逊航道工程的环境影响力评估申请,将两个土著居民联合会(ORAU和CORPI)列为相关第三方。

与此同时,亚马逊原住民联盟AIDESEP也向利马高等法院提交了合规诉讼请求,要求秘鲁交通与通信部门落实项目的事前协议。该联盟认为这个协议之前并没有得到妥善执行。

当地土著社区担心,河道疏浚可能会影响鱼类种群的生存。而清除河流中散落的树枝(quirumas)也会产生类似的效果,因为树枝在水中交错的环境是鱼类繁衍的天堂。秘鲁野生动物保护协会( 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的一份报告显示,疏浚可能还会影响鱼类迁徙,威胁整个热带雨林地区的粮食安全。

但是,秘鲁交通与通信部门上月在该地区举行的一系列公开会议上表示,将执行一项计划以确保鱼类迁徙不受影响。

在此之前,包括ORPIO、 CORPI、ORAU和 AIDESEP在内的几个洛雷托省主要土著联盟曾在今年5月共同发表声明,要求宣布该项目不具备可行性。

ORPIO土著联盟领导人索伊拉·梅里诺表示:“我们都会受到影响,因为河道疏浚意味着河床会被冲走,我们这些[河边的]社区也将开始消失。”
 

梅里诺补充道,“鱼群要是逃走了,孩子们就没有食物了。我们一直都是这片森林的主人。这是我们的地盘。对我们来说,水就是健康,就是生命,就是食物,就是我们的一切。我们不会从这个航道连接项目中得到任何好处。”

秘鲁国家公园服务机构SERNANP在上月指出,这个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估显示疏浚项目将同时威胁亚马逊河豚和巨型河獭这两种濒危哺乳物种。

SERNANP对本次影响研究提出了31项意见,其中最担心的是秘鲁最大的帕卡亚·萨米里亚国家保护区缓冲区附近的3个疏浚点,以及科迪勒拉·阿祖尔国家公园缓冲区的1个疏浚点。
 

非政府组织FundAmazonia主席理查德·博德默说:“无论从生态还是经济角度来看,这个项目都是一场灾难。”
 

博德默表示,“洛雷托省三分之一是沼泽森林,是鱼类繁殖的理想场所,不过这一切都将受到高密度的疏浚工程的影响”。此外,河道疏浚还会导致水流加快,干旱加剧。

项目推进产生重重负面影响

此外,一项拟议的交通运输税同样也引发了当地民众的反感。当地河流运输联盟拒绝了Cohidro公司在航道内收费的计划。按照计划,所有进入这一流域的中型和大型船只都必须向这家特许经营公司支付每吨1.69美元的过路费,外加18%的增值税。

洛雷托省河流运输协会总经理卡门·努内兹在利马表示:“这就是建了一个收费站,未来水路运费和普通家庭食物支出大概会因此上升30%。”他们计划在利马举行一系列抗议活动。

“我希望全世界都知道,他们把我们的亚马逊河出卖了。但是,亚马逊河不仅属于这个政府、属于秘鲁,它也属于全世界。所以我们必须保护亚马逊河,不能让疏浚设备进来。”

秘鲁交通与通信部目前尚未对评论请求做出回应。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于中拉对话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