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湄公河水位达历史最低,引发水电问题争议

随着湄公河雨季水位降至历史低位,数百万人口赖以为生的洄游鱼类前景岌岌可危。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Alamy

一位年迈的渔夫把他的小渔船停靠在泰国东北部湄公河的河岸上,船上装着他早上抓的三条胖鲃鱼。

“我们能抓到很多鱼,”通恩·温卡姆带着淡淡的微笑说,“像这么低的水位,抓鱼很容易。”

“这一趟能卖到2000泰铢(465元),对我这样的穷渔夫来说是很大一笔钱了。但这样的收获也不是每天都有。”

八月的泰国清康正值雨季高峰,河流的水位却更像是旱季。

“河流水位异常变得很常见,但今年的极端情况干扰了鱼类向上游和支流迁徙进行繁殖的过程,这让我很害怕,”通恩承认。

旨在共同管理湄公河水资源的政府间组织“湄公河委员会”(以下简称“湄委会”)证实,包括清康、清盛和万象在内多处河段的水位已降至1992年的雨季历史最低点以下。

七月中旬最糟糕的时候,清康的水深仅4米,远远低于预期的11米。

湄委会将这种情况归因于降雨少,以及中国云南省景洪大坝7月进行维修导致其排水量减少。据估计,从景洪大坝流到清康的水量估计占到清康总水量10%到30%之间。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历史最低水位,大坝或干旱在其中各承担多大比重的责任,很难确定。

洄游鱼类濒临灭绝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前东南亚地区负责人罗伯特·马瑟认为,造成湄公河水危机的原因有三:“厄尔尼诺现象造成的东南亚大旱、上游中国水电大坝的影响,以及沙耶武里大坝运营带来的新影响。”

湄公河上游(即中国的澜沧江)已经投入运营的水电大坝有11座,下游老挝境内新近落成的沙耶武里水电大坝预计将于10月投入商业运营。

大坝在旱季抬高湄公河水位,雨季降低水位,从而发电和促进河流贸易。

“气候变化让降雨量变得难以预测,这也是导致今年八月湄公河水位创历史新低的原因。水电大坝和气候变化的综合影响正严重威胁着河流的生物多样性和民众的粮食安全。许多特有动植物物种面临的环境压力也越来越大。”

湄公河流域的生命随着河流的季节性变化而繁衍生息。例如遇上雨季河流决堤,鱼类就知道是时候洄游到上游,到被洪水淹没的树林中繁殖后代。等到旱季河水退去,许多鸟类会在裸露的沙丘和岩石凸起上筑巢。

马瑟强调,无法适应环境急剧变化的物种将会灭绝。

据估计,湄公河是850多种鱼类的自然栖息地,其中许多对沿岸7000多万居民的生计至关重要,具有重要的经济价值。约135种鱼类属于洄游鱼类,受水电大坝的威胁尤其严重。

生活来源受到威胁

鱼类的丧失威胁着数百万靠河为生的民众的生计,泰国玛哈沙拉堪大学查纳隆·色恰差强调称。

“湄公河沿岸四国的社区,尤其是穷人和没有土地的人,非常依赖这条河,”色恰差说。

“鱼类为他们提供廉价的蛋白质,还可以出售或交换大米和其他必需品,所以就算是最穷的家庭也能维持生计。”

资料来源:联合国粮农组织

湄公河鱼类不仅对当地非常重要,查纳隆说。鱼类贸易创造就业机会,促进区域经济发展,为餐饮、旅游和物流等行业提供支持。

他强调说,该地区各国在湄公河及其支流上一味地建设大型水电项目,最终将破坏健康的河流生态系统,为了少数投资者和官僚的利益而牺牲大多数当地人的生活。

“这种开发把属于大部分公民的资源和财富转移到少数有钱的精英和跨国大公司的口袋里,不仅不可持续,而且从社会意义上讲也是不公平的。”他说。

老挝境内栋沙宏、北本、帕雷和琅勃拉邦等地正在推进多个水电大坝项目,由泰国、中国、马来西亚和韩国的公司提供资金和专业知识。

查纳隆强调,湄公河的环境破坏和生物多样性丧失将迫使当地民众依靠大型食品公司的产品。
 

此外,数百万人的生活将会变得更糟,尤其是穷人和没有土地的人,他们将不得不寻找其他工作。许多人不得不进城务工,甚至有可能成为人口贩子的目标。

更多数据分享

随着湄公河水位达到历史最低点,泰国国家水资源办公室秘书长颂猜·普拉朱姆旺透露说,办公室已经向中国和老挝传达了泰国对水电大坝影响的担忧。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8月初在曼谷参加东盟峰会时表示。中国也受到了干旱的影响。

“考虑到下游国家的需要,中方克服自身困难,主动加大对下游放水力度,放水量已超过平年水平,”王毅称。

中国驻曼谷大使馆发言人杨扬也认为,湄公河地区的水危机是气候变化的结果,上游澜沧江上的大坝实际上是有效的防洪抗旱措施。

“通过科学调控,澜沧江旱季平均流出量可以比自然条件下高出70%,雨季则低30%…有效减少湄公河水位异常波动给沿河社区造成的经济损失,”杨扬说。

她还保证,中国已经通过湄公河委员会和澜沧江-湄公河水资源合作机制与下游国家分享水文数据。

然而,朱拉隆功大学社会发展研究中心教授卡尔·米德尔顿坚持认为,缓解低水位危机必须做到政府和公众之间更加全面的数据共享,制定明确的大坝紧急放水规则和程序,以及让公众真正参与湄公河开发项目。

米德尔顿指出,近来的危机表明湄公河六国在水文数据共享和水监管方面的区域合作仍然有限。

“很明显,需要更深层次的政府间合作才能建立一个公平、规范的澜沧江-湄公河水资源共享方式,”他说。

米德尔顿总结说,湄公河委员会虽然存在一些局限和不足,但仍是一个促进政府间实质性合作,确保湄公河自然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和公平分享的良好起点。

 

翻译:YA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