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榴莲出口大增威胁马来西亚森林

面对市场对榴莲需求量的迅猛增加,马来西亚各州政府努力抓住机会增加榴莲产量;但这同时也带来环境压力,米娜·拉沙纳报道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Alamy

随着中国对“水果之王”榴莲的需求飙升,马来西亚榴莲产量将迎来飞跃。去年8月,中马两国签署了一项新的协议,首次允许马来西亚向中国出口冷冻带壳榴莲,但需求也在加剧森林砍伐,导致森林为榴莲种植园让路。

马来西亚每年生产约30万吨榴莲,其中内销占大部分。根据马来西亚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的榴莲总出口量为23381吨,价值1.182亿林吉特(2940万美元)。其中20793吨(88.9%)销往新加坡,只有236吨以榴莲浆和榴莲泥的形式出口到中国。

马来西亚农业与农基工业部6月在一份声明中表示,2030年马来西亚对华榴莲出口总量有望增至2.2万吨。

但与中国日益增长的榴莲需求相比,这一增幅微不足道。2018年中国新鲜榴莲进口额接近11亿美元,是2017年的两倍。进口量从2008年的约20万吨增加到2018年的约43万吨。

中国进口的新鲜榴莲几乎都来自泰国,该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榴莲生产国和出口国。来自马来西亚的官方份额很小,因为贸易限制规定其只能向中国出口榴莲浆和榴莲酱。不过有报道称,一些榴莲以非法形式流入了中国。

马来西亚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部长萨拉赫丁·阿尤布在一份声明中宣布,新协议签署后,五家公司获准向中国出口榴莲,6月17日马来西亚发出了第一批冷冻带壳榴莲。

新鲜水果显然可以卖出更高的价格。萨拉赫丁表示,该部预计每月将有1000吨来自马来西亚的优质榴莲进入中国市场,每年将为该国贡献5亿林吉特的出口值。

他还表示,农业部相信马来西亚的榴莲产量将能够满足当地、当前的国际市场以及中国新兴市场的需求。他说,根据支持农田恢复和复种的新财源政策,榴莲种植已经得到了农业部的认可。

该声明称,去年马来西亚榴莲产量从2017年的21.1万吨增加到34.1万吨,增长了61.9%。预计未来几年会保持增势,尤其是像猫山王和黑刺等优质品种。

马来西亚农业与农基工业部说,对华出口的榴莲必须符合中国严格的食品安全标准和进口法规。

但是,榴莲已经供不应求,造成价格猛涨。

尽管高涨的价格让马来西亚农民受益匪浅,最昂贵的猫山王榴莲2017年卖到每公斤125元(根据当年汇率30美元左右),但一些出口商警告说这种增长不可持续。

杜莱水果公司每年生产4千吨榴莲,其中90%出口到中国。总经理埃里克·陈说,供应短缺和价格飞涨都在损害中国客户的利益,其中很多都是通过电子商务渠道在中国销售的。

他说:“由于我们无法做出数量上的承诺,很多客户都不能扩大经营。”

他还说,价格不稳定的话,客户就无法确切地规划开支,因此难以扩大业务。他警告说:“如果他们无法扩大业务,销售就无法增加。销售不增加,榴莲产业就不可持续。”

提高产量

为了稳定市场,满足中国不断增长的需求,马来西亚政府急于提高产量。它制定了榴莲产业发展方案来激发农民的种植兴趣,并向他们提供信息和培训。

农业部也认识到了挑战,因为相关机械和投入的价格上涨使农民难以控制经营成本。

该部称:“化肥、农药和农业机械等农资价格在上涨,而且这些产品大多来自国外。”
 

马来西亚农业研究开发所(MARDI)的研究员萨勒胡丁·拉祖安警告说,气候变化也造成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随着厄尔尼诺现象的加剧,农民们必须加强保护自己的种植园,免受气温波动等天气变化的影响。

据萨勒胡丁说,马来西亚的农民遵循“种植、离开和收获”的模式。这种模式只要很少的农业投入。但是适应气候变化和提高产量就需要更多人工参与、集约化的农业实践。

萨勒胡丁说:“如果本季太热,树木就会受到抑制。结出的果子就很小,质量也不是很好。如果你想要高产,必须有一个更好的施肥系统和灌溉系统。”

为了提供帮助,马来西亚农业研究开发所正在研究高产榴莲品种。但是正如萨勒胡丁指出的,这并非朝夕之功。“我们必须测试它的味道,以及它是否在所有农区都能长势良好。榴莲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长成结果,这就是为什么这项研究要耗时多年。”

musang king, Malaysia
图片来源:Alamy

加剧森林破坏

由于高产量的榴莲品种还前途漫漫,不断增长的需求导致森林砍伐增加,为榴莲种植园让路。

马来西亚自然遗产保护协会(PEKA)会长莎莉法·希耶德·阿基尔形容说情况“非常严重”。

她说:“现在中国想要更多的榴莲,马来西亚人都快疯了,因为有那么多钱可以赚。”

政府不是把未充分利用的土地变成种植园,而是“非常乐意开发我们的森林……因为他们还可以从采伐中赚更多的钱”。

为了抓住这一巨大商机,榴莲生产集中的马来西亚半岛各州政府正在取消维护森林保护区安全的措施。由于州政府负责地方土地事务,联邦政府对此无能为力。

莎莉法说:“我亲眼看到了这种影响,整个生态系统都受到了影响,河流都消失了。”原住民的祖传土地正在被种植园所取代。

6月在泰国举行的一次论坛上,吉兰丹原住民村网络主席穆斯塔法·阿隆也发表了同样观点。

他说,吉兰丹州位于马来西亚半岛东海岸,伐木、采矿和种植园等活动对当地传统土地的威胁出现了惊人的上升。他还说,榴莲种植活动正日益侵占原住民的土地。

穆斯塔法举例说,吉兰丹州政府批准在当地开辟1万英亩林地,用于种植猫山王榴莲。

当地的原住民社区联合起来,在森保村设置了一道封锁线,阻止企业雇佣的工人进入森林。

然而,他说这并没有阻止该企业采取法律行动,并使用恐吓和暴力手段迫使社区做出让步。

他说:“他们控告我索要数百万林吉特,因为他们声称在封锁期间损失了这么多。但我只是一个月挣50美元左右的原住民。”

穆斯塔法解释说,榴莲种植和其他开发活动对吉兰丹州传统习俗地的侵占,背后的推手是该州2006年出台的“人民农场计划”政策。在这一政策下,60万公顷的森林保护区中有三分之一被预留给棕榈油和橡胶等单一作物种植园。这些土地包括被马来西亚法律认定为传统习俗地的原住民土地。

在森保村的封锁成为全国头条新闻之后,联邦政府采取了前所未有的行动,在1月份将吉兰丹州政府告上法庭,以保护当地原住民的土地权利。

威胁基因多样性

随着种植者日益迎合市场,榴莲基因多样性的丧失也可能成为该行业的一个问题。榴莲出口大国泰国已经出现了这种情况

但与泰国不同的是,马来西亚的榴莲主要在国内消费。该国年人均榴莲消费量为11公斤,是世界最大的榴莲消费国

农业部对于看重出口给基因多样性造成的风险一带而过,称:“马来西亚目前登记种植的榴莲共有204个品种。每一种榴莲都有自己的独特市场。”并且还说,尽管对猫山王和苏丹王榴莲的国际需求有所增加,“但国内市场对其他榴莲品种的消费量仍然很高”。

尽管农民们面临挑战,杜莱水果的埃里克·陈对马来西亚榴莲产业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他希望,中国的需求将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在该行业工作。他看到了巨大的发展潜力,尤其是在食品工程等创新分支产业。

“它也有助于食品加工业的发展。这需要很多工程师,因为我们需要机器来生产所有的下游产品……榴莲产业不仅仅是种树和运输。这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这就是为什么我对此感到乐观,”他说。

但PEKA的莎莉法哀叹,对马来西亚榴莲需求的增加只会刺激短期利益,而非长期利益。

她说:“州政府对森林的权力太大了。他们不了解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性,认为伐木业会让他们赚很多钱,只考虑短期利益。”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