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巴厘岛煤电厂扩张遭遇地方挑战

巴厘岛当地居民发起了法律诉讼,希望阻止瑟罗坎巴望燃煤电厂机组扩建工程。

Article image

电厂距离苏拉雅的农场只有100米。图片来源:Ade Dani

苏拉雅的家在瑟罗坎巴望村。我们到她家的时候,她正在照看家里的奶牛。巴厘岛北部沿海建起了一座占地40公顷的燃煤发电。村里数十户人家都把土地卖给了开发商,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家仍留在那里。苏拉雅和她的丈夫就是其中之一。

这座由中国出资和提供技术的电厂距离夫妇俩现在居住的地方只有100米。

65岁的苏拉雅说:“她想继续种地养牛。”但是自从2015年电厂投入运营以来,24小时不间断的噪音让她苦不堪言。而且她还患上了肺炎,她认为,肺炎就是电厂飘散的灰尘导致的。

苏拉雅曾经在自家地里种过很多作物,比如茄子、香蕉、辣椒、玉米和西红柿。但是她说,电厂排放的灰尘让作物全部患病枯萎。如今,她只能在家门口养养奶牛。

苏拉雅和她丈夫说,动工之前,他们从未听说过村子附近要建电厂的消息。

Foundation piles dumped on the edge of Surayah’s land when the power plant was built in 2015 (Image: Ade Dani)
用于电厂建设的基柱被遗弃在苏拉雅自家的用地上。图片来源:Ade Dani

这个电厂共有3个发电机组,装机容量426兆瓦,占巴厘岛发电量的五分之二。新增两台发电机组后,电厂的装机容量将达到1086兆瓦。

但是在这个热门景区登巴萨以北100公里的偏远地区,电厂并没有让当地农民和渔民受益。

绿色和平组织2018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这座电厂建设过程中存在土地征用补偿不足、破坏当地居民生计与健康、危害土地和海洋环境等多种问题。

腐败滋生

这座电厂由巴厘岛通用能源责任有限公司建设。该公司由中国华电科工集团有限公司、(总部位于新加坡的)Merryline 国际私人投资有限公司和印度尼西亚通用能源责任有限公司控股。后者的股份目前属于PT Singa Energy Indonesia。据Quitcoal介绍,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为该项目提供了约7亿美元贷款,并且中国进出口银行也参与了相关投资。

其实,项目一开始就出现了各种问题。巴厘岛通用能源责任有限公司负责人詹德拉·黎曼佳亚和他的妻子艾娜瓦提·苏坦拓因伪造曼迪利银行担保函骗取摩根史丹利集团贷款而被捕入狱。可以说,印尼煤炭行业腐败已经成为了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

此外,还有人怀疑项目建设和运营过程中使用了来自中国的非法劳工。布莱伦区人力与移民办公室发现了不少没有合法的工作许可中国工人。



法律挑战

2018年1月,3名当地居民在绿色和平组织的支持下提起了法律诉讼,希望阻止电厂扩建。但是,登巴萨国家行政法院驳回了诉讼请求,苏腊巴亚高等法院也维持了这个判决。今年7月,该项诉讼同样被印度尼西亚最高法院驳回。

原告之一的芒库·维嘉纳表示,电厂最开始建设的时候也没有征求过他们的意见。

他说:“人家告诉我们这里要建一个酱油厂。如果我们知道这里要建的是燃煤电厂,我们肯定不会接受的。”

50岁的芒库·维嘉纳管理着一个占地3.6公顷的椰子种植园。他说,燃煤电厂建成之前,他每两个月可以收获6000到8000个椰子,而如今这个数字已经下降到了4800个到6800个之间。电厂粉尘导致不少椰子树死亡,椰子产量还在继续下滑。

他说:“除了燃煤电厂,别的地方根本就不会产生粉尘。”

受电厂污染的影响,椰子的产量持续下降。图片来源:Ade Dani
受电厂污染的影响,芒库·维嘉纳管理的椰子园产量持续下降。图片来源:Ade Dani

巴厘岛面临的威胁

白迪·苏帕兰是“芭缇·科索洛”渔民组织的主席。他说,电厂投入运营之后渔获也开始减少。以前,渔民用小型划艇就能在近海捕到足够多的鱼,而如今必须用摩托艇。

“也许是因为电厂的废物处理设备导致海水升温了。”

另外一个渔民组织“梅卡沙里”的主席伊·普图·盖得·阿斯塔瓦也有类似的看法。他说,电厂运营之后,附近越来越难见到海豚和鲸鱼。“现在,海豚都待在距离海滩300到400米远的海域。”

沿着海岸线再走20公里就是著名的鲸鱼观赏点罗威纳海滩。阿斯塔瓦担心电厂扩容后会让海豚走地更远,损害当地渔业发展。

赏鲸游船。如今在瑟罗坎巴望海滩附近已越来越难看到海豚和鲸鱼的踪迹。图片来源:Ade Dani
赏鲸的游船。如今在瑟罗坎巴望海滩附近已越来越难看到海豚和鲸鱼的踪迹。图片来源:Ade Dani

令人担忧的汞沉淀

绿色和平组织大气污染专家劳里·米利维尔塔表示,这座电厂的环境影响评估未能就汞污染影响给出充分的解释或者提供相关的数据。这种重金属即便浓度很低也仍然有害健康。米利维尔塔说,“汞污染将给当地儿童的成长带来巨大风险。”

汞可能会随着煤灰粉尘直接进入海洋或者地下水系统。受到污染的水源可能会流入罗威纳沿海生态系统,进而影响海洋生物。如果每年陆地汞污染沉积达到15千克,就将对方圆15公里内3万人的健康产生严重危害。

渔民在瑟罗坎巴望村电厂附近的海滩上。图片来源:Ade Dani
渔民在瑟罗坎巴望村电厂附近的海滩上。图片来源:Ade Dani

二氧化氮排放同样不可小视

绿色和平组织的报告中还提到了电厂排放的大量细颗粒物(PM2.5)和二氧化氮污染物。这些污染物将增加罹患呼吸道疾病和心脏病等疾病的风险。据绿色和平组织预估,这座电厂会导致当地17万人暴露在远超世界卫生组织安全限度的高浓度二氧化氮污染物之中。

电厂排放的这些二氧化氮和PM2.5污染物预计每年将导致190例过早死亡和70例新生儿体重过轻。到2030年,过早死亡人数将攀升到每年290人。如果电厂运营30年,过早死亡人数将达到7000人。而如果电厂扩建,这个数字将达到1.9万人。

未来怎么办?

针对上述控诉,巴厘岛州长伊·瓦延·考斯特已经下令要求瑟罗坎巴望电厂改为使用天然气等污染较低的燃料。

考斯特说:“电厂建设者和经营者不能忽视其对环境和社会造成的影响”

作为全球最大的煤炭出口国,印度尼西亚国内的能源需求也在日渐增长。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已经承诺,将在2024年前新增35千万兆瓦发电能力。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维多多政府认为煤炭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一种廉价又便捷的方式。但是,印尼发展可再生替代能源的潜力也很大,特别是地热能、风能和太阳能。

 

巴厘岛通用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和中国华电科工集团有限公司均未对中外对话的评论请求做出回应。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