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水往高处流

一个富于创新性的菲律宾机构用一个古老的办法——柱塞泵为赤贫的山村带来了清水。就此,玛丽安•贝德采访了2007年阿什登奖得主,AIDFI负责人奥克•伊赞加。

Article image

在发展中国家的无数山村里,用水会成为一个主要问题。下雨的时候,飞瀑直下、水流湍急、惊险万分;但不下雨时,村民们无法获得维持基本生活的稳定的淡水供应。珍贵的供水都被用于饮用和做饭,至于保健、公共卫生和农业用水,就所剩无几了。这种状况使得他们世世代代陷入贫困和疾病的深渊,无法自拔。

以菲律宾的内格罗斯岛为例。内格罗斯岛是菲律宾群岛中的第四大岛,自从20世纪80年代糖价崩溃之后,岛上的许多人都失去了生计。冲突爆发了,有些持续到今天。森林破坏的恶果也开始显现:天气较热的月份里干旱更加严重,一些土地也荒废了。在岛上,有许多村民不得不每天两次爬下陡坡,到谷底的泉溪河流里去打水。他们用扁担挑着油桶把水打上坡,担子沉重,经常跌跌撞撞、一步一滑,危险百出。

可喜的是,选择性土著发展基金会(AIDFI)来帮助他们了。这个组织成立于90年代初,由多人共同发起,发起者包括:菲律宾工会组织者里奥尼达斯·巴特纳、出生于荷兰的发展工作者奥克·伊赞加,还有几位是有着长年菲律宾草根生活经验的人。他们的梦想是建立一个“技术体系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社会”,在这里,通过可持续发展,“人们共享富足与幸福,到处充满公平自由和平等”。在一个实践性的层次上,这个梦想就意味着简单的、可持续性的水泵的发展和生产。

在伊赞加的领导下,AIDFI在“适宜技术”(持久耐用、价格相对低廉、材料容易获取和替换)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它已经在68个菲律宾山地社区里设计安装了98座柱塞泵

AIDFI将水泵的寿命延长到至少20年,迄今已经使15000人用上了清水,为此,这个设在内格罗斯岛的组织被誉为可再生能源的先锋。2007年6月21日,著名的可持续能源奖项——阿什登奖的颁奖大会在伦敦举行,伊赞加获得了国际教育和福利二等奖,得到了1万英镑(2万美元)奖金。阿什登奖有两大宗旨: “认可在利用可持续能源来改善生活质量和保护环境方面的杰出成就”;“鼓励整个发展中世界更广泛地提高地方可持续能源的利用”。

AIDFI的水压柱塞泵显然非常实用。有了这种技术,不用电力或者柴油泵,就能将水从较低的地方抽到高处,也就是说,根本用不着化石燃料。这是一种纯机械方法,十分适用于陡峭的地形。(关于技术细节,见这里)AIDFI估计,菲律宾还有大约1万处地方可以方便地使用柱塞泵(适用的型号各种各样)。

Al Gore presents the Ashden Award to Auke Idzenga

艾尔•戈尔和奥克•伊赞加

其实,这项“非常不为人知的技术”已经有200年的历史了,很早的时候,欧洲的啤酒厂就用它把水抽到酿酒场里去。提到这一点时,伊赞加笑出声来。柱塞泵先让水流下冲几米,利用这个能量把其中的一小部分水压到高得多的地方去。“我们的泵能压到220米高”,伊赞加说。

柱塞泵已经为菲律宾山区的15000多人带来了清水和农田灌溉用水。另外,AIDFI还在马来西亚、日本和泰国安装了一些水泵。伊赞加指出,柱塞泵的成功经验之所以能够在类似地区推广,其秘密就在于它的简单方便以及社区的积极参与。(但是,在发展中国家也有许多柱塞泵的推广失败了,原因包括错误的设计以及部件和维护的缺乏。)

 “我们和当地人合作,要求帮助的有个人,也有地方团体。”伊赞加说。柱塞泵利用再生能源(下落的水能),24小时运转,不需要任何运行成本(电和燃料)。只要有了最基本的运转部件,长时间使用是可能的。而备用零件(价格相对便宜并且耐用)可以很容易地就地制造。

伊赞加说,在内格罗斯岛的山间以及菲律宾类似的地区,村民们现在可以利用许多水资源,比如从泉水中获得饮用水,从较大的溪流河流中引水灌溉。在大多数地方,安装柱塞泵都由地方政府埋单,有时也由NGO发起。“安装一套设备需要2千英镑(4千美元),它将造福整个村子。”伊赞加补充说。

他说,柱塞泵可以帮助村民们实现一年两熟或者三熟。比如在第一季雨季的稻子成熟后,在第二季的旱季里可以靠灌溉来生产农作物,经常还能有第三季——蔬菜。“通常是两季”,他说,“但气候在变化,什么都很难说。”

在一个地区,当地人经营着一个由AIDFI建立起来的自立性工厂,这个工厂提炼香茅草油,这种油可以用于制造调味品、药品、精油以及其他产品。整个生产流程用的基本都是可再生能源:柱塞泵把水抽到30米高处,再用太阳能将其加热。

对许多村民来说,柱塞泵给他们带来的粮食增产令人吃惊。很多人都不相信水竟然能流到高处。伊赞加说:“人们会说,‘如果你能把水引到这里来,我就剁掉手指头。’”他还说,柱塞泵带来的不仅是粮食增产,额外的清水供给帮助村民们养鸡、养鸭、养猪,甚至在小小的池塘里养鱼。他说:“如果有水,每个人都能受惠,只要有简单的技术,贫穷的人们便能轻而易举地提高收入。”正如一位地方官员指出的:“眼见为实。”

伊赞加强调了“社会准备”在AIDFI水泵项目中的重要性。在技术性工作开始之前,社会工作者会到村子里解释全部工作如何进行。同时也要对当地人进行培训,使其成为水泵技术人员,(一旦系统安装)村民们要承担维修和维护工作。“如果没有当地技术人员,我们没办法开展任何项目,”伊赞加说,“这是最基本的条件,否则项目肯定会失败。”

伊赞加从1985年起就生活在内格罗斯岛,柱塞泵项目的成功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最初,他是作为一名船舶工程师跟随货船来到菲律宾的,满眼的极端贫困——特别在制糖工人中间——深深触动了他。很快,他开始为工会工作,把制糖工人组织起来,后来又共同建立了AIFDI。

伊赞加说,他出身于一个“充满社会关怀”的荷兰家庭,因此,在菲律宾看到的贫困使他“在23岁就下定决心为最穷的人们做点事情”。今天,许多内格罗斯的山村居民都会承认,他和AIFDI确实“为最穷的人们做了点事情”。

 

玛丽安·博德是中外对话副主编。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是明智之举吗?

很显然,这地方根本没有电供给。为什么这地方没有电呢?将花费在安装柱塞泵的资源用于提供乡村地区的电供应显然更是明智之举。

我认为这并不是科技上的最佳的选择,而是浪费资源。 Jiri

Good choice?

It's apparent that this place doesn't have electricity. Why doesn't this place have electricity? The amount of resources spent to put in place the ram-pump would have been better spent providing electricity which would have provided the village with an indispensable utility. I think this is a bad choice of technology and a waste of resources.
Jiri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尊请解释.

本文是对以上评论的反馈.请恕我不能理解您的推理.清洁的水资源是生命依赖的基本必需品.如果连赖以生存的清洁水资源都不能保障,要形形色色的电器又有何用?如果你连生存基本资源都缺乏---比如食品,防护设施和清洁的水资源,那电器只能是没用的奢侈品了.

DO explain.

This is in response to the above comment. I do not understand your reasoning. Clean water is a basic necessity for life. What good are electrical appliances when you do not even have clean water to live on? When you are lacking the most basic resources for living - e.g. food, shelter and clean water - electricity is but a luxury. JB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事情分轻重缓急

如果从效益的角度来讲,送电到这种地方是更大的资源浪费,因为当地人口不多,也没有大型工厂,收回来的电费还不够负担输电系统长期的维护费用,而且输电中途的损耗又由谁来承担?农民?电力部门?比起消耗更大的电力工作来说,能够更快起作用的清洁水保障工作更加实际。当当地的发展达到一定水平时候,再考虑铺设电力也不迟。

The issues need to be prioritised

Speaking about benefit to the people: setting up electricity would be a far greater waste in such a place, because the area has few inhabitants and there is no large industry. The turnover from electricity sales would not be enough to maintain the grid in the long-run. What's more, who will pay for wear and tear in the medium-term? The farmers? The electricity company? Compared to the initial cost of construction, ensuring clean water is much quicker and a more realistic project. Once the farmers have reached a certain standard of living, we can still think about electricity.